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宋澤萊的部落格 (150)

洪棄生的偏執

【題目】

──為什麼洪棄生總是認為以前滿清統治什麼都好,而後日本統治什麼都不好?請您猜猜看!

──比較洪棄生的兩組「鹿溪詩」【注:鹿溪是鹿港一條向西出海的大溪流】

◎宋澤萊

這次高中課審會撤下了連橫的〈台灣通史序〉,同時推薦了洪棄生的〈鹿港乘桴記〉後,立即引來眾多的討論。洪棄生突然成為大家注目的對象。

●…

繼續

宋澤萊於2017 十一月 20 10:50am添加 — 無評論

女人能強暴男人嗎?我與李昂的一席談話

【題目】女人能強暴男人嗎?我與李昂的一席談話

──介紹李昂新作長篇小說《睡美男》

◎宋澤萊



李昂回來了。⋯⋯

看起來年輕美麗。

我們在一家咖啡廳閒談。

我們毫不含混地聊起了時間與宇宙的問題。

我說:「除了擁有永生不死的世界之外,任何世界都是有時間性的。」

李昂說:「比如說。」

我說:「比如佛教,它主張無常,意思是說,任何的宇宙世界都有時間性的,也是有限的,將來都要毀滅。」

李昂說:「佛教的宇宙論是怎麼說的?」…

繼續

宋澤萊於2017 十一月 17 11:24am添加 — 無評論

連橫的〈台灣通史序〉必須拿掉的另一個原因!

【題目】連橫的〈台灣通史序〉必須拿掉的另一個原因!

--「台灣固無史也」,一連串可怕的謊言!

◎宋澤萊



連橫的〈台灣通史序〉在高中課審會時被拿掉是一件好事。⋯⋯



據說是明顯對原住民構成歧視,所以當然要拿掉!



還有一個原因是大家尚未發現的:…

繼續

宋澤萊於2017 十一月 17 11:23am添加 — 無評論

洪棄生的〈鹿港乘桴記〉不能用!

【題目】警告高中課綱的編審者!洪棄生的〈鹿港乘桴記〉不能用,因為文章裡罵說:日治時代去學校念書的台灣人是奴隸!

◎宋澤萊



在〈鹿港乘桴記〉裡有一句話說:「鹿港由於蘊藏富有的商機,文明教化就興盛起來;所以學校、學術名流充滿道路,再經過春季、秋季的考試而終至於能到京城當官,留名於名人冊的,每年都有幾個 ,他們才不像現在日治時代用學校來聚集一批奴隸學生那樣。」【原文:蓋藏既富,絃誦興焉; 故黌序之士相望於道, 而春秋試之貢於京師、注名仕籍者, 歲有其人,非猶夫以學校聚奴隸者也。】

⋯⋯

這就等於幾乎罵盡了我們所有祖父母、父母都是奴隸!因為日本時代末期推行普及教育,小學生的就學率高達了百分之70以上,幾乎每人都曾在學校念書!



我要警告編審,誰主張用這篇文章,誰就要負責!千萬不要與所有台灣人為敵,沒有人有這個本事!您不怕引起公憤與不幸,我們倒為您擔心!…

繼續

宋澤萊於2017 十一月 17 11:00am添加 — 無評論

洪棄生〈鹿港乘桴記〉白話翻譯與原文

洪棄生〈鹿港乘桴記〉白話翻譯與原文

◎宋澤萊譯

【譯者注:匆匆翻譯,必有錯誤,請原諒】

第一段翻譯

以前滿清統治時代的鹿港,有萬家的樓閣,有相對的兩邊街道,有高聳的展翅的亭子。大概綿延二、三里,直如琴弓的弦,平坦得像磨刀石,夏天行走時不致於滿身是汗,下雨時不致於沾濕鞋子。一條溪流直通海口,就出海了。海港中做生意的船帆片片,潮汐來來去去,水勢如龍,貨船彼此林立,商店前街道的前面可以駕車通行,商店後面可以搖船;這是以前的鹿港。現在日本統治的鹿港,人口還是差不多,但是蕭條多了;各區各域也差不多,但是沉寂多了。距離蒼蒼茫茫的港口有五里的地方,鹽場沒有人工作了,房屋只是用來裝飾點綴,長長的隄岸好像城壕,沒有交易,沒有生意;看了叫人黯然神傷,就是今天的鹿港。⋯⋯



第二段翻譯:…

繼續

宋澤萊於2017 十一月 3 6:30pm添加 — 無評論

讀林梵驚豔新詩集:《日光與黑潮》

【題目】內心一天新似一天

──讀林梵驚豔新詩集:《日光與黑潮》

◎宋澤萊

0、有著正面力量的一本詩集

    詩人林梵將2012年以來的詩收集起來,出版了《日光與黑潮》這本集子。閱讀完這本書後,叫我感到頗為驚奇。雖然這本詩集距離他2012年所出版的詩集《南方與海》還不到3年,所書寫的種種題材甚至還有部分雷同,但是精神狀態卻來到新的層次。我翻閱這本詩集時,明顯感染到裏頭所帶來的正面力量,受到了極大的撫慰。

    這個精神新層次的來臨,和他逐漸放棄因肉體衰竭所帶來的的懸念、恐懼有關。

    我敏銳地察覺到,多年來,詩人的病並沒有真正打倒他,他反倒站立起來,精神完全超越在疾病的壓制之上了。

   …

繼續

宋澤萊於2017 六月 19 8:59pm添加 — 無評論

【題目】評向陽的〈春花不敢望露水〉

【題目】評向陽的〈春花不敢望露水〉

──從雨夜街面盤旋而起的音樂聲

◎宋澤萊

 

【原詩】春花不敢望露水

◎向 陽著

一蕊花,受風吹落地

一蕊花,被雨打落土

離枝離地,大街小巷四界旋﹝Se8﹞

離葉落土,淒淒慘慘誰照顧

誰照顧?繁華都市一蕊花

在陰黯的路頭招展美色

在鬧熱的街市和人相夾﹝Khoe4﹞

在粉紅的電話邊,等你來相找﹝Chhoe7﹞

來相找!不是欲你來挽花

算時間湊陣,算代價約會

阮只是一蕊,只是一蕊

會得陪你一時的落地花

落地花!為著生活受風吹

不敢想上天,不敢望栽培

阮只是一蕊,只是一蕊…

繼續

宋澤萊於2017 六月 6 10:41am添加 — 無評論

【題目】評秋水竹林的詩作《春江花月夜》

【題目】評秋水竹林的詩作《春江花月夜》

◎宋澤萊 

 

【原詩】春江花月夜

──詩中的故事,也許發生在任何一個朝代。

◎秋水竹林著                   

 

 

這樣一直春天下去

桃花盛開於院子裡的

一小片空地

雨水衝洗著灰瓦粉牆

連竹軒中亭立的你

也瀰漫江南水鄉的氣息

而我們意外的相遇

像山澗潺潺流去的春水

像暮晚十里外徐徐飄來的鐘音

 

 

 

從盡是白沙的江堤歸來

木屐的邊緣已沾滿新鮮的綠泥

梅花酒,桃花塢

紅樓深靜的簾帷漏出的燈花

是一些細碎的銀子

你還是那名穿著藕花裙的女子

提一只燈籠,等江邊…

繼續

宋澤萊於2017 六月 6 10:36am添加 — 無評論

K在「政治家研修班」談這一代的台灣青年及其他

【題目】K在「政治家研修班」談這一代的台灣青年及其他

◎宋澤萊



幾天前【四月九日】,K應「政治家研修班」的邀請,做了3個鐘頭的演講,題目是「預測台灣文學未來50年」。這是慈林教育基金會所舉辦的政治青年訓練營隊,為期一個半月,目的在於培養台灣未來的政治人才,期望能對未來的台灣做出貢獻。地點就在宜蘭縣羅東鎮的慈林教育基金會,也就是林義雄先生的故居。



由彰化到宜蘭,必須坐4個半鐘頭的火車,可說漫漫長路。



K清晨5點鐘就起床,事實上一夜只睡了4個鐘頭。起床時,有一些頭暈,K非常不舒服。最近這陣子 ,K的血壓非常不穩定,在不經意之間,血壓就會飆升到150度以上,偏偏K是一個害怕血壓高的人,…

繼續

宋澤萊於2017 四月 16 10:30am添加 — 無評論

情慾怎麼會是神聖的?

【題目】情慾怎麼會是神聖的?

──我們生命中一件羞於啟口的小事情

◎宋澤萊

這是從L口中聽來的小故事,具有趣味性,可以把它當成小說讀。看起來不是完全寫實的,但也不是完全朦朧的:



在返回老家去看病父的途中,L在一家三叉路口寬大的便利全家店停了車,提著一袋書,走進店裡。他去買一罐伯朗,坐在一張黑色穩重的桌前,想為一個朋友的書寫序言。

他再一次把朋友的文稿攤開,檢查他所要寫的重點。然而,紛亂的思緒打擾了他,叫他停止閱讀。他正在辯證,如今他主張的同性可以另立專法取得他們的婚姻,這種主張距離《聖經》有多遠,而神又距離他有多遠。

他想起一件幾乎困擾他一生的往事──在故鄉母校的國民小學所發生的一件往事:

那時,他只有十四、五歲,還不到升高中的年齡,大概是人生當中僅有的流汗也有香味的年紀。

在暑假下午,他習慣回到小學的母校打籃球,特別是那麼炎熱的一個季節。

就在小校門的涼亭下,他遭到一個強壯的三十幾歲的大男人的攻擊。…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十二月 15 8:30am添加 — 無評論

海登‧懷特﹝Hayden White,1928-﹞、弗萊﹝Northrop Frye,1912-1991﹞的文學理論在運用時可能遭到的問題及其解決方法之商榷

【題目】:海登‧懷特﹝Hayden White,1928-﹞、弗萊﹝Northrop…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十月 30 11:19am添加 — 無評論

【重修台灣府志卷三】〈職官篇〉白話翻譯

【重修台灣府志卷三】〈職官篇〉白話翻譯

◎范咸等編著‧宋澤萊譯



職官包括官制、官秩、列傳等。…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八月 10 10:01pm添加 — 無評論

【重修台灣府志卷二】〈規制篇〉白話翻譯

【重修台灣府志卷二】〈規制篇〉白話翻譯

◎范咸等編著‧宋澤萊譯



規制包括城池、公署、倉庫、坊里、番社、街市、橋梁、水利、海防、郵傳、養濟院、義塚等。



規制就是歸劃制定處在海外千里遙遠的台灣做為一個郡。凡是這裡的城郭、宮室、都鄙、廬井、津梁,都是王政所施行的地方;因此當官的必須自我考察旱災、水災、豐年、凶年先有準備嗎?鰥、寡、孤、獨的人能受奉養嗎?官員在領受天子的德意之後,應該先觀察事情的輕重緩急再先後做工,千萬不要認為這裡地處荒遠而怠於工作;也千萬不可以官舍為旅館。必定要使人民、官方各按規則,使行止、物用都能各得適宜,這才是辦政治的根本。當官的如果只精心於帳目簿書與錢穀徵收,也只是個末流罷了。底下是種種規制的記載:



一、城池…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八月 10 9:31pm添加 — 無評論

【重修台灣府志卷一】〈封域篇〉白話翻譯

【重修台灣府志卷一】〈封域篇〉白話翻譯

◎范咸等編著‧宋澤萊譯




封域包括星野、建置、山川、形勝等。



台灣是一個位於蒼茫海外的島嶼,自古以來就未曾有人在這裡設置郡縣。隋朝開皇年間,曾經擄略澎湖;到了元朝末年,在澎湖設置巡檢司。至於北港、臺灣,明朝才開始見於簡編;當初是逃亡的淵藪,繼而做為倭寇的巢窟。偽鄭撿拾荷蘭的遺緒,建構城市屋室,與中土頗為相近。等到收入我大清帝國版圖,教化遠到,再加上經營締造,歷時七十年;老天獻出祥瑞、地靈不惜給寶,用千萬山峰鎮守、百川匯流環護,巍巍然變成了東南的保障。我們說聖人的懷柔教化遍及所有山河,豈能因為台灣是海外之地而有所不同呢?底下是《重修台灣府志》的封域:



一、星野



臺灣,屬於《禹貢》裡所說的揚州區域;天文上就是牛、女分野,星紀之次。



附考1:…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八月 10 9:27pm添加 — 無評論

【重修台灣府志】〈序、編纂人員、凡例〉白話翻譯

【重修台灣府志】〈序、編纂人員、凡例〉白話翻譯

◎范咸等編著‧宋澤萊譯

 

 陳大受的序

大清國度裡的郡國成千上百,郡國裡的山川、險隘、風土、人物與古代事蹟,記載在史策、稗官、野史裡的,種類很多;寫作史書的人就把這些記載彙集成篇,所取材的內容不但廣博,文字修飾也相當講究。然而有些遙遠荒僻的外島,自古以來聖教文化未能施行的地方,譬如說臺灣,往前追溯歷史就無從稽考,若要敘述現在事蹟又顯得難以簡略敘述;寫作的人處在這個情況下,不免感到瞻前顧後、舉止猶豫了。…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八月 10 9:25pm添加 — 無評論

〈赤嵌集卷四〉【孫元衡著】白話翻譯

〈赤嵌集卷四〉【孫元衡著】白話翻譯

戊子年作品【1708年】作品

◎孫元衡著‧
宋澤萊譯



  

154.【題目】元日,賦得春城回北斗,限城字

【原詩】春信入邊城,東移斗柄橫。勢欹河漢直,光迴夜潮平。望闕瞻雲地,三年萬里情。此中占氣象,天海共澄清。

【白話翻譯】春天來到了邊城;斗杓已經東移,橫陳在天空。斜靠在縱線的銀河身邊,海面反照星光,夜間的潮水平靜。我日日望雲北看京城,在遙遙萬里之外寄託思念之情已有三年。今日我在這裡觀測氣象,海天將會晴朗又清明。



  

155.【題目】燈夕,賦得十萬軍城十萬燈,限軍字…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七月 18 12:08am添加 — 無評論

〈赤嵌集卷三〉【孫元衡著】白話翻譯

〈赤嵌集卷三〉【孫元衡著】白話翻譯

丁亥年【1707年】作品

◎孫元衡著‧宋澤萊譯

 

94.【題目】詠柚花,用東坡喜王仲玉惠穉稚詩韻

【原詩】海東有嘉樹,橚矗春庭陰。坐使江淮客,結想崑崙岑。素華亂香雪,綠珠紛寶林。頗聞騷雅貴,不受樵牧侵。新葉浮翠蔕,故枝攅棘鍼。焜煌修貢職,雕飾酬知音。況迺煙霜質,復此吳越禽。凱風溫白玉,杲日待黃金。一花已堪把,獨樹良亦湥。未邀寵蘭佩,取足曜華簪。零落暌幽賞,芬芳偕夙心。暇日酌君酒,閒謠披我衿。枳刺徒磊磊,桃實自森森。楚岸遠千里,蜀崖高萬尋。放遊悲已昔,遐矚感自今。為因郭生贊,思與靈均吟。…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七月 9 11:00pm添加 — 無評論

〈赤嵌集卷二〉【孫元衡著】白話翻譯

〈赤嵌集卷二〉【孫元衡著】白話翻譯

丙戌年【1706年】作品

◎孫元衡著‧宋澤萊譯

68.【題目】朔四日泛海赴安平鎮

【原詩】異國春回問鹿亹,風微浪靜受朝暾。雲屏列翠飛孤鳳【山成鳳形】,煙鏡浮花漾七鯤。古堠初依新樹色,靈槎遠赴碧天痕。未知鐵騎戈船在,落落罛寮水面村【俗稱漁家為罛寮】。

【白話翻譯】

當台灣春回大地的時候,我又來拜訪鹿耳門;微風吹來,波平浪靜,剛出來的陽光撫照萬物。鳳凰形狀的山脈【山脈成為鳳形】上草木翠綠,山雲仿若座座的屏風;海面如鏡,倒映雲影,七鯤身浮盪在水上。古堡上旁邊的樹木剛換上新色;輕盈的船隻駛向遠方的碧海藍天。沒有人知道這是鐵騎戰船密佈的地方,許多的罛寮【漁家俗稱罛寮】在水邊形成一座座漁村。…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七月 2 11:00pm添加 — 無評論

〈赤嵌集卷一〉【孫元衡著】 白話翻譯

〈赤嵌集卷一〉【孫元衡著】 白話翻譯

乙酉年【1705年】作品

◎孫元衡著‧宋澤萊譯

1.【詩題】除臺灣郡丞,客以海圖見遺,漫賦一篇寄諸同學

【原詩】中原十五州,無地託我足。銜命荷蘭國【注解:臺灣本荷蘭地】,峭帆截海腹。披茲瀛壖圖,島嶼紛可矚。回身指南斗,東西日月浴。颶風怒有聲,駭浪堆篷幅。滌汔終古心,瀇瀁萬里目。毫釐晰舟輿,稊米辨岩谷。道奔裸體人,市莽連雲竹。覽者睫生芒,聞之肌起粟。寄語平生親,將毋盡一哭!…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28 10:20am添加 — 無評論

〈紀荷包嶼〉【藍鼎元文選之六】白話翻譯

〈紀荷包嶼〉【藍鼎元文選之六】白話翻譯

◎藍鼎元著‧宋澤萊譯





辛丑年秋季,我巡視臺北,從半線循著海岸線回來。到猴樹港以南的地方,看到眼前平原曠野,一望無際。忽人田間有水流聚集成為一個湖,圓周可達二十里。水中有一個沙洲,昂然高起,可以容納一個小城郭,裡面不知道住有幾戶人家,我非常喜愛它。問別人說:「這是哪裡?」抬輿子的腳夫說:「就是荷包嶼大潭。」原來,這地方逢下雨的時候,附近鹿仔草、大槺榔、坑埔的水,就會注入大潭中,從朱曉陂流出,也與土地公港交會。當大乾旱時它不乾涸,捕魚的人一天有一百多人。洲中的村落,就叫做荷包嶼莊。當時斜陽掛在西山,我駕車疾走,未能有閒暇仔細觀觀看這個勝景,然而心中卻很想念啊。



水沙連潭中浮出的小島,和這個荷包嶼很類似,可惜它在萬山之中,被番民私自佔有,不能與百姓同居,比不上這個肥沃的平原田疇,能聽任人民往來耕種,修築房屋棲息在島嶼上,終而能熙熙攘攘,相安相樂了。…



繼續

宋澤萊於2016 六月 20 8:04am添加 — 無評論

© 2017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