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Hemingway in baby dress at two years old)

 

海明威的祖父與外祖父都在美國內戰中打過仗,他為自己家庭的軍人傳統感到自豪。儘管他未當過兵,但是他參加了他生活的那個時代裡所有主要的戰爭。1918年,他在義大利當紅十字會的救護車駕駛員;於1922年以戰地記者身份在希臘及土耳其出入;1937年至1938年在西班牙;1941年在中國;1944年在法蘭西和德國的戰爭中實地採訪。海明威欣賞戰爭中男性間的友情、勇敢投身戰爭的精神、對勇氣不斷的考驗及明顯面對死亡的現實。他在戰爭中受過幾次嚴重的炸傷,他把自己的戰爭經歷說成是:「僅次於戰死和讀自己訃文的精彩事情。」他和戰士一樣,憎恨那些平安的參謀部軍官,他認為只有看到一個人在戰鬥時,才能對他做出判斷。他認為人一定要先負重傷,然後才能嚴肅寫作。


照片上是海明威兩歲時(1901)的可愛模樣,童年時他喜愛文學的母親喜歡將他打扮成小女孩,他對自己青少年時代描寫只著墨於四處闖蕩的漂泊生活,而當時唯一的問題是一些成年流氓會對他進行性騷擾。斯泰因與海明威曾做過多次同性戀的交談,並認為他在內心深處隱藏了某種東西,這也導致一般人對海明威的性傾向時有揣測。

海明威一生勤奮創作,早上起身的第一件事就是進行寫作。他寫作時常站著寫,他說他不僅站著寫,而且是一腳站著,這種姿勢使他處於一種緊張狀態,迫使他盡可能簡短地表達他的思想。美國女作家葛楚德‧史坦恩(Gertrude Stein)認為他寫性、寫死亡,這兩個元素使事情複雜化或簡化,而最後常以虛偽的外表掩飾內在的敏銳,或以野蠻殘酷去掩飾受苦的靦緬羞澀,這也是晚期海明威的寫照。1959年他由古巴搬回愛達荷州,1961年的夏天他自殺身亡。他一生習於殺戮,伴隨榮譽的是身上237處傷痕和趕不走的戰爭記憶,海明威在生活與藝術方面的探險滿是死亡的誘惑,最後他終結了自己,應驗自己所謂的「絕對的自由就是絕對的殺戮」, 他認為「由恐懼可產生淨化人心的喜悅。」

檢視次數: 1

標籤:CatherineYen顏雪花

檢視次數: 213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