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我身世的子宮嘛是故鄉的子宮〉

DSC_0873-2

(照片:柴山海濱礁岩,胡長松攝)

〈我身世的子宮嘛是故鄉的子宮〉

胡長松寫於2013/6,刊登在《台文戰線》35期

1

我順海風順西南海岸線進入山佮海的子宮
山佮海,我身世的子宮嘛是故鄉的子宮
鹿仔樹、血桐和粿葉樹的芳氣吸引我
閣有刺竹抱特殊的搖顯親像海湧的舞步
天星下底金色的航線近閣遠假若四百年前西洋船經過的航線
阿彼時我的阿母的故鄉就是這塊礁石
閣有阿母的阿母佮伊的阿母
怹毋捌見過靴船燈毋過怹指引船燈
一遍閣一遍生命的乳汁親像山豬枷的綠叢養飼這个所在
阿透明澄澈的激情是溢滿的海湧給遮淹過
我順海風順西南海岸線進入山佮海的子宮
夏天的海風給我講對遮出發啦
對這塊礁岩假若等待者仝款等待閣假若走揣者仝款走揣

(中文)

我順著海風順著西南海岸線進入山和海的子宮
山和海,我身世的子宮也是故鄉的子宮
構樹、血桐和黃槿樹的香氣吸引我
還有刺竹林特殊的搖曳就像海浪的舞步
星空下金色的航線又近又遠像是四百年前西洋輪船經過的航線
而當時我的母親的家鄉就是這塊石頭
還有母親的母親和她的母親
她們不曾見過那船燈但她們指引船燈
一次又一次生命的乳汁像山豬枷的綠叢餵養這裡
而透明澄澈的激情是溢滿的海浪淹沒這裡
我順著海風順著西南海岸線進入山和海的子宮
夏天的海風告訴我從這裡出發吧
從這一塊礁岩像是等待者般地等待又像是追尋者般地追尋

2

山豬枷的青葉面對海洋
攀滿規座礁石親像查甫囡仔的手婆第一遍受愛情領掣
去挲捋〔so-lua̍h〕查某人的新陸地──假若予海風吹過的棕樹直直搖惴
伊的雙腿迒〔hānn〕過青苔
佇湧的衝擊裡繃甲絚絚親像一枝弓 粒積放箭的氣力
查某囡仔的面是恬靜的月桃花 身軀是長葉
佇野蜂懸懸低低的嬉弄中不由自己開展
半見笑的反抗佮接受
半折磨的迎接佮倚靠
花蜜的目睭互相吸引 互相安慰 互相溫存
佇湧的衝擊裡 桫欏挺懸懸面對漲流的海
澹濕勇壯的樹箍伸入夜空
親像海螺捲曲的新穎沓沓仔伸直
佇月桃花放送芳味 佇霧的軟舌佮湧的聲流裡
展做巨大的蕨〔kueh〕仔葉
佇隨意的時刻予孢籽拋落土地生湠
一遍閣一遍的漲流佮退流
一遍閣一遍捲曲佮伸直
一遍閣一遍的吸引 安慰 溫存
一遍閣一遍 隱藏千代萬代無煞的愛佮生命

(中文)

山豬枷的綠葉面向海洋
攀滿整座礁石像是男孩子的手掌第一次受愛情帶領去撫慰女人的新陸地
彷彿被海風吹過的棕櫚樹不停顫抖
伊的雙腿跨過青苔
在浪的衝擊裡繃得緊緊彷彿一把弓 累積放箭的力氣
女孩子的臉是安靜的月桃花 身體是長葉
在野蜂高高低低的嬉逗中不由自主開展
半害羞的反抗與接受
半折磨的迎接與倚靠
花蜜的眼睛互相吸引 互相安慰 互相愛撫
在浪的衝擊裡 桫欏挺得高高面向漲潮的海
潮濕強壯的樹幹伸入夜空
像是海螺捲曲的新芽緩緩伸直
在月桃花傳播香味 在霧的軟舌與浪的聲潮裡
展成巨大的蕨葉
在隨興的時刻讓孢籽拋落在土地蔓延生長
一次又一次的漲潮與退潮
一次又一次的捲曲與伸直
一次又一次的吸引 安慰 愛撫
一次又一次 隱藏千代萬代不止息的愛與生命

註:桫欏,俗稱筆筒樹的本土蕨類植物

3

關係土地古早的愛情我無欲呵咾 Plato
我欲呵咾雅歌的直接無假
尚真實的愛情毋是虛弱的精神口號
是嘴唇對嘴唇的安慰佮出汗的相攬
夜暗芭蕉葉跤的溫柔月色無需要西方的學問來辯證
兩蕊目睭佮兩蕊目睭的溫存嘛是仝款
湧的聲 蟲豸的聲 鳥隻的聲 樹葉的聲
老人的聲 囡仔的聲 青年的聲 少女的聲
查甫人的聲 查某人的聲 閣有怹相意愛輕輕講話的聲 嘛是仝款
查甫人佮查某人互相予對方身軀的芳味吸引 嘛是仝款
有一種永恆無需要語言嘛無法度言語
有一種瞬間無需要說明嘛無法度明說
佇歐洲的帆船經過晉前 怹無讀過雅歌毋過怹本身就是雅歌
查甫人用自然的本能呵咾伊所愛的查某人
查某人嘛是仝款 自然的本能予伊見著對方的時發面紅袂退
伊反紅的喙髀〔phué〕外呢仔寶貴
伊微笑的時的睨目外呢仔寶貴
閣有期待的緊張佮難分離的心悶 嘛是仝款
我欲呵咾查某人的愛情就親像我欲呵咾我的故鄉
對海平線的波浪到三千米高山的青色大湧
我並毋是過路的人客
我屬佇伊 因為我愛伊

(中文)

關於土地古老的愛情我不讚美柏拉圖
我想讚美雅歌的直接無偽
最真實的愛情不是虛弱的精神口號
是嘴唇對嘴唇的安慰和出汗的相擁
夜晚芭蕉葉下的溫柔月色不需要西方的學問來辯證
一雙眼睛對一雙眼睛的撫慰也是一樣
浪之聲 蟲豸之聲 鳥之聲 樹葉之聲
老人之聲 孩子之聲 青年之聲 少女之聲
男人之聲 女人之聲 還有他們相愛時輕輕講話的聲音 也是一樣
男人和女人互相被對方身體的香味吸引 也是一樣
有一種永恆無需語言也無法言語
有一種瞬間無需說明也無法明說
在歐洲的帆船經過前 他們還未聽過雅歌不過他們本身就是雅歌
男人用自然的本能讚美他所愛的女人
女人也是一樣 自然的本能讓她見到對方時臉上發著紅潮不退
她泛紅的臉頰多麼寶貴
她微笑時的眨眼多麼寶貴
還有期待的緊張和難分離的愁緒 也是一樣
我要讚美女人的愛情就像我要讚美我的故鄉
從海平線的波浪到三千米高山的青色大浪
我並不是過路的客人
我屬於她 因為我愛她

2013/6
 

檢視次數: 309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