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台灣文學三百年》裡的理論可以用在其他國家的文學史上進行研究嗎?

 

《台灣文學三百年》裡的理論可以用在其他國家的文學史上進行研究嗎?

◎宋澤萊 

《台灣文學三百年》裡的理論可以用在其他國家的文學史上進行研究嗎?答案是肯定的,可行的!

不過你必須先能知道《台灣文學三百年》裡的一切修辭法,如此,你的眼光才會銳利,得心應手。

底下,我以唐朝將近三百年的詩發展史為例,將綱要羅列於下,你能看出當中的奧妙嗎?

唐代詩歌史的四季變遷現象

◎宋澤萊

1.春天傳奇詩時代:

※唐朝建立(公元618年)後,邁入了開疆拓土的時代,詩人充滿時代的自信,不斷歌頌了英雄,甚至認為自己也是英雄。描寫勝仗的邊塞詩成為文學的主流。詩人寫詩好像發表激動的政治宣言,氣魄雄偉,文風浪漫壯麗,詞藻充滿動作詞,善用比喻和誇飾。此時,正是人類企圖征服周圍環境、掌控環境的時代。

駱賓王﹝640-?﹞

〈從軍行〉
平生一顧重,意氣溢三軍。
野日兮戈影,天星合劍文。
弓弦抱漢月,馬足踐胡塵。
不求生入塞,唯當死報君。

〈于易水送人〉

此地別燕丹,壯士髮衝冠。
昔時人已沒,今日水猶寒。

楊炯﹝650-?﹞

〈紫騮馬〉
俠客重周遊,金鞭控紫騮。

蛇弓白羽箭,鶴轡赤茸秋。
發跡來南海,長鳴向北州。

匈奴今未滅,畫地取封侯。


陳子昂﹝661-702﹞

〈感遇之卅七〉

朝入雲中郡,北望單于臺。
胡秦何密邇,沙朔氣雄哉。
藉藉天驕子,猖狂已復來。
塞垣無名將,亭堠空崔嵬。
咄嗟吾何歎,邊人塗草萊。

王翰﹝687-726
〈涼州詞〉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王之渙﹝688—742
〈出塞〉

黃河遠上白雲間,
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
春風不度玉門關。(

王昌齡﹝698-756﹞

〈出塞〉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裏長征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2.夏天田園詩時代:

※此時唐朝物阜民豐,有整整四十年不見刀兵影子的歲月,詩人安居田園,遊山玩水,安頓自己在親情友情之中,是太平的好日子,田園山水詩就成為主流。詩人的情緒平和,詞藻明亮美麗,擅於直接摩寫。此時正是人類和環境合一,人類融入環境的時代。

孟浩然﹝689-740﹞
過故人莊〉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
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
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
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宿建德江〉

移舟泊煙渚,日暮客愁新。
野曠天低樹,江清月近人。

王維﹝701-761﹞

〈鳥鳴澗〉

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

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

〈山居秋暝〉

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

李白﹝701-762﹞

〈靜夜思〉

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
〈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置酒〉
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
相攜及田家,童稚開荊扉;
綠竹入幽徑,青籮拂行衣。
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
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
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

3.秋天悲劇詩時代:
※此時,安史之亂發生﹝公元756﹞,唐朝開始衰敗,唐朝的自信心完全被摧垮,戰禍帶來不幸,人民遷徙流離,戰將喪身失命,英雄打了敗仗,萬象悽涼,悲劇文學就產生。詩人情緒不穩,心境陷入悲痛之中。秋風秋雨、眼淚哭泣成為最常見的辭藻。此時就是人類被環境打敗,屈從環境的時代。

杜甫﹝712-770﹞
〈春望〉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兵車行〉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
爺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
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干雲霄。
道傍過者問行人,行人但云點行頻。
或從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營田。
去時里正與裹頭,歸來頭白還戍邊。
邊亭流血成海水,武皇開邊意未已。
君不聞漢家山東二百州,千村萬落生荊杞。
縱有健婦把鋤犁,禾生隴畝無東西。
況複秦兵耐苦戰,被驅不異犬與雞。
長者雖有問,役夫敢申恨?
且如今年冬,未休關西卒。
縣官急索租,租稅從何出。
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
生女猶是嫁比鄰,生男埋沒隨百草。
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
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

張籍﹝766-830﹞
〈征婦怨〉
九月匈奴殺邊將,漢軍全歿遼水上。
萬里無人收白骨,家家城下招魂葬。
|婦人依倚子與夫,同居貧賤心亦舒。
夫死戰場子在腹,妾身雖存如晝燭。

4.冬天諷諭詩時代
※此時,唐朝更為無力,因為英雄已經死了,文學就不再有英雄,文學轉向荒唐人物和小人物的描寫。農人工人、平民百姓成為被描寫的對象,文學家以這些小人物的的辛勞和痛苦來諷刺上層社會階級,希望改善社會。詩人擅用諷刺,丑化他所要批評的對象。此時就是英雄死亡,環境如同滔滔洪水淹沒一切,小人物輾
轉呻吟在環境鐵蹄下的時代。

白居易﹝772-846﹞
〈輕肥〉
意氣驕滿路,鞍馬光照塵。
借問何為者,人稱是內臣。
朱紱皆大夫,紫綬悉將軍。
誇赴軍中宴,走馬去如雲。
樽罍溢九醞,水陸羅八珍。
果擘洞庭橘,膾切天池鱗。
食飽心自若,酒酣氣益振。
是歲江南旱,衢州人食人。
〈買花〉
帝城春欲暮,喧喧車馬度。
共道牡丹時,相隨買花去。
貴賤無常價,酬值看花數。
灼灼百朵紅,戔戔五束素。
上張幄幕庇,旁織籬笆護。
水洒復泥封,移來色如故。
家家習為俗,人人迷不悟。
有一田舍翁,偶來買花處。
低頭獨長嘆,此嘆無人諭。
一叢深色花,十戶中人賦。

李绅(772-846)
〈憫農詩〉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
誰念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元稹﹝779-831﹞

〈織婦詞〉

織婦何太忙,蠶經三臥行欲老。

蠶神女聖早成絲,今年絲稅抽征早。

早征非是官人惡,去歲官家事戎索。

征人戰苦束刀瘡,主將勳高換羅幕。

繅絲織帛猶努力,變缉撩機苦難織。

東家頭白雙女兒,為解挑紋嫁不得。

簷前嫋嫋游絲上,上有蜘蛛巧來往。

羨他蟲豸解緣天,能向虛空織羅網。

5.失敗的新傳奇﹝新羅曼史、小愛情﹞的文學

※此時的唐朝已經慢慢走向滅亡﹝公元907年亡﹞,文學家不再關心社會,沉浸在歌舞軟香之中,進行逃避。詩人想要再啟浪漫傳奇之風,可惜都是缺乏大理想的小愛情書寫。必須等到宋朝的范仲淹、歐陽修、蘇東波才死而復活,返回較有氣魄的真正春天傳奇文學。

杜牧(803年-852年)

〈遣懷〉

落魄江湖載酒行,

楚腰纖細掌中輕。

十年一覺揚州夢,

贏得青樓薄倖名。

〈贈別〉

娉娉嫋嫋十三餘,

豆蔻梢頭二月初。
春風十裏揚州路,

卷上珠簾總不如。

李商隱(約813—約858)

〈錦瑟 〉
錦瑟無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無題〉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

嗟餘聽鼓應官去,走馬蘭台類轉蓬。

 

 

 

檢視次數: 248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