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宋澤萊的部落格 (131)

〈紀荷包嶼〉【藍鼎元文選之六】白話翻譯

〈紀荷包嶼〉【藍鼎元文選之六】白話翻譯

◎藍鼎元著‧宋澤萊譯





辛丑年秋季,我巡視臺北,從半線循著海岸線回來。到猴樹港以南的地方,看到眼前平原曠野,一望無際。忽人田間有水流聚集成為一個湖,圓周可達二十里。水中有一個沙洲,昂然高起,可以容納一個小城郭,裡面不知道住有幾戶人家,我非常喜愛它。問別人說:「這是哪裡?」抬輿子的腳夫說:「就是荷包嶼大潭。」原來,這地方逢下雨的時候,附近鹿仔草、大槺榔、坑埔的水,就會注入大潭中,從朱曉陂流出,也與土地公港交會。當大乾旱時它不乾涸,捕魚的人一天有一百多人。洲中的村落,就叫做荷包嶼莊。當時斜陽掛在西山,我駕車疾走,未能有閒暇仔細觀觀看這個勝景,然而心中卻很想念啊。



水沙連潭中浮出的小島,和這個荷包嶼很類似,可惜它在萬山之中,被番民私自佔有,不能與百姓同居,比不上這個肥沃的平原田疇,能聽任人民往來耕種,修築房屋棲息在島嶼上,終而能熙熙攘攘,相安相樂了。…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20 8:04am添加 — 無評論

〈紀火山〉【藍鼎元文選之五】白話翻譯

紀火山〉【藍鼎元文選之五】白話翻譯

◎藍鼎元著‧宋澤萊譯



海外的奇聞,無所不有。我所談的都是以親自聽見,看到的作為憑據,因此所沒有親自聽看見的那就多了。山能產生火,說來是荒唐的;火能從水中生出來,更是荒唐到極頂了。雖然如此,本來就有這種事啊!



臺灣火山有二種,都在諸羅縣境內。一個是在半線以北【注解:半線是今天彰化縣的一部分】,貓羅、貓霧二山的東邊,白天常常有煙飄出,夜間則有火光。當地是生番的住處,沒有人到;我曾經聽到有人這麼說而已。另一個在諸羅縣縣府的南邊,也就是如同左臂的玉案山後面。有一座小山屹立,下面有石隙,流泉滾動在滾亂中間,火從水中生出來,沒有煙而有火焰,燄騰高三、四尺,白天晚上都如此。有人試著用草木投入石隙中,煙立刻飄起,或焰更烈,頃刻間,所投下的草木都變成灰燼了啊。石隙邊的石頭黑黝黝的,堅硬無法打破。石頭旁邊的泥土都燃焦了,堅硬也如同石頭。您該相信這是宇宙的奇觀了吧!…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20 8:03am添加 — 無評論

〈紀竹塹埔〉【藍鼎元文選之四】白話翻譯

〈紀竹塹埔〉【藍鼎元文選之四】白話翻譯

◎藍鼎元著‧宋澤萊譯



竹塹埔寬長一百里,走了一整天,看不到到人家。野番出沒在這裡,埋伏在草莽中,等待殺人,之後割去首級,再烹煮、剝皮,變成髑髏頭,再用金銀做裝飾,誇稱這是難得的貨品,這個習慣已經很久了。行人即將經過這裡,必定要請熟番帶著弓箭加以保護,然後才敢行走;可是還是有失事的人。人們認定這是一條可怕的路段。然而,從府城到淡水之間,這是南北必經的地區,無法不經竹塹而到達,雖然極為艱苦,也不能不行走啊。這裡的地勢平坦,極為肥沃,荒野的水流縱橫,處處都難以跋涉。一般人都說,有一個叫做九十九溪的地方,如果挖通溝渠,開闢田地,就可以獲得良田好幾千頃,每年人民的增稻榖可以增加幾十萬。給臺灣北部的民生帶來大利益的,沒有比這件事更加美好。…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20 8:02am添加 — 無評論

〈紀水沙連〉【藍鼎元文選之三】白話翻譯

〈紀水沙連〉【藍鼎元文選之三】白話翻譯

◎藍鼎元著‧宋澤萊譯

從斗六門沿山進入裡面,經過牛相觸,上溯濁水溪的源頭,第二天就可以到達水沙連的內山。山裡有蠻蠻、貓丹等十個番社。他們操作千張的弓箭,都是強悍兇猛、不甚馴良,乃是被王化披覆、不斷控管的人種罷了。水沙連島在深潭當中,小山如同贅瘤,浮出水面。水潭四周有大山。山外有溪流包圍裊繞,從山口流了進來,終於匯成一個潭。潭的直徑有八、九里,圓周有二、三十里。中間突起一個島嶼。四周山青水綠,四顧蒼蒼茫茫,竹樹參參差差,雲飛翔鳥鳴叫;古代稱為蓬萊瀛洲仙島,真是毫不過譽啊!…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18 1:44am添加 — 無評論

〈紀虎尾溪〉【藍鼎元文選之二】白話翻譯

紀虎尾溪〉【藍鼎元文選之二】白話翻譯

◎藍鼎元著‧宋澤萊譯



虎尾溪的濁水沸騰,頗有黃河的遺味,只是大小不同罷了。黃河多半江泥與波浪翻滾,河水紅色;虎尾溪則是粉沙蕩漾流動,水色如蘆葦的灰,中間有螺紋旋繞,細膩明晰,很可愛,很像澎湖的文石貓眼模樣。溪底都是浮沙,沒有堅實的泥土,渡溪的人必須走得快,才可以渡過;稍稍停足,腳脛就會沒入沙裡,頃刻到腹部,甚至到胸部以上,那麼數人拉他也拉不起來了,最後就滅頂了。溪水深二、三尺,不能通船。夏、秋季,水會漲高,有時整個月都不能渡溪。我在辛丑年秋初,巡行斗六門北上,將至半線,到溪岸稍坐,叫隨行的人馬都稍微休息。之後,揚鞭騎馬疾馳,水淹到馬腹一半的地方,車牛都奔騰漂躍渡過,也是一個奇景啊!…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18 12:31am添加 — 無評論

〈平台紀略〉【藍鼎元文選之一】白話翻譯

〈平台紀略〉【藍鼎元文選之一】白話翻譯

◎藍鼎元 著‧宋澤萊譯

大清康熙六十年辛丑年夏季四月,臺灣奸民朱一貴作亂。



朱一貴,漳州長泰人,小名祖,游手好閒,沒有技藝,喜好結納奸犯,鄉里的人嫉怕他。在康熙五十二年,在台灣充當臺廈道的車役,不久被免職,住在母頂草地養鴨為生。他的鴨群能早晚自己編隊出入放養的地方,愚昧的鄉民都感到很奇怪。如果有奸匪前來拜訪他,就設宴款待他們,煮鴨備饌,務求彼此都盡歡。當時承平已久,守土的士兵一派溫和,完全不把吏治民生放在心裡,導致防範疏忽,朱一貴的心就變了。



辛丑年春季,鳳山縣令缺額,臺灣府的太守王珍兼任鳳山縣篆,把政務交給次子管理,這個兒子平日頗為不守規矩,向人民苛徵糧稅。因為風聞地方人士與捕役人員歃血結盟的有幾十人,又違法進入內山砍伐竹木的也有一百多人,奸匪們就以這些事情做為口實,天天誣謗官府的是非,動搖人心。…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18 12:15am添加 — 無評論

藍鼎元的帝國之眼

藍鼎元的帝國之眼

──征服者認知台灣的詭異修辭法

◎宋澤萊

藍鼎元,字玉霖,別字任庵,號鹿州,漳浦長卿里人。生於康熙19年,卒於雍正11年(1680-1733)。10歲喪父,家境艱苦,靠母親做女紅、賣甘薯、種蔬菜維持生計。他生性好學,勤苦自勵,喜歡遊歷。17歲時,據說已經泛舟遊歷過浙江、福建、廣東沿海,從此開了眼界,識見廣增。後雖考中秀才,但是屢次考不上舉人,康熙46年,福建巡撫張伯行在福州建鼇峰書院,延攬九郡一州學行俱佳的學者纂訂先儒諸書,藍鼎元受邀參加,年餘回鄉,在家閉門苦讀11年。

康熙60年,朱一貴在台灣起事反清,藍廷珍奉令平台,藍鼎元受邀隨行,來台參與軍事幕僚的工作。當時年紀41歲。在台灣年餘,當藍廷珍的左右手,凡軍中往來文書手札,皆出其手;軍務、善後、備防諸事,都參加了。又遍歷台灣西部各地,熟悉全台地理情況,很能協助藍廷珍調度軍隊,對平定朱一貴的事件很有貢獻。由於在台期間,對地方利病很關心,藍廷珍非常稱讚他。

藍鼎元在平定亂事後,竭力主張在半線(今彰化)以北…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15 2:05pm添加 — 無評論

〈小琉球漫志跋〉白話翻譯

〈小琉球漫志跋〉

◎徐家泰著‧宋澤萊譯

《小琉球漫志十卷》是朱仕玠先生在鳳山縣擔任儒學教諭時所寫的書。凡是海上日月出沒的景觀、魚龍煙雲的變化,以及台灣府城、縣邑的地理人物鳥獸草木的奇怪現象、風俗語言的特殊表現,沒有不一一筆記下來的。之間,雜入了他所寫的詩歌,用來抒發他旅居在台灣的心情。書名就叫做「小琉球漫志」。提到小琉球,是一個鳳山縣的山名。先生年少時,就以寫詩而聞名天下,天下談詩的人,都很推崇先生。曾經遊學太學,後來沒有受到貴人的提拔回鄉。年齡接近五十歲,才開始擔任德化縣的教諭,可說是一個窮儒。過了二年,就調到台灣擔任鳳山縣的教諭。鳳山縣在海外,荒涼偏僻,很難在那裏待上一天,而人文的粗野又比其他地方更厲害。這難道是上天特別要先生遠渡重洋去昌明聖教化,使近海的窮鄉僻壤都知道國家盛大的教化嗎?還是老天想要把奇觀異聞交由先生,用那枝雄偉恢弘的筆以及特殊的才情把它們都紀錄下來,以供後來的史家加以採用呢?那麼這本紀錄的書,豈不是海邊這一代人的典籍嗎?我徐家泰是先生的女婿,又是追隨先生的門人,得以親蒙他…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15 1:00am添加 — 無評論

〈下淡水社寄語〉【小琉球漫志卷十】白話翻譯

〈下淡水社寄語〉【小琉球漫志卷十】白話翻譯

◎朱仕玠著‧宋澤萊譯



沈文開《雜記》說:「台灣的土番,種類各不相同:有本來就住在台灣的,有搭乘海船飄來的,有在宋朝時丁零洋之役戰逃遁到台灣的。所以番人們的語言處處都不相同。」現今鳳山熟番八社,他們的語音也不相通,更何況其他呢!鳳山新修的縣志採用《諸羅縣志》的番語,附在番俗一欄的後面,似乎是不協調的。乾隆二十八年冬天,我在鳳山學署擔任教諭,有下淡水社的樂舞生趙工孕這個人,能說漳、泉的語言,因此命令他將番語譯出來。從前,明朝定州薛俊著有《日本寄語》一書,分成十五類來羅列語言;我也按照他的分類法,名叫〈下淡水社寄語〉。「寄」這個字,就是「譯」的意思;《王制》說:東方叫做寄。

天文類

天(文臨)、日(阿易)、月(務難)、星(丁迓迓)、風(麻例)、雨(污難)、露(於納)、霞(污臨)、雷(你踏)、落雨(無儺)、霧(方納)



時令類…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15 12:59am添加 — 無評論

〈海東月令〉【小琉球漫志卷九】白話翻譯

海東月令〉【小琉球漫志卷九】白話翻譯

◎朱仕玠著‧宋澤萊譯



按照月令,每年有七十二候,每月有六候,經過五天,節氣就會有反應,這是為了使農民知道耕作的時間點。台灣僻處在海外,風土物產不僅與內地不相同,而且與廣東逈然相異,本來就難以斷定時節。吳江鈕玉樵著有《觚賸》一書,寫了〈廣東月令〉,每月五候,比一般月令少一候;推測他的意思,也是約略地來談一談罷了。我到台灣,訪問諸位台灣漢人以及自己親身見聞,又採用諸郡縣志,有許多都是多本地方誌所未詳細紀錄的。於是以〈廣東月令〉的例子為準,戲作一篇〈海東月令〉如下:

正月

獻歲菊含苞待吐、歌女引頸高叫、鷾鴯築巢、丹鳥在空中發出光輝、冬瓜攀爬生長

【注解:獻歲,一種菊花名,又有一名叫做元宵菊。歌女,就是蚯蚓。月令四月蚯蚓出現,台地正月就開始鳴叫。鷾鴯,燕子,也是這時築巢。丹鳥,就是螢火蟲了。】



二月…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15 12:56am添加 — 無評論

〈海東賸語(下)〉【小琉球漫志卷八】白話翻譯

〈海東賸語(下)〉【小琉球漫志卷八】白話翻譯

◎朱仕玠著‧宋澤萊譯



番社考試

熟番歸化後,每個番社都設有番學社。老師都是內地人,以各學訓導來監督番學社的教務。每年的四月,巡行所屬的番社,考察番童的勤惰狀況。凡是每年的科考,番童也要參加。從縣試、府試以及道試,只命令抄錄〈聖諭廣訓〉二條,擇其嫻熟儀則、字畫端正的學生,充當樂舞生,裡面或許還有能精通科舉的文字的學生,總計四縣的所有番童,不超過十多人。道的考試只取一名,給考上的學生頂帶,與五學新進的童生一體簪花掛彩。剛開始,熟番有名無姓,雖准他考試,但是因為無姓,就不能列榜,有某位巡台掌管學政時,就在番字的旁邊加三點水,使它變成「潘」字,命他們姓潘。所以許多番人多姓潘,後來另有自認姓趙、姓李與其他姓的學生。

番社…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15 12:44am添加 — 無評論

〈海東賸語【中】〉【小琉球漫志卷七】白話翻譯

〈海東賸語【中】〉【小琉球漫志卷七】

◎朱仕玠著‧宋澤萊譯

 

台錢

台灣人用錢,多是宋朝時的錢,比如上面刻有太平、元佑、天禧、至道等等這些年號的錢。錢質小而薄,千個錢串成一貫,長度不超過一尺,重不超過二斤。當地人說:康熙二十二年平定台灣後,土中掘出的錢千百甕,乍見,感到荒唐得叫人不能相信。有人說:這些錢是由廣東東部的海船運載到台灣的。我閱覽《瀛崖勝覽》這本書,裡面記載爪哇國的狀況,說那裡的民間殷富,貿易時就用中國的古錢,流寓在那裏的人多是廣東漳洲人。三佛齊市也使用中國銅錢。大約海外諸國,有漢人流寓在那裏的地方,有時就會使用中國古錢。所以說台灣古錢,是從廣東東部運來的,可以叫人相信。



龍涎香…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15 12:00am添加 — 無評論

〈海東賸語(上)〉【小琉球漫志卷六】白話翻譯

〈海東賸語(上)〉【小琉球漫志卷六】白話翻譯

◎朱仕玠著‧宋澤萊譯

額定鄉試中式


台灣的鄉試【譯者注:甄考舉人,在福州考試…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11 2:07am添加 — 無評論

〈瀛涯漁唱【下】〉【小琉球漫誌卷五】白話翻譯

〈瀛涯漁唱【下】〉【小琉球漫誌卷五】白話翻譯

◎朱仕玠著‧宋澤萊譯



詩51:霜後還有餘荷像是貼在水面上的圓錢,雷聲一響常是接來了新年。十月的日子到底是陰天或晴天難以預測,很像江南的梅雨季節。

【注解:台地十月忽晴忽雨,或者是日中下雨。彷彿內地梅子成熟的季節。】

詩52:匇匇之間,寒暑輪替,快如急湍奔流。轉眼又看見青青的辣芥盤。節氣剛來到六月三十日,大家開始用紅麴做半年丸。

【注解:辣芥菜,六月時才有,又叫六月菜。台灣民俗在六月三十日或十五日,家家用紅麴雜入米粉中做成丸,叫做半年丸。】

53:八足雙螯的大蟳就從水邊裡捕捉上來,由於吃到了大蟳而笑得非常開心。卻不知道這本來就是台灣美事,去吃一吃斗大的那種海蟳吧。…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11 1:00am添加 — 無評論

〈瀛涯漁唱【上】〉【小琉球漫誌卷四】白話翻譯

〈瀛涯漁唱【上】〉【小琉球漫誌卷四】

◎朱仕玠著‧宋澤萊譯

  

  

我在鳳山學署裡尸位素餐,沉寂無聊,又時泛舟隨流一番,彷彿捕魚的老頭兒。每每有見聞,就寫詩來謳歌吟詠,所寫的詩集就叫做《瀛涯漁唱》了:

詩1:就像是鴻鵠在雪泥上留下了爪印那麼偶然,我也意外地來到海外的台灣,留下了足跡。上蒼憐憫在溪流裡行船太過跼促,叫我放眼看見大海上航行的十丈大船。

【注解:海船比較大的長達十幾丈,比較小的最少也有十丈。】

  

詩2:內地人哪裡知道在這絕地邊疆的海邊道路,車聲轔轔暢行千里。卻總是想到有一天能走上被延攬為官的青齊路,路面上軌跡縱橫,迎面撲來陣陣的風沙飛塵。

【注解:台灣地面平坦,載物都用車子。】

詩3:番人居住的這個邊疆地區,物類真是難以一致,有許多物種是炎帝所著的《圖經》所缺乏稽考的。有一種藥草的名字叫做「三腳鱉」,頗為奇怪;還有一種人們所飼養的「五鳴雞」,傳說紛紛。…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10 11:00pm添加 — 無評論

〈海東紀勝【下】〉【小琉球漫志卷三】白話翻譯

〈海東紀勝【下】〉【小琉球漫志卷三】

◎朱仕玠著‧宋澤萊譯

我在六月十二日【戊戌日】,由府城小南門出發到鳳山。走十里就到二濫,風沙突然發作,一時間天地昏黑;牛車的軌跡縱橫在路上,居民住的都是短牆的茅屋,參差錯落,風景很像內地的西北。又走二十里到大湖【注解:屬於鳳山縣治】,市場地方房子稠密,是一個大村落。又走二十里到竿蓁林【注解:又叫做鴉公店】,也是一個大村落。因為遇到雨的阻擋,在這裡過夜。十三日【己亥日】,又走十里到小店仔,又走十五里就抵達縣府了。縣城的範圍,周圍大約有五、六里,設立了四個城門,與府城相同。四個門只有北門外面有市場房屋,學宮也在北門外面。由東、西、南三個門到郊外,則是阡陌相接了。…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5 1:30am添加 — 2 篇評論

〈海東紀勝【上】〉【小琉球漫志卷二】白話翻譯

〈海東紀勝【上】〉【小琉球漫志卷二】白話翻譯

◎朱仕玠著‧宋澤萊譯…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4 11:32pm添加 — 無評論

〈泛海紀程〉【小琉球漫誌卷一】白話翻譯

〈泛海紀程〉【琉球漫誌卷一】白話翻譯

◎朱仕玠著‧宋澤萊譯

乾隆癸未年,我從德化縣學教諭轉任台灣府鳳山縣學教諭。三月十五日【壬申日】卸下德化縣的職務,請假回鄉,四月初八日【乙未日】回到福建建寧縣的家。十九日【日丙午】離家要去榕城福州,二十六日【癸丑日】就抵達了榕城福州。五月初十日【丙寅日】,清晨時由榕城福州出發要去台灣了。

我寫的〈榕城曉發〉一詩,說:

 

在老年的時候,冒著生命的危險,我的學舍就彷彿變成汪洋中一艘飄搖不定的小船。省府的命令忽然下達,準備移住到海濱荒涼的角落。就像是一棵逐漸薄弱的樹木,哪裡還能供應薪柴給他人焚燒。不過我深負朝廷栽培的美意,不敢辜負他人對我有所要求。只是感嘆有母親不敢遠行,而且擔心從此竟投身於浪潮之神的懷抱,忽然就與海中的蛟龍永遠為伍了。經過再三的推辭無法成功,就請假回到了故居。囘想四年以來,當了德化縣的教諭,疏遠了對母親的照顧,還好她的筋骨尚稱勇健。不過想到母親年歲越來越大很難度過百歲大限,就很難過。何況現在我將進入不可測的海域中,只…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4 11:30pm添加 — 無評論

〈三篇序〉【小琉球漫誌的序】白話翻譯

 〈三篇序〉【小琉球漫誌的序】白話翻譯

◎宋澤萊譯

徐時寫的序:…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4 6:16pm添加 — 無評論

〈宇內形勢〉【郁永河全集之七】白話翻譯

〈宇內形勢〉【郁永河全集之七】白話翻譯

◎郁永河著‧宋澤萊譯

 

 

天宇在外,包涵大地。大地虛懸在天宇之中。古人用卵來做比喻,與最近的說法相似。海水則屬於地,而把山脈、河流、低地、平原包圍起來的又是海了。當中有四夷八荒,各佔了一區。就像是一盆水,中間的水域放置石頭一樣。騶衍論到天地的廣大,曾說大禹所提到的中國赤縣神州才只是天地的八十一分之一而已,其他還有九洲。凡是每一州都有裨海圍繞,因此各州的人民、禽獸,不能彼此來往相通。如此九州,又有大海洋環繞在外面。這些話接近荒誕不經。然而我們所居住的地方,自稱中華大國,未免是看到多大就自認為大,卻不知道所謂的「大」本來是沒有一定的標準,至於「中」也是未必然。提到天地的本體,既然是圓形的,人處身在宇宙裡,頭頂著天腳踩著地,任何地方都是「中」。如果要硬說天地的「中」,勉強說那就是北極星群、天樞星群底下的地方,這裡好像是車輪的轂、石磨的臍心,也好像是人的心臟,這樣才比較適當。但是,天樞星群實際上在朔漠的北方,距離大禹所說的「中國」還非常遙遠。…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五月 27 10:20pm添加 — 無評論

© 2016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