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台文戰線》強力徵募名譽社員啟事


《台文戰線》以釘根台語意識及台灣意識,溶合傳統與現代精神,發揚並提昇台灣本土原汁的文學藝術為主旨,是當今台灣最具代表的台語純文學雜誌,自2005年底創刊至今,登出大量優秀的台語文學作品、評論與世界文學譯介,亦陸續經營出版台語文學專著及各種推廣工作,亟需各界慷慨出資奧援,特此徵募名譽社員,凡願每年定額贊助本社若干金額者,一千不嫌少,一萬不嫌多,即為本社名譽社員,懇請隨時與本社聯繫登記,意者請Email:literature.twn@gmail.com ;

電話:0939702105 (蔡小姐); 或劃撥:42264462 戶名 蔡宛玲

 (請註明名譽社員年度捐款)

【註】今年度曾捐款之有意願者,懇請立刻來電或Email登記,您的《台文戰線》名譽會員身份將即刻生效。

 

本刊訂閱價: 700(四期)/年

TWNEL Group 聯播

正在載入... 正在載入摘要

相片

  • 添加相片
  • 瀏覽全部
 

活動

〈尚燒~~的議題〉

第7屆台文戰線文學獎簡章佮報名表已經公佈!!!

第6屆台文戰線文學獎得獎名單

台語短篇小說
頭等:陳玉珠〈磅空〉
優等:黃文俊〈萬能kám仔店〉

台語現代詩
頭等:黃明峯〈第六十九批〉
優等:柯柏榮〈戲唱迎曦門〉
   陳明克〈弟弟的相辭〉

評審時間:2018年10月13日(拜六)下晡兩點半

評審地點:台文戰線雜誌社(高雄市鼓山區銘傳路)

評審委員:宋澤萊、胡長松、林央敏、慧子、王羅蜜多

台文戰線雜誌社2018.10.13

恭喜陳金順先生詩集【秋蟬】榮獲本社2018年度贊助出版30,000箍。

公告!【第6屆台文戰線文學獎簡章(含報名表)

歡迎投稿本社: literature.twn@gmail.com 

台文戰線FB粉絲頁,歡迎蒞臨!!!

 

  

部落格帖子

論壇

台文戰線聯盟留言板

由 胡長松 開始。最後回覆的人:Stephen 2014 15 11 月。 4 回覆

台 語 ê

由 le kheng 2014 19 10 月 開始。 0 回覆

 
 
 

本聯盟簡介

【台文戰線聯盟】是《台文戰線》雜誌成立的討論網,歡迎所有對台語文學有興趣的朋友來遮寫作、討論、分享!
====================
**本站自即日起,開始收集台語文學經典作品、經典文論!敬請透過本站部落格發表,新作品舊作品攏歡迎!
================
投稿或者任何問題歡迎來批台文戰線Email:
literature.twn@gmail.com

成員

最新動態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週六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週五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8 月 9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8 月 1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中村櫻溪《涉濤續集》白話翻譯一篇:〈石壁潭賦並序〉

【題目】中村櫻溪《涉濤續集》白話翻譯一篇:〈石壁潭賦並序〉◎宋澤萊譯〈石壁潭賦並序〉白話翻譯壬寅年【譯者注:1902年】六月,我與籾山衣洲、館森袖海、鹽川一堂,借了一只小舟,模倣蘇東坡赤壁之遊。雖然當時並非蘇東坡出遊的壬戌年,月日都不一樣,然而提到我客居在偏遠荒僻的地方,一向樂遊在山水之中,超出風塵之外,大致上並沒有不同。不過若沒有詩賦來對答,那麼就辜負了這次美好的遊賞了。因此館森鴻就寫遊記,鹽川一堂就作畫,籾山衣洲就寫古詩長篇,我就寫一篇賦。然而蘇東坡的赤壁賦,刷除了古貌,開創新的風格,風采神態出色絕妙,獨霸千古,後來的文人無法仿效,何況是我這個鄉里之人所寫的賦,多半是不入流,想要求得完整,很難。現在我也依照古體,勉強編纂敘述,膚淺的辭彙,拙劣的筆法,不免於假扮他人而寫文章,也只為了舒發我的心懷罷了:●今壬寅年的夏天,農曆五月,十二律中的第七律,火神掌政。此時熱風來到,正值火德星君威勢極為隆盛的時候,與朋友相邀在新店溪,我們划舟靠向古亭一帶的岸邊。後來我們又划向了深潭,也上溯到河道中的急流區。涼風到了,夕陽西沉,明月湧上天空,暮靄都消散。山脈青青迤邐著綠樹,裊繞的姿態美好而婉轉。照在…查看更多資訊
7 月 23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7 月 15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中村櫻溪《涉濤集》白話翻譯一篇:〈自題文卷〉

【題目】中村櫻溪《涉濤集》白話翻譯一篇:〈自題文卷〉◎宋澤萊〈自題文卷〉白話翻譯有人問我說:「你寫過總括一切、覆天育地的文章嗎?」我回答說:「沒有。」。又問我說:「寫過那種能掌握大道、謹持教化的言論嗎?我回答說:「沒有。」。又繼續問我說:「那麼寫過那種能經營世局、警示眾人的言談嗎?」我回答說:「沒有。」他又問:「既然只能說一些無用的言論,又何必寫成文章呢?」※提到寫一些不關人世教化的文章,雖然文筆巧妙也沒有甚麼益處;還想要用這種文章求得不朽,就是一種誤會了。論到萬事萬物有小,也有大;人有賢者,也有不肖者,這是自然界的一般實情。賢者見識就大,不肖者見識就小,也都恰如其分。不過雖然我無法寫總括一切、覆天育地的文章、也無法寫掌握大道、謹持教化的文章,也無法寫經營世局、警示眾人的文章,卻不能說我寫的不是文章。我的才能學問都很淺陋,淪落在滾滾風塵之中,既成不了有用的人,哪能寫有用的文章,然而我的一生遭逢了太平盛世的年代,能讓我優遊過活、消磨光陰,並以寫文章為自己的事業,凡是心中有喜怒窮困、憂悲歡愉、無聊不平等等感受,大抵都借文章來表達。這些文章都是我的心血澆灌的結果,哪能倉促就放棄?我不敢說這些…查看更多資訊
7 月 11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中村櫻溪《涉濤集》白話翻譯一篇:〈遊屈尺記〉

【題目】中村櫻溪《涉濤集》白話翻譯一篇:〈遊屈尺記〉◎宋澤萊〈遊屈尺記〉白話翻譯臺灣總督府參佐以及高等幕僚們,每當秋高風涼的時候,都會相互攜手走到台北城外幾里的地方,在那裡跋山涉水,訪求風景名勝,以求得到一整天的舒暢,這是因為郊遊能撫慰我們日常生活的勞苦與忙碌。●今庚子年【譯者註:1900年,明治33年】十月十四日,大家相約到屈尺一帶郊遊。屈尺距離台北府城約有四里,番人【譯者注:烏來區泰雅族原住民在清治及日治時期,曾被稱做「屈尺番」】在這裡來來往往,溪流彎彎曲曲,所以取了這個名字。當天,早早就吃完早餐後出發了,同伴中有人攜帶了獵槍,在行進中射擊飛鳥,槍的響聲摜破雲霄,意氣興旺頗有破曉赴戰者的氣慨。向南行走三里,與其他來郊遊的人在新店會合。一行大約五十多人,前後彼此相互扶持,一個挨一個地依序前進,渡過溪流後再往前走,漸漸進入山裡,小路蜿蜒向前,山勢一步接一步愈來愈高峻,這時小雨絲撒下來,泥土滑溜,動不動就滑倒,於是乾脆一股作氣往上直奔。爬上山嶺,就看到高敞的一片視景了。俯看屈尺一帶,就嵌在谿谷之間。從高處看,山底下的屈尺寬廣才只有三四町而已,群山屏列環繞,溪流好像一條帶子。大概有二、三十…查看更多資訊
7 月 6

© 2022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