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小刺蝟入去樹林內


佇八十年代,有機會看著蘇俄e5動繪家諾斯坦(Yuri Norstein)e5〈霧中刺蝟〉。完全靠手工一張一張製作e5動繪,有一款現代精緻e5電腦動畫無法度模仿e5詩味與活氣。


帶莓仔醬beh去拜訪朋友e5小刺蝟,踏入去親像牛乳e5霧內底,一面互自己濟濟e5想像驚著,一面擔心它佇路裡所遇著e5白馬。小刺蝟e5面真古意,有一對圓-lian3-lian3e5目睛,他e5聲音低低,弱弱,親像風吹過草葉e5聲。一隻貓頭鷹仔隨佇他e5後壁,「呼--」在叫。樹林e5風景層次分明,佇霧氣中景物慢慢浮出來,枯乾e5葉仔ui3霧中飛出來,打佇小刺蝟身上,互他驚惶。甚至朋友叫他e5名,攏只有互他koh-kah驚。直到朋友揣到他,兩人安全坐佇火爐邊,快快樂樂飲茶。總是,就是佇chit-e5平安溫暖e5時刻,好心e5刺蝟心內iau2-ku2為著彼隻佇霧中吃草e5白馬擔憂。


與小刺蝟佇樹林內安呢走一choa7,佇hit-e5 iau 戒嚴e5時代,互高壓統治e5暗影與爪耙仔所困擾,猶原決意beh相疼e5年代,感覺真會當體會小刺蝟e5心情。


前一cham7,有朋友佇「Bin7-chhiunn--a cheh(Facebook)頂面貼出〈霧中刺蝟〉e5連結,互我有機會koh一擺通佇「你管仔」(Youtube)看此齣短片,心內e5感動比二十冬前koh-ka2深。年歲漸漸大,對此款單純e5詩情e5欣慕嘛愈大。


佇過去此二十冬,蘇聯敗去,鐵幕打開,新e5時代來臨。無法度適應自由生活e5百姓,竟然koh再一擺數念蘇聯e5共產獨裁時代,數念強人斯大林(Josef Stalin)。新e5迷霧,新e5折磨,新e5驚惶,不變e5軟弱人心。



厭倦e5日頭


小刺蝟e5創作者Juri Norstein佇斯大林e5時代出世。佇此個獨裁者強迫人民大遷徙e5時,諾斯坦 e5老母佇旅程中將他生落來。1979年,他創作一齣動繪片,叫做〈故事中e5故事一個動繪家e5旅程〉,用詩情e5筆調,用圖與音樂來記錄戰爭時代,也就是是斯大林時代e5記憶。此齣動繪成做動繪作品e5經典。


十幾冬前看過〈故事中e5故事〉,彼時e5世界秩序當在改變,鐵幕與獨裁的政權受到搖動。彼時的台灣,拄拄衝出一縫仔自由,觀看蘇聯e5動繪作品,嘛是此款新鮮e5自由所致蔭e5。今佇一e5變老去e5自由時代,重新來看此齣〈故事中e5故事〉,所喚醒e5記憶,m7-na7是對風格特出e5烏白影像e5感觸,koh有濟濟對彼e5年代e5熱切、充滿盼望e5e5記憶。


影像e5故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e5經驗:吸奶e5嬰仔、khe3蘋果e5囝仔、有烏鴉e5樹、破敗e5鄉舍、饑餓e5狗、已經失落去e5安寧世界。其中有一幕,五六對男女相攬跳舞,跳lehleh,戰爭e5風聲攪過來,親像一陣風,將男性ui3女性e5懷抱中奪走,in攏成做兵仔,佇風雨中腳步整齊、沉重,受逼離開自己e5親人與故鄉。此幕e5音樂是一首互人印象深刻e5 Tango,叫做「厭倦e5日頭」(Utomlyennoye Solntse, weary sun),此首Tango是二次大戰前後與戰爭期間通流行e5舞曲。佇戰爭中出世e5 Juri Norstein開始有記智e5時,就不斷聽著e5一首樂曲。他講,彼時此首歌佇所有e5莊舍、街巷攏會通聽見,好親像是會當代表歸e5民族e5歌曲。一遍koh一遍重覆,互人印象深刻e5音樂,有一點仔悲傷e5滋味,聽講本來是波蘭文e5詞,講戀愛中e5beh相分離e5故事。總是,此嘛是一個人與他本來e5理想分離e5故事。


 「厭倦e5日頭」mah有出現佇Nikita Mikhalkov 1994年所拍 e5經典電影「烈日灼身」內底。烈日灼身」mah是佇處理斯大林時代e5故事,用一個莊腳e5家庭看起來安寧自在e5生活,怎樣受到政治變局e5威脅,來描寫出佇獨裁者e5時代,親像赤燄燄e5日頭e5強大權勢,怎樣威逼到平和安靜e5生活。


真互人感覺著悲傷e5電影。「厭倦e5日頭」e5音樂,佇滑稽e5查某囝仔e5嘴內唱--leh--leh,遂 m7知,此粒厭倦e5日頭已經變成做刺人e5日頭、毀滅e5日頭,欲將舊e5世界內底e5親情、友情、愛情攏總燒燒去。朋友會變成出賣者,英雄會互人看做反背者,受暴力傷害,啊彼位真愛sai-nai  e5 滑稽囝仔,會死佇流放e5艱苦日子。「厭倦e5日頭」成為深刻e5悲調。


斯大林e5時代,就是安呢e5時代,是真理倒反e5時代,是互相出賣e5時代,是單純與天真無法度揣著寄腳e5所在e5時代。



為圖像注靈魂


轉來看〈故事中e5故事〉,透過「厭倦e5日頭」與莫扎特e5音樂,一張一張手繪e5影像e5動力有特別e5韻律,Juri Norstein無用任何對話,就用親像詩,流動e5圖,講出一大篇行過戰亂日子e5e5故事。看他e5作品,真正會當感受著:一個動繪家,真正是為圖像注靈魂e5(Animator)


為圖像注入靈魂,是一款精巧e5手藝,小刺蝟行入去霧中e5樹林,一片枯乾e5葉仔飛過來,層次分明e5霧中世界,精準e5音樂與畫面e5配合,這攏顯明此位大師e5手藝e5精確。總是,互圖像活起來,koh活了會感動人,就m7是甘乾是手藝若定。敏感e5詩情,經過時代e5磨練,永遠抱著盼望,無失落自己,堅持風格,才互彼隻小刺蝟,與〈故事中e5故事〉成做一再回甘e5作品。


佇二十一世紀充滿驚惶、憂愁e5時代,全球佇經濟與氣候e5變動中充滿不安,放棄自由求安定的聲真強,獨裁者重新掌權e5機會真大,數念獨裁者、崇拜獨裁者的流行趨勢真驚人。


真盼望彼隻有幼秀敏感e5靈魂e5小刺蝟,猶會當抵擋刺人e5日頭。


因為有靈魂e5圖像,一定會比失落靈魂e5獨裁者,活較久。

檢視次數: 255

胡長松在3:06pm對2010 二月 8的評論
貞文姊的人權散文有思想,有力量,予人反省!
顏雪花Catherine Yen在8:49pm對2010 十二月 5的評論
今日揣時間讀台文戰線精彩的文章,重新讀貞文即篇"霧中刺蝟",重現獨裁時代驚惶的氛圍由animation表現,我kah YouTube's "Hedgehog in the Fog" 節錄佇下跤,伊的音樂佮美術攏真水,值得分享!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RsXU4Q6a0Q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2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