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題目】極端冬天的藝術精神就是諷刺現世、自我廢棄、自我解體、進入虛空,不是嗎?

【題目】極端冬天的藝術精神就是諷刺現世、自我廢棄、自我解體、進入虛空,不是嗎?
──以古印度、西藏為例
◎宋澤萊執筆
這一次,我們要談談深不可測的極端冬天:諷刺的文化精神狀態。

在冬天:諷刺的這個階段,就是「成、住、壞、空」裡的「空」的階段。人們的精神表現就是朝著自我瓦解、自我遺棄、萬相空亡、世界末日的方向運動,此時英雄已死【反人本主義】,小人物和食人妖魔成了被注目的焦點。

也許,每個文化都有階段性的春→夏→秋→冬的精神嬗遞變動;但是有些文化,根柢是建立在冬天:諷刺上面,所以即使在變動中,他們還是不斷返回這種根本的精神狀態中,並不會消失。

諷刺這種文化藝術精神,內涵極為深沉。所謂的諷刺,就是一把雙面刃,它一方面砍向敵人,一方面砍向自己。乃是在刺殺敵人時,也刺殺自己,從此結束一切的藝術精神。

凡是諷刺的文化藝術,就是對當下的現實具有無限的恨意,同時對自己也充滿無限恨意的文化藝術。
所以,諷刺的藝術是用來瓦解敵手,又瓦解自己的藝術。

在極端的諷刺藝術裡,不惜瓦解一切的企圖非常強大,最終不是重建,而是叫一切走入虛空,遁入一切皆無,四大皆空的絕對境界!

就此我們可以了解,後現代的文化藝術精神【比如說德里達的】可以算是一種諷刺文化藝術精神,但是還不算為極端的諷刺文化藝術精神,因為它還想重建新的結構,然後繼續解構。

真正極端的諷刺文化藝術精神不是這樣講的,它讓你無法重建,而是一個勁兒,走入廢棄一切,進入虛空,重建無望的一種文化藝術精神!

虛空,就是極端冬天:諷刺文化藝術的一切總歸宿!

空〈梵語:śūnya〉或空性〈梵語:śūnyatā〉,是上古基本古印度佛教術語,乃是用來指稱宇宙萬象【諸法】的非真實性。後來,許多的古印度學派開始解釋這個字的範疇,最多出現了18種,叫做18空,最終達到無所不空的地步。它們都在說明這個世間的本質,並且說明我們應該廢棄它!

比較重要的涵意有兩種:一種是指「無」,也就是說「沒有、不存在」就是萬相的本質。另一種類似「黑洞」這個概念,像「如來藏Tathāgatagarbha」這個名詞就有胎藏【grabh】的意思在裡面,指稱有一種東西可以收藏萬物於其中。

所以說,返回「沒有、不存在」或回到宇宙的黑洞裡,就是空的意思。

這就說明極端冬天的藝術精神對於世間所具有的恨意有多深的道理,簡言之,因為這世間的「有、存在」是令人痛苦的,我們就必須廢棄它,返回「沒有、不存在」或「宇宙黑洞」才對,在廢棄世間的同時,也順便把自我廢棄掉了!

這就古印度文化藝術精神以及受古印度文化影響的藏族、蒙族的根本文化藝術精神!

不要忘記,這也是受到古印度大乘佛教影響的漢人文化藝術精神,對於漢人而言,這種精神狀態乃是一種常態!

我不是對漢人說教,因為我不必說,漢人都懂,這就是漢人一部分根本的文化藝術精神,非常高張、傑出!

【深夜小聽歌】79
底下我們聽一聽藏族女歌手央吉瑪的幾首歌──〈祈禱永恆的美麗〉、〈蓮師祈請文〉、〈妙音天女心咒〉。當她在〈蓮師祈請文〉唱說:「無上勝妙成就者 ,尊名號稱蓮花生,空行眷屬恆圍繞 ,我願隨尊而修行」就把追求空的境界的文化藝術精神完全表達出來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yjPCkJcaXU

檢視次數: 18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8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