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我猶有感覺
——植物人

空空透濫藥水味的房間
將家己鞏蹛白色的床單
免閣插潲日頭的奢颺
免閣吞忍風颱的囂俳
按呢,誠好

奇怪?
我的心臟猶咧跳
我猶有感覺

感覺阿母的嚨喉管落規暝的雨
我目箍漲漲
但是,淚腺 sioh-toh

感覺烏巴桑佇我身軀拍太極拳
我想欲共伊呵咾
但是,兩片聲帶黏著強力糊

感覺同窗的捧一束玫瑰花
我想欲伸手接來鼻
但是,手骨死死昏昏去

感覺醫生用聽筒佇我的胸坎頓印
我聽見
生命漸漸消風的聲音

註:
1.透濫:混合;混雜。
2.鞏(khong3):砌造。
3.插潲(tshap-siau5):理睬;理會。
4.囂俳(hiau-pai):囂張。
5.sioh-toh:短路;日本音。
6.聽筒:聽診器。
7.頓印:蓋印。頓(tng3)。

檢視次數: 303

顏雪花Catherine Yen在3:33pm對2009 十一月 25的評論
清醒的神魂關佇袂自由的肉體,會當聽到親人的叫聲、嘆息、感受目屎滴落的重量,伊恬恬聽自己的心跳 kap 感覺肉體慢慢的腐敗,家屬袂堪即或是怨懟,伊嘛假做憨人毋哉影。伊邊仔倚另外一個指揮,伊看故事、聽故事,彼是咱人目睭看袂著的真理。由情愛、欲望生憂心,由憂心生懼怕,若是脫離愛kap欲望,那有操煩ham驚惶。
柯柏榮在5:31pm對2009 十一月 25的評論
感謝顏姊的分享。有時寧願家己是「植物人」(如第1節),毋免閣為著人世間的愛恨情仇、順境逆境來驚憂、來悲喜;毋過,這就毋是「人生」,凡勢終其尾就像第尾節講的「我聽見 / 生命漸漸消風的聲音」。總是『勇敢面對』才對會起家己的良心,才有法度彩畫生命的圖景。
顏雪花Catherine Yen在6:54pm對2009 十一月 25的評論
人活咧著是be解決一件件的困難,生命毋是一擺的長跑,是一場接一場的短跑。不止用勇氣,嘛愛有膽智,絞滾的心情往往是產出力量的源頭。
柯柏榮在7:56pm對2009 十一月 25的評論
多謝顏姊的點醒。「熱愛生命」毋是口號,是一步一步、大步大步行出來的!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1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