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出世彼一工,註定阿母愛擱拖磨一世人

晟養阮長大並無輕鬆,烏烏的柔絲漸漸變作白頭鬃
阿母教阮愛知輕重,清清白白活在人間
聽起來真沉重,每一字每一句攏是為著我一人。
 
細漢 阿母甲阮攬牢牢,上愛阿母的頭毛香
阿母知影我愛佗一項
愛聽阿母唱歌,歌聲溫柔迷人。

有時陣,我會惦惦看偷偷望
阿母絕對是上水的查某人。
 
大漢 出外打拼有央望,有時陣會心煩心亂
阿母教阮凡事愛勇敢
認真打拼,將來才袂有遺憾。

三不五時欲做一個想厝的人
有一工,攬佇阿母的喉頸,擱再鼻著頭毛香
雄雄看著阿母的頭鬃
鬢邊的白頭鬃,乎阮真毋甘
攬佇身軀這個人,阮上愛的人。

檢視次數: 123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0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