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台語文學的一百個理由 (重貼:回應黃春明事件)

 

《台文戰線》

「台語文學的一百個理由」專題座談 (原文刊登於 《台文戰線》第10期)

 

座談日期:2008/1/23 ~ 2008/2/28

發言者:胡長松、方耀乾、陳金順、高月員、林央敏、宋澤萊、陳雷、潘靜竹、林文平

紀錄:胡長松

 

座談記錄:

 

◎胡長松:

   各位朋友,平安!
  前二日我佮陳金順兄作客鹿港宋澤萊老師兜,阮講起續落來《台文戰線》的專題方向。因為自參與《台文戰線》編輯作業以來,我個人真贊同咱的雜誌要有專題,嘛真重視咱雜誌的專題方向。咱雜誌的專題道是咱文學運動的具體的方向。
  宋老師提出一個問題:「當前台灣的台語文學佮北京語文學到底有啥物無仝?有啥物差別?」佇文學的現象、成果、動力(理由)各方面,我佮金順兄攏認為宋老師所提出的問題是真重要閣有意思的問題,所以,阮道共同建議出一個新的專題方向:「台語文學的一百個理由」。題目是訂做「理由」,毋過無限佇「理由」的層次,阮真向望會使聽著大家針對宋老師的問題發表各方面的看法;佇形式上,道採用2007年咱舉辦「台文戰線台語小說網路座談」的作法,即部份請大家參考《台文戰線》第六號,我道無佇遮囉唆加講;另外,就討論的語言,嘛做一個調整,以台語為主。
  我所向望的討論成員是以《台文戰線》的同仁為主,不過,台語的創作界、評論界的朋友,阮當然歡迎恁的加入。比如講舊年陳雷兄予咱的小說座談成做一場精彩的座談,今年,阮仝款歡迎閣期待陳雷兄佮《台文通訊》的朋友,向望咱會使佇「【台文戰線】台語文學論壇 」(TWNEL)即個網路的空間at手見面。
  我手頭有一份方耀乾兄的《台語文學發展簡史》的電子檔,感覺對討論真有路用,若大家有趣味,毋知耀乾兄咁同意我將伊寄出來,或者予歸個論壇,或者予有喝聲需要的朋友?我想,即份《台語文學發展簡史》是咱即擺座談的重要的參考資料。若各位想著閣有啥物資料會凍參考,嘛歡迎加入補充。另外,想欲參加討論毋過猶未加入論壇(TWNEL)的朋友,嘛請隨時喝聲。
  1930年8月16日,黃石輝佇《伍人報》發表〈怎樣不提倡鄉土文學〉:「你是臺灣人,你頭戴臺灣天,腳踏臺灣地,眼睛所看的是臺灣的狀況,耳孔所聽見的是臺灣的消息,時間所歷的亦是臺灣的經驗,嘴裡所說的亦是臺灣的語言,所以你的那枝如椽的健筆,生花的彩筆,亦應該去寫臺灣的文學了。臺灣的文學怎樣寫呢?便是用臺灣話做文,用臺灣話做詩,用臺灣話做小說,用臺灣話做歌曲,描寫臺灣的事物。」

   到旦,經過七十八年,目前咱台語文學的理由咁閣佇咧?她佮華語文學有啥物無仝?即馬,是換咱要發聲的時陣,所以,道籲請大家自由回應,發表你寶貴的看法!

 

◎方耀乾:

  長松兄,若無棄嫌會使寄hoo逐家參考指正.我今年beh出版進前thang hoo我有機會修正,感謝!

 

◎陳金順:

  我想,「台語文學的一百個理由」專題討論,是一個真有需要、嘛真有意義的討論,我建議下面幾本冊列入參考冊目:

   宋澤萊《台灣人的自我追尋》(前衛)

  林央敏《台灣人的蓮花再生》(前衛)

  林央敏《台語文學運動史論》(前衛)

  林央敏《台語文化釘根書》(前衛)

  林央敏編《語言文化與民族國家》(前衛)

  呂興昌編《台語文學運動論文集》(前衛)

  蔣為文《語言、認同與去殖民》(成功大學)

  蔣為文《語言、文學kap台灣國家再想像》(成功大學)

 

 ◎胡長松:

  逐家好!多謝金順兄的補充。
  嘛多謝耀乾兄的慷慨,安呢我道請大家查收附件的《台語文學發展簡史》。
  值即篇簡史內面,耀乾兄寫著:

  戰後以母語來書寫文學的主要論點可以歸納如下:
  (一)以母語建立台灣民族文學。
  (二)台語文學才是台灣文學。
  (三)建立言文合一的大眾文學。
  (四)以母語建國。
  (五)母語文學才具備原創性,非母語文學只是翻譯。
  (六)台語文學才是台灣文學的正統。
  (七)台語文學代表台灣文學。


  我認為即個歸納是了不起的歸納,嘛是咱討論的一個好的基礎。我特別對其中「台語文學才是台灣文學」有興趣。毋知耀乾兄咁有機會先進一步補充即個看法?為啥物有人講「台語文學才是台灣文學」?

   另外,我欲請問各位文學創作家,對「母語文學才具備原創性」咁有啥物補充?當然嘛歡迎大家繼續自由發言補充。

 

◎高月員:

文學就闊面來看,是有世界文學的綜合性kap生活語言e本土性。佇文學家的眼中,有意識性觀點e無仝,所以有路線e爭議,嘛是正常e代誌。

愛台灣e人,討論台灣文學、發展台灣文化是理所當然e代誌。會記得,有一擺我kap慧子相招去舊冊店,遇著台文家方耀乾,彼時舊冊店主人潘靜竹用茶餅款代,阮就安爾講起台語文學e現狀。彼時,有一個中年人徛偎阮身邊講話:「台語是一種壞e語言」這時,阮三個人就安呢惦惦聽伊講;方老師真客氣ka7伊講:「阮尊重你e看法,但是,你講e無一定是對e,抑無你講啥款是好e文化」,伊真緊應答「台語是一種壞e語言,英語嘛是,只有中國文化才是世界上好e文化。」當時,我真想欲ka7問「看伊踏台灣土,吃e、用e敢是台灣政府予伊e,伊的靈魂敢抑閣有佇這塊土地。」後來想想咧,kap這款人講話是無采chhui3瀾,就安呢煞煞去。

  歷史ka7咱講,文化是咱e生活記錄,記錄是唯語言kap生活環境所寫出來,哪安呢一個所在e記錄,就是一個所在e文學。百年前e 傳教士會當用「白話聖經」傳教,遮嘛是台灣文化e貢獻者,真正是予人訶咾kap感謝。阮嘛有看著一寡同事無驚人安怎講,佇教室著為台灣文化付出大代價,in認真佇栽培細芽,雖然毋敢佇大場面表現,可是踮厝內嘛有規定厝內e人,毋管是啥人轉去厝內全部愛講台灣話。親像這款實在予人感動。但是,真奇怪還閣有一寡講華語袂輪轉的台灣人,明知in e台語比華語講卡好,卻是無欲發揮in e專長,予人想無是為啥物。到這mai還閣有打壓台語文化者,難到套佇in頭殼e威權久年親像予漂白水暝kap日洗,洗kap連原味都無去仔,又閣看著真濟 e台灣囝仔,毋去探討家己e文化,毋想欲知影家己 e過去,敢講無唯這mai 社會e亂相得著啟示,想著e心酸哩!

   台灣文學是台灣人e文化,推廣台文嘛是建立台灣人自尊上直接e表現,ka7家己e文化揣倒轉來,是台灣人e責任。咱佇遮生、佇遮活,可能嘛愛爛佇遮做肥料,養護這塊土地。咱有義務ka7咱e文化發揚並且生湠傳予咱e子孫。

感謝真濟台文前輩e引蹛,咱愛為in e勞苦,出力拍出響亮e蹼仔聲。這mai佇愛用啥物撇步(如果若會當爭取經費免費提供台語e軟體,相信會有卡濟人來學習。)吸引這代的台灣人,發揮in對這塊土地e疼,願意用in上gau5 講e話來教咱e後代。哪無,恐驚閣幾代人了後,會變成台灣文學e痛。

 

陳金順:

  1995年春天,當我知影咱的母語--台語會當寫作了後,我規個人就袂輸食著鴉片仝款,不知不覺逗逗仔潦落去台語文學這條不歸路。你若問我:「創作台語文學的理由?」實在講:我感覺he是一種「天賦人權」,是上天予咱台語族的自然恩賜。咱講這種話,ka這種話文字化,這是天公地道的代誌。佇寫作的過程中,我拄著上大的問題,顛倒毋是濟濟人上界驚的文字問題;對我來講,文學修養佮創作技巧的缺欠,才是我上需要拍拚的所在。我的認知誠清楚,若欲等待文字制定好勢才來創作,咱的前途定著烏雲滿天。只有透過加讀、加想、加寫,來補咱先天的不足。續落來,我感覺創作台語文學是為著咱族群的尊嚴。咱有tsiah-nih嫷喟的語言,當該然ai有優質的文學作品。雖罔咱的起步,輸華語文學輸忝忝,毋過,咱台語人無悲觀、失志的權利。透過逐家二十冬來的拍拚,佇小說佮新詩方面,已經有淡薄仔成果,咱ai繼續堅持戰鬥落去。

 

方耀乾:

  長松kah各位有志平安!我先就長松兄對我的提問作一個回應。

  提出「台語文學才是台灣文學」的主要人物是林宗源。因為伊一再重複宣揚tsit的論點。所以受著來自「統派文壇」,「本土派華語文壇」kah「客家文壇」真大的批判。因為林宗源用「台語」tsit個名稱,結果毋管原本是反對台語文學,抑是無反對台語文學的人士認為這是福佬沙文主義症頭發作,連帶ma致使從事台語文學書寫的人,或是推動台語文運動的人攏hong認定是心胸kheh-eh,欲建構新霸權的一陣「有心份子」,所以對從事台文的人的作為充滿焦慮kah敵意。其實林宗源的「台語」tsit的名詞是包含Ho-lo語,客語,原住民語(一直到現在伊也是採用這個看法--我2007年12月koh再向伊確認過)。批判台文運動的人,一般認為「台語」應該是包含Ho-lo語,客語,原住民語。結果林宗源的定義kah in差不多,顛倒予in批判kah排斥,這實在真好笑的現象。

   反倒轉講.第六個論點「台語文學才是台灣文學的正統」kah第七個論點「台語文學代表台灣文學」其中的「台語」這個詞才獨獨是指台語,也就是Ho-lo話。這是林央敏提出的論點,伊是以多數作代表性的邏輯提出的,也就是母語是福佬語的人口佔台灣73%的多數作代表性的看法。尾也,方耀乾ma寫文章支持這個看法。

  若提起台語這個名詞,ti台灣大多數的人浮上腦海的認知就是Ho-lo語。雖然這個定義到tsit-ma猶有爭議(反對台文的人認為有爭議),不過用福佬語,抑是閩南語這兩個名詞ma有爭議(kam講無贊成使用這兩個名稱的人的觀點就無算有爭議?)。以上是就我歸納的七個論點當中有關「台語文學」這個名詞其中的意涵作一個說明。

 

林央敏:

  關係台灣人是安怎欲寫台語佮愛(應該)寫台語文學,1995-1997年彼時,我將戰後1980-95年間,台語文學運動的建基點歸納做10大論點佮一個重新定義台灣文學的主張,分別是:

1、民族文化論與民族文學論。這是講台語‧台語文學與台灣的土地、社會、民族、文化的關係。

    2、「言文合一」論。

    3、「活語」論或「熟語」論。

    4、台灣文學獨立論。

    5、台灣作家的信心覺醒與尊嚴論。

    6、文學原作論或創作論。

    7、文字化實踐論。

    8、台語提昇論。

    9、挽救台語論。

    10、台灣文學代表論。

 加1、「台灣文學」再定義(論「台灣文學」再正名的問題)

 

  以上論點的詳細內容請參閱拙著《台語文學運動史論》(1997版)第三章「台語文學運動之三」或1995.07.14~07.25自立晚報副刊拙作〈台語文學的理論建構〉。這篇論述內底叨會看著幾仔十個台語文學的理由,請參考。

 

 

宋澤萊:

  我寫台語文章e原因並嘸是講我未曉寫北京語文章,我寫北京語文章比台語文章加真簡單,這是事實。

  但是,我為怎樣會寫台語文章,創作台語文學?

  這是因為寫過頭濟e北京語文章會致使我虛無無根,變做無力,最後遂失去寫作方向合價值e緣故。當這個症頭出現e時,我道會倒轉來寫一寡台語文章。這已經是我無法度改變e習慣。

  尚待先發覺這個現象e時是值底美麗島事件發生無外久e時﹝1981年﹞。彼時,我開始寫《福爾摩沙頌歌》,先用北京語寫,有模仿聖經e〈雅歌〉來寫,嘛有模仿〈惠特曼詩集〉寫,聶魯達嘛有一絲仔。讀過《福爾摩沙頌歌》e人攏講我對台灣真熱情,真有感覺感情;但是殷嘸知我寫作時是被一種真強烈e虛無感覺所控制,愈寫愈空虛。

  一值夠我1981年底,我去愛荷華大學訪問,參加「國際作家寫作班」e活動時,我才解決這個感覺,因為值愛荷華大學時,我值無意中寫出〈若是到恆春〉等五首左右e台語詩。

  原來值愛荷華大學e時,大概是去夠異鄉,看未到故鄉,虛無感達夠一個懸度,我遂有一種破病e感覺,身體一直無爽快。值無辦法e時,我閣開始寫台語詩,當遮e詩寫了後,我e病遂好一半。值彼時,我第一遍發覺,台語詩使我合台灣故鄉變kah真接近,若親像倒轉去故鄉,含故鄉e人做夥講話仝一款。捆縛我真濟年寫作e虛無感遂掃一下歸個無去。

  其中e秘密可能含「隱含讀者」﹝implied reader﹞有關係。這方面,我希望有人會凍做研究。

  簡單講:創作台語文學予我感覺落實、爽快、平安、心頭定。這是一種體驗、一種事實、一種滋味,kah理論完全無關係!

 

陳雷:

  大家好!多謝長松兄用心來主持這e5討論。

  我真會tang3了解澤萊兄e5 講法,因為我家己ma7有這款經驗。用台語寫小說e5時,頭殼內to7親像ui3海外tng2去ti7 台灣遊仙。

  我chit-ma用台語比用中國話寫khah會好勢( 年歲大唯一e5好處,ha-ha!) 起初用台語寫e5時,ma7是有困難,na2寫na2探試。大概經過2-3 冬才khah順手。不過我真知,台灣人e5故事tioh8-ai3用台灣話寫才會幼路,正確,親切。對我講--來,這是上直接e5理由。

  當然,咱beh解脫殖民,建立台灣主體政治,台語文學是根本tek8足重要e5。

 

胡長松:

 

  逐家好!關係「台語文學的一百個理由」,多謝各先進朋友發言,這其中有台語運動理論的看法,嘛有創作體驗相關的分享,我認為攏真寶貴,攏會使閣卡深入來討論。

   創作體驗方面,我欲先回應陳雷兄佮宋澤萊老師的看法,我有類似的體驗,我認為母語創作予我的心頭加真定,袂有一向北京語創作予我的「虛微」的感覺(我發現我寫北京語文學的時的「虛微」的感覺原來並毋是特殊的,對台灣作家來講,親像是普遍的。)

   事實上,我位1999年才正式接觸台語文學的先進,我有一個較特別的體驗,是對台文無夠熟悉所產生的「自責」,這形成一種「反諷」的情緒,予我佇2000年寫出「貓語、烏布佮貓的民族」即篇諷刺台灣語言現象的台語小說。我真感謝宋澤萊老師為即篇小說所寫的評論,阮嘛八佇網路就即篇小說的創作體驗小討論過,我將其中一段列佇遮予逐家參考:

   我佇hin2講:「關於拙作小說《貓語、烏布和貓的民族》,我仍然很感謝您對她的批評,您的評文直指了她反諷的核心,甚至我在讀了這篇評文之後,才對自己的複雜的創作心情更多一點瞭解。誠然如此,當我讀到您寫「台灣的本土語言被殖民者破壞到什麼程度也只有台語小說家能懂」時,我竟察覺我的臉頰滿是淚水………創作《貓語》的心情有多複雜呢?首先,我發現了我對台語掌握能力的嚴重不足,竟就像小說中被那隻老貓吞噬的鼠輩,那是非常慚愧的。我其實讀過您的作品《抗暴的打貓市》以及陳雷兄的作品像是《大頭兵黃明良》《李石頭的古怪病》這樣的語言老練的台語小說,我羨慕極了您們運用台語的能力,其實,我的生活中講了很多很多的台語,但很奇怪,那時候在寫台語小說的時候,就是嚴重地使不上力,感覺到一種距離感,更不必說什麼精細的語言修辭;相較於我居然能運用北京語寫出修辭難度不低的小說的能力,我(當時)寫台語小說的能力是停留在幼稚園中班吧---我竟然一邊寫一邊譴責起自己的貧血來了…而這個心情,也加深了《貓語》的反諷的自覺...........」

   我想我的經驗對阮即輩的台灣作家,好定嘛無算是特別的體驗。金順兄佇頭前的發言講著使用母語創作的「天賦人權」,我的個人體驗是位反面來講咱的語言權利(人權)被剝削的事實,當咱覺察著被剝削,自然會想欲反抗咁嘸是?我想,即個想欲反抗爭取的心,嘛是寫作台語文學的一個理由啦!即方面嘸知金順兄的看法安怎?

   宋老師,你講「台語詩使我合台灣故鄉變kah真接近,若親像倒轉去故鄉,含故鄉e人做夥講話仝一款。」即個看法真正呢予人感動。我相信你尚早期hit五首台語詩的「隱含讀者」就是「故鄉e人」。你咁回想會起來,彼當時,佇你稿紙的後面的「故鄉e人」是啥物款的形象,予你感覺要用台語寫詩予in心頭才會定?

   另外陳雷兄,你咁欲佇遮講出你的秘密?你的小說的「隱含讀者」是誰?In生做啥款?

 

 

宋澤萊:

  長松平安,因為是用台語寫詩,咱訴求的對象道是會曉講台語e福佬人,外省人、客人、原住民道變做無重要。凡是詩內底若有出現地方名,大概也是福佬人比較濟e所在﹝比如講恆春﹞。

寫hit幾首詩e時是美麗島事件發生後一年,時局猶原是真緊張,對台灣e未來真煩惱;加上去夠異鄉,真思念故鄉e人,所以感情放真深,比較有台灣味。

「隱含讀者」內底故鄉e人e形象可能無介重要,只要聽會曉台語e人攏是我e隱含讀者。

 

陳雷:

  長松 kap 大家好!

   關予「隱含讀者」( implied reader ) 這 e5問題,我以前m7-bat想過,經過大家討論,認真ka7想,是有這e5物件。不過我個人e5經驗是,寫小說e時,「隱含讀者」攏藏ti7「意識下」,所以「意識上」無去感覺著。這kap伊e5定義「隱含」有合。

  我e5小說台灣人讀khah有,khah會了解,所以我想,大概a勉強會使講,in主要是beh hou7「台灣人」讀--e5。不過1篇1篇對象小khoa2無仝,有-e5小說是少年人讀khah有,有-e5是有歲e5讀khah有;有-e5是都市人讀khah有,有-e5 是草地人讀khah有......甚至有e5 是寫hou7家己(親像〈阮hia菜寮溪〉,〈飛星〉)。「隱含讀者」是啥人?是m7是會tang3分chiah清楚,實際上可能是有困難。

  寫小說e5時,上好ka7「隱含讀者」khng3 ti7 「意識下」,藏起來mai3去想伊,按呢chiah khah be7攪擾文學e5思路,影響創造力。寫小說主要是beh表達個人e5人生哲學kap語文藝術,m7是beh hou7 「隱含讀者」歡喜,除非是beh寫「暢銷書」。這m7是講「暢銷書」m7好。作品內底e5思想價值kap藝術價值真好,大家歡迎有銷,是上好e5代誌。

   少年輩寫台語文學是真正e5「勇者」,因為in 面對e5困難比老輩e5加真大。

 

 

陳金順:

  我進前講用母語創作文學,是咱的「天賦人權」。當我致覺著咱的「天賦人權」予外來統治者嚴重剝削的時,已經欲三十歲。咱的人生猶有偌濟個三十歲?彼當陣,心肝內有一款強烈反抗的心,he就是我90年代中期了後,無惜個人頇慢,一路拍死無退,參與反對運動佮母語文學運動的重要原因。

  母語創作這條路的確無好行,毋過,便若真心潦落去的人,攏會無回頭,一直向前衝!

  台語欲寫hoo嫷喟有影誠無簡單!一路行來,雖罔個人認為,我的台語書寫能力佇台文作家內底,應該會當排佇中上的坎站。不而過,寫愈濟會感覺進步的空間猶誠闊。特別是創作小說的時,這款感受愈深。

佇遮,我欲向有心ka台語寫hoo嫷喟的人,推薦幾位學習的對象:陳雷、陳明仁、清文、劉承賢。

  祝福逐家新的一年,會當寫出驚天動地的台語新文學。

 

胡長松:

  關係台語文學的理由,金順兄的志氣予我想起一首詩,道是宋澤萊老師佇2001年所寫的〈歸鄉的路,值茫茫e荒野中〉。詩抄佇下面:


歸鄉e路,值茫茫e荒野中   宋澤萊
 
花被綑縛值暴雨內
留枝或是落土,be7當選擇
雲被綑縛值千山萬嶺
看be7著平原合海洋
鳥隻被綑縛值空中
be7記得樹枝e滋味
我被綑縛值異族e語言內
看be7著一尺之外e兄弟
歸鄉e路啊,值茫茫e荒野中
 
水被綑縛值池內
嘸知未來
火被綑縛值灶內
嘸知原野e歷史
金被綑縛值土內
嘸知繁華e城市
我被綑縛值征服者e語言內
嘸知我家己
歸鄉e路啊,值茫茫e荒野中
 
心被綑縛值悲傷內
忘失眼前e笑容
愛被綑縛值後悔內
照顧be7著身邊e囝仔
生被綑縛值死亡內
看be7著彩色e世間
我被綑縛值捲舌e語言內
發be7出聲
歸鄉e路啊,值茫茫e荒野中
 
我大聲叫
回答e嘸是我熟悉e話
我斡頭
揣無我熟悉e人
我掩面
看著空空e自己
 
我願意用一生e折磨
交換阿母一句e呼喊
我願意用全身e疼痛
交換阿爸一聲e感嘆
我願意用所有e嗄(sau)聲
交換你一句e台灣話
歸鄉e路啊,值茫茫e荒野中
 
 
-2001.2.11-

 

  2001年,嘛拄是我學行欲寫台語的頭一二年,我彼時讀即首詩真感動。道是感動,並無去做啥物分析,無去想講家己安怎會甲意即首詩。即二工,為著座談,我將她閣反出來讀,才發現即首詩所講的,正是台語族群的運命;是台語的運命,嘛是族群的運命,簡單講,是二個綁做伙無法度分開的運命!比如看第一句,「花」比喻咱的族群,同時嘛比喻台語;阿「暴雨」比喻統治的異族,同時嘛比喻異族的華語;身為族群的一分子的讀者,佇安呢的比喻下面,自然想起家己道干那是「花被綑縛值暴雨內 / 留枝或是落土,be7當選擇」內面的彼朵花!因為詩,我進入佇台語運命的中央,嘛進入佇族群運命的中央,我想,這是即首詩當初時予我感動一個真大的原因。阿當我讀著:「我被綑縛值異族e語言內 / 看be7著一尺之外e兄弟」的時,我(彼時)雄雄感覺,過去我所寫的北京語鄉土文學裡的自認寫實的文字柱,恐驚是phann3的,已經徛昧在[tsai7]!宋老師的即句詩,寫出予華語綑縛的台灣作家的心聲,親像講:毋管外呢gau5寫,脫離母語,咱族兄弟的面,道是霧的囉!這對有心描寫台灣佮台灣人的作家來講,絕對是一個提醒。

   我所講的,是台語文學的理由的其中一個理由:真實描寫族群的理由。亦就是,欲寫出台語族群的台灣人,必須要用台語來寫,若無會失真。比如講「嬰仔嬰嬰睏,一暝大一吋;嬰仔嬰嬰惜,一暝大一尺。」即款用台語寫出來靴呢直接、實在、是規個族群攏真認同的親情,一方面是普世性的,一方面閣是屬佇族群的特殊性的文字,若換做其他語言,欲安怎表達會出來?所以陳雷兄佇頭前講:「台灣人e5故事tioh8-ai3用台灣話寫才會幼路,正確,親切。對我講--來,這是上直接e5理由。」即點,我是真認同的。

   閣比如講陳雷兄佇〈李石頭的古怪病〉裡有一段寫「phoo5 腳倉」的段落:

   「李石頭會記得黃太太吩咐:『馬義士愛現金,愛人phoo5腳倉』,趕緊也peh起來,tsong5去椅仔後壁,雙手伸長長,徛咧等,欲去phoo5伊的腳倉。嘴裡講:『義士慢起!』」

   即款將「phoo5 腳倉」形象化的效果,予人笑昧煞,予人感覺即呢趣味親近,予人感覺咱厝邊的其中一個(好定是咱家己)道徛佇咱面前;若換做其他語言,欲安怎寫會出來?我即馬底思考的,正是一個佮「民族文學」創作有關係的實際技術問題!

   即幾冬,定定聽著有人底喝「台灣民族文學」的口號,其中無欠濟濟給華語攬按按的人士,咱要特別注意in的作品,佇hin講華語的假人所組成的民族,到底是叨一個台灣的民族,咱必須要認真研究看覓!

 

陳金順:

  長松講著書寫台語文學其中有一個理由是「真實描寫族群的理由」。意思是講「欲寫出台語族群的台灣人,必須要用台語來寫,若無會失真。」伊有舉陳雷早期中篇小說〈李石頭的古怪病〉的一段作例。

佇遮,我嘛欲用陳雷的小說作這個「真實描寫族群」的例。今年一月底,我擔任成功大學台語文學創作研習班駐班作家佮北門農工台語文研習營講師的時,攏有向學員紹介陳雷的小說<歸仁阿媽>;會選這篇小說,是因為感覺對初學者來講,這是一篇適合的教材,短短兩千字,將一位歹命查某人的一生,寫kah活靈靈。上界特別的是:歸仁、關廟地頭彼款ka[tsh]發作[s]的特殊腔口,下底摘錄一段予逐家鼻芳:

 

不過伊講話有一個誠心適的腔口,阮阿爸講干那歸仁遐才有,別位無人這款講法。阮去揣阿媽,上愛共伊創治,刁工共問:「阿媽,阮tshua7汝來去車頭好無?」伊就講:「恁sua7我去sia頭欲song3啥?」喙齒漏風閣捲舌。阮就共笑,學伊講:「阮sua7汝去sia頭看火sia。」伊就講:「恁呣通共阿媽sio3。」予阮笑袂煞。

 

各位朋友,設使<歸仁阿媽>無用台語寫,欲哪寫會鬥搭?關係這篇有血有目屎的小說,陳雷兄是毋是欲ka阮回應一下。

 

 

 

◎陳雷:

  金順 兄 kap 大家好!有影〈歸仁阿媽〉若是用中國話寫,滋味to7走一半。你看,kan-na7講這e5題目,ka7翻譯作中國話,氣味敢m7 to7 差1大碼去a。

  會使講,〈歸仁阿媽〉e5 特點to7是「台灣味」。伊e5人物、所在、人情、故事、話語、文化.......攏總是台灣味、台灣土產。

  咱ka7這篇小說準做1 e5試驗產品觀察,ui3這e5試驗產品咱會使講:a-ha, 用( 母語) 台灣話寫小說, 確實有伊e5特別e5所在kap好處。

  這點咱m7免躊躇giau5疑。咱有信心,咱teh行e5路是正確e5。母語文學才是世界文學e5水準。

 

◎胡長松:

  多謝二位。即方面,請問其他的朋友看法安怎?

 

◎潘靜竹:

  對真濟歲的我──才開始用台語寫出來的人來講,是有一種無仝的熱情,嘛是欲佮宿命借一枝筆來講出來,毋管寫有正確的台語音,也是有底治沒,只因為咱有經過講欲出的代誌,咱的序細毋知影,咱的序細毋捌,數想一寡一寡,慢慢就友志的路,將咱土地的媠、咱的母語、咱的汗佮目屎,盡量留落來,這遮是重要愛做的。

 

◎方耀乾:

 

        Ti台文戰線>>創刊號(2005.12)我有發表一篇文章<母語是我靈魂的祖厝>,有講著母語對我的意義。Hoo tak-ke參考:

   到目前為止,我出版有四本詩集《阮阿母是太空人》《予牽手的情話》、《白鴒鷥之歌》、《將台南種佇詩裡》kah寫三部戲劇《妒婦津》、《孽女.安蒂崗妮》、《鏡》。寫的是親情、鄉土kah人間的悲喜。雖然毋是甚麼特出的作品,嘛攏是感動了後,抑是想欲哭、欲笑了後的作品。攏是用我的母語――一種被壓迫kah欲斷氣的語言,台語――書寫的。就an-ne,用母語書寫成做我轉去故鄉的通關密語kah自我療傷的過程,創作是我了解家己kah世界的媒介,文學是我建構台灣文化的想像。

有人問我:你為啥乜欲用母語寫作。根據我的了解,世界上偉大的文學作品絕對多數是用母語寫的。1980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傑斯羅.米洛茲(Czeslaw Milose)bat講過:母語是我唯一的祖國。一個失去母語書寫kah溝通能力的人終期尾會失去靈魂的一部分。透過母語的書寫,我找著我的靈魂,接續我所來自的文化,創發我所欲前往的世界,伊是我遊賞祖靈kah心靈世界的護照:母語是我靈魂的祖厝。

數百年前,平埔的年老祖先bat苦勸過少年祖先:

少年人出來! 無論是年老的抑是少年的

      來,大家同齊唱,集合咱的力量

      莫袂記chia的歌,年老的人an-ne教導

      莫袂記chia的話,年老的人an-ne吩咐

      莫變成漢人,咱的語言愛疼惜

恁若袂記咱的話;敢有資格做人。

  愛警覺,莫愛變成漢人!

  我的祖先無聽老祖先的話,平埔語成做死去的語言,連族群嘛無去,我一半的母語死去,我轉去祖靈世界的通關密語失落一半。我另外一半的母語,台語,若koh死去,回鄉的路會永遠斷去。

透過母語我找著我的祖靈,找著貯我靈魂的祖厝,透過我的母語文學才e-tang找著我,我的文學才是我。

 

◎胡長松:

  講「台語文學的一百個理由」,咱到目前為止的討論,主要是囥佇「作家創作的需要/動力」即方面的觀點,我感覺,這是一個真好的出發點。耀乾兄講「母語是我的祖厝」,是真清楚、有力的一個解說佮補充。

  這予我想著1978年 Nobel 文學獎的小說家以撒辛格(Isaac Bashevis Sindger, 1904-1991),伊一世人用伊的母語意第緒語(Yiddish)創作,事實上,hin2伊用意第緒語創作是真有意義的代誌,伊的心聲值得咱參考。
  這道要先位意第緒語的發展講起。

  意第緒語,是德系猶太人(中歐、東歐猶太人佮怹的後代)的語言。意第緒語用希伯來(Hebrew)字母書寫,八是世界尚普遍的語言之一,到19世紀,甚至出現佇大部分有猶太人口的國家,佮希伯來語、阿拉米語(Aramaic)仝是猶太史上3大文學語言之一。 尚古早有記日期的意第緒語文獻會使追到12世紀,毋過學者認為意第緒語是位第9世紀德系猶太人佇中歐建立獨立的文化實體的時道有啊。意第緒語尚早是位二個語系所交摻融合來的︰一個是閃米特語成分(包括後古典希伯來語和阿拉米語,這是第一批開拓者位中東帶去歐洲的語言);另外一個是佇文法合語彙上閣較有影響力的日耳曼語成分(位上日耳曼及中日耳曼地方語言演變集中過來的)。按呢,中世紀猶太文化中心佇即馬的德國,道形成後來西意第緒語的中心;另外,位十字軍東征的時,意第緒語為中歐的起源地湠到到差不多是規個歐洲東部,到歐洲東部,閣摻入斯拉夫語成分,形成東意第緒語,也就是波蘭、烏克蘭、立陶宛及周圍地區猶太母語的總稱。

   簡單講,中世紀到十八世紀晉前,意第緒語是中歐、東歐猶太人生活語言的全部,佇這其間,文學語言嘛開始發展。

  自一開始,意第緒語就是德系猶太人佇市集佮律法學校內面進行複雜的邏輯論爭所用的語言。她文學的功能經過幾個世紀一直成長,尤其發展出傳統希伯來語和阿拉米語無法度表現的形式。16世紀的時,意第緒語印刷的發達閣進一步刺激著標準化文學語言(以西意第緒語型為基礎)的發展。毋過西意第緒因為漸漸予日耳曼語同化,加上18世紀後期,德化運動擁護者比如孟德爾頌(Moses Mendelssohn)佮他的小團體發起名叫做哈斯卡拉(Haskalah)的柏林啟蒙運動,進行消滅語言的政治活動,予西意第緒語開始消退,最後的路是滅亡。
  相對,東意第緒語到19世紀初期,遂大大發展起來,成做新文學語言的基礎。慢慢,以東意第緒語為主的意第緒語,受著18、19世紀神祕的哈西德運動(Hasidic movement)鼓勵,後來閣受著其他社會、教育和政治運動的鼓舞,遂位東歐經過大規模移民,tshua7到世界各地。她的角色甚至八擴展成做猶太混合國際語言。而且,追求即個語言成長與提升的意第緒語運動,嘛因為意第緒語純文學作品的增加來得著加強。成就包括1908年的切爾諾夫策語言會議(Czernowitz Language Conference), 會中正式宣布意第緒語是國定猶太語,1913年波洛科夫(Ber Borokhov)所引介的拼字法佮語言學上的改革,閣有1925年佇立陶宛的維爾納(Vilna)建立的意第緒語科學院(Yivo, 1940年起院址設在紐約)。

  二次世界大戰,六百萬講意第緒語的猶太人成做納粹大屠殺的犧牲者,意第緒語的生存受著真大的考驗;另外,蘇聯境內的官方鎮壓,閣有以色列當局熱心保護近代希伯來語所造成的半官方敵對,攏予講意第緒語的人閣較減少;佇西方國家,有真濟講意第緒語的人自願改用其他主要的語言。這種種,予人認為意第緒語差不會使算是一個欲死去的語言。不而過,嘉在有一群人底維護她,這包括一群意第緒語作家(當然,以撒辛格是其中重要的一個),怹的努力,予意第緒語毋爾死無去,閣成做後來正在北美佮西歐進行的新一波意第緒語復興運動的真重要的肥底。

續落,咱來關心意第緒文學的發展。

  意第緒語文學的起鼓,因為文獻欠缺,已經無好揣。目前所知尚最早閣明確有年閣通查考的是一寡專有名詞(1096)、寫佇一本祈禱冊(1272)裡的一首押韻的祝辭、閣有《劍橋意第緒文聖經抄本》(1382),即個抄本佇埃及發現,其中有亞伯拉罕、約瑟和摩西等猶太人的故事,閣有日耳曼語的"Ducus Horant"的早期版本。現在所知影尚早的意第緒語印刷成冊的是一部《聖經詞語索引》(1534)。

  位16世紀尾期到18世紀尾期,主要的意第緒語文學作品攏位猶太人的神話、民間傳說佮怹的倫理道德觀念所產生。有的作品,比如講"Maaaseh Buch"(尚早佇1602年的巴塞爾印刷),是用幾世紀以來所累積、演進的短篇故事的形式集做冊出現。阿尚界受歡迎的《切內雷內》(Tsenerene)初版本是佇1608年的布拉格出版。即本影響意第緒語文體幾若世代的冊,是用《摩西五經》的意第緒語翻譯做中心,閣將傳說、倫理原則佮拉比的評議tau3入來所編出來的。《舊約聖經》尚早的意第緒語翻譯本佇1670年代晚期出版。早期意第緒語的其他文學類型猶有詠史謠曲佮戲劇。

  18世紀尾晉前,差不多所有意第緒文字攏用流行佇中歐的西意第緒語所發展的一種接近標準的形式為基礎。18世紀期間,主要因為咱頭前有講過的孟德爾頌進行哈斯卡拉 (Haskalah)柏林啟蒙運動對西意第緒語的傷害,西部的意第緒語文學創作雄雄結束,阿西部德系猶太人的文明嘛接近滅亡。佇東歐,情況拄好倒反,當初時純粹講意第緒語的住民有數百萬。充滿豐富的神祕色彩、追求每一個人精神超脫的宗教運動哈西德主義,進一步促成東歐本土語言基礎之上的文學創作的復興。布拉特斯拉夫(當時屬Rusia)的拉比那門(Rabbi Nahman of Bratslav)的神怪故事集,佇伊死後的1815年出版,她是用東意第緒語創作的第一部重要的文學作品。東意第緒語是波蘭、烏克蘭、立陶宛及其周圍地區地方語言的總稱,直到今仔日,伊猶是意第緒口頭語言的主要成分。

  現代意第緒語文學之祖是阿勃拉莫維奇(Sholem Yankev Abramovitsh),伊給作品裡的敘事者號名叫做勉提(Mendele Moykher Sforim),所以人干擔知影伊叫做勉提。他為東歐猶太人畫出一幅一幅寫實主義的畫像,閣真獒寫諷刺體佮寓言體。伊將幾若種東意第緒語地方語言的特色透佇伊的文學語言,實際上道按呢創造出當代的意第緒語文學語言。另外兩位佮免提並稱現代意第緒文學三大先的作家是阿萊赫姆 (Sholem Aleichem, 1859-1916)佮伯雷注 (Isaac Leib Peretz, 1852-1915)。前者是厲害的幽默作家,1964年演出的通俗歌劇《厝頂的提琴手》道是根據他的作品改編的;後者是將傳統的哈西德神祕主義給浪漫主義化的象徵主義者,他同時嘛予意第緒語文學的技術佮形式閤較接近hin2的歐洲文學主流。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無外久,意第緒文學佇她生長的東歐母地分裂做蘇維埃和非蘇維埃兩派。無論佇東歐或者美國,她攏有意識欲脫離19世紀尾、20世紀初所構成的大西洋兩岸大多數意第緒文學作品特色的政治及社會性。波蘭、蘇聯和美國的青年意第緒作家的新組織攏開始欲行出純粹為著藝術來發揮意第緒語所有可能的路,這予意第緒語文學佇二擺世界大戰之間達到世界偉大文學的水準(以撒‧辛格佮伊真有才情的兄哥以色列‧辛格〔Israel Joshua Singer,1893-1944〕道是二擺世界大戰之間的時期開始寫文學的)。

  20世紀的美國是意第緒文學的一個中心。佇美國的意第緒語詩人之中,雷維克(H. Leivick)所寫充滿神祕色彩佮戲劇性的作品,施瓦茨(I.J. Schwartz)、蘭道(Zisha Landau)和卡茨(Menke Katz)的試驗性詩作,攏佮位東歐來的表現主義以及象徵主義互相呼應。佇散文方面,遮皮羅(Lamed Shapiro)的印象主義小說予伊成作短篇小說大家,加上《阿什肯納齊兄弟》(1936)的作者以色列‧辛格 佮伊的小弟以薩辛格等長篇小說家出現,愈加強紐約市成做意第緒語文學的一個重鎮的地位。

  另外,自1920年代嘛有一批優秀的意第緒語作家佇蘇聯出現,包括詩人兼現代主義散文家庫爾巴克(Moyshe Kulbak)、小說家柏格孫(David Bergelson)以及象徵主義者尼斯特(Der Nister, 就是卡哈諾維奇〔Pinkhes Kahanovich〕)。毋過因為蘇聯政府當局控制文學自由,遂宰死所有重要的蘇聯意第緒語作家,特別是1952年8月12日,佇莫斯科的盧賓卡(Lubianka)監獄,槍殺24位有名作家,予當底興的蘇聯意第緒語文學受著真大的壓制。另外,本底佇東歐的波蘭、立陶宛、匈牙利、羅馬尼亞閣有附近地區的各大中心,報紙佮各種體裁的意第緒語文學嘛八活跳跳,干那有欲飛起來的範勢,不過,因為二次大戰,一下手遂予納粹宰死了了。估計有600萬猶太人夆屠殺,其中大多數講意第緒語,按呢,到二次大戰結束,意第緒語文學家已經差不多完全位歐洲消失。

  以上道是我所瞭解的意第緒語閣意第緒文學發展的大概。

  當然,我尚有趣味的,是佇按呢的背景之下,以撒辛格到底按怎面對伊母地的歷史佮伊家己的語言?

  伊八安呢佇演講中講過:

  「意第绪語是一種夆放捨(放逐)的語言,它無家己的國土,得昧著任何政府的支持,是一種無武器、軍火、軍事演習等等語詞的語言,是一種予外國人看輕的語言。阿事實上,因為偉大的宗教傳道者的影響,猶太聚居區講意第緒語的人逐日攏底使用它。遮的人是尚真實意義頂懸的聖經的子民,怹干擔佇讀即本冊的時才會使得著尚大的喜樂。」

  咱會使體會伊對意第緒語的感情,道算意第緒語予人看輕,甚至到戰後以色列建國,猶太社會高層的政、商、知識份子開始時行講希伯來話,伊猶是堅持即款猶太市井小民普遍的母語。伊講:

 「若我來講,意第緒語佮講意第緒語的人的行為是同一件代誌。任何人都會行位意第緒語佮意第緒作風內面發現虔誠的快樂,閣有彼款對生活的向望,對彌賽亞的期待、容忍佮對人類個體的深入的理解。」

  另外,咱會使直接位伊的作品瞭解伊對語言環境的重視。比如講長篇小說《蕭莎》(”Shosha”, 1977)的第一章的第一句話:「我(主角)是佇希伯來、阿拉米佮意第緒(有人認為後者毋是一種語言)這三種死的語言佮古早巴比倫發展出來的塔木德【編注:猶太教認為地位干擔排佇聖經之後的一本經冊,記錄猶太教的律法﹑條例佮傳統】文化的教養之下大漢的。」

  閣比如講佇《莊園》(”The Manor”, 1967)第二章其中一段:「卡爾曼習慣講農民講的波蘭話,閣時常佇話裡透一寡意第緒語。」

  佇短篇小說〈冬夜訪客〉(華語翻譯收佇《卡夫卡的朋友》,志文,楊耐冬譯,p.45-46),伊寫:

  「(華語譯文)伊蒂姑媽死了,享年七十多歲。即使她在華沙僅僅住了一年半,她的葬禮卻很隆重。社區的長者都視她為卓越的居民而悲慟萬分。她把她的耳環遺贈給我的母親,還有她的祈禱經……經典上的頁扉因年久而焦黃,上面有蠟燭滴落的點點蠟油和眼淚的痕跡。誰知道有多少組母和姑媽摸過那本祈禱經。上面有驅邪日的芬芳和贖罪日聞鹽留下的鹽味;這本經典也讓我們想起異教徒的一篇歸依的告示,和上帝給予受審判者得救的奇蹟。經典裡還附有譯文,那是意第緒語和德文對照的禱詞,但看起來像是一半打字抄謄,一半卻是手寫的字跡。

  有一天早晨,我聽父親說:『她在托瑪曉弗鎮捨棄一所房子,而她又在伊甸園為自己造了一幢大廈。』」

  即幾段是我順手抄落來的,雖然是簡單幾句,不過咱大約會使體會出以撒辛格對語言環境的真實面的注意;甚至,當咱愈讀愈濟,咱漸漸會使理解,原來伊所寫的以猶太宗教、法典為中心的猶太社會,正是存在佇意第緒語內面的社會!莫怪伊會講出「意第緒語佮講意第緒語的人的行為是同一件代誌」即款有深度智慧的話出來。

  尚尾,我欲補充一段以薩辛格佇諾貝爾得獎的演講,趣味閤真實講出伊用母語意第緒語創作的心聲:


  捷捷有人問我:『是按怎欲用一個死去的語言創作?』所以我欲佇遮小說明。
  第一,我真愛寫鬼故事,阿無啥物比死去的語言閣較合[ha2]鬼故事的。語言愈是欲死的款,按呢遐鬼仔看著道愈活。鬼仔甲意意第緒語,而且就我目前所知,怹攏講即款話。
  第二,我毋干擔相信鬼仔,嘛相信復活。我確定會有千百萬講意第緒語的屍體有一日會位墓仔peh起來,阿怹的第一個問題會是:『咁有新的意第緒寫的冊通讀?』對怹來講,意第緒是昧死的。
  第三,二千年來希伯來語夆認定是死的語言,雄雄她遂真奇妙閣活起來。發生佇希伯來語的代誌有一日嘛可能會發生佇意第緒語。(雖罔我一sut仔嘛毋知影即個奇蹟欲按怎會發生!)
  另外,猶有一個較小的第四個理由予我無放捨意第緒語,這道是:意第緒語可能是一個強欲死的語言,毋過她嘛是我唯一真八的語言。意第緒語是我的母語,阿母親是永遠昧真正死去的。(There is still a fourth minor reason for not forsakingYiddish and this is: Yiddish may be a dying language but it is the
only language I know well. Yiddish is my mother language and a mother
is never really dead.)


以薩辛格的心聲,是伊對母語佮講即個母語的族群的感情、責任、能力閣向望,伊嘛講出咱的心聲,我感覺咱成做台灣的母語創作者並無孤單!

◎林文平:

  現階段談論台語文學,咱有一個誠重要的外圍問題需要面對。咱逐家攏知影,彼著是語言的問題。真濟人投入台文的創作,除了對文學有相當趣味以外,對台語擱卡有相當的史命感。我個人佇學校教冊成十冬以來,深深感受著台語流失的嚴重性。十冬前我佇上課的時問學生仔囡「koo-lau2(孤荖)」是啥意思,上無有一半的學生囡仔知影;即馬提仝款的問題來問學生仔,已經無人知影矣。我相信語言流失的問題咱逐家攏知,所以我個人認為做一個台文作家應該大力支持台語的研究佮推展,上重要,咱愛盡力去爭取台語的教育權(毋管體制內抑是體制外),語言是文化之母,無語言文化著無法度保存,無文化文學著變成空殼的。咱千萬毋通宓佇箍仔內,家己舞家己爽。

  另外延伸一個真重要的問題,台語文學絕對袂使變成無仝發音的「華語文學」(中文)。台語有伊家己的語言特性佮語詞,但是因為語言的流失,相對影響咱對台語的使用有華語化的趨勢,擱加上真濟新時代的新語詞,咱無一個基機制轉譯,台語文學的特性佮主體性嘛tue3塊流失,台語書面化的結果,煞變成無仝發音的「華語文學」(抑是羅馬化台語發音的類華語文學),所以台語文學作家的養成,除了文學素養以外,台語能力是一個真重要的課題,台語文學袂使干單靠熱忱佮滿腹的理想。

  台語文學絕對有伊存在佮發展的空間,佇遮咱毋免擱加喝口號,相信Nike迄句廣告詞「Just do it」道著矣。

 

 

 

◎方耀乾:

  以撒辛格講:「意第緒語是我的母語,阿母親是永遠昧真正死去的」。伊有這種的自信,我想咱嘛ai有這種的自覺。Tsit-ma咱的母語的復振,文藝的新生是比10冬前、20冬前加足有機會的。過去咱ti無啥希望的時代,咱to會當堅持,無理由ti數十冬後有希望的時代,台語suah來死去。所以台語若會死,是因為咱的心死去,我認為tsit-ma是咱上好的時機。Tsit擺若無把握,講較白的,tsit擺的母語運動若無成功,咱永遠是無機會矣!!

        我上早期會從事母語文學書寫是足單純的:寫予我的老母,爲我老母而寫的。因為伊kan-ta會曉日語kah台語,a我會曉台語、華語kah英語。阮的交集是台語。路尾漸漸我理解母語除了是個人情感性的因素以外,背後koh有足濟文化的、族群的、政治的因素互相teh牽挽,所以才koh liau落去從事母語運動。下面是我1998年10月31日寫的一篇文章《詩寫佇病床頂的阿母的面裡》的節錄.予tak-ke參考,嘛kah tak-ke分享我10冬前的想法:

         母語對我來講呣但是一個符號佮工具,伊有參著血比水佫較厚兮感情,有即塊土地兮歷史記憶,有祖先、父母兮影跡,有阿伯、阿姆、序細、序大,結結作一伙兮生命意義。對每一個族群來講,母語是上嫷兮語言;對我來講,台語著是上嫷兮語言。所以我卜用上嫷兮語言來寫我兮詩、我兮散文、我兮小說、佮我兮評論;寫我兮父母、我兮故鄉、我兮親友佮我兮台灣。
     台灣先賢黃石輝佇一九三空年講:「汝是台灣儂,汝頭戴台灣天,跤踏台灣地,目睭所看兮是台灣兮狀況,耳孔所聽兮是台灣兮消息,時間所歷兮亦是台灣兮經驗,喙裡所講兮亦是台灣兮話語,所以汝兮迄枝如椽兮健筆,生蕊兮彩筆,也應該去寫台灣兮文學……用台灣話做文,用台灣話做詩,用台灣話做小說,用台灣話做歌謠,描寫台灣兮事物。」客家儂有一句諺語講:「寧賣祖宗田,不忘祖宗言。」閩南語佇世界上咧使用兮人口有五、六千萬儂,目前世界上兮語言差不多有六千種,伊排佇第二十三、四崁,是非常重要兮一種語言。一百冬來有真濟自認為有智識、有文化兮台灣儂呣願講台語、寫台語,講啥乜台語是一種無文字兮語言,講啥乜台語是一種無進化兮語言,講啥乜台語是一種無前途兮語言,講啥乜台語是烏白創烏白舞無水準兮語言。家己呣捌為伊拍拚過、出力過,哪會使倒因為果安爾講。咱哪會變甲忘恩背祖甲赫爾仔理所當然、赫爾仔無怨無悔、赫爾仔理直氣壯、赫爾仔麻痺不仁?
     即馬歲頭卜四十也,我卜佫再寫落去,卜寫甲喙鬚落雪、卜寫甲頭毛罩白雲;我卜發一個願,發願我兮下半生卜寫台語文學、研究台語文學、推廣台語文學,若有法度卜辦一本台語文學雜誌、起一間台語文學圖書館,看著台語──阿母兮語言,莩芛、釘根、開花、結果,吾願足矣。

 

◎胡長松:

  耀乾兄,多謝你的發言。你的話予我真感動。

   確實,成做一個作家,母語內面有咱感情的總源頭,這是所有作家攏有權利嘛應該要來經驗的;尤其佇台灣,我看前一代文學作家受著語言方面的壓迫比阮較少年的一輩較深,致使怹的文學一開始道一直行佇華語的路裡,無將怹所熟悉的台語寫做文學,這會使算是尚可惜的代誌;我真向望即件代誌沓沓仔會改變。所以,若有機會,我真想欲籲請所有過去用華語寫作的優秀的台灣作家前輩,你會使試看覓仔用台語來寫,就算干擔是一首詩,我相信攏會使予你體會著母語的即個感情的成分;尤其講來,這對你目前的文學成就昧有否定佮敗壞,干擔會有幫贊。比如講我今仔日去到國家文學館參加二二八文學展的開幕,我聽著笠詩人陳崑崙兄佇台頂唸伊所寫的台語詩,我感覺真感動,這道親像我最近看《笠》詩刊、《掌門詩刊》等等過去真濟優秀作家、詩人所成立的刊物,出現愈來愈濟的台語客語創作,我受著怹作品感動,嘛受著怹愈來愈願意用母語來寫作的即個發展感動;位即個發展內面,咱才有法度相信過去台灣人所受的語言、文化的束縛,沓沓仔已經有解縛的現象。

   當然,對新一輩少年作家來講,表面看來較無語言上受壓迫(親像講台語罰十箍即款)的經驗,毋過位另外一方面,怹嘛會使講是受著尚大的束縛。因為自一出世,講母語的環境佮自信道真bai2,bai2加別人道算免罰你錢你嘛無想欲講,甚至無認定講台語是有尊嚴的、優秀的代誌,而且一講出嘴,閣愈發見家己已經失去講台語的能力,結局,道愈無想欲講,當然,更加無可能寫。所以,我感覺咱要用最大的勞力來鼓勵新一輩少年作家,而且,要想閣較濟辦法來恢復新一輩少年作家台語的能力,因為這是咱基本人權的一部份,我毋願看著比我少年的作家佮我的經驗仝款,佇伊想欲寫台語的時怨嘆伊尚寶貴的學習時機已經過去。咱要為後一代的創作者負責。

   以上,是我所向望的台語文學的正面發展的力量。

   阿另外一方面,我嘛看見親像有負面的力量毋願放咱煞。18世紀,西意第緒語族群的孟德爾頌進行哈斯卡拉柏林啟蒙運動,傷害西意第緒語,落尾予西意第緒語文學創作佮怹的族群文化一下手消滅去。阿咱咧?即馬的台灣咁有孟德爾頌佮哈斯卡拉?恁看咁有?我來看,無干擔有,而且干那昧少的款。若有必要,時到我可能會建議推動一個全面的點名總批判!比如講,假使有人佔懸位,講出啥物「台語相對無重要」類似即款的話等等,怹若敢講敢做,到時咱著應該負責任,要對咱的後一代報告!

   咱定著要繼續打拚落去。位世界文學發展的經驗來堅定咱家己的腳步,即件代誌我會閣試;位諾貝爾獎的作家遐吸收經驗,嘛位各族群母語文學創作尚初階段的作家(比如講但丁、格林兄弟、莎士比亞、塞萬提斯)遐吸收經驗,若逐家有趣味,咱做伙來!

 

◎陳金順:

  台灣文學館辦二二八文學展,看會出來鄭邦鎮館長的用心佮堅持。90年代以後,二二八的史料佮口述歷史,一本一本出土,到現此時會使講是that倒街的地步。不而過,關係二二八的文學創作,到這陣猶無蓋濟本。特別是咱台語文學方面,到tann干單胡長松的短篇小說集《槍聲》佮黃連的長篇小說《愛恨一線牽》,是二二八的文學專冊。透過文學創作書寫二二八,是咱台文作家的天職,ma是咱袂當推卸的責任。這ma是個人認為台語文學的其中一個理由:「書寫民族的集体靈魂。」這種書寫民族的集体靈魂的空課,是咱台文作家ai閣拍拚的所在。就我個人來講,現步手頭猶有「台灣人物詩」佮「台灣歷史小說」這二個寫作計劃猶未完成。這世人無論安怎,至無ai寫一本以上的二二八文學。才對家己交待會過。

 

◎胡長松:

 

  金順兄講的真的確,書寫民族的靈魂是咱的空課,咱道要筆夯咧摧落去。嘛多謝即段時間逐家友志的寶貴發言,針對「台語文學的一百個理由」,真歡喜會使有一個真自由的開始,即個階段,咱主要表達出咱成做寫作的人,台語毋干擔是一個理想佮使命,她嘛是咱的母親、咱的感情、咱族群的呼吸尚真實的一口氣,甚至對真濟台語作家來講,寫作台語有實際心靈安定的好處,講來,她對創作者嘛是一個必要。我真感謝逐家的分享,即個階段,因為時間佮篇幅有限,若無閣有啥物補充,我看咱道先開講到遮。續落,我建議咱透過世界文學運動的經驗佮家己台語文學運動到旦的經驗,做一個閣較全面、深入的對談,通予讀者對台語文學的理由有閣較深的體會。

  咱後一階段才閣來!再會!

檢視次數: 721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