台文戰線聯盟

宋澤萊 的部落格 -- 五月 2016 封存 (9)

〈宇內形勢〉【郁永河全集之七】白話翻譯

〈宇內形勢〉【郁永河全集之七】白話翻譯

◎郁永河著‧宋澤萊譯

 

 

天宇在外,包涵大地。大地虛懸在天宇之中。古人用卵來做比喻,與最近的說法相似。海水則屬於地,而把山脈、河流、低地、平原包圍起來的又是海了。當中有四夷八荒,各佔了一區。就像是一盆水,中間的水域放置石頭一樣。騶衍論到天地的廣大,曾說大禹所提到的中國赤縣神州才只是天地的八十一分之一而已,其他還有九洲。凡是每一州都有裨海圍繞,因此各州的人民、禽獸,不能彼此來往相通。如此九州,又有大海洋環繞在外面。這些話接近荒誕不經。然而我們所居住的地方,自稱中華大國,未免是看到多大就自認為大,卻不知道所謂的「大」本來是沒有一定的標準,至於「中」也是未必然。提到天地的本體,既然是圓形的,人處身在宇宙裡,頭頂著天腳踩著地,任何地方都是「中」。如果要硬說天地的「中」,勉強說那就是北極星群、天樞星群底下的地方,這裡好像是車輪的轂、石磨的臍心,也好像是人的心臟,這樣才比較適當。但是,天樞星群實際上在朔漠的北方,距離大禹所說的「中國」還非常遙遠。…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五月 27 10:20pm添加 — 無評論

〈裨海紀遊卷下〉【郁永河全集之六】白話翻譯

〈裨海紀遊卷下〉【郁永河全集之六】白話翻譯

◎郁永河著‧宋澤萊譯

 

我已經來到海外,加上已經窮究這個幽遠絕域,親身經歷到沒有人跡的世界;對於全台山川的安全與危險、形勢上的關隘與險要、番人的民情與風俗,何只是登堂入室、親腳踏查而已。我難道忍心不替這個島嶼說一些話,好讓那些留心此世此民的人知道真實情況嗎?我曾在清晨扶著拐杖,黃昏時駕著小舟,詳細遊覽探討,終而得知這個島嶼的概況。大概來說,淡水這地方就是台灣西北角的盡端了,高山巍峨,彷彿俯瞰看著大海,與福建的福州府、閩安鎮東西相望,隔海遙遙對峙,估計水程在七、八更罷了。山下靠近淡水溪的矮牆就是淡水城,也就是以前紅毛人為了把守港口而設立的城。鄭成功佔領了臺灣以後,由於淡水靠近內地,仍然設下重兵戍守在那兒。我朝時,海內外都是一家人,不再憂慮有其他的海寇,所以防守漸漸鬆弛;只有安平水師撥調士兵十人駐守,大抵半年就換班戍守,同時水師官兵,又視淡水為畏途,凡是駕舟到番社,住了兩天就一定回來。因此,十五、六年之間,城中沒有守兵的蹤跡,年歲久遠就荒蕪了;凡是到淡水的人往往死了,這…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五月 27 10:14pm添加 — 無評論

〈裨海紀遊卷中〉【郁永河全集之五】白話翻譯

〈裨海紀遊卷中〉【郁永河全集之五】

◎郁永河著‧宋澤萊譯

我為了採硫來台灣,居住在府城兩個月,購布;購油;購糖;鑄造大鍋子;備辦刀、斧、鋤、杓;購置了大小木桶、也買了秤、尺、斗、斛,種種東西都齊備了。布是拿來向番人交換硫磺土用的;油與大鍋子是拿來煉硫用的;糖是拿來給工匠常常喝飲並且沐浴身體用的,可以避開硫磺的毒害;鋤頭是拿來鏟土築基用的;刀、斧是拿來砍伐薪草用的;杓是拿來勺出硫磺到鍋子裏用的;小木桶是拿來凝結硫磺用的;大木桶是拿來貯水用的;秤、尺、斗、斛是拿來衡量東西用的。又購買了脫殼的米粟、鹽巴、豆豉、籮筐、鍋釜、木椀、竹筷等等,大約是一百人的生活份量。總計花了九百八十金,雇了一艘大船準備運載它們。當貨物大約放入船十分之七的容量時候,船主就覺得船已經太重,不能再運載,我心裡對這艘船的可靠性產生了懷疑。於是只好停止再裝載,又雇了另一艘船,運載所剩下的貨物,所花的費用是前一艘船的一半。有人說:「船有大小,能運載的貨物有一定的數量,如今還沒有置入全量,為什麼又花錢雇了一艘呢?」我說:「我忽然有一個靈感,想要叫兩艘船平均運載,以減…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五月 27 9:00pm添加 — 無評論

〈鄭氏逸事〉【原題:偽鄭逸事】【郁永河全集之三】白話翻譯

〈鄭氏逸事〉【原題:偽鄭逸事】【郁永河全集之三】白話翻譯

◎郁永河著‧宋澤萊譯

鄭芝龍,福建泉州南安人。明朝與劉香老一起聚嘯在海上,往來於福建、廣東之間。後來投降明朝,被授予遊擊將軍的職位。他帶兵討伐劉香老,殲滅了對方。崇禎甲申年,京師被大清軍隊攻陷;第二年,世祖章皇奠定基業,分派軍隊向南進兵,鄭芝龍就又帶著部隊投降給大清了。鄭成功【注解:小字森舍】,乃是鄭芝龍姨太太的長子,當時年紀十七歲,已經入府學當諸生了。他那時正穿著單薄的葛布衣衫,在台階前散步,聽到父親投降給清朝,大大嘆息;不久,他的弟弟鄭襲從外面來看他,鄭成功告訴弟弟這件事情,並且說:「你必須幫助我!」就與弟弟空手出門,跟從他的有十八個人,就駕著小船到廈門隔港的古浪嶼山,招集了幾百個人;當時正苦於缺乏資金,人才也不夠用。恰巧那時有一艘商船從日本前來,派人去詢問,裏面有兩個家僕在那裏,問他們有資金多少。對方說:「將近十萬。」。鄭成功命令他們拿來幫助軍隊用,一個僕人說:『沒有得到主子的命令,森舍哪能擅自使用?」【福建蘇話稱官家的兒子為舍】鄭成功憤怒地說:「你看我是主子的…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五月 21 2:01pm添加 — 無評論

〈裨海紀遊卷上〉【郁永和全集之四】白話翻譯

〈裨海紀遊卷上〉【郁永和全集之四】白話翻譯

◎郁永和著‧宋澤萊譯

我從辛未年春天來到福建,從建寧、延津到了省城榕城【福州】;初秋,又從榕城經過興化、泉州到漳州的石馬;不久,又到漳浦、海澄、龍岩、寧洋所屬的各地區以及各沿海的村落,又回到了石馬;接著又搭小船渡到廈門,五天之後返回。壬申年,我又回到榕城,留居在司馬【知縣】王仲千君的官署中。大概八閩該走的路,我已經走了六閩了。等到癸酉年秋天,到泰寧縣工作,我繫舟在邵武城下,過了兩晚才回來。過了一年,又到汀州的武平,從延津逆流而上,爬上鐵岩的最高處,渡過九礱險要;半年之間,往返四趟,凡是山川幽深的地區,沒有不完全經歷、親自遊覽的。終於,我把八閩都遊歷一遍了。…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五月 21 2:00pm添加 — 無評論

〈番境補遺〉【郁永河全集之一】白話翻譯

〈番境補遺〉【郁永河全集之一】白話翻譯

◎郁永河著‧宋澤萊譯

台灣的深山廣遠,平地遼闊,土番的種類繁多,不能完全瞭解,只能記錄我所知道的。



玉山在萬山之中,山勢特別高聳,再遠的地方都看得到;巉岩峭壁,山頂潔白如銀,遠望彷彿太白山上的積雪。四面的山峰聚合環繞,可以望見卻不能到達,大家都說這座山峰乃是渾然天成的美玉。番人不知這座山是寶物,外人又畏懼野番,因此不敢親近它。每當遇到晴朗的天氣,由府城遠望它,不只是天上的白雲可以比擬。…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五月 21 12:30pm添加 — 無評論

〈海上紀略〉【郁永河全集之二】白話翻譯

〈海上紀略〉【郁永河全集之二】白話翻譯

◎郁永河著‧宋澤萊譯

海吼



海吼俗稱海叫。小吼彷彿擊花鞚鼓,點點的撒豆聲忽遠忽近,若斷若續;靠近水邊去聽,很有連續彈琴的趣味。大吼就如萬馬奔騰,如鉦鼓震響,如三峽瀑流,如萬鼎齊沸;只有錢塘江八月時的怒潮差不多可以比擬,一觸到耳膜,就叫人感到驚駭錯愕。我曾經溼足走在海岸,俯看滄海,那時水青海靜,毫無波瀾,不知海吼的聲音從哪裡來;然而觀看天空,那遠海的雲氣已經漸漸興起,料想風雨不久就要到了。海邊人聽習慣了,見怪不怪,說:「這是下雨的徵兆。」假若是冬月發生海吼,就常常不下雨,多半會有風。



天妃神…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五月 21 12:30pm添加 — 無評論

〈赤嵌筆談〉之四【台海使槎錄卷一】白話翻譯

〈赤嵌筆談〉之四【台海使槎錄卷一】白話翻譯

◎黃叔璥著‧宋澤萊譯



原始



「琉球國在泉州的東方,有一個島就做澎湖;與大陸沿海可以煙火相望,由大陸沿海走五天就可以到達澎湖。澎湖旁邊有一個毘舍耶【注解:「耶」也有人寫成「那」這個字」】國,與內地語言不通,當地人赤身裸體,眼睛望天,可說是等於非人類。他們喜愛鐵器,遇到敵人使用鏢槍拋射,鏢槍乃是繫上十幾丈的細繩來加以操縱,原因是愛鐵器,不忍丟棄。」【節錄自《文獻通考》】按:澎湖的東南方就是今天的臺灣,情況與上文所描述的相似,可說是毘舍耶國了。



「臺灣在古籍上無可稽考,唯有明朝莆田周嬰所著《遠遊編》所載的〈東番記〉這一篇文章,稱呼臺灣為臺員,都是閩南地方音。但是作者認為台灣就是古探國,可能是錯誤的。」【節錄自《臺灣隨筆》】…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五月 14 10:00pm添加 — 無評論

〈赤嵌筆談〉之三【台海使槎錄卷二】白話翻譯

〈赤嵌筆談〉之三【台海使槎錄卷二】白話翻譯

◎黃叔璥著‧宋澤萊譯



武備…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五月 14 11:47am添加 — 無評論

按月存檔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