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海上紀略〉【郁永河全集之二】白話翻譯

〈海上紀略〉【郁永河全集之二】白話翻譯

◎郁永河著‧宋澤萊譯

海吼

海吼俗稱海叫。小吼彷彿擊花鞚鼓,點點的撒豆聲忽遠忽近,若斷若續;靠近水邊去聽,很有連續彈琴的趣味。大吼就如萬馬奔騰,如鉦鼓震響,如三峽瀑流,如萬鼎齊沸;只有錢塘江八月時的怒潮差不多可以比擬,一觸到耳膜,就叫人感到驚駭錯愕。我曾經溼足走在海岸,俯看滄海,那時水青海靜,毫無波瀾,不知海吼的聲音從哪裡來;然而觀看天空,那遠海的雲氣已經漸漸興起,料想風雨不久就要到了。海邊人聽習慣了,見怪不怪,說:「這是下雨的徵兆。」假若是冬月發生海吼,就常常不下雨,多半會有風。

天妃神

海神只有馬祖最靈,祂就是古代的天妃神。凡是海船有危難,禱告就必然得到應允;有許多人親身目睹神兵前來維護安全,或者是馬祖神親臨救援。靈異的神跡,不可勝數。大洋中遇到風雨,天色晦暗,或者夜黑如墨,常常在桅桿頂端出現來保佑眾人。又有船中忽然出現燭火,彷彿燈光,船員爬上桅桿去撲滅它;操舟的師父說這是所謂的馬祖火,去撲滅它必定會招來翻覆的命運,沒有不靈驗的。一般的船裏,按例設有一枝馬祖棍,凡是遇到大魚、水怪想要靠近船的時候,就用馬祖棍連續敲擊船舷,大魚、水怪就會遁走。相傳馬祖神是莆邑湄州東螺村的林氏女,自童年時就已經具備神異的能力,常常在夢中飛越海上,拯救溺水的人。長大後不出嫁。死後,屢次顯現靈異,人們就建廟宇來祀奉祂,自前代已經為祂加了封號。康熙二十三年六月,大清帝國的軍隊攻克澎湖,靖海侯施烺屯兵在天妃澳,入廟去拜謁,就看見馬祖半身的神衣被水沾濕;等到與敵人對陣時,恍惚間看到有神兵導引清軍作戰,才悟到戰爭的勝利實在有賴馬祖的幫助。又說到馬祖澳中有一個水泉,僅供居民數百人飲用;可是那天,駐軍數萬人,正擔憂無水可喝,所幸那天甘泉騰湧,汲取泉水源源不竭。施琅因此上表讚揚馬祖神蹟,就奉詔加封馬祖為天后。直到今天,湄州林氏宗族的婦人們要到田裡工作,常常把孩子放在廟中,說:「姑且暫時代我看顧這個小孩吧!」就去工作了;一去常常就是一天,孩子居然不哭也不餓,也不離開一定的活動範圍。到黃昏婦人們回來,各人把自己的孩子帶回去,馬祖神到現在還愛祂宗族的孩子啊。

木龍

凡是海船中必有一條看不見的蛇的存在,名叫「木龍」,從船被造成的那天就存在。平時不能看見,也不知道它在哪裏;假若真的見到木龍,開船出去必定失敗。

水仙王

水仙王這種神,乃是海洋中的神,不知道祂的姓名叫做什麼。有人說:「可能是禹帝、伍相、三閭大夫的化身,當中的兩個人都是流亡異邦的人。」話說禹帝平定了九州的水土,立功萬世;伍相則是搭船到了夷狄之邦;屈原抱著石頭自沉在江底,三的人都適合當水神,靈驗不能泯滅。划水仙這種儀式,乃是在汪洋中遇到危急無法靠岸所做的一種儀式。大凡海船行在大洋之中,等同太虛裏的一粒微塵,渺渺茫茫沒有邊際,只能藉著檣、舵的堅實,繩、椗的完固,才能夠乘風破浪,有所依靠。一般行船常常遇到颶風忽然颳來,驚濤駭浪如山,導致舵折檣傾,繩斷底裂,船工雖有技術和力氣也無法施展,雖有智慧巧妙也沒有用處;這時唯有向天祈禱,跪地稽首,在默禱中祈求神的原諒而已,因此才有藉著划水仙的儀式來求神拯救的奇怪事情。我曾經到台灣採硫,從台南派遣了二艘船沿著海岸線北赴雞籠、淡水,當中的一艘船被大風折斷了船舵,船又從中間部分裂開,王雲森君在船中,自認必死無疑;操舟的師父告訴他說:「只有划水仙的儀式才能免去劫難。」;王雲森就披頭散頭髮和船上的人一起蹲在船舷上面,用空手作出划槳的姿勢,眾人的口中做出行軍時的鉦鼓聲,彷彿四月五日端陽節進行的龍舟競渡,只在片刻時間就抵達岸上,眾人歡喜能存活下來,這就是水仙神的威力。我剛聽的時候不能相信,就說:「這是偶然的事情罷了!哪有徒手虛划船槳就能對抗海浪、颶風的事情?」顧君敷公就曰:「有這種事啊!從前我居住在臺灣,在偽鄭那裡當官。有一次,從澎湖回台灣,行到海中間的時候,船忽然裂開,已經半沈半浮,大家就想共同來做划水仙的儀式,一做,果然船浮升上來;直駛入了鹿耳門的時候,看見有一艘紅毛船翻覆在港口,船底都倒過來了。經過許久,有小船前來救我們,眾人才獲救上岸,這艘船才沉沒。當時感到彷彿有人在暗中把船撐持起來,難道不是鬼神的力量嗎?」等到八月初六日,有陳君的一艘船從福建省來台灣,在半徒時遭遇到大風,船底已經裂開,水已經入船中,船首俯向水底,船舵又折成兩半,輾轉行走在巨浪之中,死亡的情勢,無法再等待片刻。有人就提議做划水仙的儀式,大家空手划船,本來就要沈下去的情況忽然變成浮上來,甚至乘風破浪破浪,疾飛如矢;片刻就抵達南嵌的白沙墩,眾人都上岸,就拿一碗飯,在沙岸上額頭觸地拜了起來,神也沒有拒絕享用啊!陳君說當時船行的速度,即使啟開了十張的船帆,也不足以比擬,鬼神的靈驗,也是很奇妙的啊!

糠洋、蕈洋

糠洋的水面上浮積了糠粃,大約有半尺的厚度;蕈洋的水面上有東西彷彿蕈菌,也浮積了大約半尺的厚度,都是水中的泡沫所凝結而成,風濤雖然鼓蕩,卻不混淆也不移動。從浙江前往日本的人就必經過它們旁邊。

大昆侖

林道乾是明朝時的海寇,聚眾嘯叫在鄭芝龍、劉香老的面前;曾經圖謀佔據福建、廣東不成,又走遍琉球、呂宋、暹羅、東京、交趾許多國家,卻找不到機會下手。當他經過大崑侖【山名,在東京正南三十里,靠近暹羅海港】,看到當地的風景特殊,想要留下來居住。這座山的地勢最高而且開闊,四面都是肥沃的平原,五穀都很完備,不必種植就自然生長,中央地帶的果樹無所不有,百花爛熳,四季如春,但是卻苦於空山無人。林道乾率領船隊上山蓋了草房,暫時居住下來;並自認這是海外的扶餘國,足以在這裏據土立國。可惜,這裏有海龍常常出沒,風雨也會突然來到,導致房屋人民,多被摧毀;海船也因為動盪的海水,無法停泊,料想海水底下,必然就是蛟龍的巢窟;後來判斷不能居住,才離去。又去大年【國名,在暹羅的西南邊】國,攻下這個國家。如今大年王就是林道乾的後裔。臺灣有一些老人,曾經隨著林道乾到過大昆侖,還能詳細說出這件往事。以前鄭成功曾經認為臺灣狹小窄隘,有居住大昆侖的想法,曾經探訪去大昆侖的水程、風景,非常詳細;恰巧生病死亡,就無法前去了。

琉球

琉球國在福建省的正東,距離中國最近。不過,卻是最弱小,又最貧窮的國家,從來沒有商船到琉球貿易,只因它既是貧窮又簡陋。有一個王曾經向許多的國家朝貢,希望能與別國通商貿易。所有的國家都鄙視它的貧弱,甚至從來都不生起侵奪它的念頭,琉球國反而因為如此得以在貧弱中得到自保。它對於中國,大抵每三年就來朝貢一次,貢物只有硫磺、皮紙而已。所攜來中國的財貨,只有螺與蚌殼。螺可以做成軍中的樂器來吹,就是城頭報曉的號角;蚌殼加工後可以鑲飾帶子。另外還有紙扇、煙筒,制製的技巧簡陋,甚至引不起傭人的興趣。回憶吾鄉有一句流行的俗話,凡是遇到厭憎的東西物就說是「琉球貨」。可見琉球的簡陋不是從今天才開始,古語早就這麼說了。

日本

日本就是古代的倭夷,在海外是相當強盛的國家。它依恃強盛,不來朝貢,而且鄙視中華帝國是小國家,卻能受到諸國的朝貢。日本的夜郎自大的性格,由來已經很久了啊。這個國家的國事完全聽任大將軍把持,國君彷彿是多餘的累贅,只是一個垂拱不管事的人罷了。所以該國如果興兵打仗,都是為了爭奪大將軍的名位,不曾有放肆殺害國君的人;因為國家的大政為並非操在國君手上,弑君就沒有益處,只是徒然被冠上一個惡名罷了;因此,日本就得以長保仍是一個有國君的國家。我說琉球貧弱,日本則是國君不聞國政,那是因為日本的開基始祖,是深懂黃、老治術的學者嗎?然而,它的統治卻頗有崇尚酷刑之風,犯了一點小過失往往就被處死。處死的方法有四等:一是灌水:把冰灌滿肚腹,再鞭打全身,水就會流散到肢體,接著再灌;如此灌打三次,人就像是龐然的大瓠瓜,最後膨脹而死。二是懸腸,割掉人的肛門,再綁繫上巨大的竹梢上,一放縱竹子,竹梢就上騰,肢體變成懸掛,大腸全都流出來了。更厲害的就是活活燒死,把犯罪的人鎖繫在木樁上,四周堆圍乾柴,四面點火,這個人就掙扎許久而死。再更厲害的是倒懸,不會立即死掉,但是三、四天以後,頭脹好像被人毆打一樣,五臟從口中流出死了。這些都不是正常的刑罰,比地獄群鬼所遭到的酷刑更慘。所以日本的人民都很害怕法律,有路不拾遺的風氣。最先,大西洋的人對日本國有非分的貪想,用天主教的信仰想要迷惑他們;事情敗露後,通通被殺戮掃平。如今凡是商船到那裏,必定要被調查船裏有沒有天主教的人士。日本痛恨天主教,故意叫工匠鑄造天主像,然後叫人用腳上去踐踏。如果有船誤帶一個天主教徒到日本港口,被發現,就把船留繫在岸上,再把所有船上的人放在船艙裏,焚燒他們。從此西洋人再也不敢載天主教徒到日本。它與諸國通貿易的港口,就是長崎島。男女的肉色很白,中國人到日本後,雖然在中國暴露在風日的吹曬中變黑,還能轉黑成白。雖然叫桓宣武、黑王相公去日本,皮膚也會改觀的。婦人美麗白晰彷彿玉做的人,導致中國人有許人流連不歸。現今長崎有一條大唐街,都住著中國人。

紅夷

紅毛就是荷蘭國,又叫紅夷;另有一個名字叫做波斯胡,在西海外,實際上是大西洋的附庸。荷蘭國的人貪心狡猾,能識別寶珍貴的物品,善於買賣貨物,重視生意不惜生命,它貿易的地區可說無遠弗屆。荷蘭國的船最高大,用兩層木板建造,劈斬它也不會有任何傷害,船體極為堅厚;中國人認為他們的船是夾板船,其實都是圓木造的,不是普通的木板啊。他們又有許多的巧妙工法,造帆彷彿盤旋的蛛網,八面都能接受風吹,可說無往不順;若是中國的船隻,不遇到順風,就必須左右拗折【注解:戧讀音鏘,去聲;因為逆向的風從對面來,所以船就必須斜行,有時就變成左右拗折,好用來利用風的勢力的意思】,或者冒著向側邊傾斜的危險,或者造成迂迴不前的艱難;與荷蘭的船比較起來,可說天壤之別。荷蘭國在大洋中依靠船大帆巧,叫幾個人坐在桅桿的高處,架上望遠鏡,四面觀察,商船雖然在百里之外,被發現後,荷蘭海盜船立即轉舵追捕,沒有人能逃脫。荷蘭國的人常到日本做生意,日本人知道荷蘭國的船是海盜船,必定要讓中國的商船先行回中國;算一算中國船已經走遠了,然後才放荷蘭國的船出港。我的朋友顧敷公很能知道其中的道理,說荷蘭國的船雖然靈巧,但是只巧於逆風而行,卻反而拙於順風而行;凡是靈巧的東西,都不能兼顧兩端,道理本來就是如此。假若荷蘭國的船要與中國船在順風中航行,反而是落後的。所以遇到紅毛船追襲,中國船就應該轉舵,隨著風順行,就可以脫離禍害;假若仍然逆風行駛,很少不失敗的。況豈荷蘭國的船巨大如山,小船衣方面懼怕被輾壓,要與它交戰又覺得仰攻不易,怎能與之對抗?荷蘭國既然依恃船的優勢,對於諸國的船,全都輕視。常常侵略交趾;交趾人就發明一種小船,名叫軋【注解:音穵),船長僅有三丈,舷高出水面一尺,兩頭尖銳,彷佛端陽時的競渡龍舟;用十四個人操作船槳,飛行在水面上,想退後就反身划槳,船尾為就變成船首。進退都很如意,儼然就是一條遊龍,船中首尾各架上紅衣巨砲,附在水面上燃放,專們攻擊荷蘭穿的船底,只要船底被砲打破,整條大船都會沉沒,雖有技巧,卻無所施設【譯者注:前面八個字,可能是多餘的】在對戰中大敗荷蘭船。到今天,紅毛船經過廣南,看見軋船出來,就膽寒離開了。中國東南半壁都是大海,有被侵擾的憂慮;軋船的製造,是很可以講求的。從前鄭成功取臺灣,與紅毛人發生陸地上的戰爭,鄭成功所擅長的只有火炮,砲機發動就燃燒了,不須勞煩人工點燃,只是尺寸的小機器,力量足以抗奪巨炮;除了這個道理外,所有攻戰的道理都是荒謬的。又談到荷蘭士兵都穿高底的鞋子,不方便疾行,導致很多人被殺傷,仆在地上爬不起來;這時我方的將卒進前想取對方的首級,常常被一種小砲打中,所以都不敢靠近;又檢查他們的士兵的身體,原來兩個小腿都綁了小砲,他們用膝蓋對著別人,小砲就自然引發;他們以傷殘的身體,還能拚搏人命,可說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了。又提到荷蘭人的居所底下,必定藏著火藥;當事況緊急的時後,就發動機器,房屋與人都成為飛燼了,因為他們不願受到被殺頭的侮辱。船底也同樣藏著火藥,他們一遇到急難就自殺,船的奧妙技巧,始終都不願讓他人知道。所以諸國很少能模仿他們製船。

以前有紅毛船,遭遇到大風誤過半線的洋面,遇到了淺灘,船就擱淺了。他們知道沒有再離開的可能,就用布帆遮圍他們的船,再船中另造小船,三天就造成了;鄭氏認為他們已經是為釜鍋子裏的魚,正待集合戰艦去攻打他們,他們就全部登上小船,揚帆離開了。走了很久,機關發動,大船自己就毀滅了;人們因此佩服荷蘭人的機警。再說大船中百物俱備,造作小船所需用的物料,完全不必仰賴外面來供給;數目難以計算出來。

西洋國

西洋國在西海外一帶,離中國很遠。那裡的人塌眼隆鼻,外狀像是紅毛人。不過,他們心計多,又具有堅忍的意志。分析物理達到極為精微的地步,不論上推天象曆法,下及器用小物,全都明瞭它們的奧妙;他們心思的深度,簡直可以奪取老天造化萬物的奧秘,能使天地萬物變成不朽。假如他們有所發現,就靜思默想,上一代的人不能得到解答,下一代的人繼續思考;一代想不出來,十代的人繼續思想。等到窮究了裏頭的奧妙,就必叫全國的人們共同學習並且保守住他,專做人所難以做的事情。他們的先輩有許多智者,到中國竊取六書的學問。又有利馬豆竇這個人,能夠過目誦讀,終身不忘。明朝來到中國的他,三年之間,遍交國內的文士;對於中國的書籍無所不讀,買了許多的典籍,歸國去教導他們的國人,貫通了所有文字的深義。創立了《七克》這些書籍,所說的話雖然離不開孝、悌、慈、讓,其實似是而非;又插入了他們國家的事例,來助長他們的天主教的邪說,誘拐中國人信入他們的宗教中。中國人士被迷惑了,有許多人皈依了他們的宗教。今天,各省的郡、縣、衛、所都有天主教堂,密密地關閉起來,外人從來看不見裏面所有的東西;雖然他們不耕不織,日常所用的卻不匱乏。完全是以誘人入教為目標,叫做「化人」。他們的國家出產許多的白金。從明朝時已經竊佔廣東的香山澳當居住地,雖然有繳納貢賦,但是這些跳樑小丑實際上是佔據了我國的邊陲了。再說他們每年運載鉅萬的白金至香山澳,轉送給各省、郡邑的天主堂,資助生活費用。京師天主堂的屋宇宏麗,牆垣周備。又製造風琴、自鳴鐘、刻漏、渾天儀等等儀器,都是鬼斧神技,巧奪天工,所花費的金錢不可計量;他們窮年累月,製造不停,卻不拿中國一文錢。我說紅毛人接近西洋國,本來就是同類,英圭黎、咬■〈口留〉叭都是西洋的小國,本來就適合併為一國,本來就不足為怪;比較奇怪的是呂宋在東海的外頭,遠離中國萬里,也被西洋國所佔據,他們的心豈有滿足的時候嗎?福建有許多人到呂宋做生意,說紅毛人的政令,就像西洋國的政令,他們分呂宋地區為二十四郡,有西洋的天主教徒共同掌權。禁止人民不得白天晝做工,必定要白天睡覺晚上工作;又不准把寢室關閉起來,當夫婦兩人共寢在床上,巡邏的人時時繞到床榻前面偵視。有女兒將要嫁了,父母不得主持婚配,一定要等巴黎來揀選【注解:西洋國的人稱呼教士為巴黎】。稍有姿色的女子,大抵都被留了下來;等到女子年老色衰,才放她們回去,才允許她們仔由選擇配偶。父母死了,兒子不能擅自殮埋;巴黎假借引度亡魂的教說,把萬人丟坑洞中。等到堆積久了,屍體溢出坑外,再燒掉他們,揚灰了事。民人有錢,一年要分一半給巴黎;四年之後,就剩下不到十分之一了。禁止白天工作的目的,是為了防止人民的叛變;每年徵收一半人民的錢,目的在於使人民貧窮,使人民不能為所欲為;死者不得埋葬的目的,是害怕山川有靈,能叫死者轉生成為英雄豪傑與西洋國相爭:他們的用意設想,都在一定的人情之外啊。談到秦王焚書坑儒,禁止結社,遷徙豪傑,使天下的人民衰弱,想叫子子孫孫安全繼位,從一世、二世以至於萬萬世,常保有天下,雖然漢西洋國有同樣的目的,旦勢還未到西洋國那麼殘酷。假是叫這些人都能得志,他們所造的慘禍還忍心去說嗎?凡是人情沒有不戀愛故鄉而安份於本國的,假如說遺棄父母,毀掉家室,反而能得到利益,這種作法已經不是人性的做法了啊。總計中國郡、邑、衛、所,天主堂何止千區百區,居住在天主堂的跳樑小丑,不下有數萬人,都是放棄父母、妻子遠來中國的,必定有其目的了。是為了名氣嗎?是為了利益嗎?是為了遊覽中華的名山大川嗎?觀覽中華的禮樂政教嗎?他們的國君每年驅趕他們的人民來中國,又每年撥出钜萬的金錢給天主堂,毫無厭倦之心,難道是為了朝見納貢來的嗎?還是因為他們年年都饑荒,移民到中國來乞求溫飽嗎?既然都不是為了這些目的了這些目的,有為了什麼?這裏頭有他們的欲求,不需要有智慧就可以知道了。而堂堂的中國,到今天竟然無人能破除他們的奸計,已經被那些跳樑小丑看不起了。假如有人不信我說的話,可以問問日本國為何要禁絕那些跳樑小丑,不叫那些人進入他們國家裏面的原因。今後還有人信他們的天主教進而褒揚天主教的人,請把「巴黎選女」這件事情告訴他就行了!

日本【注解:參見上述】在中國正東方。從南方的地區來看,距離中國甚遠。從寧波渡海,水程大概需要三十五更才能到達。向北接連朝鮮;朝鮮距離遼陽很近,如果渡過鴨綠江,便可由交通要站前往;朝鮮與中國的土地在或斷或續之間,說是連在一塊也可以。

臺灣【注解:參見上述】南北三千里,東西三百里,距離廈門需要十一更的水程。中間有澎湖可以做為停船的地方,它地處東南方四通八達的海域,東西南北,隨意來去,實在是海疆的要地了。

 

 

 

 

檢視次數: 722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