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辛波絲卡不寫政治詩?

◎宋澤萊

波蘭的辛波絲卡(Wistawa Szymborska)生於1923年,算一算1996年獲頒諾貝爾獎時,她已經73歲。

1945
年她在《波蘭日報》副刊發表第一首詩,是年22歲。1948年準備出第一本詩集時,波蘭變成共產國家,她的詩必須為共產政權而寫,那時她25歲。

東歐的共產時代,必有她輝煌的時期,可惜到1980年代中期,開始出現了普遍經濟成長的遲緩現象,出現戰後前所未有的負成長,日益深刻的經濟危機,導致人民生活水平降低,再也撐不下去了。

為什麼東歐出現這樣的現象呢?此中因素是個謎,但至少與工業技術的遲滯不前一定有關係,共產國家在當時的工業發展很像今天的東南亞國家,技術沒有提升,只是大量增加低水平的工廠,人民可能一時間充分就業,經濟成長率可能很高,但等到工廠增加到一定程度卻喪失國際競爭能力,產品滯銷,經濟成長力趨緩,工廠必須關門,失業者增加,經濟就破產。麻省理工學院教授保羅.克魯曼教授,在分析蘇聯的經濟破產時,就是持這種觀點,當然實際問題有可能比這個更複雜。

東歐的捷克從50年代經濟就轉壞,從70年代末期起,東歐社會至少有三股勢力向共產黨施壓,即是:工人、學生、知識分子。捷克以知識分子的抗議而有名;波蘭則是因經濟問題,由工人階級向共產黨做反抗。

1970
年代,波蘭的工人普遍不滿,要求共黨改革,格但斯克成為反對力量的大本營。該地列寧造船廠的電工華勒沙成了工人的領袖,1980824日,他領導的數千工人在造船廠罷工,9月組成「團結工聯」,1882年短暫遭到鎮壓,1983年解嚴後,工潮又開始,1988年團結工聯發動了3次席捲全國的大罷工,工聯已發展出一股足以和共產政府分庭抗禮的反抗力量。19894月,團結工聯正式登記成為合法化。64日舉行議會選舉,非共的聯合政府成立,團結工聯取得政權。

在這個風風雨雨的時代中,辛波絲卡的詩當然受到影響,當我們檢視她的詩時,發現時代的陰影明顯掠過了她的字裡行間,她的詩有一些是多麼明顯的寫出了時代的心聲,她當然不是政治詩人,但要是去掉她詩中的政治部分,辛波絲卡也就減色三分了。

〈火車站〉一詩可算是她比較早期的政治詩,大概在19621967年之間寫成,這首詩揭露了共產社會集會的不自由,任何事都要按指定的去做,抗議是很溫和的,對共產主義有了初步的失望。

〈發現〉這首詩寫於19671972年,把共產社會盲目的輕信寫出來,責備這個社會的人過分樂觀,容易信任所見所聞,甚至相信未來都將很好。70年代也正是波蘭工人開始不滿共產社會的時候。

〈恐龍遺骨〉也是寫於19671972年之間,這首詩更是露骨的警告共產官僚頭腦太小,胃口和軀體太大,總有一天將消失於地球中,是非常辛辣非常有趣的詩。我現在把她介紹於後,希望搏君一笑:

恐龍遺骨(Dinosaur Skeleton)/辛波絲卡著 宋澤萊譯

敬愛的同志
現在,我們有一個不正確比例的樣本在這兒
你看!恐龍的遺骨出現了!

親愛的朋友
在左邊,我們看到了牠的尾巴垂入一個無限的時間中
在右邊,牠的頸項進入了另一個

被尊重的同伴
在尾巴與頸項之間,牠的四隻腳在肉體山之下
陷入了爛泥巴

高尚的市民
大自然不會走錯路,但是她會開點兒玩笑
請注意它令人發噱的小小的頭

淑女先生
這顆頭這麼的小,讓牠無法計畫將來
這就是勝利者到最後終告滅亡的原因

高貴的高級人士
頭腦太小,胃口太大
無意義的睡比精明的思考多

顯要的貴賓
在這方面我們有占便宜的地方
所以我們的世界是美麗的,而世界屬於我們

受崇拜的委員會
星兒閃爍的天空在思考的蘆葦之上
道德法則存在其中

大大值得尊敬的代表團
在同一顆太陽下
這種成就可能不會重複第二次

最高貴的評議會
多麼靈巧的手
多麼好口才的嘴唇
多麼精明的頭腦
最高法院
這麼負責,不會有頭無尾


這些政治詩都寫得很好,具備永恆的藝術手法,和世界上其他政治詩人的詩有很大的藝術差距,令人既驚訝又讚嘆。

政治詩佔辛波絲卡所有詩的比率不多,不足以使她成為所謂的政治詩人,政治不過是她林林總總的詩材之一,可是每一篇都是最好的。也因此我們絕不能略掉政治詩去談辛波絲卡,那種做法無法顯示辛波絲卡的全貌,至於單純的把辛波絲卡視為日常愛情的寫作者,則已經是大錯特錯了!

檢視次數: 466

李秀在4:12pm對2010 五月 4的評論
辛波絲卡! 我不僅喜愛她的詩具「有正反矛盾的辯證中,有荒謬的真實」, 更喜愛她的「我不知道」說, 這句看似簡單,卻張著強有力的翅膀在飛行。如果牛頓不是「我不知道」,掉落在地面的蘋果, 頂多彎身撿取,然後大快朵頤一番而巳…她這個「我不知道」理論, 我把它歸類「好奇心」,好奇促使人們尋求知識,尋求世界一切存在的奧秘。
而一個有才情詩人,他更具全方位的情境在日常生活中.
宋澤萊在7:05pm對2010 五月 4的評論
李秀平安:
辛波絲卡之厲害處,在於她有一種別人所沒有的詩眼,能夠從一種別人想像不到的角度寫一首日常生活的詩。除此之外,她不願意把詩寫死﹝不願寫到嘔心瀝血,毫無機智的地步﹞。她就是那種很有巧思的詩人,我看過他年輕時﹝20幾歲吧﹞的照片,很聰明的樣子,靈光四射!
宋澤萊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