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台灣的文藝作品不說三字經就不行嗎?

【題目】台灣的文藝作品不說三字經就不行嗎?

──也談宋澤萊對王禎和的批評

◎宋澤萊

《論王禎和〈嫁妝一牛車〉在台灣文學史上的意義》這篇筆者發表在「台文戰線部落格」的文章,也是較受歡迎的文章,點閱率突破了3萬人次,這個點閱數目在部落格裡是很少見的。

筆者還不知到這篇文章受歡迎的真正原因。但是它顯示台灣的文學界對王禎和的小說的興趣還沒有退潮,也顯示台灣人文藝讀者或觀眾對於小人物題材的文藝還是興致勃勃,不願意放棄。他們沒有意識到小人物的文藝作品現在正在轉向劣質化,越來越低俗,正朝向污穢陰森的境界竭力衝刺,這種狂勁在短暫期間還不會消失,但是它也將會受到更嚴重的抵制。

最近李筱峰教授發現有一齣叫做〈人間條件〉的戲劇極為轟動,確實是鄉土劇無誤,但幾乎場場皆有非必要的床戲以及淫浪粗卑的語言,甚至出現女性飆罵8字經的情節,感到非常不堪,使台灣人的面子掛不住了。其實,這樣的台灣人戲劇或文學作品已經在戰後流行了55年,如今來到了餘韻的時候,本屬正常,只是更加低俗不堪而已。

我在李教授的留言版寫了短文,用來陳述戰後55年非常流行的的這種文藝潮流,並做了一些分析,假如您有時間,不仿看一看,短文如下: 

這是台灣戰後55年裡台灣人基本的文藝傾向,以台灣人的文藝史來看,乃是「諷刺文藝階段」的一種潮流或現象。

由於國民黨的文藝檢查在戰後非常嚴厲,假如要創作文藝,就不准許高抬台灣人言行的優秀性,以免引來台灣人的民族意識,產生反抗力量,這是國民黨最忌諱的。

所以為了逃避牢獄之災,戰後台灣人的導演或作家在創作文藝時,最好先醜化台灣人,把台灣人塑造成非常不堪的人類,各方面都必須顯得低俗無恥,如此才能顯示國民黨教化統治的正當性,也才能對這些醜化台灣人的作品給予放行。所以戰後這55年,文藝上的台灣人描述就盡量遠離台灣人的正面英雄題材,往下層的小人物找題材。因為有巨量的小人物能抗拒道德,生存樣態畏畏縮縮,無視自由尊嚴;他們的言行粗言粗語,瘋瘋癲癲,突梯滑稽,隨便找都有。當然,台灣人創作者在諷刺台灣人自己時,也諷刺了環境給與小人物的壓迫,的確也為小人物出了一口氣,但是基本上必須以醜化台灣小人物的言行做為交換條件。國民黨一看到這種作品,歡喜莫名,就大加鼓勵稱讚,大肆放行。所以戰後55年,台灣人的英雄劇差不多絕跡,所有的戲劇文學都是小人物當道,戲劇文學裡的台灣人小人物言行很多都顯得極為不堪,叫人瞠目結舌。我們注意到,這55年的小人物文學作品中,以黃春明、王禎和的作品最典型,裡面的台灣小人物言行都很乖張,他們鬻妻賣子、廢棄道德、追求小錢,甚至是以淫賤為光榮,人生只是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毫無意義。這些作品顯示台灣人已經徹底崩潰了,這正是國民黨最喜歡的戲劇文學。

公元2000年到現在就比較好了,小人物的戲劇與文學作品慢慢不為台灣人所喜愛,台灣人開始注意到民族的尊嚴,已經往台灣英雄的世界裡去找題材。我們看魏德聖這批導演,有人開始拍出台灣的英雄劇,想要鼓舞台灣人拿出奮鬥勇氣,往堂堂的文明大路疾走,這是很好的現象,已經慢慢成為新潮流,而台灣人的文學也慢慢走向英雄題材,遠離小人物。可惜現在還有許多年輕的文藝導演或作家還是無法戒除戰後55年裡醜化台灣人的陋習,仍然故技重施,創作許多卑瑣的小人物故事,由於都是陳腔濫調,就不能不加緊使小人物更加低俗,言行更加不堪,用這種方式想要超越黃春明、王禎和的那些小人物,這正是青年文藝導演、作家的幼稚無知,也是台灣人的大不幸!

因此,從文藝的無知史來看,現在出現8字經還算是正常的,將來還會出現12字經甚至24字經也是在預料之中!

https://twnelclub.ning.com/profiles/blogs/1?fbclid=IwAR1rUhw9dACsKh...

檢視次數: 71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1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