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Mintz:優雅閣自信的演奏家:
Shlomo Mintz 音樂會聽後分享  /胡長松 


成做一個寶貴友情的禮物,我佇今仔日行入高雄的文化中心至德堂聽世界第一流的小提琴家Shlomo Mintz的演出,隨樂聲轉去到少年時代初初聽著音樂的感動。雖然因為一个奇怪的故事,我已經15年無認真聽音樂矣,毋過高中的時,我bat做過古典音樂欣賞社的社長,爭取雄中逐禮拜拜五中晝吃飯的時間放古典音樂等等的憨面代,心適的是,彼時,阮啥物嘛毋bat,干焦感覺會使佇校園聽著樂聲是真嫷的經驗。到大學的時代,我差不多共生活費攏提去買音樂CD,想起來嘛真「敗家」就是。

全世界的Violin演奏家,我bat無濟。目前上恰意的,猶是歐伊斯特拉夫(David Oistrakh, 1908-1974),伊的琴聲有親像位伊身軀傳來的溫暖佮力量,飽水,活跳,有動能。音樂線條的再現方面,我上敬佩的,是海飛茲(Jascha Heifetz, 1901-1987),穩定,清楚,自信,高貴,雖然有時予人感覺真冷;我今仔日一直認為Mintz應該超過海飛茲矣,是對伊的穩定、清楚、高貴這方面來講的,而且伊比海飛茲溫暖有血色濟濟。Mintz一起頭的Paganini,展示出伊的自信,就算佇海飛茲面前,嘛完全毋免感覺漏氣。Mintz的琴聲優雅、溫潤、幼路,充滿金色的泛音,當然,伊猶是無歐伊斯特拉夫彼種位身軀佮心肝發射出來的物件,因為歐伊斯特拉夫世間只有一个。

Mintz演出的貝多芬 D大調協奏曲予我印象非常深,就算只聽第一樂章結束進前的彼段自由發揮的裝飾奏,就已經值矣,內面展示出伊對貝多芬的理解佮感情,兼有伊佇技巧方面的自信佮優雅;伊的第二樂章我認為是我聽過的全世界上好的版本,可能是合伊氣質的關係,演奏中我一直提伊佮我bat聽過的一个叫做 Wolfgang Schneiderhan 1961年錄音的版本比較,甚至我懷疑Mintz提的就是 Wolfgang Schneiderhan的琴,若無,世間怎會有這呢像的琴聲?若講貝多芬 D大調協奏曲,我心內的排名,20年來一直是Wolfgang Schneiderhan的版本是第一名無變,今我看,伊恐驚愛讓位予Mintz矣,就算高雄市交無換做1961年的柏林愛樂嘛無要緊。排名當然只是對我個人的意義爾爾,毋是啥物500名盤彼款的物件,講出來只是予逐家罔笑。

佮Minz合作,我感覺高雄市交的壓力定著真大,以今仔日Mintz的表現來看,樂團首席竟然佇上尾失神甲毋知要順Mintz邀請的手勢徛起來致意,這就會使理解矣。假使若我佮托爾斯泰仝台念小說,我減采當場會緊張甲變啞口。

最後,我帶一款足尊敬的心情離開會場,晚風吹來,我夯頭感謝上帝,予我一个無法度代替的尚溫柔美麗閣有啟示的暗暝,閣有友情的星光閃熠。

2009/11/7 佇高雄內惟

檢視次數: 196

王立信在11:12am對2009 十一月 9的評論
一氣呵成兮描述展現識途老馬兮氣度
無扭捏作態兮解明如數家珍兮珍寶典藏
親像老酒保唯吧台熟練含顧客眼神來意
透析老鳥含少年郎五花十色舞池兮動機
甩弄雞尾酒矸 搖動予人迷醉兮酒色配置
無露痕跡兮警告血腥瑪麗可能造成兮放蕩
哇!全場連小提琴家Shlomo Mintz含文化中心
歸場演出兮場面攏予汝喉嚨鈴仔即下喊聲解說
瞬間 萬籁寂靜 鴉雀無聲 閃光停格
此陣 排開人龍看汝頭戴冠冕身穿披肩穩穩行來
此陣 免撓疑 汝佗是君王
媠;媠啦。
聽世界第一流的小提琴家Shlomo Mintz的演出
隨樂聲轉去到少年時代初初聽著音樂的感動。
王立信在11:49am對2009 十一月 9的評論
﹝回應詩﹞談轉去內惟碑

彼瞑阮夢見第二故鄉
內惟 內惟碑
夢中 拍開囝仔時兮記智
天光醒 心誠痛
凊狂拍開網中點出相關文字
三欉軟柳 幾隻水鴨
企圖掩崁阮內心兮痛疼
汝講汝係內惟囝仔 好;
阮格拍開南方兮溫度
咦 轉去內惟碑 路尾講
本節詩是應高雄市文化局邀請所寫
不夠 不夠額 請重寫即首詩歌
親像汝寫Mtz:優雅閣自信的演奏家in
同款兮感動 互伊兮旋律
解消阮 心內思慕兮痛疼
胡長松在12:05pm對2009 十一月 9的評論
原來立信先生嘛kap內惟有因緣,所以,咱是仝庄--e-啦!

你的意思可能愛我加寫內惟,其實我的第一本詩集內面,濟濟囡仔時的內惟印象,另日會使來分享。若有機會,我嘛會使寫寡散文講內惟,真多謝你的建議kap 分享。

聽講楊逵 bat佇內惟徛過一站 neh.....
顏雪花Catherine Yen在12:10pm對2009 十一月 9的評論
11/7,這場明茲(Minz)與高市交的盛大演出是高雄市音樂界的盛事,由明茲指揮兼小提琴獨奏的意義就是在提昇高市交的水平,大師當前,團員拉緊神經是正常的事;雖然首席薛志璋目前是借調而來,我個人頗希望他能回家鄉為高雄效力。

明茲是俄裔猶太人,生於1957年,兩歲時隨家人移民以色列,十一歲與以色列愛樂管絃樂團演出,十六歲與匹茲堡交響樂團在紐約卡耐基音樂廳初次登台。11/7明茲演出的Paganini隨想曲根本就是在1700位觀眾前炫技,我形容那是被polished( 刨光)的琴聲,不管跳弓、顫音、上弓斷奏、雙弦音的和協、笛音的處理──都乾淨到無懈可擊,簡直是玩琴於股掌中。貝多芬的音樂一向雄渾、高貴、華麗,他的"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op.61)" 在熟悉的樂章進入"輪旋曲" (3rd Mov. Rondo)時, 明茲詮釋的淡淡哀愁真是緊扣人心─他飽滿的弦拉奏出熱情、火燄、精神與充滿質感的詩意,下面是明茲年輕時拉奏Paganini Caprice 24的錄影,循著YouTube大家也可看到亞夏‧海菲茲,大衛‧歐伊斯特拉夫,伊薩克‧帕爾曼,基東‧克萊姆,或者阿卡多的錄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m1muneZUW0
李秀在1:12pm對2009 十一月 9的評論
今日去聽「UBC Opera Ensemble with the West Coast Symphony Orchestra」所演出的普契尼(Giacomo Puccini) 兩齣歌劇---Suor Angelica and Gianni Schicchi. 一齣喜劇、一齣悲劇,人世間的悲和喜似乎儘在這三個鐘頭之中,尤其兒子又在上面拉琴,母親的感受交雜著愛樂者心緒的波動,一路上一直迴旋延展之中。

回來打開電腦又看到另一個愛樂者的分享心聲,雖然此刻溫哥華冷風細雨,尚來不及加一件衣服,就迫不及待想要response 一下.

David Oistrakh和Jascha Heifetz都是猶太人, 而Shlomo Mintz是以色列人, 你是否感覺到越坎坷人種, 所散發出來的藝術越扣人心弦.

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是他唯一的一首小提琴協奏曲,另外他的D小調第九交響曲「合唱」也很震憾人, 犬其到最後的歡樂頌…不好意思, 家人在催吃鈑了, 再見!
胡長松在2:23pm對2009 十一月 9的評論
多謝分享。我的音樂知識、聆聽的經驗停留佇15年前攏無進步,親像活佇一个認知凍恬的空間,我一直感覺帕爾曼、祖克曼、明茲閣足少年,慕特閣是美少女,a夏漢拄出道,今雄雄想起來,怹攏是熟黃的老手矣。

講著貝多芬的音樂,小提琴協奏曲的地位假若一直無法度佮交響曲比評,我感覺伊上好的(弦樂)作品是晚期的弦樂四重奏,比如op.130, op.132, op.135. 我上恰意伊的鋼琴作品是第30號鋼琴奏鳴曲,尤其巴克豪斯彈的版本。

貝多芬的第四、五、七號交響曲我上愛 Carlos Kleiber的演出。
貝多芬的第6號交響曲我上愛 Walter的版本。
貝多芬的第九號我嘛真愛聽,福特萬格勒佇二次大戰德國戰敗了後演出的版本,是予我上感動的演出。

這攏是15年前留落來的印象矣,留15年無啥物退色,減采無大精差的款....
顏雪花Catherine Yen在3:23pm對2009 十一月 9的評論
原來長松15年前就聽許多不同版本的音樂,這很不簡單,版本的評比與鑑賞在細微處見真章,其實我很欣賞克萊巴(kleiber)的指揮,他的瀟灑令人激賞;早期孟許的指揮也是相當溫暖的。我在家最常跟孩子玩的遊戲就是放唱片到唱盤,然後小朋友猜是誰指揮那個交響樂團的演出,猜對或聽得出來的有獎,我有4500張古典音樂唱片,這個遊戲在孩子小的時候玩得不亦樂乎。我女兒拉小提琴,但兒子在美國讀大學時就寫很多古典樂評登在校刊,現在仍樂此不疲,

現在已少聽交響樂,協奏曲、奏鳴曲、室內樂較個人化─我選擇較內斂的後者,淡淡的緬懷、感動,這樣就夠了。人生怎麼能沒有音樂?又怎能沒有美術或文學?三者都要貪婪地擁抱才無缺憾─否則,如何看盡人間絕色?!
胡長松在5:26pm對2009 十一月 9的評論
哈哈,看起來愛寫一篇「我佮我聽的音樂」按呢的文章才有夠khui3矣。我算是音樂的外行,對音樂的看法攏是聽眾的印象之論而已。我聽音樂是自學的。國中的時佇菜市仔口的唱片行買一塊Tape,頂頭只有〔鋼琴演奏精選〕六字的彼種,內面有「給愛麗絲」「樂興之時」等等,我心內干單想,這世間哪有這好聽的物件?慢慢仔,家己去揣貝多芬、莫扎特、海頓、柴可夫斯基的交響曲來聽。高中我參加合唱團kap古典音樂欣賞社,才位音樂老師hiah學著基礎的知識。佇高中我唱男中音/低音,我的音樂老師bat問我敢欲讀聲樂,我共講,若去讀聲樂,我的跤骨可能會予阮老爸摃斷去。

1988~ 1993 這幾年是我尚綿精聽音樂的幾年,用儉的、打工趁的所有的錢買CD,買差不多 500塊左右,毋過我所聽過的其他的CD大約攏毋是家己的,我專工去音響店打工,熟悉新的愛樂朋友,佇怹hiah聽過的唱片就較濟矣,講綿精,嘛算是傷過投入,迷失矣,暝日浸佇內面,比東比西,論這論he,單貝多芬的九大就聽過七、八套看會害袂,嫌卡拉揚指揮的貝多芬的時講:「伊指揮的貝多芬軟sio5-sio5,"算是男人嗎"?」你聽看幾句,共卡拉揚當做細漢的就著啦。

1994年開始,我無閣聽新的音樂版本,我會記齊柏斯坦拄佇DGG出版伊的第一張唱片,予我「驚為天人」,「強力看好」,最近我閣看著伊的消息,喝一聲,伊哪會雄雄成做中年矣?時間錯亂去。這段時間,我只聽李希特所彈的巴哈12平均律,顧爾德的巴哈組曲,舒瓦茲柯芙唱的德國藝術歌曲精選,密爾斯坦的小提琴小品,柏恩斯坦指揮的布拉姆斯交響曲第四號,克萊巴的貝多芬第七號,福特萬格勒的貝多芬第九號,巴克豪斯所彈的貝多芬鋼琴奏鳴曲第30號,阿班貝爾格四重奏團的貝多芬晚期弦樂四重奏;我彼幾年聽過的幾千塊CD最後佇記置內面篩甲tshun遮。尤其貝多芬晚期弦樂四重奏,bat是我寫長篇小說的音樂結構參考。

憑良心講,未來若有機會,我想愈了解國內的音樂演出狀況佮出版狀況,國內的愛樂者就親像15冬前的我,目頭定定傷懸矣,無關心國內本土的演出者佮作曲者,翻頭想,是真可惜的所在。
顏雪花Catherine Yen在7:43pm對2009 十一月 9的評論
看到你的文字,熱情書寫顧爾德的巴哈組曲,舒瓦茲柯芙唱的德國藝術歌曲精選,密爾斯坦的小提琴小品,柏恩斯坦指揮的布拉姆斯交響曲第四號,讓我想起自己大學時代唸書時,中午去吃自助餐時,總主動將餐廳的電視轉到柏恩斯坦指揮的"青少年音樂會",那時柏恩斯坦才冒出頭,熱情奔放的指揮風采很吸引我,舒瓦茲柯芙的美麗與天使的聲音也是我在台南女中,中午播放古典音樂由我操盤時主要介紹的女高音,原來年少時大家都曾經有過相同的經驗。至於布拉姆斯我則欣賞他的第三號交響曲。阿班貝爾格四重奏團可惜已解散,我手上有些演奏"總譜"留下許多音樂家的簽名,我另一件想與樂迷分享的是──我因常注意國家音樂廳或高雄至德堂的全年演出,所以會知道那些大師會來台灣,例如有一年,大提琴家羅斯托波維奇到台北演出,我請畫家依他的黑白照畫成10-12號的油畫,演奏會後請他簽名在畫上,別人簽名簽在節目單或其CD,我的做法讓自己典藏了不少音樂家不同的簽名,音樂家與樂迷們都很讚嘆我的做法,現在我已少那份狂熱了。

國內的音樂演出狀況,你可聽聽馬水龍、郭芝苑與陳樹熙的作曲,郭芝苑是苗栗人,他的音樂透過台灣聚合董事長郭博士的協助在蘇聯錄音,效果很好,他的基金會有賣CD,另陳樹熙,他是上任高市交團長,現任北市交副團長,台大外文畢業,留學維也納主修作曲,他做過《客家幻想曲》(Hakka Fantasy),我女兒在阿根廷首都為此曲做過"首演",去年他在國家音樂廳演出《布農族的八部合音》也很精彩,可以聽聽看。音樂的結構很好玩,音樂家的聰明與否與感情陳述方式很容易被sense出來, 繪畫也是如此,人如其畫,或者文如其人,祡可夫斯基有些旋律令我想起有些濫情的李商隱,它不同於李賀的高曠、驕傲與孤絕的氣質,我這麼說是因為怡然的東西太多很令人煩膩。以上純屬主觀,你聽到的〝雲豹飛魚〞工坊的《黑暗之心》,也是無比動人心弦,漢人怎能唱出那種蒼茫與悲涼?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