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K如何回到笛卡兒「我思,故我在」的可笑境界?

●反獨裁的自由市場頌歌●100個經濟笑聲

●散文一帖●

【題目】K如何回到笛卡兒「我思,故我在」的可笑境界?

──在紅花九重葛前的沉思

◎宋澤萊

這一天早晨,K630從床上醒來,洗臉刷牙後,在社區繞了兩圈,然後踅到自宅的小庭院鐵離笆前站定。在冬陽下,來自母親生前手植的九種葛在鐵離笆內已經開了一大片的紅花,把前面的柏油路都映紅了。

這陣子,因為替幾個朋友寫書序,K必須須先做大量眉批,再寫稿、謄錄,有時也必須回頭去翻閱他們以前出版過的許多書,連續折磨了兩個禮拜以上,感到十分疲累,當他寄出那幾篇序給朋友後,才發現已經直不起身子,側腰以及大腿肌肉一片疼痛,必須彎著腰才能走路,諒必肌肉拉傷已經太嚴重,走起路倍感困難。K知道自己的晚年已到,再也不容許他像年輕時代一樣,瘋狂地為朋友跨刀寫文章了!

隨著幾天的激烈的腰痛,他連續陷落在精神的混沌狀態中。吃了幾天的藥後,這一天才略有起色,腰和大腿漸漸不痛,一大早他已經能直直站在紅色九重葛面前,彷彿重獲新生。他長長地做起呼吸運動,頓感自己初步被釋放了!

K又踅到社區的萊爾富,買了一杯熱拿鐵,然後走回小庭院,從室內搬來一張小椅子,就坐在小庭院裡,逕自喝起拿鐵。

K已經年老,慢慢離開這個世俗越來越遠。像這樣地坐著,頭腦異常敏捷,思緒紛飛,卻常常想不起小小的「自我」究竟跑到何方。20幾年前,他就常常感到自我的喪失,有時猛然會找不到自我,就像是一粒灰塵,喪失在千嬌百媚的風景與陽光無限的籃天中,了無痕跡;並且是越找就越發找不到,只有一條堂堂的寬廣正道展現在潔淨無垠的宇宙前,直通到宇宙的那一端!在那當下,他總覺得笛卡兒說的「我思,故我在。」是不對的,因為K的狀況是「我思,故我不在。」

退休後這幾年,K找不到自我的感覺越發厲害,有時為了找自我,他就必須要蒐尋往日自己犯下的種種錯誤,尤其是那些極其尷尬的大錯誤,在自責和認罪中,證明往日那個卑瑣的自我似乎還是存在的,因而感到昔日有罪的自己還是很有重量地活在世界上的。這種愚蠢的技巧已經變成日常生活的一種習慣了,甚至身體不舒服時也會這麼做。

K想起了就在腰痛的那幾天,雖然是渾渾噩噩,但是他還是習慣性地好幾次去尋找自己往日所犯的幾個大錯誤。

當中有一個錯誤是屬於教導學生的錯誤,而且連續犯了33年,不知道誤了人家多少子弟,真是該死!

錯誤是這樣的:那就是在講到美國經濟歷史時,K把美國1929年突然來臨的的「股市大崩盤」當成隨後「美國經濟大恐慌」的原因。K在講解這段歷史時,總是對學生大言不慚地說:「美國股市大崩盤終於帶來美國經濟的大恐慌,一發而不可收拾!」這樣對學生連續說了33年!

但是,就在他渾渾噩噩的腰痛期間,他意外去翻書,卻看到許多經濟學家的書本認為這兩者是沒有關係的,包括最有名的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彌爾頓·傅利曼(英語:Milton Friedman,1912年7月31日-2006年11月16日)都認為這兩者不應該有因果關係。

簡言之:1929美國股票狂跌是一回事;隨後的經濟大恐慌又是另一件事!

的確,K也親眼看過台灣在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時,因為實施了「證交稅繳交千分之6」的政策,結果1990 年 2 月 12 日台股大盤加權指數由 12682 點開始狂跌,直跌到 1990年 10 月 1 日 2560 點,總計跌了79.8趴!情況比美國1929年後3年6個月之內跌了77.7趴還厲害,卻沒有因此導致台灣的經濟大恐慌。那麼1929年的美國股票大崩盤怎麼會是隨後美國經濟大恐慌的原因?所謂美國經濟大恐慌必然有其他更深刻的原因,真的就是經濟史書籍所謂的美國胡佛政府瞎搞胡搞所導致,難逃是政客們破壞了自由市場制度所帶來的嚴重後果!

那麼K在33年裡對學生所說的話,不是很該死嗎!在傳道、授業、解惑上真是一無是處!

K如此重重責備了自己,慢慢發現,一個非常愚蠢、淺薄、顢頇的自我彷彿又回到他的生命中了;這時他才覺得笛卡兒說的「我思,故我在」是對的!

──20211221於鹿港

【不可能的流行樂】

請聽看神奇演奏!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FYxRp9K9L4&list=RDcFYxRp9K9L4&a...

檢視次數: 103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2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