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宋澤萊
分享

宋澤萊的朋友

  • 林改強
  • 京城
  • 台文戰線
  • 胡長松

收到的禮物

禮物

宋澤萊 尚未收到任何禮物

送禮物

 

宋澤萊的頁面

最新動態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中村櫻溪《涉濤集》白話翻譯兩篇:〈玉山吟社會宴記〉、〈觀擬戰演習記〉

【題目】中村櫻溪《涉濤集》白話翻譯兩篇:〈玉山吟社會宴記〉、〈觀擬戰演習記〉 ◎宋澤萊前言:中村櫻溪簡介中村櫻溪(1852年-1921年)是日本精通漢文的作家,本名忠誠,字伯實,號櫻溪,常以櫻溪子、櫻溪釣徒、櫻溪逸人等筆名發表漢文﹝文言文﹞作品。 ※日本孝明天皇嘉永5年(1852年),他生於東京府。祖父是…查看更多資訊
5小時以前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6 月 9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福爾摩莎頌歌》三首:〈土〉、〈東港渡口的回憶〉、〈熱情之歌〉

●台灣文學的南方革命●【題目】在台灣有危難時,如何寫詩來振奮台灣同胞?──再PO《福爾摩莎頌歌》三首:〈土〉、〈東港渡口的回憶〉、〈熱情之歌〉◎宋澤萊前言:詩是有功用的。它可以為自己而寫,使自己因為抒發自己的感受而獲益。但是詩的功用絕對不僅只於此,因為它也可以用來與別人作交流,讓別人也受到感動而受益。孤僻的人只為自己而寫,通達的人則為眾人而寫。為自己而寫的功用小,為眾人而寫功用大;因為眾人的存在往往比自己的存在更為重要。●當一群人,或者民族或者國家有危難時,詩人能為大眾寫詩的機會就來到了。●就台灣的歷史來看,近百年的危難特別多。在120年前,台灣有淪日的危難;在70年前,台灣有二戰後被託管的危難。所帶來的河山變色、刀兵災劫、壓迫壓榨,讓人不敢輕嚐。在這些危難來臨時,台灣主流詩人就會為眾人寫詩。總的來看,大約不出兩大類:一種是悲劇詩,就是書寫台灣人的孤立無援、流離失所,喪身失命,為台灣人的命運不濟而流淚痛哭。另外是諷刺詩,就是譏諷台灣人與統治者的荒謬無稽、丑態醜行,為台灣人身處洪荒世界發出警告警誡。在這120年間,假如你想要成為台灣人的主流詩人,那麼大概捨此兩種詩類,再也沒有其他詩類可以…查看更多資訊
5 月 26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5 月 23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如何透過最快速的學習寫出一篇好小說? ──也談當前大專學生小說創作的困境在哪裡?

●文壇踏查●【題目】如何透過最快速的學習寫出一篇好小說?──也談當前大專學生小說創作的困境在哪裡?◎宋澤萊前言:這是筆者所寫的一篇某大專院校小說比賽的評審感言,裡面談到了學習小說創作最便捷、最有效的學習途徑;同時也談到一般大學生小說創作的尷尬困境。這也是筆者半生奮戰在小說創作線上的親身經驗;也是實際的觀察所得。對小說有興趣的人或是正在研究小說創作的大專師生如果有時間不妨看看,說不定會有不少助益!■〈台中科大文學獎小說獎評語〉◎評審宋澤萊評審先來談談當今大學校園小說競賽中參賽者的困境,也就是先談談大家的限定與解決之道,再分篇來談談今年1、2、3名的作品,這樣方能有益於本屆的得獎者與未來想要參賽的人。●當今一般大學生小說參賽者的困境有二:〈1〉沒有機會從事小說更高層次的學習:從一個常規的角度來說,小說技藝的學習和任何技藝的學習是一樣的。譬如說書法,我們不是先天就能寫出一手好字的。當我們想要參加書法比賽前,總得要學習柳公權或顏真卿之類有名書法家的字帖,通過努力地模仿,然後方能來到他們的書法高度,再來參賽,這樣就比較有勝算,否則就容易敗北;小說創作與參賽也是如此。我們怎樣方能寫出一篇傑出的小說…查看更多資訊
5 月 12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胡長松的《台灣我的祖國》是怎樣的一本台語詩集? ──PO出〈台灣我的祖國〉一詩的翻譯

●台灣文學的南方革命●●新書介紹●【題目】《台灣我的祖國》是怎樣的一本台語詩集?──PO出〈台灣我的祖國〉、〈島嶼與自我之歌〉兩首詩的翻譯◎宋澤萊前言:胡長松最近出版了《台灣我的祖國》這本台語新詩集。為台灣做了廣大的巡禮和讚美。我們念完這本書,不免會由冷肅中熱情起來;由沮喪中振奮起來會;由懦弱中勇敢起來;由沉默中歡呼起來。它摒除現代詩那種晦澀的修辭,直抒胸臆,明白易懂,韻律無限。許多的詩都是長詩,一氣呵成,聲勢磅薄,顯露了新台灣的新面貌,也為台灣做了一番新發現。我想台灣從50、60、70、80、90年代以來,已經寫了70年的諷刺詩,再加上日治50年的悲劇詩,共有120年,可堪哀憐的情緒瀰漫文壇,實在已經夠了!也累了!可以暫時歇一歇了!現在我們需要一些能振奮自己的作品,讓台灣能有力地繼續向前行。胡長松的詩就是一個美好的出發,我們朝著這個方向走,有一天,我們終會發現我們已經去到一個無限美麗的天地!底下我翻譯了兩首詩,如果你念了,覺得不錯,想要閱讀更多,請點擊書影,踴躍向「博客來網路書店」預購這本詩集:■■一、〈台灣我的祖國〉◎宋澤萊譯東亞和菲律賓地殼鑽入海底浮現青色島嶼四周圍廣闊的太平洋和…查看更多資訊
4 月 30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福爾摩莎頌歌》四首:〈我是山間小茉莉〉、〈讓我謳歌,如母親一樣的島嶼〉、〈讓我看一眼〉、〈八月禱告〉

【題目】《福爾摩莎頌歌》四首:〈我是山間小茉莉〉、〈讓我謳歌,如母親一樣的島嶼〉、〈讓我看一眼〉、〈八月禱告〉◎宋澤萊前言:《福爾摩莎頌歌》是K唯一的北京語詩集,大概寫於「美麗島事件」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最近胡長松曾做了一些介紹。K很努力地抄錄了幾首,還能感到那個時代所給予的強大震撼力,現在PO在底下。假如您還覺得不錯,想閱讀更多,可以向網路《南方革命書店》購買這本書。這本書已經很難買到了。1、〈我是山間小茉莉〉◎宋澤萊我是怯情的小茉莉生長在山間的茉莉小時候我常幻想將如何擁有一座山甚至萬千山水的大地●我是一株瘦小的檳榔樹生長在副熱帶的小樹小時候我常幻想將如何去擁有整個天空甚至是廣大無垠的宇宙●是的,我常想假若,我是一個被註定的存在體將如何去尋求自己的歸宿將自己,這個怯弱的個體,交託付與●在白天,在夜裡,在晨昏,在四季我夢底天地,是怎樣地綺旎與華麗在坐著,在站立,在起居,在作息我沉思的樣子,是怎樣地突梯與滑稽就像泡沫一樣的抽離可是我還是可憐的存在體可憐的檳榔樹可憐的小茉莉●那是多麼偉大的勇氣一棵怯弱的茉莉,它如何相信自己是山河與大地一株小小的檳榔樹,它如何依恃自己是天空和宇宙一個微弱的個…查看更多資訊
4 月 27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何謂近來台灣文學的「南方革命」?

【題目】何謂近來台灣文學的「南方革命」?──吳錦發的簽書會有感!◎宋澤萊近來台灣文學有一種「南方革命」的味道;台灣文學人最好前來參加吳錦發新書發表會,買幾本書回去將會是很有意思的。●所謂文學的「南方革命」是指台南、高雄、屏東地區文學的興起。近日以來,我們看到「斯卡羅」影集陳耀昌原著小說《傀儡花》、胡長松的小說《幻影號奇航》、李旺台的《小說徐徬興》、以及即將出版問世的周梅春的小說《大海借路》都是巨著,也都是典型的南方的文學;還有龐大百人以上的台語文學作家作品,也大抵都是南方文學。這些文學使得許多遠離本土的北部北京語文學變成休閒養生的文學,毫無份量。在最近這幾年的台灣政治選舉、公投,南方也都展現了旺盛的本土鬥志,與文學一併興起,足以讓人看出南方在台灣保衛戰中的真正實力!這股潮流不會那麼快結束,值得我們對南方更加關注!●在「重北輕南」的妄認下,眾多的台灣人一向對南方缺乏認識,即使身臨墾丁,對近在咫尺的「六堆」地區通俗名詞都不知道在哪裡,真是令人浩嘆!然而,往事已矣,來者可追,我們還可以努力糾正過來。●吳錦發的文學起源於極南的美濃一帶土地,是典型的南方文學。想要認識南方風土,可以由吳錦發開始,…查看更多資訊
2 月 23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K談談蔣經國的一場政治鬧劇:梅花餐!──獨裁者是怎樣破壞自由市場的?

●反獨裁的自由市場頌歌●100個經濟笑聲●散文一帖●【題目】K談談蔣經國的一場政治鬧劇:梅花餐!──獨裁者是怎樣破壞自由市場的?◎宋澤萊K的半生中再也沒有看過比蔣經國的政治梅花餐更荒謬的事!●多年前蔣經國推行的梅花餐與現在政府所推行的五倍券﹝或三倍券﹞的目的、作用剛好相反。前者是禁止民眾多消費;後者是鼓勵全民多多消費;前者是扼殺自由市場的活絡,後者是是自由市場更暢旺;前者對台經濟有害,後者對台灣經濟有利。一反一正,形成鮮明對比。●那麼對於經濟有害的梅花餐,蔣經國為什麼還要提倡呢?當時為什麼沒有人批評這項愚行呢?裡面有沒有玄機呢?答案是:「有的!」●我們先來看看這是怎麼一回事:70年代是台灣前途非常吃力的年代,因為台灣剛剛退出聯合國不久,有點風雨飄搖的味道。同時1970年代臺灣經歷全球兩次石油價格飆升的危機,可能會導致…查看更多資訊
2021 25 12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胡佛總統先生,您歇歇手吧! ──K不禁想起了蔣經國

●反獨裁的自由市場頌歌●100個經濟笑聲●●散文一帖●【題目】胡佛總統先生,您歇歇手吧!──K不禁想起了蔣經國◎宋澤萊K在的紅花的九重葛下沉沉地思索30年代美國經濟大恐慌的問題:●經濟大恐慌又稱為經濟大蕭條(英語:Great Depression),是1929年─1933年之間全球性的經濟大衰退,乃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最為嚴重的世界性經濟衰退。 另外,經濟大蕭條的開始時間依國家的不同而不同,但絕大多數在1930年起,持續到30年代末,甚至是40年代末。●1929年10月美國股市崩盤的確是一個棘手的問題,在崩盤後的2個月,美國的失業率很快達到9趴。不過隨後並沒再上升,反而在1930年6月下降到6.3趴,顯示自由市場的修復能力是強大的。但是,在一系列胡佛總統的空前重大干預行動之後,失業率在35個月後上升到20趴。以1930年〈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法案的簽署最具關鍵!●胡佛所簽訂的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The Smoot-Hawley Tariff…查看更多資訊
2021 24 12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K如何回到笛卡兒「我思,故我在」的可笑境界?

●反獨裁的自由市場頌歌●100個經濟笑聲●●散文一帖●【題目】K如何回到笛卡兒「我思,故我在」的可笑境界?──在紅花九重葛前的沉思◎宋澤萊這一天早晨,K在6:30從床上醒來,洗臉刷牙後,在社區繞了兩圈,然後踅到自宅的小庭院鐵離笆前站定。在冬陽下,來自母親生前手植的九種葛在鐵離笆內已經開了一大片的紅花,把前面的柏油路都映紅了。●這陣子,因為替幾個朋友寫書序,K必須須先做大量眉批,再寫稿、謄錄,有時也必須回頭去翻閱他們以前出版過的許多書,連續折磨了兩個禮拜以上,感到十分疲累,當他寄出那幾篇序給朋友後,才發現已經直不起身子,側腰以及大腿肌肉一片疼痛,必須彎著腰才能走路,諒必肌肉拉傷已經太嚴重,走起路倍感困難。K知道自己的晚年已到,再也不容許他像年輕時代一樣,瘋狂地為朋友跨刀寫文章了!●隨著幾天的激烈的腰痛,他連續陷落在精神的混沌狀態中。吃了幾天的藥後,這一天才略有起色,腰和大腿漸漸不痛,一大早他已經能直直站在紅色九重葛面前,彷彿重獲新生。他長長地做起呼吸運動,頓感自己初步被釋放了!●K又踅到社區的萊爾富,買了一杯熱拿鐵,然後走回小庭院,從室內搬來一張小椅子,就坐在小庭院裡,逕自喝起拿鐵。●K…查看更多資訊
2021 22 12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鄭用錫的〈勸和論〉與「台灣意識」的發生

●台灣古典文學新觀念●【題目】鄭用錫的〈勸和論〉已經把「台灣意識」的發生上推到1853年﹝清‧咸豐三年﹞,為什麼?──論「台灣意識」最早發生在日治時代的觀念是錯誤的!◎宋澤萊〈勸和論白話翻譯〉這篇文章是筆者在6月間張貼在《台文戰線》部落格的一篇文章,將近半年,他的點閱率已經突破了一萬人以上,再經過一年,它的點閱率至少將會來到二萬人,這個數目十分驚人。其原因是這篇文章是高中國文課本必選的文言文文章,而且已經被選錄在課本10年左右,它對台灣年輕新世代的影響力不可估計!●這篇文章是進士出身的鄭用錫寫於1853年﹝清‧咸豐三年﹞的短論。●該文章所以如此重要,並非純粹只是修辭上的成就所導致,而是它第一次痛陳台灣人「分類械鬥」的巨大生存危機,並且正面提出了「台灣人意識」的重要性,使得這篇文章超越了台灣文學任何一篇古典文獻,成了古典文學最重要的一篇有力論述。●筆者目前在網路查到許多有名大學教授的文章,一般來說,他們咸信「台灣意識」的發生是在日治時期,這種看法是錯的!這是因為他們不研究台灣文學,無從在文獻資料裡看到這篇文章,他們必須盡快改正過來才對。因為「台灣意識」的原模就是〈勸和論〉所申張的「台灣人…查看更多資訊
2021 21 12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散文一帖:抽血與「量化寬鬆」四個字!

反獨裁的自由市場頌歌●100個經濟笑聲●【題目】散文一帖:抽血與「量化寬鬆」四個字!◎宋澤萊K是一個經濟盲人,懂得的經濟理論少之又少。加上經濟學好像被許多怪異的名詞所掩蓋,變得很像一門大玄學,比讀佛教《阿含經》與基督教的《聖經》要困難很多,使得K更加不想理會。比如說,K這幾年在電視上不只數十次聽過美國政府正在實施「量化寬鬆﹝Quantitative…查看更多資訊
2021 7 11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日本脫亞入歐的政策為什麼是一種錯誤?甚麼是大政府、小政府?

【題目】清教徒的精神是甚麼?甚麼是大政府、小政府?美國為什麼會強盛?日本脫亞入歐的政策為什麼是一種錯誤?──兼談台灣的宮廟、佛教、儒教要如何改革?◎受訪者:宋澤萊◎訪問者:八旗編輯涂育誠◎時間:2021、08、12晚上8點一、涂育誠:是否能請您先從文字書寫的角度,談談《大光》的寫作特色?宋澤萊:我先說明余杰這套書的屬性。這是三本書合成的一套書,這套書與他以往的散論書籍很不同。這是一套系統性的書,是歷史著作,不是散論。雖然余杰不是念歷史系出身的人,但是叫我感到很驚訝的是,他比一般歷史系的出身的人寫得更好,至少比以前幾個教過我歷史學的教授要好很多。我在猜想,這會不會與以前他在北京大學中文系研究所研究康有為、譚嗣同這些人的思想有關。因為戊戌變法是清朝晚期很重要的一段歷史,就在那時,他學會了歷史撰寫的方法,只是他自己沒有發現而已。最重要的是,余杰的文字非常流利,文字的底子好,所以寫起通史很容易閱讀,明白曉暢,很少寫歷史書籍的人有這種文字功力。●再以歷史學的觀點來看,余杰這套歷史書籍有2個特點值得台灣史學界特別注意:首先一點就是:一般來說,台灣的歷史學界談到近代歐美的歷史,都是按著編年談下來的,…查看更多資訊
2021 17 8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2021 15 8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右派就是主張自由市場經濟,左派就是主張國家統制經濟!

【題目】右派就是主張自由市場經濟,左派就是主張國家統制經濟!——兼談蘇聯為何崩潰的原因◎宋澤萊前言:最近再度把經濟學先知海耶克博士的《通向奴役之路》看一遍,也做了眉批;比年輕時代所閱讀的那幾次更有心得,好書總是很耐讀,能經得起歲月的考驗。在閱讀中想起以前在臉書上與蔡丁貴教授的一次對談,覺得所談的很有海耶克的味道,不禁笑了起來。本來那次對談是談論左右派的抽象定義,後來筆者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提到耶穌在今天必是右派這樣的論斷,又談到蘇聯崩潰的原因,越談越實際。不過,談論的內容很亂,筆者現在把這些零散的談論彙整一下,再補幾個字,貼在臉書上,應該還有一些價值,也許可供大家做為參考:1.贊成自由市場經濟就是右派,贊成集體統制經濟就是左派美國的保守派崛起,基督教徒就是一個很重要的主力;同時受共產主義與法西斯迫害的流亡人士們也是一個主力……林林總這些側面總加起來,才有美國70、80年代保守主義的崛起。其源頭不只是一種思想。當然此期間維也納自由市場經濟學派的影響可能更為重要。台灣戰後在國民黨集權統治時代非常不利於自由市場經濟的右派思想的流播,但是今天透過溝通,把話說清楚,應該會有更多的人可以贊成這種思想。…查看更多資訊
2021 11 7 月

宋澤萊的部落格

中村櫻溪《涉濤集》白話翻譯兩篇:〈玉山吟社會宴記〉、〈觀擬戰演習記〉

於 2022 六月 27 的 9:00am 張貼 0 個意見

【題目】中村櫻溪《涉濤集》白話翻譯兩篇:〈玉山吟社會宴記〉、〈觀擬戰演習記〉

◎宋澤萊

前言:中村櫻溪簡介

中村櫻溪(1852年-1921年)是日本精通漢文的作家,本名忠誠,字伯實,號櫻溪,常以櫻溪子、櫻溪釣徒、櫻溪逸人等筆名發表漢文﹝文言文﹞作品。

※…

繼續

吳德功〈觀光日記〉白話翻譯﹝下﹞

於 2022 六月 9 的 11:00am 張貼 0 個意見

【題目】吳德功〈觀光日記〉白話翻譯﹝下﹞

◎臺中彰化立軒吳德功撰稿‧宋澤萊譯

十九日午前九點鐘,天空有了下雨的徵兆。吉野君率領會員們前往病院﹝譯者注:台灣總督府醫學校台北病院﹞參觀,就見到院長山口秀高。在中廳坐定,後藤民政局長面諭說:「國家乃是以人民為國家的根本,根本強固則國家就安寧。假如沒有人民,就沒有國家。所以本國以人民的生活為重。人如果不知道養生的道理,那麼飲食起居就不得其宜,那麼人的精神不無法強固。不知道為什麼本島的人輕視醫生,也不曾有專家前來請求改正,因此身處在上位的官員也就無從去鼓舞大家看重醫學。本國的醫學士為國家出力的人很多。醫生出身而成為名人的人難以勝數。且看本島當前醫學候補生將來的出路必比尋常學校的學生更優秀。你們這些會員都是明理的人,回去以後必定要開導大眾,叫聰明的子弟進入醫院去學習,他日可以為國效力。」

●…

繼續

吳德功〈觀光日記〉白話翻譯﹝上﹞

於 2022 六月 9 的 10:30am 張貼 0 個意見

【題目】吳德功〈觀光日記〉白話翻譯﹝上﹞

◎臺中彰化立軒吳德功撰稿‧宋澤萊譯…

繼續

《福爾摩莎頌歌》三首:〈土〉、〈東港渡口的回憶〉、〈熱情之歌〉

於 2022 五月 26 的 11:00pm 張貼 0 個意見

●台灣文學的南方革命●

【題目】在台灣有危難時,如何寫詩來振奮台灣同胞?

──再PO《福爾摩莎頌歌》三首:〈土〉、〈東港渡口的回憶〉、〈熱情之歌〉

◎宋澤萊

前言:詩是有功用的。它可以為自己而寫,使自己因為抒發自己的感受而獲益。但是詩的功用絕對不僅只於此,因為它也可以用來與別人作交流,讓別人也受到感動而受益。孤僻的人只為自己而寫,通達的人則為眾人而寫。為自己而寫的功用小,為眾人而寫功用大;因為眾人的存在往往比自己的存在更為重要。

當一群人,或者民族或者國家有危難時,詩人能為大眾寫詩的機會就來到了。

就台灣的歷史來看,近百年的危難特別多。在120年前,台灣有淪日的危難;在70年前,台灣有二戰後被託管的危難。所帶來的河山變色、刀兵災劫、壓迫壓榨,讓人不敢輕嚐。在這些危難來臨時,台灣主流詩人就會為眾人寫詩。總的來看,大約不出兩大類:一種是悲劇詩,就是書寫台灣人的孤立無援、流離失所,喪身失命,…

繼續

台語小說的王禎和──王羅蜜多

於 2022 五月 23 的 8:53am 張貼 0 個意見

●新書介紹●
【題目】台語小說的王禎和──王羅蜜多
──台語短篇小說集《地獄谷》簡介!
◎宋澤萊
最近,台語小說名家王羅蜜多﹝王永成﹞出版了《地獄谷》這本台語小說集,收集了他幾乎篇篇得獎的短篇小說作品共九篇,這本小說可以視為當前台語短篇小說的風向球,能看出當前台語小說寫作的一般傾向,值得文壇加倍注意!
●…
繼續

評論牆 (1 篇評論)

宋澤萊 在 2009 十月 3 的 12:50pm 說...
評林央敏有趣的台語黑色幽默劇本〈還鄉斷悲腸〉
◎宋澤萊

林央敏最近出版了《斷悲腸》劇本集,當中有一齣劇本就叫做〈還鄉斷悲腸〉,發表於2007年。從這個劇本的名稱來看,它應該是一齣悲劇,但是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它是一個諷刺劇,而且是屬於黑色幽默的那種諷刺劇。

故事書寫了幾個被拘禁在陰司地府裡的台灣人鬼魂的故事,這幾個鬼魂顯然是以前在陽間犯了若干過錯,所以被處罰拘禁在那裡。不過,經過無數年,返回陽間探親一天的日子到了。因為不只一個人還鄉,所以他們可以結伴而行。顏正堂﹝死於日治時代台南人﹞、古憲光﹝死於大清時代鹿港人﹞、潘順﹝死於清康雍乾時代目加溜灣的熟番﹞、蔡萬泉﹝與顏正堂的背景相同﹞這幾個人隨著劇情相繼出場,在返鄉的過程中逐一碰面認識。
但是在這段回鄉的過程中,最令人想不通的是他們沿路聽到從台灣回到地府的鬼魂吟唱「勸君莫還鄉」的歌詞,那些回到台灣尋親後一路回到地府的鬼魂都覺得地府比台灣要更好,寧願被拘禁在地府。
他們感到莫名其妙,因為探親是多麼高興的事啊,豈有勸人不要回鄉的道理。
這個原因後來突然被揭開了,原來他們各自回到他們的台灣故鄉和祖厝後,才發現所有的事情都已經是人面桃花了。除了景物變遷難以辨識故鄉以外,最糟糕的就是聽不懂後代所說的北京語,除了通曉一些些北京話的顏正堂還可以替他們略做翻譯以外,他們根本無計可施。最慘的是蔡萬泉遇到自殺死亡的孫女,根本無法與她溝通,陰間裡祖孫兩人成為相隔於兩個世界的人,中間溝通的橋樑完全被阻斷了。
這次還鄉,由於台灣人都不會說台語了,他們大多數人根本無法打聽到他們的子孫做了什麼,現況又是什麼,台灣簡直是比地府還要陌生化的異鄉,最起碼在地府裡都還可以找到幾個用台語說話的鬼魂。
他們來去匆匆,忙碌了一整天,結果是一無所獲。

這齣戲顯然是站在維護母語的立場,諷刺當前獨尊北京語的荒謬處境,但是劇本的成功並不單獨來自於這種諷刺,因為當前已經有太多的文學作品都做出了這個諷刺。我認為它成功的地方仍然在於劇本本身的因素,約有底下幾個:

首先是場景的描述。這個劇本是從陰間行走到陽間的,所以作者必須經營出一番走過陰間的景象。在世界的文學家中,不乏有書寫陰間的文豪,比如但丁就是很傑出的一位,他《神曲》裡的地獄描述可以看成是聖經的補充﹝因為聖經很少有地獄的描寫﹞。林央敏為我們描述了地府與陽間的那一段通路和行程,有地獄廣場、有泥濘小路、有森林、有深谷、有陡峭的崖壁、有高山、有天空,在角色的獨白中景色歷歷如繪、栩栩如生,加深了劇本的氣氛,看著劇本,我們讀者也宛如歷經了一場返陽之旅。我見過當前的許多劇本,對於場景的描寫,很少有林央敏這種功力的,這大概要歸功林央敏是小說家的緣故。
不過,我們必須注意到,這些場景如果實際上要在舞台佈置,必然要花一番功夫,因為林央敏的場景描述是小說性的﹝林央敏說這個劇本是劇本小說﹞,我認為舞台很難完全經營出劇本所描述的效果。
雖然如此,場景描述確實非常成功,異於一般的劇本。

再者是人物。為了蓋含整個台灣北、中、南各個區域以及三百年的歷史,這個劇本創造出來的人物不少,皆各自代表了一個地區、一個時代。他們的特色和屬性都沒有彼此混淆。整個劇本的人物都非常和諧,彼此沒有鬥爭或爭論,因為這個劇本不是用來顯示他們的爭鬥,而是讓他們成為一體,達到劇本所要達到的目的──為荒謬的台灣現況做見證。因此,這些人物可以合起來成為一個人,這個人又代表台灣所有使用母語的人。他們實際上都是小說家佛斯特﹝E.M.Forster,1879-1970﹞所說的扁平的人物,也就是一個個樣板,一個個臉譜,是作者特別雕刻出來,有代表性的那種人。 由於這些人物的和諧性,因此,劇本裡的語言就充滿情趣﹝林央敏從大學時代所寫的浪漫傳奇劇開始,就以有趣的對話取勝﹞,我們唸著劇本,就被裡面流利有趣的對話吸引住了。

再者是劇情動作﹝也就是情節﹞。由於劇本在剛開始不久就安排了一個疑點,也就是囘台灣的這些鬼魂常聽到「莫囘鄉」的詩句,為什麼有人這麼勸告?由於有這個懸疑,以後所有劇本的動作都朝著解開這個謎語進行。整個劇本充滿了動作,也就是無數的情節,大抵都為這個謎語而展開,步步推進。這個劇本和偏激的現代劇不一樣,它不是自言自語的,也不是不言不語的,它有動作,有精彩的對談,一直都維持動感,以開頭、中間、結尾,構成一種完整性。亞里斯多德的《詩學》曾提到劇本的完整說:「所謂完整,指事有頭、有身、有尾。」這個劇本就有亞里斯多德所說的這個優點。
那麼,這個劇本的動作﹝也就是情節﹞又在哪裡顯現它的力量呢?就在突然「被發現」的那個地方。林央敏這個劇本的力量在於最後這些台灣人發現﹝觀眾同時也發現﹞,祖先聽不懂子孫所說的話的時候,顯現了力量。我們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這就是有人勸告台灣鬼魂「莫囘鄉」的原因之所在,我們由不知道突然知道了,劇情也在這裡達到高潮。這個安排是非常成功的,也是極其必要的,也深合亞里斯多的戲劇原理,亞里斯多德在《詩學》如是說:「發現,如字義所表示,是從不知到知的轉變……發現與突轉同時出現的時候,能引起憐憫或恐懼之情。」當然,在這裡,因為這個劇本是諷刺劇,不是亞里斯多德的悲劇,所以引起的情感應該是驚訝不止或突梯荒謬的感覺。

由於「場景」「人物」「動作﹝情節﹞」都很成功,這個劇本當然就是成功的。

最後,我們回到「諷刺劇」這個劇本的文學類型來談。
加拿大籍最了不起的的文學理論家弗萊﹝Northrop Frye,1912-1991﹞曾說一個神話﹝也就是一個社會的演進階段﹞可以分成春、夏、秋、冬四個階段。在冬天這個階段是黑暗的階段,也是毀滅階段。神話會出現「惡勢力的的得勝、洪水、回到渾沌的狀態、英雄被打敗以及眾神毀滅的神話。從屬人物有食人妖魔和女巫。」 他並且說:「諷刺作品為其文學原型。」換句話說,諷刺文學就在這種社會階段中產生。
也因此,我們可以說,林央敏的這個劇本出現,就反映了我們的社會如今正走入了嚴酷的冬天階段。這時,文學上所描寫的主角已經不是英雄了,因為英雄已經死了,無可描述。文學所描繪的大地只是一片的洪荒,洪水橫流。出現的人物不是可愛的男女,而是一些食人妖魔或是害人的女巫。可歎的更是:春天看起來遙遙無期,而夏天、秋天早已成為回憶。
我們看到林央敏的這個劇本正是描述了這樣的洪荒大地,這個大地就是台灣人不會說台語的那個環境。而這裡所說的妖魔、女巫不是指地府裡的閻羅或鬼卒,也不是台灣人眾鬼魂,而是壓制著台灣本土語言的政治黨派﹝不管是哪個政黨﹞,那個黨派正是坐在這片洪荒大地上的魔鬼。
這個劇本同時不乏一些笑料,比如說還鄉時,故鄉在中國的鬼魂就走紅土路,故鄉在台灣的就走黃土路。不過,紅土路永遠都比黃土路好走,前者既平坦又廣闊,後者則是泥濘一片,一不小心就摔倒。路的好壞居然和語言的使用也有關係,這一點留待你的查考和閱讀。
總之,這個劇本是雙面刃的諷刺劇,一方面諷刺了台灣人麻木不仁,任由統治黨派百般擺佈;一方面也諷刺了外來執政者的殘暴,竟然將一個族群的語言活生生地摧毀殆盡,最後所得到的是一個鬼魂也不願回鄉的台灣島!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加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2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