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台美人小說《The Third Son》短評 /胡長松

《The Third Son》(台語會使翻做《第三个後生》抑是《三郎》),是台美作家Julie Wu 佇2014年出版的英文小說作品。Julie Wu多才多藝,本身有Harvard大學的文學學位,後來閣提著Columbia大學的醫學碩士,這馬是執業的醫生。這本小說書寫日本時代尾期出世的主角戰後按怎生活、按怎見證二二八佮威權統治,然後透過留學簽證考試,離開獨裁下的台灣去到美國拍拚,真有時代性,嘛寫出彼代台美人特有的青春歲月佮性命的體會。

 

這本小說對環境佮人物有真幼路的觀察佮描寫,尤其主角的個性活踜踜,讀起來足真。作者佇冊的後記寫講:「我確實有一个role model(角色模特兒)......我有改寫真濟事實──主要的事實──去加添故事的統一佮戲劇性,毋過,彼感情的旅途(emotional journey)猶原是阮老爸的。(p.317)」

 

故事的開始是1943年的日本時代,受著空襲的桃園庄腳,主角是受著爸母看輕的悲傷的查甫囡仔Saburo(日文"三郎"),伊佇走空襲的過程中搪著一个查某囝仔Yoshiko,就按呢開展怹一生精彩的互動。

 

Saburo是厝裡的第三个後生,真無得爸母疼。怹兜家世袂䆀,老爸是圓滑的政治家,閣是傳統封建家庭思維,明顯大細心,偏愛大囝Kazuo(日文"一夫"),啥物資源攏ânn予Kazuo。雖然Saburo頭殼並Kazuo較好,毋過Saburo自細漢就無親像Kazuo有好好仔受教育的機會,甚至伊為著小弟的死直直予老母怪罪。彼遍伊佮小弟佇外口佚迌較暗轉來,後來小弟致病過身,老母認為就是伊的愛耍造成小弟的死。可能因為按呢,Saburo直直予老母鄙相,時常予箠仔枝摔〔sut〕甲規身軀傷,甚至戰時配給的食物額,嘛時常予老母撥予大兄Kazuo佮其他兄弟小妹,Kazuo有通食,毋過伊無通食,造成伊長期營養不良。

 

有一工,拄好嘛是空襲時間,Saburo飫甲腹肚疼,走去水窟仔想欲hôo魚食,結果hôo著雨傘節,予蛇咬一下險死,佳哉緊去到附近怹阿叔Toru的醫生館,幸運予怹阿叔救活。Toru受過西式開明教育,了解Saburo的情形,鼓勵Saburo好好仔讀冊,追求家己的幸福,甚至,閣共伊的一本冊送予Saburo讀。Saburo真愛hit本冊,無外久,戰爭結束,日本投降,伊綴老爸去參加迎接蔣介石軍隊的隊伍,伊遠遠看著Yoshiko,想欲去揣伊,想袂到混亂中hit本冊予兵仔提去,後來雖然怹老爸出面解圍共冊提轉來,毋過認為伊惹事,無共冊還伊,顛倒共hit本冊提予Kazuo。

 

傳統家庭的競爭佮威權對Saburo是一場惡夢,相對來講,走空襲彼工,伊看著Yoshiko予伊的兄哥用鐵馬載的畫面,有愛佮自由的想像,佇Saburo的頭殼釘根,成做伊一生的追求。後來伊拍拚讀冊,一世人走揣自由敨縛,攏佮Yoshiko予伊的美好想像有關。

 

Saburo的另外一場惡夢是政治佮威權的環境造成的。伊親目睭見證二二八事件,彼時伊是建國中學的學生,二二八彼工,市街亂起來,四界攏咧喝「狗去豬來」,佇一位李老師猶袂來的時間,伊共李老師的面畫佇壁頂懸滾sńg笑,後來予彼个老師看著,真受氣,雖然Saburo勇敢承認,嘛是予李老師開除。伊行出校門,規个街路亂操操,車頭的火車嘛無駛。當佇伊毋知欲按怎的時陣,伊的老爸佮阿叔出現,用車共伊佮伊的兩个兄哥載離開台北。

 

開除的事件造成Saburo求學的路真大的阻礙,後來伊無閣行普通大學的路,去讀台北工專,一方面學著真好的實務技術,一方面一直無放棄去美國留學的簽證考試。仝一个時陣,伊閣搪著Yoshiko,這回,伊發現Yoshiko竟然佮Kazuo咧交往…...本底Saburo欲放棄矣,毋過Toru閣一遍出現,鼓勵Saburo勇敢去追求……

 

故事一路寫到伊娶Yoshiko做某,嘛通過留學考試,佇經費無夠的艱苦條件之中,一步一步提著碩士的學位,嘛共原本留佇台灣受著Saburo家庭蹧躂的Yoshiko接去美國,最後提著博士。這其中,作者嘛用真濟篇幅寫Saburo的大兄Kazuo的惡佮國民黨特務佇美國的運作,閣有Kazuo因為仇恨,對Saburo的傷害佮反背。

 

《The Third Son》這本小說的故事大約是按呢。

 

整體來講,這是一本真好看的小說,主角對囡仔時代的「舊家庭」的苦毒佮威權下的故鄉所造成的苦難處境之中沓沓拍拚,一步一步去到美國的自由新天地,佮伊所愛的人建立新的生活。佇文學原型理論來看,這是一部接近浪漫傳奇的小說,主角Saburo的意志堅強,佇無比的苦楚之中得著最後的成功。按呢的故事本身就會使予讀者一款願意拍拚的鼓勵。佇故事內面,舊家庭的惡佮國民黨威權勢力的惡成做互相呼應的低音部旋律,真實展現佇咱的面前。相對來講,對個性佮個人日常自由的尊重,是西方價值的核心,是傳奇高音的旋律線。

 

故事尚蓋予人感動的所在是佇尚尾,Saburo體會著一个人無可能有完全新的開始:「佇咱的獨木船頂,貯滿滿是遐已經死去佮予咱放佇身後的人的記持……怹佮咱佇台灣的景緻佮聲音、氣味佮鹹汫、歡喜佮苦楚纏綴,脹大,成做咱神經系統的核心。怹成做一个基點,予咱測量咱是按怎有現在一切佮咱捌按怎經歷的一切。(p.307)」

 

Saburo佇太平洋的彼頭,徛佇新土地回看故鄉,這个心情隱藏遊子的深刻;咱佇太平洋的這頭,對台灣故土眺望新世界,向望前行奮鬥的精神會使佇故鄉峙起新的基石,予台灣人永世脫離舊家庭佮威權統治的咒懺,自由敨縛佇新精神所掣轉來的台灣新天地。這是我讀這本小說最尾後的感想佮寄望。

 

2015/4/28 寫佇高雄

 

對本書有興趣者會使佇遮買:http://www.amazon.com/The-Third-Son-A-Novel/dp/B00F6J0M1C

檢視次數: 281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