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今仔日溫度雄雄降低,吃消夜了,坐佇厝裡的膨椅,順手共日本攝影家森山大道的回憶錄píng來看,才掀無三頁,就想起家己足早晉前的少年時,嘛bat有想欲提相機共記智「掠咧」的彼款奇怪的想法。後來因為文學,hip相的夢就共囥咧矣。

恬恬坐佇客廳,假若予一雙手sak the佇膨椅頂,用相機一直掠袂稠的記智,hia一段過一段各種的人生記智,suah綴schubert的音樂闖出來。我講的音樂,就是下面這段moments musicaux(音樂的瞬間) No.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43aNGk1aYs

全是音樂聲的我的頭殼,雄雄出現我的阿公佮阿媽佇我四歲的時tshuā我去花蓮遊覽的畫面,我坐佇怹二人的跤頭趺,遊覽車經過(中橫)彎彎曲曲的山路,最後來到花蓮港。音樂聲裡,我假若一直聽著我的阿公咧弄我笑的對話,怹直直問我大漢敢欲駛遊覽車載怹蹉跎。我允怹。我閣會記阮佇花蓮過一暝,第二工透早,遊覽車共阮載去坐花蓮輪,尚奇妙的是,花蓮輪共喙thih開,遊覽車家己嘛駛入去花蓮輪的腹肚。花蓮輪頂有一枝足大枝的煙筒,我直直相伊,聽候伊霧一嘴烏煙出來,了後,大船駛振動......雖然是四歲的記智,今想起來suah是這呢明。我略仔算,hín的阿公阿媽,閣猶未50咧,ah今,怹嘛過身遐久矣。佇樂聲裡,我感受著時間流逝的悲傷感,毋知按怎,親像針直直ui來。佇船的甲板,阿公共我抱leh,我向太平洋講,以後我無欲駛遊覽車--矣,我欲駛花蓮輪載--怹。

音樂的瞬間,嘛是悲傷的瞬間。

假使hín若繼續hip相無寫文學,我這馬會是啥款? 佇音樂的內面,我雄雄感覺著家己的虛假。我知影,若我繼續hip,記智仝款袂放我煞,毋過,我毋免直直假影家己是足愛犧牲、足了不起的人。
2009/12/28 佇高雄內惟

Scanner001-2-s
1989, 旗津

檢視次數: 128

胡長松在11:41am對2009 十二月 29的評論
〔花蓮輪〕佇我的記智是足特殊的物件, 是我的人生記智足初期的部份. 除了親情佮向望, 其實面對大海洋, 閣有驚惶的成份, 彼款驚惶是足[原始]的, 奇怪, kian3若想著, 伊就會suan轉來. 若有機會我閣來補一段.....

8歲晉前, 我的心願就是駛花蓮輪.
王立信在10:58pm對2009 十二月 30的評論
詩人敢係詩人來轉世
詩人兮隨性.隨興.坦白
準講人生有遺憾.缺憾.哀嘆
嘛是茲種美麗
鋼琴伴阮恭讀 誠立體兮網站
一面寫感言 一面頌嘆

詩人敢係詩人來轉世
寫完.拍入 琴聲佇腦海猶原響亮
目睭前親像浮現
花蓮輪共喙thih開
遊覽車家己嘛駛入去花蓮輪的腹肚
目睭前看現現 1989, 旗津這張像片
時間坐佇椅仔頂咧翹跤
魚咧予釣竿仔等待
看袂著的眼神
攏歙佇怹每一個人的跤脊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0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