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台文筆會的起鼓佮精神  /胡長松

台文筆會佇2008年底起議發起,經過一年外的籌備,20091121日正式佇國立台灣文學館召開成立大會成立,佇章程內面,以「鼓勵台語文學創作、團結台語文作家、提升創作水準佮台語文化地位,兼促成國內、國際文學交流合作」成做宗旨,對台語文學運動的整合佮國際交流,有真重要的意義。

特別是,現此時,台灣已經有「中華民國筆會」(Taipei Chainese Centre, International Pen)加入佇國際筆會,敢有可能閣用台文筆會(Taiwanese Pen)的名義加入,成做台灣佇國際筆會的第二个會員?我相信這是真濟人的向望。因為用台文筆會的名義加入國際筆會,會使予國際看著台語文化的台灣,嘛會使予透過台語表達的創作、言論自由的精神佮國際的創作、言論自由精神接連做伙,這是真有意義的一跤步。

尤其,佇人類複雜的歷史裡,作家的良知一向無缺席,無仝語族的作家的良知更加應該互相支持,牽挽鬥陣,所致,咱嘛通期待台文筆會就是台語文學作家尚重要的靠山。

關係作家的良知,捷克的作家米蘭昆德拉佇伊的作品《笑忘書》的起頭一段時常予我反省。伊寫著19482月共產捷克誕生的歷史時刻,捷克共產黨領袖戈特瓦佇一个大雪的日子發表彼場重要的全國演講,戈特瓦是光頭,邊仔伊的同志克萊門第驚伊寒著,共家己的帽仔褪落來戴佇戈特瓦的頭殼頂。黨的宣傳部複製千百萬張的相片,相片內面戈特瓦徛佇彼个高台,頭戴一頂帽仔,伊的同志克萊門第徛佇伊身邊。經過四年,克萊門第以叛國罪予人絞死,宣傳部隨就共伊位歷史佮所有相片洗除。了後,佇彼張歷史相,戈特瓦家己一个徛佇高台,本底克萊門第徛的所在,只有一堵白牆。克萊門第所留落來的,乾焦存戈特瓦頭殼頂的彼頂帽仔。

我相信作家的文字就是戈特瓦頭殼頂的彼頂帽仔。

人類的統治政治(特別是集權、高壓、殖民的統治)傾向製造人民記智的扭曲抑是失落,簡單講,就是欲製造人民的失智;成做一个作家,我認為伊的良知就是勇敢去反抗這个失智的過程。我相信這是全世界筆會精神的核心,當然嘛是台文筆會精神的核心。

面對流失的台語,閣有因為台語流失所造成的族群記智的失落,台文筆會的作家群肩胛頭的責任,就是走揣台灣人族群的記智,用筆去反抗失智佮遺忘。

  國際筆會主要是以推廣各「文化」佮「語言」社群(毋是「國家」)交流為目標。國際筆會(International Pen)目前有145个會員(Centres)分佈佇 104个國家,其中若仝一个國家有二个以上的會員,大多數是因為使用語言的無仝,比如講比利時有Belgian (Dutch Speaking) CentreBelgian (French Speaking) Centre二个會員,瑞士有Swiss German CentreSwiss Italian and Reto-Romansh Centre 二个會員;會使講國際筆會會員身份佮「國家」即個概念無直接關係,顛倒佮使用語言的關係較大;閣比如講,佇北美的Yiddish Centre佮佇歐洲的Kurdish Centre,就是因為使用YiddishKurdish語言才獨立存在的(甚至怹毋是國家!)國際筆會的官網網頁按呢寫:”Our primary goal is to engage with, and empower, societies and communities across cultures and languages, through reading and writing.” ( http://www.internationalpen.org.uk/go/about-us ),即個主張支持筆者的看法:「語言」是一个筆會存在(佮別人分差別)成做國際筆會獨立會員的基礎。台語族群的記智是世界人類文明記智重要的成員,咱當然袂使缺席。

台文筆會這一年外的籌備,參與的籌備委員有方耀乾、王貞文、宋澤萊、李勤岸、周定邦、周華斌、張德本、胡長松、陳正雄、陳明仁、陳秋白、黃勁連、廖瑞銘、蔣為文、鄭邦鎮等有志,並且由李勤岸先生擔認籌備會主任,筆者擔任籌備會總幹事。2009/11/21,台文筆會順利佇國立台灣文學館第一會議室(2F)召開會員大會,出席率真懸,嘛有足濟朋友來到現場關心,我相信,這條路會nana有向望。彼工嘛選出第一屆幹部佮工作人員列佇遮,算是一個記錄:

理事長:李勤岸

理 事:方耀乾(常務)、蔣為文(常務)、王貞文、周定邦、張德本、陳明仁、陳秋白、陳正雄、黃勁連、廖瑞銘

監 事:李魁賢(常務)、林裕凱、丁鳳珍。

秘書長:胡長松

會 計:李芳玲

出 納:蔡宛玲

  以上,簡單交代台文筆會起鼓,向望佇這鼓聲裡,咱的跤步會nana有氣力,nana有勇氣。  

* 本文發表佇《台灣文學館》通訊 No26, 2010/3 出刊


台文筆會 上面找更多類似的相片

檢視次數: 158

顏雪花Catherine Yen在10:44pm對2010 五月 19的評論
None can usurp the height of righteouness, hope this proclaimation woud meet its expectation. I hear the vociferation, and hope all will.
胡長松在12:03pm對2010 五月 20的評論
Thanks. We do need hard working, patience and encouragement to meet the expectation. Let's go!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1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