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果子樹跤好種花

      有一句俗諺講:「一人興一味。」阮阿爸佮阿母就是按呢。雖然,in兩人是翁仔某代,毋過阮阿母愛種花,阿爸愛種果子,真正是「一人一雙箸,欲夾無仝味。」

      逐擺阿母若是咧種花,抑是咧整理花,阿爸就會佇邊仔囉囉嗦嗦,講:「無彩工,種遐的創啥物?啊袂當食得矣!」阿母就會共伊黜臭:「你毋捌都莫烏白講,這花後日仔若開,是偌媠的。你種你的水果,管人遐濟創啥?」聽著阿母按呢講,阿爸就會鼻仔摸咧,越頭離開。毋過,伊會那行那踅踅唸:「看媠,有啥路用?種彼有的、無的,真正是食飽換枵,頭殼歹去矣,攏毋知咧想啥?」阿母看阿爸走矣,嘛會仝款那用黜仔挖塗那踅踅唸:「管人生,管人死,管人種花無天理。」

      我恬恬徛蹛邊仔看,看in兩个,一句來一句去咧答喙鼓,感覺誠心適。我知影,其實阿爸是看阿母予日頭曝甲大粒汗細粒汗,心內咧毋甘,驚伊傷忝,毋是真正咧共嫌啦!

      阿爸捌種過的水果足濟,有弓蕉、芭蕉、椰子、甘蔗、蓮霧、林菝仔、釋迦、柑仔蜜、木瓜、荔枝、枇杷、檨仔、咖啡、葡萄……。有的種了誠成功,有的煞連一粒子都毋捌生過。

      像弓蕉會生出一大捾閣一大捾的弓蕉,嘛袂歹食。阿爸會足囂俳共阮講:「這攏是在欉黃的,毋是隱的喔!」阮這陣囡仔,哪捌啥物叫做「在欉黃的」抑是「隱的」,管待伊圓的抑是扁的,有通食就好矣!後來,做風颱共青迸迸的弓蕉欉攏吹吹倒,我看了足毋甘的。

      上蓋刺激的是挽椰子,若是離傷遠接無著,規捾的椰子落佇塗跤必開,湯攏流了了,實在是拍損人的物;抑若是離相近,閣驚無張持予椰子撼著頭,腦震盪著食力矣!挽椰子的時陣,阿爸會先揣一枝上長的竹篙,頭前縛一支鋸仔,紲落來伸長長沓沓鋸,椰子咧欲落落來的時,伊就會大聲喝咻:「椰子欲落落來囉!」逐家就會趕緊閃開。後來,阿母驚椰子落落來會去掔著人,實在傷危險,就規氣倩人peh起去挽較省工。

     佇阿爸種的果子樹跤,有阿母種規排紅記記的鼓吹花;紲落來,葡萄棚跤掛著一盆閣一盆的蘭花,逐工透早佇水拹仔邊漱口時陣,會鼻著涼涼的風飄來一陣一陣高雅的清芳;斡角晾衫的棚仔跤,逐年春天阿母會掖一大搣指甲花的種子,時間一到就會開出一大片指甲花的花海,有白的、紅的、茄仔色的佮粉紅色的。猶閣有司公鈃、玫瑰花、茉莉……等等,滿園我知名佮毋知名的花開甲不止仔媠,閣媠甲有賰。

      有一工,阿兄講古早無指甲油的時陣,一寡愛媠的查某人會挽指甲花來染指甲。我聽了足好玄的,就偷偷仔挽幾蕊來試看覓咧,想講看指甲是毋是真正會變甲若親像擦指甲油遐爾媠無?結果予我真失望,指甲一點仔攏無變媠,反倒轉閣變甲癩ko爛癆兼烏趖趖,我看猶是共花留咧欣賞看媠較實在。

      花開花謝,一年過一年,一目nih阿母共阮五个囡仔晟養大漢,一个仔一个攏成家立業,伊就安心仔去塗州賣鹹鴨卵矣。啊!毋著,伊應該是佇遐咧種花啦!

這馬,阿爸佇舊厝四箍輾轉種甲滿四界的果子佮青菜。我上愛伊種的彼欉仙桃,看著彼欉仙桃,我就會想起阿母。因為,我會記得阿母捌講過,其實佮花比起來伊閣較愛青翠的大樹。

       細漢的時陣,有一蓋,阿母的好朋友來阮兜耍。阿母共朋友叫入去伊的房間內,偷偷仔挈出伊上愛的繡花册,講這本冊內面有足濟媠噹噹的圖樣,閣欲伊彼个一粒一的臆看覓,伊上愛的圖樣是佗一个?

       我捌偷看過彼本冊,冊裡的圖案百樣百款。我心內臆,阿母上佮意的一定是嬌滴滴的玫瑰花。因為前幾工仔,我無意中聽著阿母那種花那喃喃講,講伊足想欲種規片的玫瑰花,毋過玫瑰花價數傷貴,伊毋甘開這種濫糝錢。

       歸尾阮攏臆毋著,原來阿母上愛的是一欉橄欖樹的圖案。我徛佇邊仔相規半晡,感覺真憢疑,看看阿母閣看著這欉大樹頂攏是一片一片青錦錦的樹葉仔,啊無半蕊花,伊哪會是阿母的最愛?阿母越頭拄好看著我綴佇伊的尻川後,目睭閣褫甲大大蕊咧共伊金金看,伊煞笑笑仔予我膨餅食:「囡仔人有耳無喙,恬喌喌偷聽大人講話,真毋是款。」

       我看阿母霧霧都無講伊奇怪,伊煞嫌我殕殕毋是款。明明是伊家己講上愛玫瑰花,底時變做一欉菁仔欉,啊無甲人通知一聲?真是「女人心海底針」,予人臆袂著。

       看著這欉兩層樓懸的仙桃樹,我想一定是阿母佇天頂有保庇啦──毋但致蔭囝孫一个比一个閣較有出脫,連仙桃樹攏生甲青翠青翠遮爾媠,仙桃嘛生甲一籠閣一籠滇滿滿,予阿爸食攏食袂完。

 

海翁台語文學第145期2014.1

 

檢視次數: 301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2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