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順民(台語詩)

長長四百年
順民的存在是必要的
順民的募集是必要的
若無順民
無聊的統治者
就會失去統治的意義

長長四百年
順民的訓練是必要的
順民的擁護是必要的
若無順民
所有的統治者
攏會失去統治的趣味

長長四百年
統治者換過來換過去
國旗嘛變過來變過去
有人負責迎國旗
有人負責換國旗
有人負責舉國旗
有人負責藏國旗
總是愛有人
發落國旗的代誌

無聊的海島
無聊的統治
一年過一年
有趣味統治甲無趣味
有國旗嘛換甲無國旗

海風飛咧飛咧
海湧來來去去
雄雄發覺
無聊的海島
只剩一支順風旗
一支永遠的順風旗

海風飛咧飛咧
海湧來來去去
雄雄發覺
無聊的海島
毋知啥物時陣
已經是順民佇統治

一群無意志的順民
進行無自覺的統治


陳建成 2008 / 12 / 15

檢視次數: 141

李秀在2:11pm對2009 九月 6的評論
進去看看你又要害死我的東西吧---寂寞老公/一封關於青春美麗的家書
浪人陳建成在11:09pm對2009 九月 6的評論
這是一篇很久以前寫的,刊於報紙副刊的遊戲文章。既然秀姐提到也覺得有趣,我就把它貼上,就當是讓大家調劑一下吧。

寂寞老公

一封關於青春美麗的家書


親愛的:

今天已經是妳離家的第四天了。

此刻窗外細雨紛飛,記得我們初次相識,也是飄著細雨的夜晚,不禁格外的想妳。回家吧!我們好好談談,一起在陽台上回憶當時如夢般的浪漫情境,喝一杯我剛向朋友學來的卡布奇諾 。

我想妳也很清楚,那天的爭吵並非單純的為了那瓶含蘆薈露的洗面乳,也不是說洗面乳不許含有蘆薈露,或者用了含有蘆薈露的就不許再用不含蘆薈露的,天啊,我該怎麼表達才不致於被誤解,當然,我絕不是說妳一定會誤解,那天我只是覺得妳一直把這些關於美容美體的事情看得太重要了,才忍不住脫口說出無論妳使用哪一種洗面乳,鄰居們照樣會認得妳,結果——唉,我一向言行謹慎,不料竟被一瓶洗面乳給害慘了。

我當然喜歡妳的青春美麗,包括還喜歡妳的溫柔體貼,喜歡妳燒的菜和親手烘烤的小點心,就算偶爾烤焦也絲毫無損美好的情意。可是這些年來,自從你認識那個妝濃得說話時會微微掉落粉末的女人之後,妳總是寧願只給我其中一項,看妳一會兒上減肥班,一會趕跳韻律舞,一會兒敷得滿臉泥巴,為此從早到晚忙得筋疲力倦,天一亮又重新開始,一日復一日,長期的折磨著自己,竟然是只為了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一些。

說真的,我實在搞不懂,假設一個人犧牲所有的生活情趣,或許還讓她老公瀕於自生自滅,為了追求青春美麗而白白浪費十年,其目的是為了看起來好像年輕五歲,換句話說,也就是要讓人以為只有浪費五年,真有這樣的邏輯嗎?

昨晚,我獨自坐在客廳,一邊翻閱妳留在桌上那幾本的型錄,一邊不知不覺把將櫃子上那半瓶白蘭地喝光了,本想上街去找那些騙妳受罪的美容專家算帳,尤其是那個把妳的秀髮染得像隻蘇聯綠頭鴨的死胖子,我也參考過型錄,準備免費讓他變成一隻禿鷹。幸好醉得睡著了,不然恐怕還得勞煩妳到警察局去保我。

這些人不斷的想出新點子,吹噓得天花亂墜,無非為了引誘妳花錢好養肥他們,即使電視廣告裡出現的那些名人,說穿了還不是推銷員,只差沒有一家一家的按門鈴罷了。為什麼妳總是情願相信他們的鬼扯,不聽我由衷的勸告呢?

窗外的雨仍稀稀疏疏的飄著,今夜大概不會停了。電視裡正播著妳一向準時收看的瑜珈教學,我可以想像妳現在一定在妳媽家的客廳,跟著主持人把左腳抬起來盤掛在脖子上,然後抬起右腳——啊,真擔心妳又無法自己拿下來了。妳收到這封訊息請盡快回覆好嗎,讓我確知妳仍平安。
謹此

P S .代我問候妳媽。還有,請原諒我的好奇,浴室裡那罐新擺上的,只印著眼睛和鼻子,壓下去會噴出有香草味的黑色泡沫,到底是什麼用途,能不能塗在吐司上面,回覆時順便說明一下,我猜好幾天了。

愛妳的寂寞老公 上
李秀在12:12am對2009 九月 7的評論
又要笑死我嗎?
幽默是一帖清氣劑,在這個齷齪的世間。

我相信老婆會很快回到你這個懂得幽默的老公,否則這種老婆不要也罷。我會幫你找到一個不必 make up 的女人,如何?

"香草味的黑色泡沫,到底是什麼用途,能不能塗在吐司上面",你就試試看,然後吞落肚,有營養啦!
Voyu Taokara Lâu在10:20am對2009 九月 7的評論
這首詩真讚!文字排比有媠氣,koh諷刺ê部份拄拄仔好,bē siunn甜、bē siunn鹹...
浪人陳建成在11:58am對2009 九月 7的評論
感謝Taokara捧場。其中有家已族群的悲哀佮無奈,毋敢傷甜,毋敢傷鹹。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0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