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題目】

──為什麼洪棄生總是認為以前滿清統治什麼都好,而後日本統治什麼都不好?請您猜猜看!
──比較洪棄生的兩組「鹿溪詩」【注:鹿溪是鹿港一條向西出海的大溪流】
◎宋澤萊
這次高中課審會撤下了連橫的〈台灣通史序〉,同時推薦了洪棄生的〈鹿港乘桴記〉後,立即引來眾多的討論。洪棄生突然成為大家注目的對象。

洪棄生是鹿港人,1889【光緒15年】24歲時考中秀才,入台南府學讀書;以後四度到福州考舉人,都落榜,這時已經是1894年。隔年台灣割日,他功名斷絕,一生與考場再也無緣;他的人生沒有指望了。

也就在割日時【不會超過一、兩年】,他的詩文大變。淪日以前,他是浪漫、田園詩人,鹿溪【鹿港通達到海邊的一條大溪流】詩盡是青春美景,無限美好;如今他是悲劇詩人,他寫的鹿溪詩變成蕭條淒涼,滿目破敗。

以後,只要他寫起滿清統治的鹿港詩,就什麼都好;只要他寫起日本統治的鹿港詩,就什麼都不好。終其一生,這種現象不曾改變!

被推薦到高中課本裡的散文〈鹿港乘桴記〉,也具有這種現象!

鹿港的變遷,在洪棄生的眼中是突變的,並非漸變;只在一瞬間,面目全非,陳疴難醫!

這是多麼詭異啊!

所以,如果您看到〈鹿港乘桴記〉這篇文章裡寫了滿清統治時代的鹿港多麼多麼的好,日本統治時代鹿港多麼多麼的壞,您不要覺得奇怪,希望您能聰明地加以了解!

特別是要了解到他這篇散文只是寫鹿港港口的風景。的確,日治時期的鹿港港口風景是不如清治時期繁華;但是整個大鹿港地區或整個彰化地區或整個台灣並不如此!

洪棄生並非很標準的寫實派詩人,他是「境隨心轉」非常厲害的文學家。萬物透過他的心鏡,就產生折射扭曲,而後表現在他的詩文上!

也就是說:他的心情爽,寫出來的風景就美麗;要是不爽,就一片塗炭!

底下,我要附錄他所寫的兩組「鹿溪」詩,同樣是寫「鹿溪」風光,但是1985年前與後,判若兩條溪,沒有絲毫的雷同性,他的詩文就是這麼地酷【絕對】!

1895年前幾年的「鹿溪風光」:
◎〈沿溪晚興〉
漫漫桃花源,繚繞夕陽村。沿流無近遠,乘興隨往返。清風發棹謳,欵乃一聲喧。問余何自適,愛水亦無言。清流涵太空,濁流可灌園。隨水得真意,指點實云煩。褰裳者之子,深淺獲所安。老漁能自得,濯足負暮暝。
【譯】這是一個廣延無際的世外桃源,所有的村莊循著溪流兩岸彎彎斡斡陳列在夕陽下。我乘船,沿著溪流,不顧遠近,隨著我的喜愛,去了又回來。在清風送爽中,出發的船兒唱起了船歌,歌聲十分響亮。您若是問我:你到底要走到哪裡去?我只能說:由於我喜歡這條溪流,去哪兒都沒有問題。您看!在水流清淨的這一段,反照出整個廣大的天空的影子;在混濁的那一段,農人可以利用來灌溉。在各不相同的每個段落,都各有它不同的的用途,我也煩於清楚指明。凡是撩衣渡河的先生們,不論是深淺河段,都能安然渡過。更何況是老漁夫們,他們就在這個黃昏的溪流中,安然地洗淨他們已經勞動了一天的腳。

這首詩的視景傑出,但是他不描述四面八方的空間,而只定睛在河流上做描述。由這一首詩可以看出,鹿溪並不是一條深水溪,它能允許人們撩衣渡河,應當是安全性很高的河流。除了渡河的人以外,詩裡出現了農人、漁民的的活動,使得我們注意到這條溪的重要性,他是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條河流。不過,在這首詩中,看不到生活的壓力,作者安適悠閒的心情感染了一切,使所有的人物和景色看起來也是安適悠閒的。我們還注意到,鹿溪在這裡居然被比喻成桃花源,這種讚美簡直就把鹿港當成天堂看。

1895年以後一、兩年的「鹿溪風光」:
◎〈雨後出行書見兩首〉
〈之一〉
宛轉循溪行,忽見開門處。茅舍插水中,竹籬隨波去。雞犬雜魚蝦,庭階浮空曙。偶欲問友家,道途皆沮洳。人如曳尾龜,躡足在泥淤。隔岸即前村,溪心露林櫖。
【譯】蜿蜒地順著溪流而走,忽然看見一個開著大門的人家。這個茅屋已經浸入了水中,竹籬笆已經被水波沖走了。豢養的雞狗家禽和水中的魚類混在一起,庭院的台階漂浮著曙光。想要去拜訪熟人的家,卻看到每一條道路都是如此難走。居民看起來就像是曳著尾巴的烏龜,躡著腳在泥濘中走路。對岸就有一個村莊,溪流的中央,露出了一些林木。
〈之二〉
南行與過橋,橋頭○水斷。如虹倒一溪,影垂中流半。徘徊欲涉津,行客坐凌亂。溪邊密密人,爭將一葦看。勺水已如斯,何況江海漫。
【譯】想要向南走,就必須越過一座橋。橋頭卻在水中斷裂了。就像是一道彩虹插在水中,橋影倒映在水流中央。在這邊的岸上,徘徊著想要渡溪的人,準備搭船的人凌亂地坐著。溪邊這麼多人,就爭相等著一條小船。一陣的小雨水,就把鹿溪弄得這麼不堪,假如遇到滔滔的江海大水,那豈不就要更糟糕!

這兩首詩,分別寫了一場小雨後,鹿溪旁邊住家的慘況和溪橋斷裂的景象,顯露了鹿溪不堪的一面。這場雨還不是甚麼瀰天蓋地的大雨,就已經導致鹿溪的癱瘓,將來若真的有狂暴的大雨來襲,真不知要變成如何。所有的意象,包括「茅舍插水中,竹籬隨波去。雞犬雜魚蝦,庭階浮空曙」「橋頭○水斷。如虹倒一溪」都充滿了殘敗的、廢棄的味道,就像歷經了一場災劫一樣。
──2017、11、01寫於鹿港

檢視次數: 94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8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