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1.
  自1968年出國留學了後,賴正德一直無機會嘛無法度轉去台灣,伊予外來政權的天羅地網網入烏名單已經22冬。就準講台灣統治當局佇三冬前表面上解除戒嚴,不而過,這面無形的天羅地網事實上猶未被拍破。遮呢久長的年年月月,便若數(siàu)念故鄉佮厝裡的一切,賴正德只有恬恬仔匿(bih)起來暗暗流目屎。這擺,賴正德無論如何定著欲設法飛轉去日思夜夢的故鄉,就準講會去予統治者的爪牙掠著,伊嘛無咧驚。
  頂兩日仔半暝,伊佇美國休士頓徛家拄咧心悶老爸、老母的時,接著小妹賴雪鳳唯(ùi)故鄉員林敲(khà)來的國際電話,伊佇電話彼頭那講那哭,給(kā)兄哥正德講老爸賴鐵牛拄仔斷喟(khùi)。這個使人意料之外的打擊,一時的(tik),煞顛倒催逼正德展現極大無比的勇氣。伊佇心內對家己講:設使伊無轉去台灣,送老爸最後這畷(tsūa)路,這世人心肝頭永遠攏會嵌牢(tiâu)不孝的暗影。
  接著小妹雪鳳電話的隔轉工,賴正德隨向伊服務的德州大學電機系請喪假。續落來,伊去走闖(tsông)護照的代誌,護照一提過手,伊隨拚到休士頓國際機場。徛佇機場大廳,賴正德想起22冬前伊欲出國彼日佇台北松山機場的情景。

  2.
  22冬前,賴正德是一位人生當欲起步的青年,伊175公分懸、瘦瘦軂(lò)軂的體格,面裡掛一副五、六百度的烏框目鏡。彼陣,伊才23歲,拄唯台大電機系卒業,申請著美國德州大學獎學金,欲去離厝萬里遠的所在讀碩士學位。欲坐飛凌機去美國彼日,賴正德手裡拖一筊(kha)旅行用的大筊皮箱,伊粗做人款的老爸賴鐵牛、老母劉秋霞,19歲拄仔高中卒業、猶留西瓜皮樣頭鬃的小妹賴雪鳯齊(tsiâu)唯故鄉員林趕來台北松山機場相送。
賴家一家伙仔四個人徛踮松山機場出境大廳,氣氛摻濫著離別的毋甘佮哀愁。正德的老母秋霞用伊做穡粗耙耙的雙手,佇正德的面裡輕輕仔挲(so),那挲目屎那輾(liàn)落來,「德的啊,出門在外不比踮佇厝裡,阿母無法度綴(tùe)咧身軀邊巡頭看尾,你著食予飽穿予燒,愛會曉照顧家己,知否?」
正德的老爸鐵牛佮平素時仔相像恬嘴,干單徛踮邊仔掠伊金金看,一直無講甲半句話。
  自細漢佮正德一向感情誠好的小妹雪鳳,毋甘鬥陣大漢的兄哥離開身邊,出力給伊攬牢牢,「阿兄,你去美國了後,有閒愛會記得較捷(khah tsia̍p)寫批轉來厝裡,我會有孝阿爸佮阿母,你免掛心。」
  「阿爸、阿母、妹仔,此去我會認真拍拚,向望量早完成學業,成功倒轉來台灣佮恁團圓。」正德那講喉那滇(tīnn),停一時仔閣講:「妹仔,過幾工仔大專聯考就欲放榜,阿兄祝妳考牢一間好大學。」話講煞,正德閣給小妹攬一下。
  「多謝阿兄。」雪鳳歡喜流目屎。
  「各位旅客,16點45分飛往美國洛杉磯的班機,連鞭(liâm-mi)欲起飛,請猶未登機的旅客趕緊登機。祝恁旅途愉快。」松山機場的放送頭,透過聲音清亮的姑娘仔,放送正德欲坐彼班飛凌機直欲起飛的消息。
  「各位旅客,16點45分飛往美國洛杉磯的班機,連鞭欲起飛,請猶未登機的旅客趕緊登機。祝恁旅途愉快。」仝款的內容姑娘仔閣放送一擺。
因為台灣無直飛德州休士頓的班機,所致愛先坐到加州洛杉磯才閣轉機。
正德手拖大筊皮箱,面向厝裡的人講:「阿爸、阿母、妹仔,我欲登機矣,恁逐家愛保重。」
  正德向前行幾落步,老爸鐵牛唯後壁面逐(jiok)到伊面前,閣唯衲(lak)袋仔撏(jîm)一摺(tsí)伊央託做生理的朋友替伊去烏市換來的美金,塞咧正德的手蹄仔裡,「德仔,遮的錢你提去。」這句話講了,鐵牛隨翻頭走轉去家後秋霞、查某囝雪鳳身軀邊,正德想欲給錢還予老爸,鐵牛向伊拽(ia̍t)手講毋免,喚伊趕緊登機。
  正德手拖皮箱往登機門的方向行去,佇鐵牛、秋霞佮雪鳳的眼內,正德的形影愈離愈遠、愈來愈細點,一直到甲全然看無為止。

  3.
  「22冬囉,我已經離開遮呢久長的時間,故鄉的一切泛勢早就變款,較停仔飛凌機飛到台灣的天頂,我就會當看著故鄉現此時的樣相。」賴正德佇心肝內暗靜仔對家己講。
  坐佇飛凌機頂,賴正德的心緒不止仔複雜。雖然,伊為著連鞭就會當轉去日思夜念的台灣歡喜,不而過,伊同時想著這畷轉去,嘛真有可能會予統治者的爪牙掠著,使伊回鄉夢碎。
  經過一、二十點鐘久的空中飛行,賴正德所坐彼班飛凌機,先唯休士頓飛到洛杉磯,停睏一時仔,才閣飛到台灣的天頂。伊唯頂面看落去,看著青翠的山嶺若有若無出現佇一蕊一蕊雲縫裡,伊的心情不止仔激動,差一屑(sut)仔就佇眾人面頭前喝咻。飛凌機勻勻仔佇機場的跑道降落,賴正德佮仝台飛機的旅客隨個啊隨個排列行出機艙,出現佇目睭前的是併(phīng)伊斯當年出國的松山機場加幾落倍闊、使用拄滿十冬的桃園機場。當當(tng tang)伊雙跤踏落二十外冬毋捌踮佇頂面行踏的鄉土,尚且想著久年無看的老爸雄雄過身,袂赴見著最後一面,伊早就含佇目墘的大滴珠淚,親像雨季了後無受控制的溪仔水,做一睏拚拚出來。
  賴正德給伊面裡彼副深度的烏框目鏡剝落來,唯衲袋仔撏手巾仔出來拭目屎,目屎拭焦了後,伊才逗(ta̍uh)逗仔行向海關。賴正德為著調整伊的呼吸,刁意故給跤步放予慢,行到海關官員面頭前,伊給護照拄(tu)予對方驗證彼(he)短短的幾秒鐘,緊張的氣氛予伊的心臟強欲唯嘴裡趒(tiô)出來,因為驚予對方看出伊的不安,所致面裡假做不止仔鎮靜,安呢提假護照通關的代誌才袂出破。海關官員給賴正德的護照掀開,看貼佇頂面的相片了後,掠伊瞭(lió)一下,隨頓(tǹg)印仔放伊通關。賴正德順利通關了後,伸手搭幾落下胸坎,伊跤步愈行愈緊,闖去轉盤領22冬前紮(tsah)出國彼筊大筊皮箱貯(té)的行李。領著行李了後,賴正德手拖皮箱三步做兩步行,一直到行出桃園機場大廳攏無停睏,伊伸手拽一台黃色計程仔,一目睨仔隨消失形蹤。

  4.
  賴正德彼日向德州大學電機系請好喪假,隨駛車拚去平平蹛佇休士頓的林忠明徛家。林忠明是台獨聯盟美國本部主席,白河出身,併賴正德較早兩冬來美國留學,佇台灣統治當局的烏名單裡,是一號不止仔重要的角色。
  林忠明聽著電鈴聲,隨唯厝裡行出門嘴開門,看著徛踮門外的賴正德,好玄出嘴給問:「正德兄,這個時間你毋是愛佇學校上課,哪有閒走來揣我?」
賴正德頭越雙爿(pîng)邊仔小看一下,手搭林忠明肩胛頭給聲音壓低:「忠明兄,我有要緊的代誌欲拜託你,咱入來內面才講。」
  林忠明拄才泡一鈷台灣出產的烏龍茶,倒一甌佮賴正德分享,「正德兄,這正港台灣的烏龍茶,你啉看覓?拄仔看你神神秘秘的模樣,到底啥物代誌遮呢要緊?」
  賴正德給甌仔提到鼻空口鼻一下仔芳喟,才小可啖(tam)一嘴,「昨暗半暝,我接著阮小妹雪鳳唯台灣敲來的電話,講阮阿爸拄仔佇厝裡往生。忠明兄,我已經22冬毋捌轉去故鄉,這擺無論如何我定著愛轉去員林,送阮阿爸最後一畷路。所致,今仔日特別來拜託忠明兄設法。」
  林忠明聽賴正德講煞,知影代誌的鋩(mê)角,「正德兄,你是講護照的問題著否?」林忠明掠賴正德看一下,賴正德向伊抌(tìm)一下頭,林忠明續咧講:「若護照的問題做你放心,我本人有學過製造假護照的技術,所致免驚會露洩消息。明仔載仝這個時間你來揣我,電鈴扺(tshi̍h)三聲,我會隨提物件出來交予你。」
  「忠明兄,想袂到你有這把功夫,既(kah)若按呢,你敢無想欲家己做一本,轉去白河一畷?」賴正德講出心內的梟(hiâu)疑。
  「這敢著閣講?心悶故鄉的心情你我攏相像。不而過,我的標頭太顯目,恐驚欲過關有較困難淡薄。設使你這擺若順序過關、平安轉來休士頓,無的確我會親身行一畷。」林忠明敨(tháu)開賴正德的梟疑。
  翻轉工仝一個時間,賴正德照品照行、準時赴約,來到林忠明徛家門嘴,電鈴扺三聲,林忠明有影隨出來應門,將一個牛皮紙袋仔交予賴正德,賴正德恬靜無聲,干單向伊抌一下頭,隨攢(nǹg)入家己駛來的自家用內底,直透給車駛到休士頓國際機場停車場。

  5.
  賴正德唯桃園機場外面拽一台計程仔,伊無喚運將駛到桃園車頭,直接坐火車轉去員林,顛倒給運將講一個大溪的地號。運將照伊報的地號,量約半點鐘久駛到大溪老街一棟巴洛克建築的頭前。這時,黃昏西照日的光線,輕輕仔掖踮巴洛克建築面頂,塗跤兜反射出建築的剪影,賴正德唯車窗探頭看壁頂彼塊已經褪漆的藍底白字門牌號,確實有影佮伊手裡彼張紙所寫的地號一模一樣。
落車了後,賴正德給伊的皮箱拖到門嘴,照林忠明佇彼張紙後壁面所寫的暗號,對枋仔門挵三下,量約十秒鐘後,枋仔門夆(hông)挩(thuah)開,徛佇伊面頭前的是一位戴烏仁目鏡、留五分仔頭、兩撇嘴鬚的中年查甫人。這位神秘款、體格武頓的中年人,替賴正德拖皮箱,掣(tshūa)伊去後壁面的客房歇睏。
  「賴桑,請啉茶。」安頓好勢了後,中年人斟(thîn)一甌白滾水予賴正德,「我是聯盟佇台灣的秘密盟員,為著莫露洩身份,所致我會不時變換打扮,以後你喚我雄仔就會使。昨昏(hng)我接著林桑的通知,這擺任務我會盡全力配合,助你轉去故鄉、全身抽退,絕對袂予車輦(lián)牌破害咱的計畫。」雄仔講甲誠有自信。
  「多謝雄哥鬥相仝,續落來咱欲安怎行動?」賴正德一心一意干單想欲趕緊轉去故鄉。
  雄仔給嘴偎踮賴正德耳空邊,細聲講:「賴桑,緊事寬辦,……安呢生,安呢生。」
  「賴桑,我看天嘛暗矣,我掣你來去外面食暗頓。」雄仔計畫講煞,出招賴正德出門食暗頓。泛勢驚天暗戴烏仁目鏡無合情理,顛倒引起別人注目,雄仔給目鏡剝落來,換戴一頂深藍色的帽仔,帽仔頭前正中央繡一面車輦牌的旗仔,賴正德看雄仔換戴這頂帽仔,向伊比一枝大頭拇。
  雄仔掣賴正德行出巴洛克的建築,行五十公尺了後斡兩個斡,入去一間徛佇巷仔內無掛看板的麵店仔,內面拄好無半個人客,雄仔點兩碗大碗的雜菜麵,切一大盤豆干、滷卵、海帶,順續喚頭家捾(kūann)一罐玻璃矸仔裝的麥仔酒。
酒、菜、麵一時仔久攏總捀(phâng)來怹(in)的桌頂,雄仔出嘴招呼:「賴桑,雜菜麵趁燒緊食,這阮這箍圍仔我食過上界gió-toh的,你給食看覓,麵糅(khiū)、料實在。」
  賴正德聽雄仔安呢講,看唯碗內,「有影就著,料好實在,大碗閣滿墘,豬肉絲、紅菜頭、木耳,猶有一尾蝦仔,予人看著強欲流嘴瀾。」賴正德講煞,挾一簇(tshok)麵起來食,「這麵透濫故鄉的滋味,確實好食。」賴正德提酒開仔撨(kiāu)開酒塞仔蓋,斟兩甌麥仔酒,一甌捀予雄仔,「雄哥,我敬你。」雙人齊給酒杯仔捀懸懸,酒杯叩(kho̍p)酒杯,一嘴啉予焦。
  這暝,佇彼間無掛看板的麵店仔,賴正德佮雄仔相連續啉幾落罐麥仔酒,雙人好親像久年無見的老朋友仝款無所不談,講天講地,講hāu-hia、講飯篱(lē),當該然怹真知輕重,佇微醉的氣氛下底,怹攏無講著一絲仔敏感的話題。食飽啉足,兩個人才靠微微的月光佮暗毿(sàm)的路燈照路,逗逗仔行轉去彼間巴洛克的建築。

  6.
  賴正德細漢時的徛家踮佇員林百果山跤,彼是一間塗埆砌的低厝仔,佮彼箍圍仔厝邊頭尾的徛家相像。伊的老爸賴鐵牛、老母劉秋霞佇百果山頂有一遍(phiàn)果子園,彼是怹阿公賴天送傳落來的家伙,園裡種滿當地出名的果子樹楊桃欉。楊桃園的穡頭,唯沃水、摳(khau)草、剪枝、壅(ìng)肥、套袋仔,一直到甲採收、包裝,遮的嗒(tap)嗒嘀嘀的空課,若干單偎靠鐵牛翁仔某兩個人咧做,擔頭有影較重淡薄。體貼、乖巧的正德佮小妹雪鳳從(tsīng)做囡仔就誠捌代誌,怹毋甘老爸、老母過頭操勞,所致,自讀小學起,見若臘日仔紙頂面出現紅字的歇睏時,兩兄妹仔攏會綴老爸、老母起哩百果山頂楊桃園裡鬥做穡。
  寢(tshím)頭仔,正德、雪鳳兩兄妹仔因為細漢欠經驗,佇園裡主要的空課,是給老爸、老母鬥相仝做沃水佮摳草這兩項較簡要的穡頭。雖然怹做的是較無技術性的穡頭,不而過,有怹兩人鬥跤手,鐵牛佮秋霞兩翁仔某肩胛頭的重擔的確有減輕淡薄。到甲正德小可較大漢身材抽懸、跤手較猛(mé)掠了後,便若搪(tn̄g)著採收期,伊就綴老爸鐵牛跁(peh)起樹仔頂鬥挽熟黃的楊桃。
有東時仔,樹仔頂的楊桃袂赴採收自然落(lak)落來,秋霞會揀幾粒仔較歹看相的,提轉去厝裡切予一片一片,暗頓食煞逐家踮門口埕納涼的時,捀出來公家食。頭擺切楊桃的時,伊順這個勢對兩兄妹仔機會教育,「德仔、鳳仔,恁給看,」秋霞唯盤仔裡抳(ni)一塊楊桃片起來,「這楊桃猶有另外一個名號做五稜仔。」
  拄入學無偌久、讀小學一年仔的雪鳳好玄出嘴問:「阿母,是安怎楊桃欲號做五稜仔咧?」
  「你無看,一、二、三、四、五,」秋霞比楊桃片的五個角予兩兄妹仔看,「拄好五個角,毋才會號做五稜仔。」
  讀小學五年的正德續嘴講:「妹仔,頂日仔學校上自然課紹介楊桃的時,老師閣有給阮講另外一個名。」
  「號做啥物名?阿兄,你緊講。」正德的話題引起雪鳳的趣味。
  「號做天星果。妳看,有成天頂的星否?」正德那講那提一塊楊桃片,塞咧小妹嘴裡,雪鳳那哺嘴仔那笑微微。
  一直無講話較嘴恬的鐵牛拍斷怹的話柄,「德仔、鳳仔,恁兩兄妹仔給阿爸、阿母鬥做穡,阮感覺誠安慰。毋過,我向望恁兩個較拚勢讀冊,別日仔佮人有比併,毋通親像我佮恁阿母仝款青瞑牛,一世人干單會當做山穡。」
  正德佮雪鳳同齊應:「阿爸,阮知。」

  賴正德陷眠,夢到遮伊雄雄醒起來。伊佮小妹雪鳳攏有聽老爸的話拚勢讀冊,伊去美國留學提著博士學位,小妹嘛佇台灣讀到大學卒業。毋過,因為烏名單的緣故,伊煞袂得轉來故鄉報答老爸晟養的恩情,這陣,老爸已經過身。想到遮,賴正德目屎四湳垂。

  7.
  賴正德去大溪老街揣雄仔的隔轉工中晝。
  雄仔駛一台中古的烏色轎仔,到三峽祖師廟參拜。伊面裡掛一副銀框白仁目鏡,昨昏彼兩撇嘴鬚已經無去,看起來加誠斯文款。雄仔身軀邊一位頭毛留到肩胛頭、身材瘦窕(thio)瘦窕、身穿白底淺花洋裝的中年查某人。
  踏入廟埕,雄仔給中年查某人紹介這間受濟濟信眾敬拜的祖師廟:「麗惠,三峽祖師廟已經有223冬的歷史,廟裡主要服伺(sāi)福建泉州的清水祖師,遮佮淡水祖師廟、艋舺祖師廟算是北部上界出名的三間祖師廟。兩百外冬來,因為地動佮火燒的緣故,攏總捌重建三擺,煞尾這擺是由在地藝術家李梅樹唯1947年開始重建,一直到甲七冬前伊過身,猶未重建完成。毋過,你給看,」雄仔掣查某人那行那指(kí)廟壁佮廟柱的雕刻予伊看,「無論廟壁抑是廟柱雕刻的幼路佮藝術性,是別個所在奧(oh)得見著的,所致遮嘛予人稱呼做『東方藝術殿堂』。」
  雄仔咧紹介三峽祖師廟的時,中年查某人誠注神咧聽,不時抌頭回應,自頭至尾攏無講甲半句話。

  彼日早起,雄仔來挵賴正德房間門喚伊起床,正德手面洗好行到廳裡,看著雄仔身軀邊徛一位身材瘦窕的婦仁人。雄仔出嘴給正德紹介:「賴桑,伊是阮牽的,號做麗惠。咱的計畫我攏有給thok頭矣,你放心,伊袂露洩咱的秘密。」
  賴正德向麗惠抌頭,「嫂仔妳好,較停仔愛勞煩妳矣。」
  「毋通安呢講,這是我該當做的代誌。」麗惠客氣應話。
  三個人做陣行入賴正德暫蹛的房間。麗惠挩開伊紮來彼筊kha-báng的 jia-khuh,唯內面提出一頂假頭毛、一軀(su)白底淺花洋裝、一領白色Bra、一雙烏色平底鞋佮一筊化粧箱。
  雄仔對賴正德講:「賴桑,好佳哉阮牽的佮你的身材差毋成物,伊僎(tshûan)遮的物件該當有合你用。今(tann),家己人免驚歹勢,請你給外口衫褪落來,通好趕緊換裝。」
  毋捌佇初熟似的婦仁人面頭前換衫仔褲,使致賴正德面仔小可紅紅,為著順序完成計畫,伊緊猛褪甲偆一領四角格仔的內底褲。麗惠代先教正德安怎穿Bra,調整好勢了後給伊鬥long洋裝,洋裝long好請伊坐踮梳粧枱前。麗惠替伊戴長到肩胛頭的假頭毛,續落給伊畫目眉、抹粉、點胭脂,因為正德連鞭就愛參加喪禮,所致麗惠干單替伊畫薄粧。變裝的空課,量約成點鐘就規個完成,正德穿好烏色平底鞋,麗惠教伊查某人行路的體態,唯外表看,正德已經九分成查某人。
佇邊仔恬恬看麗惠畫粧的雄仔對正德講:「賴桑,較停仔出去外面了後,你盡量莫講話,安呢較袂出破。阮牽的麗惠的名就暫且借你用。」
  賴正德越頭看麗惠,「嫂仔,歹勢呢。」
  「毋通安呢講,你家己較細膩咧。Kha-báng裡猶有一軀烏色的褲裝,你才揣所在替換。」麗惠應話。

  雄仔佮假扮做麗惠的賴正德離開三峽祖師廟了後,行去廟邊怹停車的所在。坐入車裡,雄仔對正德講:「賴桑,都一畷工來到祖師廟矣,李梅樹佮怹兄哥的紀念館拄才開幕無幾工,就佇頭前一塊仔,咱來去行一下袂延遷(tshiân)偌濟時間,我會佇欲暗進前送你轉去員林厝裡。」
  「雄哥,你想了不止仔周至,來去紀念館行一下嘛好。其實,我本人自細漢就誠趣味畫圖,會記得小學五年的時,捌得著彰化縣畫圖比賽頭名。」賴正德正面回應雄仔。
  雄仔駛伊彼台中古的烏色轎仔,唯祖師廟前長福街相連續三擺正斡,駛過清水街、信義街到民生街,伊給車插踮路邊,兩個人落車行到三峽橋邊仔一棟大樓,佇大樓入口的所在有掛一塊「劉清港醫師李梅樹教授昆仲紀念館」的看板。坐電梯起哩七樓,佇紀念館門嘴搪著一位西裝畢紮、看起來量約五、六十歲的奧里桑,伊胸前結一個名牌,頂面寫「總幹事李景暘」。李景暘看著雄仔佮女裝打扮的賴正德出電梯門,向怹行一個禮,「先生、女士恁好,歡迎來紀念館參觀,小弟本人是李梅樹教授的大漢後生,請問敢有需要我給恁導覽?」
  「李先生,阮的運途有影透天,今仔日來紀念館參觀會當搪著你,確實是阮的福氣。你都遮呢仔誠意,安呢,較停仔就勞煩你給阮簡單紹介一下。」雄仔對李景暘嘴笑目笑。
  李景暘掣怹行入紀念館裡。一入紀念館,倒手爿壁頂貼一張大海報,頂面寫「春季展覽主題:婦女之美。日期:3月11日至18日。」李景暘那掣怹參觀那對怹講:「因為阮老爸在生的時堅持無欲賣畫,所致,囤佇厝裡的畫規厝間,數量到底有偌濟一時嘛袂赴詳細統計。紀念館內面目前已經整理好勢、排出來展覽較重要的物件,除了伊的畫以外,嘛有三峽祖師廟的重建手稿圖,另外猶有阮阿伯劉清港醫師在生的時所用過的物件佮醫療器具。」
  李景暘為怹兩人詳細導覽紀念館的開幕展,量約開半點外鐘,導覽煞閣親身送出門嘴,雄仔佮正德兩人向李景暘行一下禮,坐電梯離開。
  離開紀念館,雄仔佮正德行去停車的所在。雄仔唯三峽起行一路向西,經過大溪、平鎮,佇楊梅交流道上高速公路。上高速公路了後無一時仔,隨拄著楊梅收費站,沿路通過楊梅、造橋兩個收費站,量約成點鐘後駛到后里泰安休息站。彼日因為毋是禮拜時仔,所致來休息站的人佮車攏無偌濟,女裝打扮的賴正德行入查某便所,給身上彼軀白底淺花洋裝換掉,改穿麗惠替伊僎的烏色褲裝。賴正德換裝了行出外面,看著雄仔手裡捾兩罐楊桃汁,徛踮樹仔跤咧聽(thìng)候伊。

  8.

  叫著我,叫著我,黃昏的故鄉不時塊叫我,叫我這個苦命的身軀,流浪的人無厝的渡鳥,孤單若來到異鄉,不時也會念家鄉,今日又是來聽見著喔~親像塊叫我~

  叫著我,叫著我,黃昏的故鄉不時塊叫我,懷念彼時故鄉的形影,月光不時照落的山河,彼邊山,彼條溪水,永遠抱著咱的夢,今夜又是來夢著伊喔~親像塊等我~

  叫著我,叫著我,黃昏的故鄉不時塊叫我,含著悲哀也有帶目屎,盼我轉去的聲叫無停,白雲啊~你若欲去,請你帶著阮心情,送去予伊我的阿母喔~毋通來袂記~

  逐擺佇海外台灣人聚會的時,賴正德攏會聽著眾人作陣合唱這首文夏填詞的日本曲〈黃昏的故鄉〉。逐擺唱,逐擺哭。逐擺夜暝佇厝裡心悶故鄉佮親人的時,賴正德嘛會關踮冊房內面細聲唱〈黃昏的故鄉〉。相像逐擺唱,逐擺哭。
  伊猶會記得,12冬前,伊出國留學滿10冬,彼時已經佇美國德州大學電機系揣著安穩的教冊空課。不而過,因為烏名單的緣故,一直無法度順序倒轉去故鄉。有一日,賴正德接著小妹賴雪鳳唯台灣寄來的批信,批裡講伊的老母劉秋霞等伊10冬,煩惱甲規抱頭毛白一半較加,猶等袂著伊轉來台灣。所致,已經央人拜託旅行社替伊辦好護照佮美國簽證,按算後月日欲親身來美國一畷,看伊久年無見的後生,時到,雪鳳會陪伴老母作陣來。賴正德隨回批,給小妹講欲安怎坐飛凌機佮其他該當愛注意的事項。
  老母佮小妹來美國彼日,賴正德親身駛車去休士頓國際機場載怹。佇機場大廳,劉秋霞頭一目看著10年無見的後生,目屎流目屎滴行偎給伊攬牢牢,「德的啊,阿母逐日都咧數念你哦,便若園裡的穡頭做煞,就那想那哮,哮甲這陣目睭有較輸。我不時咧給妹仔講,我若毋緊去美國看恁阿兄,有一日我若目睭哭甲青瞑,想欲看嘛看袂著矣。」
  賴正德聽老母安呢講,心肝親像針咧捼(ui)仝款,雙跤跪咧塗跤兜,「阿母,請諒情囝兒不孝,袂當陪伴佇妳身軀邊。」
  「妹仔,緊給恁阿兄牽起來,遮飛凌機場出出入入遐濟人歹看。」賴雪鳳聽老母安呢講,隨行偎給賴正德牽起來。兩兄妹仔嘛攬一睏,賴正德伸手輕略仔摸小妹的面,「妹仔,妳有影大漢矣。」
  賴正德唯休士頓國際機場載老母佮小妹轉去郊區的徛家,猶未入門正德的家後陳雲卿早就僎好一桌豐沛的飯菜。怹一踏入門,雲卿隨闖偎來乾(ta)家佮小姑仔面前,「阿母、雪鳳,咱雖然頭一擺見面,毋過,正德定定講起厝裡的代誌,嘛有提恁的相片予我看。」
  「雲卿仔,我一個好新婦,多謝妳佇他鄉外里照顧阮德仔,予妳誠辛苦。」劉秋霞頭擺見面就呵咾新婦。
  「阿母,妳千萬毋通安呢講,這是我該當愛做的。」雲卿予乾家呵咾一下,煞感覺歹勢歹勢。
  彼暝,逐家食甲腹肚飽漲漲。秋霞佮雪鳳母仔囝減采時差的緣故,規暝睏袂去。正德佮雲卿早就請假規禮拜,所致會當陪怹開講規暝。隔轉工逐家踮厝裡歇睏一日。續落來五工,正德佮雲卿輪流駛車載逐家四界行踏,對秋霞佮雪鳳這對頭擺出國的母仔囝來講,有影大開眼界。

  9.
  歇睏換裝了,雄仔唯泰安休息站載賴正德閣上高速公路,無幾分鐘就通過后里收費站,了後閣駛量約仔50公里落員林交流道。落交流道了後,行縣道148號到何厝,接縣道137號向南,才閣接員水路,大概仔一、兩公里就到賴正德日思夜夢的故鄉徛家。22冬毋捌轉來,厝裡四箍輦轉的景緻已經改變不止仔濟,賴正德差一屑仔就認袂出來,永過遮規遍齊是塗埆砌的低厝仔,現此時大部分的人家攏蹛紅毛塗翻過的樓仔厝,連正德怹兜嘛翻修做三層的西洋樓。
  賴正德老爸賴鐵牛的靈堂,用鐵枝仔做骨架,外面嵌布帆,搭踮徛家邊仔的空地仔。正德佮雄仔到位的時,差不多下晡四點半跤兜,日頭的光線已經無親像佇泰安休息站的時遐呢炎。怹行入靈堂,看著彰化縣長、員林鎮長、百果山青果合作社社長佮幾落位縣議員、鎮民代表送的輓聯。彼時,靈堂內面干單正德的小妹雪鳳佇咧,雖然離頂回雪鳳陪老母去美國看伊直欲一紀年,不而過,正德一踏入靈堂就認出已經41歲的小妹。雪鳳點兩欉香交予面頭前這兩位來客,怹拈香的時,雪鳳注神相徛佇正爿穿烏色褲裝的中年婦仁人,伊感覺這個人面熟面熟,煞一時想袂起來捌佇佗位見過。
  拈香了,雪鳳忍袂牢心內的好玄,行偎變裝的正德身軀邊,「請問這位大姊,咱毋知……」雪鳳話猶未講煞,正德就唯衲袋仔撏一張拄才佇路裡寫好的紙條仔交予伊,頂面干單寫「妹仔,我是德仔。」雪鳳歡喜一下,出嘴欲喚正德,才喚一字「阿」,正德就伸手掩伊的嘴,仆踮伊的耳空邊細聲講:「妹仔,遮無利便講話,緊掣我來去阿母的房間才閣講。」
  雪鳳掣正德佮雄仔入去厝裡二樓老母秋霞的房間。這時,欲偎70歲的秋霞,頭毛早就白蒼蒼,目睭併12冬前去美國的時猶較輸,知影雪鳳掣人入來,毋過目睭看袂真。「鳳仔,怹是?」
  「阿母,我是德仔。邊仔這位是我的朋友,是伊載我轉來的。」正德行偎老母的身軀邊,輕輕仔搦(la̍k)伊的手。
  秋霞瞻(tann)頭看正德,伸手摸伊的面,摸著長頭毛,「你誠實是德仔?你的頭毛哪會……」
  「阿母,我這陣猶袂當自由出入台灣,這畷為著順序轉來送阿爸,辜不衷毋才會變裝。」正德向老母解說伊戴假頭毛的因端。講煞,給彼頂假頭毛提落來予老母佮小妹看。
  「德仔,你這畷轉來會當蹛幾工?」老母秋霞誠關心。
  「阿母,為著莫引起外人的梟疑佮替恁惹來麻煩,我明仔載參加阿爸的告別式了,就愛隨離開。恐驚無法度送阿爸上山頭,請諒情囝兒不孝。」正德對老母講出伊的無奈。
  「德仔,阿母袂怪你,」秋霞那講那哭,「假使恁阿爸若知影你無顧一切拚轉來送伊,伊定著會感覺誠安慰。」
  「阿母,盈暗我佮朋友來去蹛旅社,妳家己愛保重。」講煞,正德給手裡彼頂假頭毛戴轉去頭殼頂,含著目屎佮雄仔離開家門。
  房間裡只偆秋霞佮雪鳳兩母仔囝攬咧哭啼。

  10.
  賴鐵牛的告別式佇隔轉工早起舉行。猶未九點,賴家的親族仔佮唯每一角勢來向賴鐵牛致意的各界人士,逗逗仔集偎來靈堂。變裝的賴正德佮雄仔,嘛佇九點進前就唯昨暝暫蹛的旅社來到位。怹兩人一到位,雄仔目睭誠利(lāi),隨瞭著靈堂外面有五、六名穿深藍色服裝、留五分仔頭的便衣人員,摻濫佇人群內面。伊用眼神暗示賴正德,正德嘛致覺著這陣人來遮的用意。
  九點開始進行家祭。賴鐵牛的家後劉秋霞、查某囝賴雪鳳、囝婿陳光明佮其他賴家的親族仔,隨個啊隨個輪流向賴鐵牛拈香、行禮。賴正德徛踮人群內面,袂當現身佮親人作陣家祭,伊心肝內的痛疼,毋捌親身經驗過的人,恐驚無法度體會。量約二十分鐘久家祭了,續落來由各界團體參與公祭。大多數團體攏差派一、兩位仔代表參加公祭,其中,干單百果山青果合作社上界大陣,由社長掣領數十名社員,向賴鐵牛拈香、行禮。規個告別式自頭至尾,大概佇早起十點捅(thóng)仔結束。了後,幾名體格武頓的查甫人給賴鐵牛的棺柴扛上靈車,賴鐵牛的家屬佮親族仔綴佇靈車的後壁面,逗逗仔行向百果山頂的墓地。這時,所有參加公祭的各界人士,早就離開現場,連彼五、六名穿深藍色服裝、留五分仔頭、摻濫佇人群內面的便衣人員,嘛走甲無看影跡。
  賴正德坐踮雄仔彼台烏色的轎仔內面,透過車窗看送葬的隊伍那行那遠,一直到全然看無半點形影為止。雄仔照昨昏來正德怹兜的路線,唯員林交流道上高速公路,半點外鐘後通過后里收費站,閣無幾分鐘來到泰安休息站,佮前一日相像,來遮歇睏的人佮車仝款無偌濟。女裝打扮的賴正德,趁無人注意的時緊行入查甫便所,給身軀頂的穿插規個換落來,順續洗掉麗惠替伊畫的薄粧,恢復拄唯美國轉來台灣彼陣的模樣。正德換裝了行出外面,看著雄仔手裡捾兩罐楊桃汁,徛踮樹仔跤咧聽候伊。
  雄仔給車駛出泰安休息站了後上高速公路,沿路經過造橋佮楊梅兩個收費站,點外鐘後落機場交流道,伊給賴正德載到桃園機場航站大樓外面。「賴桑,這擺咱的任務順序完滿,轉去美國了後,才請你給聯盟方面講一聲。較停仔通關的時嘛是愛較細膩咧,才袂佇最後關頭出破。祝你一路順風。」雄仔對賴正德交代佮祝福。
  賴正德伸出伊的正手佮雄仔握手,「雄哥,轉來台灣這幾日,好佳哉有你佮嫂仔鬥相仝,我才會當順序轉去故鄉祭拜阮老爸。實在真多謝你,嘛請你替我給嫂仔講一聲勞力。」
  賴正德佮雄仔相辭了後,手拖彼筊大筊皮箱行入航站大樓。伊將行李安頓好勢,提出彼本拜託林忠明假做的護照,用蕭清輝的身份通關。這擺,因為任務順序完滿,所致伊無親像轉來的時遐呢緊張。賴正德踏著輕快的跤步行到海關,海關官員掠伊護照頂面的相片看一下,隨頓通關印。
  十外分鐘了後,賴正德所坐彼班飛凌機,唯台灣桃園機場的跑道,逗逗仔滑行飛上天。飛凌機一下仔飛到天頂,以平穩的速度前進,正德唯頂面看落去,看著青翠的山嶺若有若無出現佇一蕊一蕊雲縫裡,這個影像離伊愈來愈遠,到甲全然無看影跡,伊才給目睭瞌(kheh)起來歇睏。一、二十點鐘後,賴正德所坐這班飛凌機,會踮洛杉磯轉機了後,順序降落佇美國休士頓國際機場。

──2011.4.1寫佇赤崁南門仔
  2011.10《台文戰線》第24號

檢視次數: 410

吳浩暘在11:53pm對2012 二月 18的評論

茲文,描寫手法平實,煞誠感動讀者。會使講,予我有不止仔濟的真切感。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