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宋澤萊
分享

宋澤萊的朋友

  • 京城
  • 台文戰線
  • 胡長松

收到的禮物

禮物

宋澤萊 尚未收到任何禮物

送禮物

 

宋澤萊的頁面

最新動態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海登‧懷特﹝Hayden White,1928-﹞、弗萊﹝Northrop Frye,1912-1991﹞的文學理論在運用時可能遭到的問題及其解決方法之商榷

【題目】:海登‧懷特﹝Hayden White,1928-﹞、弗萊﹝Northrop Frye,1912-1991﹞的文學理論在運用時可能遭到的問題及其解決方法之商榷──也談文學的「理論」與「實際」﹝以筆者幾篇論文加以說明﹞◎宋澤萊目錄: 0、摘要一、海登‧懷特的「後設歷史學」與弗萊的「神話批評」文學理論簡介與一般的評價二、海登‧懷特文學理論在使用時的殊勝及其限制﹝舉實例說明﹞(一)殊勝(二)限制三、弗萊文學理論在使用時的殊勝及其限制﹝舉實例說明﹞(一)殊勝(二)限制四、文學「理論」與「實際」之間的距離及其解決之道0、摘要   本文係筆者使用﹝或挪用﹞文學理論長久以來的經驗及心得報告。   筆者舉證自己使用海登‧懷特以及弗萊文學理論的經驗,說明理論和實際之間往往存在著一種無法密合的距離,終而導致理論會被使用的人改頭換面或者加以增刪。筆者認為這個困境也許是一種無法避免的宿命。筆者先陳述這種距離,再說明造成這種距離的原因,最後提出了解決之道。  …查看更多資訊
10 月 30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8 月 10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赤嵌集卷四〉【孫元衡著】白話翻譯

〈赤嵌集卷四〉【孫元衡著】白話翻譯戊子年作品【1708年】作品 ◎孫元衡著‧宋澤萊譯    154.【題目】元日,賦得春城回北斗,限城字 【原詩】春信入邊城,東移斗柄橫。勢欹河漢直,光迴夜潮平。望闕瞻雲地,三年萬里情。此中占氣象,天海共澄清。 【白話翻譯】春天來到了邊城;斗杓已經東移,橫陳在天空。斜靠在縱線的銀河身邊,海面反照星光,夜間的潮水平靜。我日日望雲北看京城,在遙遙萬里之外寄託思念之情已有三年。今日我在這裡觀測氣象,海天將會晴朗又清明。    155.【題目】燈夕,賦得十萬軍城十萬燈,限軍字…查看更多資訊
7 月 18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赤嵌集卷三〉【孫元衡著】白話翻譯

〈赤嵌集卷三〉【孫元衡著】白話翻譯丁亥年【1707年】作品◎孫元衡著‧宋澤萊譯 94.【題目】詠柚花,用東坡喜王仲玉惠穉稚詩韻 【原詩】海東有嘉樹,橚矗春庭陰。坐使江淮客,結想崑崙岑。素華亂香雪,綠珠紛寶林。頗聞騷雅貴,不受樵牧侵。新葉浮翠蔕,故枝攅棘鍼。焜煌修貢職,雕飾酬知音。況迺煙霜質,復此吳越禽。凱風溫白玉,杲日待黃金。一花已堪把,獨樹良亦湥。未邀寵蘭佩,取足曜華簪。零落暌幽賞,芬芳偕夙心。暇日酌君酒,閒謠披我衿。枳刺徒磊磊,桃實自森森。楚岸遠千里,蜀崖高萬尋。放遊悲已昔,遐矚感自今。為因郭生贊,思與靈均吟。…查看更多資訊
7 月 9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赤嵌集卷二〉【孫元衡著】白話翻譯

〈赤嵌集卷二〉【孫元衡著】白話翻譯丙戌年【1706年】作品◎孫元衡著‧宋澤萊譯68.【題目】朔四日泛海赴安平鎮 【原詩】異國春回問鹿亹,風微浪靜受朝暾。雲屏列翠飛孤鳳【山成鳳形】,煙鏡浮花漾七鯤。古堠初依新樹色,靈槎遠赴碧天痕。未知鐵騎戈船在,落落罛寮水面村【俗稱漁家為罛寮】。 【白話翻譯】 當台灣春回大地的時候,我又來拜訪鹿耳門;微風吹來,波平浪靜,剛出來的陽光撫照萬物。鳳凰形狀的山脈【山脈成為鳳形】上草木翠綠,山雲仿若座座的屏風;海面如鏡,倒映雲影,七鯤身浮盪在水上。古堡上旁邊的樹木剛換上新色;輕盈的船隻駛向遠方的碧海藍天。沒有人知道這是鐵騎戰船密佈的地方,許多的罛寮【漁家俗稱罛寮】在水邊形成一座座漁村。 【譯者解說】鹿耳門逐漸變成一個金湯,在未來朱仕玠的《小琉球漫志》裡有更詳細的描述。69.【題目】初春雜詠八首 【原詩】之一:春華上朝日,遙自扶桑來。溫風穆以遠,吹我蘭蕙開。清芬諧夙好,庭戶良悠哉!披襟向空嘯,身世飄纖埃。朅來雙飛燕,翩翻更徘徊。既酌不成醉,躑躅臨高臺。…查看更多資訊
7 月 2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赤嵌集卷一〉【孫元衡著】 白話翻譯

〈赤嵌集卷一〉【孫元衡著】 白話翻譯乙酉年【1705年】作品◎孫元衡著‧宋澤萊譯1.【詩題】除臺灣郡丞,客以海圖見遺,漫賦一篇寄諸同學 【原詩】中原十五州,無地託我足。銜命荷蘭國【注解:臺灣本荷蘭地】,峭帆截海腹。披茲瀛壖圖,島嶼紛可矚。回身指南斗,東西日月浴。颶風怒有聲,駭浪堆篷幅。滌汔終古心,瀇瀁萬里目。毫釐晰舟輿,稊米辨岩谷。道奔裸體人,市莽連雲竹。覽者睫生芒,聞之肌起粟。寄語平生親,將毋盡一哭!…查看更多資訊
6 月 28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6 月 20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6 月 18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6 月 15
宋澤萊 已對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海東紀勝【下】〉【小琉球漫志卷三】白話翻譯 發表意見
"長松平安: 我以前在東港那邊的時間不長,對那裡感到模糊,朱仕玠所寫的這些東西,都叫我感到驚訝。 朱仕玠這一卷寫得實在很精彩。如果知道他住的學署所在地,做一個鳳山附近的導覽,應該是很有值得。 他寫的《小琉球漫志》對南部人來說非常重要,可惜台灣沒有人了解這一點。台灣人生活在一個平面,不太有歷史縱深的感覺,情況不佳,還有待努力。 宋澤萊謹上 "
6 月 15
胡長松 已對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海東紀勝【下】〉【小琉球漫志卷三】白話翻譯 發表意見
"宋老師平安: 感謝。這些資料真寶貴。 您文中翻譯的蓮花潭若原文是"蓮潭"的話,現今的地名則是「蓮池潭」。另外,傀儡山在後來一些文獻裡指出,是指現稱的大武山。 另外,在這一段,"陳小崖的《外紀》說:「明朝都督俞大猷討伐海寇林道乾,道乾戰敗,船停靠在打鼓山下,恐怕明朝軍隊又來攻打,就捉來山下的土番,殺了,取他們的血和灰來使船堅固,後逃到占城去了。」"這裡的灰,應該就是「石灰」,因為打狗山盛產石灰,在熱蘭遮城日誌也有提及,當時的人已經知道取用打狗山的石灰資源(從日治時代至今,打狗山…"
6 月 15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6 月 11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6 月 5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5 月 27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5 月 21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5 月 14

宋澤萊的部落格

【重修台灣府志卷三】〈職官篇〉白話翻譯

於 2016 八月 10 的 10:01pm 張貼 0 個意見

【重修台灣府志卷三】〈職官篇〉白話翻譯

◎范咸等編著‧宋澤萊譯



職官包括官制、官秩、列傳等。…



繼續

【重修台灣府志卷二】〈規制篇〉白話翻譯

於 2016 八月 10 的 9:31pm 張貼 0 個意見

【重修台灣府志卷二】〈規制篇〉白話翻譯

◎范咸等編著‧宋澤萊譯



規制包括城池、公署、倉庫、坊里、番社、街市、橋梁、水利、海防、郵傳、養濟院、義塚等。



規制就是歸劃制定處在海外千里遙遠的台灣做為一個郡。凡是這裡的城郭、宮室、都鄙、廬井、津梁,都是王政所施行的地方;因此當官的必須自我考察旱災、水災、豐年、凶年先有準備嗎?鰥、寡、孤、獨的人能受奉養嗎?官員在領受天子的德意之後,應該先觀察事情的輕重緩急再先後做工,千萬不要認為這裡地處荒遠而怠於工作;也千萬不可以官舍為旅館。必定要使人民、官方各按規則,使行止、物用都能各得適宜,這才是辦政治的根本。當官的如果只精心於帳目簿書與錢穀徵收,也只是個末流罷了。底下是種種規制的記載:



一、城池…

繼續

【重修台灣府志卷一】〈封域篇〉白話翻譯

於 2016 八月 10 的 9:27pm 張貼 0 個意見

【重修台灣府志卷一】〈封域篇〉白話翻譯

◎范咸等編著‧宋澤萊譯




封域包括星野、建置、山川、形勝等。



台灣是一個位於蒼茫海外的島嶼,自古以來就未曾有人在這裡設置郡縣。隋朝開皇年間,曾經擄略澎湖;到了元朝末年,在澎湖設置巡檢司。至於北港、臺灣,明朝才開始見於簡編;當初是逃亡的淵藪,繼而做為倭寇的巢窟。偽鄭撿拾荷蘭的遺緒,建構城市屋室,與中土頗為相近。等到收入我大清帝國版圖,教化遠到,再加上經營締造,歷時七十年;老天獻出祥瑞、地靈不惜給寶,用千萬山峰鎮守、百川匯流環護,巍巍然變成了東南的保障。我們說聖人的懷柔教化遍及所有山河,豈能因為台灣是海外之地而有所不同呢?底下是《重修台灣府志》的封域:



一、星野



臺灣,屬於《禹貢》裡所說的揚州區域;天文上就是牛、女分野,星紀之次。



附考1:…

繼續

【重修台灣府志】〈序、編纂人員、凡例〉白話翻譯

於 2016 八月 10 的 9:25pm 張貼 0 個意見

【重修台灣府志】〈序、編纂人員、凡例〉白話翻譯

◎范咸等編著‧宋澤萊譯

 

 陳大受的序

大清國度裡的郡國成千上百,郡國裡的山川、險隘、風土、人物與古代事蹟,記載在史策、稗官、野史裡的,種類很多;寫作史書的人就把這些記載彙集成篇,所取材的內容不但廣博,文字修飾也相當講究。然而有些遙遠荒僻的外島,自古以來聖教文化未能施行的地方,譬如說臺灣,往前追溯歷史就無從稽考,若要敘述現在事蹟又顯得難以簡略敘述;寫作的人處在這個情況下,不免感到瞻前顧後、舉止猶豫了。…



繼續

評論牆 (1 篇評論)

宋澤萊 在 2009 十月 3 的 12:50pm 說...
評林央敏有趣的台語黑色幽默劇本〈還鄉斷悲腸〉
◎宋澤萊

林央敏最近出版了《斷悲腸》劇本集,當中有一齣劇本就叫做〈還鄉斷悲腸〉,發表於2007年。從這個劇本的名稱來看,它應該是一齣悲劇,但是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它是一個諷刺劇,而且是屬於黑色幽默的那種諷刺劇。

故事書寫了幾個被拘禁在陰司地府裡的台灣人鬼魂的故事,這幾個鬼魂顯然是以前在陽間犯了若干過錯,所以被處罰拘禁在那裡。不過,經過無數年,返回陽間探親一天的日子到了。因為不只一個人還鄉,所以他們可以結伴而行。顏正堂﹝死於日治時代台南人﹞、古憲光﹝死於大清時代鹿港人﹞、潘順﹝死於清康雍乾時代目加溜灣的熟番﹞、蔡萬泉﹝與顏正堂的背景相同﹞這幾個人隨著劇情相繼出場,在返鄉的過程中逐一碰面認識。
但是在這段回鄉的過程中,最令人想不通的是他們沿路聽到從台灣回到地府的鬼魂吟唱「勸君莫還鄉」的歌詞,那些回到台灣尋親後一路回到地府的鬼魂都覺得地府比台灣要更好,寧願被拘禁在地府。
他們感到莫名其妙,因為探親是多麼高興的事啊,豈有勸人不要回鄉的道理。
這個原因後來突然被揭開了,原來他們各自回到他們的台灣故鄉和祖厝後,才發現所有的事情都已經是人面桃花了。除了景物變遷難以辨識故鄉以外,最糟糕的就是聽不懂後代所說的北京語,除了通曉一些些北京話的顏正堂還可以替他們略做翻譯以外,他們根本無計可施。最慘的是蔡萬泉遇到自殺死亡的孫女,根本無法與她溝通,陰間裡祖孫兩人成為相隔於兩個世界的人,中間溝通的橋樑完全被阻斷了。
這次還鄉,由於台灣人都不會說台語了,他們大多數人根本無法打聽到他們的子孫做了什麼,現況又是什麼,台灣簡直是比地府還要陌生化的異鄉,最起碼在地府裡都還可以找到幾個用台語說話的鬼魂。
他們來去匆匆,忙碌了一整天,結果是一無所獲。

這齣戲顯然是站在維護母語的立場,諷刺當前獨尊北京語的荒謬處境,但是劇本的成功並不單獨來自於這種諷刺,因為當前已經有太多的文學作品都做出了這個諷刺。我認為它成功的地方仍然在於劇本本身的因素,約有底下幾個:

首先是場景的描述。這個劇本是從陰間行走到陽間的,所以作者必須經營出一番走過陰間的景象。在世界的文學家中,不乏有書寫陰間的文豪,比如但丁就是很傑出的一位,他《神曲》裡的地獄描述可以看成是聖經的補充﹝因為聖經很少有地獄的描寫﹞。林央敏為我們描述了地府與陽間的那一段通路和行程,有地獄廣場、有泥濘小路、有森林、有深谷、有陡峭的崖壁、有高山、有天空,在角色的獨白中景色歷歷如繪、栩栩如生,加深了劇本的氣氛,看著劇本,我們讀者也宛如歷經了一場返陽之旅。我見過當前的許多劇本,對於場景的描寫,很少有林央敏這種功力的,這大概要歸功林央敏是小說家的緣故。
不過,我們必須注意到,這些場景如果實際上要在舞台佈置,必然要花一番功夫,因為林央敏的場景描述是小說性的﹝林央敏說這個劇本是劇本小說﹞,我認為舞台很難完全經營出劇本所描述的效果。
雖然如此,場景描述確實非常成功,異於一般的劇本。

再者是人物。為了蓋含整個台灣北、中、南各個區域以及三百年的歷史,這個劇本創造出來的人物不少,皆各自代表了一個地區、一個時代。他們的特色和屬性都沒有彼此混淆。整個劇本的人物都非常和諧,彼此沒有鬥爭或爭論,因為這個劇本不是用來顯示他們的爭鬥,而是讓他們成為一體,達到劇本所要達到的目的──為荒謬的台灣現況做見證。因此,這些人物可以合起來成為一個人,這個人又代表台灣所有使用母語的人。他們實際上都是小說家佛斯特﹝E.M.Forster,1879-1970﹞所說的扁平的人物,也就是一個個樣板,一個個臉譜,是作者特別雕刻出來,有代表性的那種人。 由於這些人物的和諧性,因此,劇本裡的語言就充滿情趣﹝林央敏從大學時代所寫的浪漫傳奇劇開始,就以有趣的對話取勝﹞,我們唸著劇本,就被裡面流利有趣的對話吸引住了。

再者是劇情動作﹝也就是情節﹞。由於劇本在剛開始不久就安排了一個疑點,也就是囘台灣的這些鬼魂常聽到「莫囘鄉」的詩句,為什麼有人這麼勸告?由於有這個懸疑,以後所有劇本的動作都朝著解開這個謎語進行。整個劇本充滿了動作,也就是無數的情節,大抵都為這個謎語而展開,步步推進。這個劇本和偏激的現代劇不一樣,它不是自言自語的,也不是不言不語的,它有動作,有精彩的對談,一直都維持動感,以開頭、中間、結尾,構成一種完整性。亞里斯多德的《詩學》曾提到劇本的完整說:「所謂完整,指事有頭、有身、有尾。」這個劇本就有亞里斯多德所說的這個優點。
那麼,這個劇本的動作﹝也就是情節﹞又在哪裡顯現它的力量呢?就在突然「被發現」的那個地方。林央敏這個劇本的力量在於最後這些台灣人發現﹝觀眾同時也發現﹞,祖先聽不懂子孫所說的話的時候,顯現了力量。我們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這就是有人勸告台灣鬼魂「莫囘鄉」的原因之所在,我們由不知道突然知道了,劇情也在這裡達到高潮。這個安排是非常成功的,也是極其必要的,也深合亞里斯多的戲劇原理,亞里斯多德在《詩學》如是說:「發現,如字義所表示,是從不知到知的轉變……發現與突轉同時出現的時候,能引起憐憫或恐懼之情。」當然,在這裡,因為這個劇本是諷刺劇,不是亞里斯多德的悲劇,所以引起的情感應該是驚訝不止或突梯荒謬的感覺。

由於「場景」「人物」「動作﹝情節﹞」都很成功,這個劇本當然就是成功的。

最後,我們回到「諷刺劇」這個劇本的文學類型來談。
加拿大籍最了不起的的文學理論家弗萊﹝Northrop Frye,1912-1991﹞曾說一個神話﹝也就是一個社會的演進階段﹞可以分成春、夏、秋、冬四個階段。在冬天這個階段是黑暗的階段,也是毀滅階段。神話會出現「惡勢力的的得勝、洪水、回到渾沌的狀態、英雄被打敗以及眾神毀滅的神話。從屬人物有食人妖魔和女巫。」 他並且說:「諷刺作品為其文學原型。」換句話說,諷刺文學就在這種社會階段中產生。
也因此,我們可以說,林央敏的這個劇本出現,就反映了我們的社會如今正走入了嚴酷的冬天階段。這時,文學上所描寫的主角已經不是英雄了,因為英雄已經死了,無可描述。文學所描繪的大地只是一片的洪荒,洪水橫流。出現的人物不是可愛的男女,而是一些食人妖魔或是害人的女巫。可歎的更是:春天看起來遙遙無期,而夏天、秋天早已成為回憶。
我們看到林央敏的這個劇本正是描述了這樣的洪荒大地,這個大地就是台灣人不會說台語的那個環境。而這裡所說的妖魔、女巫不是指地府裡的閻羅或鬼卒,也不是台灣人眾鬼魂,而是壓制著台灣本土語言的政治黨派﹝不管是哪個政黨﹞,那個黨派正是坐在這片洪荒大地上的魔鬼。
這個劇本同時不乏一些笑料,比如說還鄉時,故鄉在中國的鬼魂就走紅土路,故鄉在台灣的就走黃土路。不過,紅土路永遠都比黃土路好走,前者既平坦又廣闊,後者則是泥濘一片,一不小心就摔倒。路的好壞居然和語言的使用也有關係,這一點留待你的查考和閱讀。
總之,這個劇本是雙面刃的諷刺劇,一方面諷刺了台灣人麻木不仁,任由統治黨派百般擺佈;一方面也諷刺了外來執政者的殘暴,竟然將一個族群的語言活生生地摧毀殆盡,最後所得到的是一個鬼魂也不願回鄉的台灣島!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加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6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