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阮安搭佇遮兮每一字,親像是會生湠的相思仔林,一叢牽挽一叢,一菢攬過一菢,徛佇這塊土地金金看,看南勢溪佮北勢溪按怎會合,看新店溪佮大漢溪按怎讚聲,搝長一條淡水河迵大海兮生命線。

彼日,山腳姑丈過身欲出山,阮佮阮尪撥工開車載台北姑仔轉去通霄。一路阮聽伊老大人勻勻仔講起幾落段以前阮攏毋捌聽過兮囡仔代,聽咧聽咧,家己若親像跋落時間兮迷魂陣,分袂清楚這到底是伊兮人生故事?抑是照影阮未來心情兮一面鏡?

自細漢阮就聽厝邊頭尾呵咾阮兮面模仔生了誠媠,誠像嫁去台北彼个阿姑細漢兮時陣。這擺,阮拄好有機會載伊,順續聽伊講起阮囡仔時是按怎黏伊黏甲剝袂落離,就連伊欲出嫁進前彼一暗,欲去媽祖宮邊仔彼間美容院電頭鬃,阮嘛哭欲綴伊去,甘願予伊攬佇心肝頭煽燒風,嘛欲盹龜等伊。

日頭欲落海兮時陣,阮閣開車載伊去虎頭山頂走揣伊囡仔時兮記智——日本神社,順續看海看街景後壁彼片青翠兮山崙,阮嘛趁這擺兮機會,翕幾落張相片做紀念。看伊一路笑微微,親像欲晚仔兮海風,吹起來誠清爽,伊講伊誠久誠久毋捌遮歡喜矣。

這幾冬,伊兮跤頭趺關節退化誠嚴重,行路變甲誠慢,毋管是落樓梯抑是落坡崎,看起來攏誠吃力。彼工,阮就親像伊兮查某囝仝款,牽伊兮手,一路勻勻仔行勻勻看。

講到通霄這个日本神社,是最近阮定定造訪兮一个所在,自從舊年秋天,第一擺陪阮尪轉來遮看海,順續行阮囡仔時行過兮路,這馬只要有機會轉來故鄉,阮攏會閣來遮行行坐坐咧,這種感覺就親像天頂尾溜彼幾落隻兮鳥仔,佇金黃兮暮色中踅來踅去,卡踅嘛踅袂過徛佇出海口爿仔這六支染著故鄉天色兮煙筒管。

阿姑講,自從伊嫁去台北了後,上起碼嘛有幾落十冬,毋捌閣爬上這粒虎頭山。她猶記得頂擺來,是因為伊轉來共阿公做生日,彼當時阮學校拄好佇開運動會,伊去柑仔店買兩罐黑松汽水來學校看阮佮阿兄。

伊若毋講,阮煞險嘛袂記遮件代誌。彼工,伊毋爾提兩罐黑松汽水來,猶閣牽伊生兮一對雙生仔來。想袂到目一睨,阿敏嘛閣生一對雙生仔,今年攏欲考大學矣。

自阮讀冊以來,就知影一件代誌——汝兮血脈未來會佇汝兮下一代繼續湠落去,汝兮囡仔這馬兮形影就是猶袂落土爛兮汝;阮兮故事佇阮家己兮生命以外,若有法度按呢繼續生湠,這就是講阮兮生命就親像南勢溪,並毋是猶未迵大海彼一段等待佮孤單。

昨暝欲睏進前,阮閣共家己寫兮這篇日誌位頭甲尾詳細看幾落擺,規暝續來一直眠夢一直眠夢,夢阮心內想欲畫出來這幅圖兮天頂線,續落欲按怎牽絲變成山頂尾溜彼片雲,彼片滲滲仔落佇相思仔林兮相思雨?

汝敢會記智咱定定去彼片山,溪墘樹蔭下底落規土跤兮台灣相思仔花?這馬按怎看按怎想攏誠媠;黃黃一蕊一蕊,親像暗暝天頂金爍爍兮目睭,恬恬用母親看顧心肝仔囝兮眼神牽挽著阮,親像攬著阮兮夢佇胸前予天頂兮月娘看。

夢中遮形影重重疊疊,若親像一齣黑白電影倒退拖,卡帶……停佇滲滲仔雨兮相思仔林,停佇落雨煞兮青草埔,停佇青山崙莩野菇兮老柴箍,停佇田溝仔墘抾田螺抓水蛙兮笑聲,停佇囡仔時想欲轉大人兮向望中,向望雨緊煞天緊闊,向望會當離開故鄉一切兮種種。

誠濟年了後,阮佇夢中時常想起紅瓦厝彼叢老榕樹;阮嘛時常想起佮阿公坐佇簾簷跤彼條長椅條,恬恬看春天兮雨水掛佇老榕樹兮嘴鬚,一粒一粒光影影,親像一串一串兮白珍珠。有時陣,阮嘛憨憨仔徛佇樹跤一直等一直等,等遐兮珍珠落落來土跤水窟跳水舞。

這馬想起來,原來彼片相思仔林就親像阮囝仔時彼叢老榕樹,樹跤有阮囡仔時想欲轉大人兮等待;有阿公行過春天兮雨水聲,遮長長短短,一串一串,毋管是珍珠抑是目屎,攏位老榕樹兮嘴鬚落落來。

彼當時兮等待,其實並無貪心,只是想欲等待雙跤搝長會當走卡遠;只是想欲等待家己轉長大人,了後會當離家走揣家己兮美夢爾爾。

這馬兮雨水滴佇相思仔林,發出仝款沈重單調兮聲音,規世界親像攏佇等待這場落袂離兮冷雨啥物時陣才欲結束?

阮兮美夢嘛佇遮等待,等待雨水稍歇一下,就親像阮囝仔時佇落雨煞,會當去山邊兮坑崁跤走揣阮兮貓仔囝,想伊一定佇遐等阮去抾田螺抓水蛙予伊食;就親像阮等待雨落煞,趕緊去山邊挖一个土灶,順續偷挖幾條蕃薯,家己抾柴起火,烘甲規面紅記記,一雙手若親像黑火炭,嘴角黏著黃黃香香兮蕃薯味。

汝講阮這種日誌畫面佇汝夢中,必然是一个無聊寒假悲掠兮童年,汝兮記置內底,內湖兮冬天總是落著雨。汝臆阮紅瓦厝邊仔彼叢榕樹跤,是阮感覺上溫暖上有希望兮所在。是矣,雨水位樹葉頂懸落入塗跤彼條大水溝,阮綴阿兄拗一隻紙船放落去,看伊順著雨水勻勻仔流過阮兜,經過防空壕轉彎彼條巷仔口,繼續向巷仔頭流出去。

阮定定想欲出去,去媽祖宮閣過去彼粒虎頭山,去山跤彼个籃球埕,看山頂彼間若親像鬼仔厝兮日本神社,落著大雨兮日子,內底敢有冤死鬼仔兮哭聲?可惜,阮若會當放一隻小小兮紙船載著阮兮夢出去,看伊流過阮兜佮隔壁兮門埕,然後佇風雨中飄飄搖搖。

汝講汝細漢兮時陣,落雨天毋人陪,上愛家己坐佇水溝墘,因為水溝仔內底有一寡水蠆抑是龍蝨會當觀察,汝上愛看怹佇清清兮水底來回轉踅。若毋,就家己坐佇破藤椅頂頭,看規片若西遊記花果山兮水簾,位懸懸兮厝瓦頂落落來。

這馬想起來,細漢咱離開厝,上遠嘛只是行甲山邊、田邊、海邊,行過一擺閣一擺熟識兮田岸路,軁過一叢閣一叢刺跤兮麻黃樹,關心遐兮毋人愛兮貓仔狗毛蟹佮野花草。這馬大漢了後,離厝越來越遙遠,身軀邊兮一切,續感覺越來越生份。

檢視次數: 352

胡長松在11:44pm對2010 六月 20的評論
真好的開始, 真有感情嘛有真幼路的描寫, 讚!!! 加油!!
陳金順在10:43pm對2010 六月 21的評論
菁芬姊:

歡迎加入台文的陣營
你一出手就有誠好的開始
王立信在9:08pm對2010 六月 24的評論
相思林落相思雨.
久久斡轉來時路.
曾經連迴揮不去.
而今熟似閣生疏。

青春流轉榕樹跤.
依親依情魂纏絆.
虎頭山頂日神社.
相思雨滴相思林。

媠兮故事令人感懷.尤其思鄉情怯.觸動心內斗底懟心靈故鄉兮思念。
顏雪花Catherine Yen在1:52am對2010 九月 29的評論
我的母親是苗栗通宵在地人
後來搬到台中
三個月後閣看你的文章
看到鄉愁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1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