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題目】能說文藝批評家的地位比文藝創作家要低一級嗎?

【題目】能說文藝批評家的地位比文藝創作家要低一級嗎?
──談談文藝批評所具有的獨立的、崇高的地位
◎ 宋澤萊執筆
The conception of the crtist as a parasite or arist manqué is still very popular, especially among artists.
--Northrop Frye. Anatomy of Criticism.

假如一個文學創作家偶而憤怒地認為文學批評家的地位比文學創作家要低一級,大概還沒有關係,因為這可能是由於他對批評家有敵意,深怕批評家的一句話,把他的作品的價值通通抹滅了。但是假如他常常這麼認為,並且常常對別人這麼宣傳,那可能就有病了!因為事實上並不符合實際,真正的情況與他所說的完全不搭調!

加拿大籍最偉大的結構主義文學批評家諾斯洛普‧弗萊就不認為應該是這樣!

一般來說,諾斯洛普‧弗萊提到「文學批評」就是指「文學研究」,雖然有時候他給文學批評比較高的地位。

諾斯洛普‧弗萊非常反對一種觀念,即是把藝術【文學】批評家視為比藝術【文學】家要低一級的存在。他認為批評家事實上也是一種藝術家,不但如此,他認為批評既是一門藝術又是一門科學。這就賦予批評家極為崇高的地位了。

弗萊抱怨許多不正確的看法,他曾提到某些奇怪的說法:

「文學批評的對象是一種藝術,因此,批評顯而易見的也是一種藝術。這種論調聽起來好像是說批評是藝術派生的一種形式,是一種依附已經存在的藝術的藝術,也是一種針對創造力的模仿。依這種理論來看,批評家是一些具有藝術興趣的知識份子,但是因為他們缺乏創造力又缺乏贊助藝術的金錢,所以就從事批評工作,因而逐漸成為一個文化經濟人的階級。這些人一方面把文化分配給社會上的人並且從中牟利,一方面剝削藝術家並且對公眾滔滔不絕發表意見。」


弗萊針對上述這些觀念提出了抗衡性的兩個觀點,一個是指出批評家並不是藝術家的附庸。他認為詩人所寫的詩是不能說話的,詩只能緘默,靜靜地在哪兒,什麼也不能說。但是批評卻能說,它能說出詩的好壞,內面的道理,讓大眾充分瞭解。因此,看起來反而應該說藝術【文學】和藝術【文學】家是依賴批評家而活著才對。

另外批評家是在藝術【文學】領域裡靠著「歸納性」的考察產生概念架構,從而能考察藝術【文學】。既然是靠著「歸納性」從事批評,就是一種科學。這種科學性和藝術﹝文學﹞家那種靠著「想像力」而創作出藝術品【詩】是不一樣的。由於兩者的屬性不同,因此,批評家並不是藝術【文學】家的附庸。

我覺得弗萊說得非常有道理!

一般來說,藝術家是不懂得批評的,他們只管創作。假如說藝術家也瞭解某些藝術,常是指在他所創作的範圍【諸如藝術單獨的派別,比如說印象派、表現主義、魔幻寫實主義等等】裡的瞭解,超出了他創作的範圍他就不懂,除非他放棄本位主義,竭力研究其他種類的藝術,如此一來,他就變成批評家而不是一位專業的創作者了。批評家卻不一樣,他幾乎什麼都要研究一些,博學多聞是基本要求,這使得他遠離狹窄的範圍,任何流派都無法限定他。

同時,藝術家是靠著「形象思維【意象】」來創從他的藝術;而批評家是靠著「概念【理性】」來從事他的批評工作,兩者相差甚鉅,各有所長。

因此,我完全同意弗萊的說法,認為藝術或文學的批評【研究】家是獨立的,本來就擁有崇高的地位!
──2018、04、27於鹿港

檢視次數: 44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8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