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琳姑佮德恩的悲劇大愛戀~桃花泣血記

琳姑佮德恩的悲劇大愛戀~桃花泣血記

1932年,上海聯華影業公司製作,阮玲玉、金焰主演的烏白無聲電影《桃花泣血記》,渡海來到臺灣放映。電影業者為著欲唌人來看電影,特別邀請詹天馬作詞,王雲峰作曲,根據這齣電影的故事,創作出第一首佮電影仝名的臺語流行歌《桃花泣血記》。這嘛是第一蓋,電影有主題曲;演唱者純純,也一目nih對歌仔戲小生變成臺語流行歌壇的第一位歌星。
  電影一開始,銀幕上就出現這首詩:「胭脂鮮豔何相類,花之顏色人之淚,若將人淚比桃花,淚自長流花自媚,淚眼觀花淚易乾,淚乾春盡花憔悴。」詩的意思和詹天馬寫的第一段歌詞「人生親像桃花枝,有時開花有時死,花有春天再開期,人若死去無活時。」意思差不多仝款仔仝款。一起頭就暗示女主角琳姑,媠人無媠命,命中注定會親像桃花按呢紅顏薄命。
  劇情是咧講佇一个恬靜的庄仔內,有一工逐家佮平常時仝款那看牛食草那罔開講渡時間。干焦輪著當值看守的人行來行去,看頭看尾,驚死賊仔脯趁逐家無注意來搶牛。
  庄裡有一个田佃(tshân-tiān) 陸起,伊是好額人金百萬的佃戶,閣替金百萬看牛場。這工,嘛是陸起結婚後,上擔心猶閣上快樂的一工,因為in某咧欲生矣。伊緊張甲若pua̍h落鼎底的狗蟻,坐攏坐袂牢,閣袂當入去產房鬥跤手,心肝頭嚓嚓趒,只好徛佇門跤口等消息。等啊等,總算聽著囡仔的哭聲,產婆踏出房門,共伊恭喜:「先開花後結果,恭喜你兜加一个小姑娘。」母女平安順產,陸起感覺誠歡喜、誠滿足。
  這時,當值看守的人發現劫牛賊活張飛,in規陣人欲來搶牛,趕緊大聲喝休,眾人聽著趕緊集合準備拍賊。當值看守的人閣緊走去搬救兵,去共陸起講這條大代誌。陸起叫伊毋通大細聲,in某今生囝,毋好共in拍青驚。雖罔in某今生,毋閣為著牛場的安全設想,伊隨綴看守的人出門做伙去掠賊。
  本來逐家寡不敵眾,強欲拍輸這陣賊仔脯,佳哉陸起趕到位,伊一个人會當擋十个人,三兩下就共歹人活張飛in隨个仔隨个,拍甲糜糜卯卯、悽慘歪歪、倒地求饒。
  陸起共活張飛警告︰「有我佇遮一工,恁這般狗賊莫痟想欲做怪。」然後,伊就好心放in走,想講予in有一个重新做人的機會。
  陸起散歸散,毋過in翁仔某佮查某囝琳姑,一家三口,歡歡喜喜過日子。天光著去田裡作穡,日頭若落山著歇睏,過著簡單幸福,使人欣羨的庄跤生活。
  有一工,陸起有代誌出去,in某就共琳姑偝的,來田裡鬥無閒。陸起嘛真疼惜某囝,代誌一辦好就牛車趕咧隨轉來tshuā-in轉去歇睏。一路上,琳姑煞哭袂定,經過桃花林,陸起挽一枝桃花共弄一下,講嘛奇怪,琳姑一看著桃花就袂哭矣。到厝了後,陸起共琳姑抱起來,講:「琳姑這个囡仔真奇怪,看著桃花就袂閣哭矣。」
  in某嘛有這種感覺,就講:「我來共這枝桃花種蹛塗裡,毋定著會活起來。」講煞,伊著越頭共這枝桃花種佇大門口。
  時間過了真緊,琳姑五歲彼工,看阿母佇這欉桃花樹頂結一條紅布,伊就問:「阿母,佇樹頂掛一條紅布是欲創啥?」
  阿母講:「今仔日是百花生日,伊佮你仝年,嘛五歲矣。」
  「伊將來敢會開花?」琳姑閣問。
  阿母回答:「這欉桃花佮你真有關係,將來你做人做得好,伊開的花一定媠噹噹,你若是無學好,按呢……」
  伊話都啊未講煞,陸起就看著主人的轎,對庄內遮行過來,欲來收租。若講起金百萬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伊是城裡上好額的阿舍,庄裡的人大部分攏是贌伊的田來作的。毋過伊已經往生矣,這馬是金夫人咧扞家。
  in共琳姑牽咧,趕緊來到金百萬佇庄內起的別莊「疊翠山莊」的大門口迎接頭家娘,一看落轎的除了頭家娘金夫人以外,閣有伊疼命命的孤囝德恩。金夫人上愛的就是伊這个寶貝後生德恩,只可惜伊的愛已經落伍,綴袂著時代矣。
  琳姑佮德恩一見如故耍做伙,啥知頭家娘目睭看懸無看低,棄嫌琳姑出世環境䆀,隨共伊捒開。
  陸起緊綴頭家娘入去山莊內,閣奉待伊食薰,講:「太太真福氣,今年田租有十成希望。毋過,上討厭的就是搶牛賊定定來作怪,抑毋過你免煩惱,我已經攏共處理甲好勢好勢矣。」頭家娘聽著真歡喜,毋過越頭看著德恩又閣佮琳姑有講有笑、糖甘蜜甜耍做伙,著隨變面無歡喜。
  囡仔人天真古錐,根本就無啥物社會階級觀念。德恩趁金夫人看冊看甲睏去,就偷旋出來揣琳姑tshit迌。一陣囡仔疕拄好佇田裡咧耍,看著德恩這个都市戇,著招in做伙耍,其實這陣猴囡仔是想講欲共伊創治一下。逐家就提漉糊糜烏白掔,掔甲規身軀攏是漉糊仔糜,嘛耍甲誠歡喜。
  金夫人一睏醒無看著伊的心肝寶貝囝,緊張甲四界揣。德恩看著伊,著暍:「阿母,我佇遮啦!」
  金夫人看徳恩規身軀癩ko爛癆,真受氣共詈:「明仔載我就tshuā你倒轉去,若無你就欲變毋成人的遛疕仔矣。」隔轉工,金夫人隨tshuā德恩坐轎轉去,感情真好的德恩佮琳姑是那哭那相辭。
  時間過了真緊,一下仔琳姑就長大成人矣。桃花拍莓欲開之際,正是琳姑情竇初開時。這年嘛長大成人、緣投飄撇的德恩又閣綴金夫人來收租,伊佇來迎接的一大陣人中,一直相來相去,攏揣無琳姑,感覺真失望。
  金夫人問陸起:「哪無看著恁查某囝?」
  陸起回答:「伊佇厝裡替in阿母做工課。」
  德恩佇邊仔聽著,就偷偷仔走去陸起in兜,佇圍牆仔外拄好看著琳姑坐佇桃花樹跤咧紡紗。琳姑純潔的美貌,都市內的傭脂俗粉哪會比得,德恩一看著琳姑,隨予伊煞著頂腹蓋,就招琳姑去桃花林散步,開始熱烈追求伊。
  到桃花林德恩請林姑坐,琳姑笑微微,講:「阮庄跤人徛慣勢,少爺請坐。」
  德恩就講:「若無咱做伙坐。」結果伊一坐咧塗跤,隨peh起來,果然是尻川鬥柄的好額人,塗跤全全石頭坐袂慣勢啦。
  琳姑轉去,心內是又歡喜又閣煩惱。一方面歡喜德恩佮意伊,伊嘛佮意德恩,兩人心意相通,互相意愛;毋過嘛煩惱德恩佮伊身分地位差相濟,兩人穿插看起來敢若無四配。所以,德恩閣來揣伊,伊就故意無愛插德恩,德恩感覺真憢疑,問伊:「琳姑,你今仔日為啥物對我遮爾仔冷淡?」
  琳姑無奈何回答伊:「你是我的少主人,我哪會使定定佮你做伙講話。」
  德恩感覺好笑,只好對琳姑表白:「琳姑,我足愛你。」
  琳姑聽了真歡喜,講:「你明仔載若會當陪我去看廟會,我就相信你。」兩人講好勢,重新和好,德恩就歡頭喜面欲替琳姑紡紗,琳姑那笑那教伊。
  隔轉工,兩人相招踅廟會,一年一改的廟會足鬧熱的,有咧賣食的、耍的、用的、穿的,閣有變猴弄的,應有盡有,真趣味。兩人閣做伙看西洋鏡動畫,裡面的尪仔圖畫的查某人無穿衫,琳姑看一下驚一趒,毋敢看,就走去相命。無想到,無相無受氣,愈相愈受氣,德恩只好安慰伊:「你為啥物欲無歡喜?這種迷信的話敢會當相信,我一世人愛你,絕對袂予你受災厄。」
  兩人感情愈來愈好,歡喜來到溪邊耍,好比鴛鴦水鴨黏黐黐。德恩替琳姑翕相,相翕好了後,琳姑傷心問:「你明仔載就欲轉去,我已經袂當無你矣,是欲按怎才好?」
  德恩就tshuā琳姑去見金夫人,和伊參詳:「阿母,琳姑毋捌進城過,咱tshuā伊轉去耍幾工,好無?」
  金夫人本來無願意,毋過看德恩苦苦哀求,閣看琳姑乖乖媠媠仔,就答應伊。拄好陸起翁仔某送雞和魚來,德恩就拜託金夫人問陸起:「我想欲tshuā恁查某囝轉去城裡耍幾工敢會使?」
  陸起歹勢歹勢,細膩回答:「承蒙太太看會起,當然會使,毋過庄跤囡仔毋捌代誌,驚惹太太受氣。」
  德恩驚代誌有變化,隨講:「無要緊,無要緊!」
  隔轉工透早,琳姑喙笑目笑,欲綴德恩進城,這嘛是伊第一斗坐轎。從來毋捌做過轎的琳姑,袂曉坐轎,一行入去,頭就去著挵著轎門,德恩緊教伊按怎坐轎。原來,坐這種細頂的轎,愛倒退攄入去坐。
  佇德恩in兜,想欲嫁德恩的娟娟,看著德恩佮琳姑佇花園內談情說愛、恩恩愛愛,愈看風火愈著,就走去共金夫人投琳姑的歹話,講in兩人佇花園裡攬來攬去、抱來抱去,若新烘爐、新茶鈷咧,無成體統。金夫人聽一下真受氣,愛德恩隨共琳姑送轉去。這擺無論德恩按怎求情,金夫人攏毋願意原諒琳姑,德恩只好答應明仔載透早隨共琳姑送轉去。
  這暗,德恩偷偷仔佇外口款好一棟厝,隔轉工就共琳姑送去彼蹛。轉來一入門,金夫就問伊:「你有共琳姑送轉去無?」德恩只好騙金夫人講已經送轉去矣。
  德恩的小妹坐佇金夫人的邊仔,半滾耍笑半共剾洗:「阿兄怎甘送伊轉去啊?以後啥人陪你佇花園裡講情話呢?」德恩做賊心虛,干焦會當坐佇彼,面笑肉無笑按呢笑一下、笑一下。其實,伊攏毋知,搪拄仔伊入門進前,媒人婆來講伊佮娟娟的親事,而且金夫人嘛已經答應矣。
  德恩有閒著偷偷仔走去見琳姑,琳姑嘛逐工妝予媠媠等伊來。
  有一工,德恩滿心歡喜講:「咱就咧欲做阿爸、阿母囉。」
  琳姑聽著這句話煞笑袂出來,德恩問伊是按怎?伊解說:「你攏無共恁老母講咱的代誌,敢講咱就永遠按呢落去嗎?你嘛應該替咱將來的囡仔拍算啊!」
  德恩毋甘琳姑傷心就騙伊:「我袂記共你講,阿母已經允准咱的婚事矣。」聽德恩按呢講,琳姑心肝頭彼粒大石頭總算會當放落來矣。
  後來,金夫人愛德恩娶娟娟,德恩無愛,金夫人氣甲共已經死去的金百萬投:「你飼的好後生,我替伊講的親情,伊攏毋聽。」
  千算萬算毋值天一畫,德恩辛辛苦苦雙頭騙,〔啥人〕知這時琳姑的阿母煞來病甲足嚴重,陸起緊走來揣琳姑,想欲共伊tshuā轉去。這聲害了了,代誌全煏空。陸起一看著琳姑規身軀無合身分烏貓的打扮,隨心狂火著,叫伊去共衫褲換換咧,然後一手搝德恩,一手搝伊,去揣金夫人討一个公道。
  金夫人嫌琳姑in兜散赤,毋管德恩一直哀求,戀愛無分階級性,伊對琳姑是真情,金夫人也毋答應予伊娶琳姑,想講欲予陸起一寡錢就欲準拄煞。毋想到,陸起人窮志不窮,無愛金夫人的臭錢。金夫人見笑轉受氣就叫伊轉去食家己,牛場嘛毋免伊管矣。琳姑知影德恩騙伊了後,認為德恩是一粒冇心的大箍菜頭,傷心罵德恩是大騙子,心碎離開。
  琳姑走了後,金夫人共德恩鎖佇厝內,閣講除非伊死,若無不准伊去揣琳姑,閣替伊安排足濟美麗大方的姑娘來相親陪伊。毋閣,德恩攏袂動心,伊定定看琳姑的相片來數念伊。
  中年失妻,親像三歲囡仔無老爸。自琳姑的阿母過身了後,陸起嘛愈來愈消沉。劫牛賊想講陸起無予金夫人倩矣,這時陣來搶牛一定穩的,沒想到陸起這个人真講道義,伊寧願別人負伊嘛毋願負別人,所以閣走去鬥相共,結果目睭煞來受傷變青盲。
可憐的琳姑生一个查某囝,琳姑向望伊將來千萬無通和家己仝款。陸起四界去傱錢,毋過無效,走規工連一仙都借無。真正是錦上添花處處有,雪中送炭世間無。這時,厝頭家娘王氏為著錢,煞來落井下石牽豬哥,介紹老不修劉裕泰來熟似琳姑。劉裕泰一看著琳姑就足佮意伊,毋過琳姑和in老爸仝款有志氣,無愛趁這種僥倖失德錢。
  這陣,德恩佇厝裡是急甲食袂落、睏袂去,但是金夫人逐工閒閒坐佇伊的房門口,逐擺伊若揣著閬縫想欲偷走,攏予金夫人㨑著走袂去。金夫人閣用死來威脅伊,害伊是有步想甲無步,毋知欲按怎才好。
  陸起和琳姑的查某囝雙雙病倒在床,厝頭家娘王氏又閣來苦勸琳姑去共劉裕泰這个不死鬼借錢。琳姑為著破病的老爸佮查某囝,只好勉強同意。行到半路桃花林,看著桃花,想起細漢時阿母講的話,愛伊將來好好仔做人,就悲傷後悔走轉來。可憐,禍不單行,厝頂破閣拄著落雨瞑,琳姑一家伙都散甲強欲予鬼掠去,今連琳姑嘛病參落,規家伙仔攏倒佇眠床無人通照顧,厝頭前彼欉桃花樹嘛蔫蔫死死去。
  德恩聽著琳姑已經破病甲目睭金金人傷重,這改伊喙齒根咬咧無管金夫人按怎反對,也是走來看琳姑。德恩一路衝衝碰碰,落尾趕到位,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佳哉會當見得琳姑最後一面,琳姑了解德恩是專心實意咧愛伊,並無僥心辜負伊,就安心去囉。
  德恩想欲綴琳姑做伙去,毋過為著可憐的查某囝,只好勇敢活落去。伊寫一張批予金夫人,希望金夫人承認琳姑是金家的新婦,若無伊就欲佇外口流浪,永遠無欲轉去金家矣。金夫人接著批信,隨同意德恩的要求,伊也真後悔往過的所作所為,向望德恩較緊轉來。
  花瓣淚珠一點一點滴落佇琳姑的墓前,落尾手,金夫人打扎陸起,德恩抱著查某囝,做伙來探琳姑的墓厝,懷念琳姑。琳姑殉情,德恩守義,雖罔兩人今生袂當相見,德恩將對琳姑的愛埋佇琳姑的墓地內陪伴伊,等待來生再相見。
  古早時代,佇封建禮教門當戶對觀念的壓迫之下,定定因為貧富差別傷大,煞來拆散了一對對相意愛的戀人。如今,文明社會新時代,逐家會當自由戀愛,咱著應該愛好好仔珍惜才對,千萬毋通自由亂亂愛喔!

海翁台語文學第169期2016.1

檢視次數: 359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2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