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毋管是出日頭,抑是烏陰天,阮兮心情就親像一叢落雨樹,輕輕啊吸水,輕輕啊吐氣,阮係透早青草埔頂面活靈靈兮露水,阮係雨傘頂頭一蕊閤一蕊兮水玫瑰。

係按怎阮欲將心內兮景緻寫予伊?因為伊係阮永遠放袂落離兮一首水中詩。

汝離開彼下晡,阮一人徛佇遮聽天頂勻勻仔霆雷吟詩;也讀烏陰兮雨水,共遮塊土地補空嘴。

悲傷藏佇佗位?悲傷就藏佇夢中吞霄社彼條挑鹽古道,阮嘛誠想欲綴遐兮文友,揹筆一步一步去阿公怹三兄弟用扁擔擔怹老爸兮金斗甕行過兮跤跡走揣鄉愁,可惜這馬阮按怎看、按怎揣攏欠一味,親像八八水災兮大水,明明有跤,卻是行無路。

有時陣,阮嘛誠想欲放棄,若毋是夢中彼尾苦花魚互阮抱著希望,不時佇阮心肝頭踅來踅去,踅出一條山青水明兮血脈,予阮鬱卒兮時陣,心情猶原流向春天彼爿彼條南勢溪佮北勢溪雙合嘴彼條水路。

阮無欲親像以前仝款,每一項代誌攏吞忍,因為阮知影,強忍兮溪水若暴發,阮囡仔時兮記持,土确厝、紅瓦厝、弓蕉園後壁彼片小山崙、青草埔和大圳溝邊彼片樹思仔林,攏會予大水流流去。

逃避面對現實,意味著咱將失去正向思考兮能力。有時陣身為台灣人,真是一種看無底兮悲哀,想欲寫,揣無字;想欲行,行無路;想欲吼,吼袂出聲......

阮兮心情定定親像這塊土地一向兮悲情;親像下晡北部這陣雨,落甲誠沉重;親像阮踅頭轉來學阿公講兮語言讀兮冊,每一字攏含著一滴目屎一滴血。

咱攏知影,日頭跤藏袂著啥物秘密,烏陰天最後攏是予大雨清甲澹糊糊;今仔日關了遮扇窗,紲落明仔載倒了彼扇門、彼片壁,想欲問天頂兮月娘:阮台灣人兮鄉愁,到底是愛看向佗一爿,別人才會看見阮這間罅痕的夢中厝?

今仔日,阮趁紅雨猶未降落進前,趕緊閣畫一尾夢中魚共伊放生。

汝敢知?每日暗暝阮若是面對心內這首詩,心情就親像藏水沬,深深隱形入彼條夢中溪,有時陣變成溪底兮矽藻佮浮移兮微生物;有時陣變成莩泡的空氣。阮兮靈思若親像苦花魚兮嘴形,就按呢一嘴一嘴張合著日頭跤兮景緻。

是毋是該封溪護魚,當一條觀光道路切斷一條青青兮溪水,以這塊土地囝孫仔自稱兮阮,是毋是該藏入溪底,化身浮游生物,飼養彼陣苦花魚,以便守護畫冊台灣獨獨賰落來兮一條迵底綠意兮溪水?

檢視次數: 179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1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