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記2009.5.2平埔正名運動

Wagi[1]薄薄的光線Ketagalan

等待天光的天

Siraya的番仔契揹踮Uma[2]尻脊骿

袂輸千斤重擔

無半點mahapug ka vare[3]的街頭

被漢化上深的帝都猶咧梳粧打扮

恁遮的平埔仔看在眼內

咱薄釐絲的尊嚴phīng總督府的磚仔角

Khah有歷史的厚度

咱溫純的性地自三百冬前唱黃昏的故鄉

就一直袂曉歕牛皮

tsùann豬頭皮的支那人

干單一枝喙媠就thìnghánn

Formosa良善的蟮蟲仔[4]

Mai-khuh的聲嗽、行動劇的行動

坐佇冷氣房觀看監視器

統治者的liâu

一點仔都無tsùn-būn

伊暗暗仔差派副手

笑頭笑面展出奸臣仔笑

黃昏西照日照出落南遊覽車

六百公里的疲勞

車內三個囡仔嘻嘻嘩嘩

大人芳貢貢的便當食煞

相招唱歌撓曲孤對siah

Ùi〈我問天〉唱到〈上海灘〉

〈一場遊戲一場夢〉目一下睨

南都猶未〈雲中月圓〉

──2009.5.11寫佇赤崁米街

  2010.2.15《笠詩刊》第275

註:〈我問天〉佮〈雲中月圓〉是台語歌,〈一場遊戲一場夢〉是華語歌,〈上海

灘〉是廣東歌。



[1] WagiSiraya語,日頭。

[2] Uma:指活動總執行萬淑娟。

[3] mahapug ka vareSiraya語,風絲仔。

[4] 蟮蟲仔:蜥蜴。

檢視次數: 152

胡長松在9:47pm對2010 二月 22的評論
Uma佇Siraya語是田園的意思,我寫〈金色島嶼之歌〉的女主角之一叫做Uma,欲象徵大地之母,真拄好萬女士嘛叫做Uma。Uma囥佇遮有「歧義」:原詩句會使讀做==>Siraya的番仔契揹踮田園的尻脊骿。
顏雪花Catherine Yen在10:58pm對2010 二月 22的評論
Uma 有可能是外來語嗎?我的問題有一點阿無厘頭.....因為有一位國際影星叫Uma Thurman, 伊的血統複雜,有美國、墨西哥、瑞典等,Les Miserable 中伊有參加演出。
胡長松在12:09am對2010 二月 23的評論
Uma應該是位Siraya的馬太福音揣出來(荷蘭的傳教士所記)的.......Uma 敢有可能是外來語?我想是無法度考證矣啦!
陳金順在12:48am對2010 二月 23的評論
王家祥的《倒風內海》小說內底嘛有「烏嗎」的用詞,伊指出內面Siraya的詞,是ui《馬太福音》佮《諸羅縣志》揣出來的。萬淑娟是Siraya人,既若伊號Uma這個名,該當是Siraya語才對。若外國人有這款名,可能愛好好仔考查囉。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