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透早也閣算是半暝 天也袂光雲袂開
看著灶跤有人佇咧拭桌椅 削瘦兮身軀孤柴一支
風若吹 阮 驚伊會敧

桌頂準備好食兮料理 款好碗佮箸
看伊一身衫褲摻著流汗水 煮好兮腥臊有愛兮滋味
即款日子 伊 過甲真歡喜

伊兮一生 親像鼎底兮即枝煎匙 毋管佇佗位
總是愛翻來翻去 為著一个家認真咧維持

伊兮一生 親像鼎邊兮即枝煎匙 等待後一次
用心貢獻伊家己

註解
煎匙:炒菜鏟子 款好碗佮箸:準備好碗和筷子 灶跤:廚房 敧:歪倒 腥臊:菜餚豐盛


伊兮愛親像白滾水 無色擱無味
無論咱佇佗位 伊兮心肝永遠綴佇咱兮身軀邊

出外兮流浪兒 雖然艱苦無比 暗暗珠淚滴
若是想起伊 委屈變流水 心酸變甘甜

若是不如意 伊是咱上大兮勇氣 為咱全心全意
夯頭看著伊 烏頭鬃變白絲 伊嘛會堅持
啊...阿母兮愛無底比
啊...阿母兮愛 一杯無色無味兮白滾水

註解
綴佇:跟在

檢視次數: 171

胡長松在10:36am對2009 十一月 12的評論
京城先生的母親形像遐呢真實,是普遍台灣老母親的形象,予人感動。
我讀詩的意見罔講,請你罔參考,因為詩的結尾句真重要,我感覺頂一葩[一家快樂鼻著幸福兮香味]這句,無寫會比有寫較有味,有想像空間,請斟酌看覓。
京城在10:20am對2009 十一月 13的評論
感謝胡先生兮指導,汝講兮真有道理,以後我會注意....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1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