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張愛玲窗外的奢華上海

  今仔日的世界非常多元,有人講芳就有人講臭,有人佮意就有人嫌甲無一塊著,有人贊成就有人反對。真歹講啥物是主流,啥物是前衛。明明昨昏已經無流行的想法,今仔日可能隨變做時行的元素,嘛有可能今仔日上風騷的物件,明仔載煞變成無人欲挃的糞埽,這馬的文壇差不多嘛是按呢。

  毋過,檢采美麗的景致,看過的人自然就會共伊保留佇記持的相簿內底,有可能是烏白反黃的老相片,嘛有可能是畫質清楚的彩色相片。就親像,只要是好文章就有伊存在的地位價值佮影響力。

  像張愛玲佇上海拄仔衝紅的時陣,就有人批評伊只不過是提舊的小說,濫一寡西洋的寫作技巧爾爾;嘛有人講伊是受著祖公仔是清朝大官的致蔭,閣笑伊貴族的血統有若無咧,是遠遠遠的親情關係,就若親像共一隻死雞僆仔,擲入去黃浦江裡,就講全上海的人攏啉著雞湯仝款。

    毋過,這馬若講著張愛玲就予人想著上海,若是佇上海就會予人想著張愛玲,鬧熱滾滾的上海因為伊加加添一份文學氣質。女作家章緣講雖罔伊毋是正港對張愛玲足迷戀的,毋過伊佇上海過著奢華生活的時陣,嘛是有時仔會想起張愛玲,無法度因為這是伊的城市。

  章緣講佇別个所在奢華代表浪費,是好額人囂俳聳鬚的行為。毋過佇上海,奢華這个詞無歹意,是一種對生活品味的呵咾,是會當用一屑屑錢就會使享受上頂級的上海都市生活的意思。譬論講,新臺票八十箍,就會使買著一盆比人閣較懸的四季桂、一盆半人懸的石榴佮兩箱日頭花和日日春;抑是請人來厝裡摒掃,四十外坪的公寓,一禮拜三改嘛才新臺票三十外箍爾爾。連作家木心佇〈上海賦〉裡,嘛講對上海人來講「合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呢。這是兩千空七年奢華的上海生活。彼當時,就準講佇咱臺灣庄跤,這嘛是無可能發生的代誌。

  就按呢,佇一个立秋的下晝時,蟬仔叫袂停,伊行過規排的梧桐樹的街仔路,看著跔佇樹跤修理跤踏車的查埔人,褪腹裼歇涼的老人,來買蔥仔餅的查某囡仔,一个無聊到哈唏流目油的下晡,予伊想起上海女作家張愛玲。後來,伊閣真正走去看張愛玲蹛過的常德公寓,閣差一點就共五樓一間套房買落來,變做張愛玲的厝邊。毋過,愛都愛,天公伯仔就毋安排,終其尾厝頭家無欲賣,害伊一場美夢無法度實現。

  章緣想欲買的套房佇五樓,樓頂真拄好就是張愛玲蹛過的公寓。胡蘭成第一改去遐拜訪張愛玲,張愛玲無欲見伊。第二工,換張愛玲親身去胡蘭成in兜看伊。第三工,胡蘭成又閣隨去常德公寓看張愛玲,這斗張愛玲為伊共門拍開。伊轉去了後,隨寫一張批予張愛玲,批內面寫講:上海的雲影天光,世間的無限風華,攏對你的窗仔外流過。

  歷史上有才華的美人,蔡文姬、李清照、上官婉兒、卓文君、班昭,攏是千年以後予人想也想袂完,是因為咱若看著in就若看著天地萬物,就若看著咱家己,就若看著一枝花,若夢仝款。如今,張愛玲嘛成做一蕊花,咱若有心拍開彼扇夜藍色的窗,就會使佇窗仔口看伊佇月光中開甲誠鬧熱,誠鬧熱。

海翁台語文學第171期2016.3

檢視次數: 197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2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