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重修台灣府志卷一】〈封域篇〉白話翻譯

【重修台灣府志卷一】〈封域篇〉白話翻譯
◎范咸等編著‧宋澤萊譯


封域包括星野、建置、山川、形勝等。

台灣是一個位於蒼茫海外的島嶼,自古以來就未曾有人在這裡設置郡縣。隋朝開皇年間,曾經擄略澎湖;到了元朝末年,在澎湖設置巡檢司。至於北港、臺灣,明朝才開始見於簡編;當初是逃亡的淵藪,繼而做為倭寇的巢窟。偽鄭撿拾荷蘭的遺緒,建構城市屋室,與中土頗為相近。等到收入我大清帝國版圖,教化遠到,再加上經營締造,歷時七十年;老天獻出祥瑞、地靈不惜給寶,用千萬山峰鎮守、百川匯流環護,巍巍然變成了東南的保障。我們說聖人的懷柔教化遍及所有山河,豈能因為台灣是海外之地而有所不同呢?底下是《重修台灣府志》的封域:

一、星野

臺灣,屬於《禹貢》裡所說的揚州區域;天文上就是牛、女分野,星紀之次。

附考1:
福建大概是《禹貢》所劃分的揚州地域,天文上屬於牽牛、嫠女分野的地帶。按牛、女於辰為丑,銀海之屬,星紀之次。銀海在元武象;星紀在吳越分野。有人說:「臺灣在泉州的最南方,距離福州甚遠,不適合算為銀海之屬;並且在漳州的最東方,距離吳越甚遠,不適合算為星紀之次。雖然說天穹的附蓋無遠弗屆,即使是極南」、極東,都是屬於星土的一部分;所以就認為臺灣的分野,應當在女、虛之交。『虛』是元枵之次,在子之辰。這些人認為臺灣稍稍向東迤邐,就懷疑它超越次、超越辰,這些也是坐井觀天的見解。現在我用近來的地理劃分來加以考察,明朝時澎湖島歸屬泉州;泉州屬於牛、女地帶,那麼台灣屬於牛、女地帶當可以沒有疑問。又用靠近台灣的海域來加以考察,臺海西邊瀕臨漳州,南邊瀕臨廣東,北邊與閩安對峙,漳州的分野要看福建,廣東分野要看漳州,臺灣的土地就與它們相接在一起,何以不屬牛、女分野呢?唐朝僧人一行曾說:『星紀當雲漢下游,乃百川匯歸之處;所以它的分野,從河南往下,抵達南紀之曲,東南方背負著海的地方就是它的星紀。』;這麼說,臺灣座落在東南,仍然屬牛、女分野,與僧人一行所說的大致相符。」【節錄自《島上附傳》】

附考2
福建閩省的分野,《史記》的〈天官書〉、前漢的〈天文志〉都說屬於牽牛、婺女的分野,《明一統志》就說是屬於牛、女之分;劉向、蔡邕、皇甫謐說屬於牛、女、斗三星的分野。魏陳卓說:「會稽入牛一度」;福建閩省距離會稽實際在周天度數一千四百六里之內,所以說九閩都隸屬「會稽入牛一度」。或許也有人說:「閩、越在南但是星紀在北。」這麼說就與相配的意義不能協調了;或許說晉國的史墨占卜「越得歲而吳伐之,必受其凶」,所謂的星紀在北而指於南,閩越或許就是他所指的越。〈天文志〉說:「東南負海的地區就是它的星紀。所謂負海,是因為它在雲漢的南方。」《通志》說:「注疏星野的人,大都指「禹貢」的揚州,而以星紀之次屬之,為會稽域內。不過,我們必須考慮福建閩省在東南,距揚州三千里,已在分度一千四百六里之外;況且台灣在東南負海地區,距離廈門十二更,水程何止一千餘里哉?」所以假若要說九閩、台灣都隸屬「會稽入牛一度」,是不通的。因此,我們必須集合諸書的說法,加以折衷他們的意思才可以。【節錄自《舊志》】

附考3
臺灣是海島地區,它的地域不在九州的限定範圍。按古代時期,四譯館因為有外夷前來朝貢,就用外夷的所在地來分配星紀。臺灣原來屬於島夷,其次是鶉尾、其宿是翼、其辰是已。宋朝〈天文志〉說:「鶉尾在翼、軫之交會處,居南方七宿的末端;到了極南地帶,大半入於海中,呂宋、淡水、臺灣都是如此。」利瑪竇說:「鶉尾之次,於律仲呂,岡山分野。」【台灣有大、小岡山】。《爾雅》說:「鶉尾就是軫、翼。」郭璞注解說:「軫、翼是南方之傾、地勢的下方,翼已的中間地帶,是火星所屬;所以說是鶉尾。」至於它的分度,又往往不同。唐開禧起翼二十度,宋元《會元曆》起翼二十度杪,明《授時書》又起翼二十度;本朝欽天監所定《時憲書》,則只十七度整。呂宋居於巽已,入翼十度;日本在寅艮,入軫八度;臺灣背接呂宋、右連日本,其值翼九度無疑。一般習慣把它附加在漳、泉分野,不知漳、泉是丑地牛、女之分,與已位毫無牽涉;所以占驗的人一概把臺灣等同島夷一體測驗,而以里程的不同來詳細考察。臺灣為翼九度;諸羅在台灣北部,角木遠照,斜插隱見,屬翼於八度七分之三;鳳山在台灣南部,也同屬翼九度杪。牛女、星紀的大略看法,不可以盲目跟從啊【節錄自(「諸羅志」)。

附考4
劉向說:「吳、越屬於斗、牛、女的分野。」晉、隋、元志說:「吳、越其辰在丑。」自古以來未曾有人反對。然而有人說:「呂宋居巽已,入翼十度;日本在寅艮,入軫八度;臺灣背接呂宋、右連日本,其值翼九度無疑。」提到台灣距離呂宋水程七十更多一點點;距離日本,水程也是七十更多一點點有。二個島都不在九州的範圍內,荒疏遙而難已稽考,星野的劃分實在是沒有根據。若由台灣開船直著走,到澎湖四更就到了;由澎湖到廈門,七更就到了。澎湖從前隸屬同安,星野能把它們分開嗎?澎湖不能漢同安分開,而說台灣的星野劃分能分開嗎?況且從省會到達雞籠,水道也祗只有七更;浮出海面的島嶼諸如關童、白畝以及旗干石等等地方,相連好似珠絲馬跡,脈絡昭然可以辨尋。因此,鳳山的星野,應當按照郡志跟從「閩省牛、女之分」的看法,也把鳳山的分野看成是「牛、女之分」,這才是正確而不可改易的啊。倘若說鳳山的星野入翼九度、諸羅星野入翼八度,則同郡之地至差一度,而呂宋水道距離台灣六、七千里之遠,反而說他入翼十度;這是捨棄耳朵與眼睛的相近,卻抱持渺茫無據的說法不放,吾人未敢相信的啊【節錄自《鳳山志》】。

二、建置
臺灣府在東南大海中【北路的淡水直接面直對福州省城、南路赤山直接面對南澳】,離福建福州府一千二百六十里【陸行從閩縣到泉州同安縣有五百四十里,水行從廈門到澎湖水程七更、澎湖到鹿耳門水程五更。舊志以六十里算為一更的水程,共計七百二十里】,這是一個自古以來教化未及的地方。隋朝開皇年間,曾派遣將兵陳稜等擄略澎湖三十六島。元朝末年,設置巡檢司。明朝洪武五年,遷徙當地的居民,安置在漳州、泉州之間。嘉靖四十二年,流寇林道乾寇掠近海地區,都督俞大猷征討他,追到澎湖;道乾就遁入台灣,俞大猷不敢再進兵,留了偏師駐在澎澎。道乾不久就遁入占城,澎湖的偏師也就撤走了,仍然設巡檢司加以駐守在澎湖。萬曆年間,海寇顏思齊佔據臺灣,鄭芝龍衣附他。不久又放棄了,荷蘭人就取有台灣,築了赤嵌城來居住【就是現在的安平鎮城】。本朝順治初期,鄭芝龍的兒子鄭成功先叛據廈門。十六年,從海道侵犯江寧,結果敗歸,就轉向攻打台灣,驅逐了荷蘭人佔據台灣,並且設置了郡縣【鄭成功死,傳給兒子鄭經;鄭經死,傳給兒子鄭克塽】。康熙二十一年,總督姚啟聖謀劃攻取台灣。二十二年,靖海將軍施琅率軍進攻澎湖,打下了它;鄭克塽投降。二十三年,朝廷決議設置一府,叫做台灣府,隸屬福建布政使司;領有三個縣,叫做臺灣、鳳山、諸羅【康熙六十一年朱一貴作亂,佔據府城;總督滿保照會提督施世驃、南澳總兵藍廷珍,用了七天的時間,剿滅了朱一貴】。雍正元年,再增設一縣,叫做彰化;還增設了淡水廳。五年,又增設澎湖廳。所以現在領有四縣、二廳:臺灣縣、鳳山縣、諸羅縣、彰化縣、淡水廳、澎湖廳。

附考1:
「文獻通考」說:「琉球國在泉州的東方,有一個島就做澎湖;與大陸沿海可以煙火相望,由大陸沿海走五天就可以到達澎湖。澎湖旁邊有一個毘舍耶【「耶」也有人寫成「那」這個字」】國,與內地語言不通,當地人赤身裸體,眼睛望天,可說是等於非人類。他們喜愛鐵器,遇到敵人使用鏢槍拋射,鏢槍乃是繫上十幾丈的細繩來加以操縱,原因是愛鐵器,不忍丟棄。」【節錄自《台海使槎錄》】

附考2:
「臺灣在古籍上無可稽考,唯有明朝莆田周嬰所著:《遠遊編》裡的〈東番記〉這一篇,稱呼臺灣為臺員,都是閩南地方音。但是作者認為台灣就是古探國,可能是錯誤的。」【節錄自《臺灣隨筆》】

附考3:
臺灣,海中番島。「名山藏」所謂「乾坤東港、華嚴婆娑洋世界」,名為雞籠。考其源,則琉球之餘種。自哈喇分支,近通日本、遠接呂宋;控南澳、阻銅山,以澎湖為外援。明萬曆間,海寇顏思齊踞有其地,始稱臺灣。思齊剽掠海上,倚為巢窟。臺灣有中國民,自思齊始(「蓉洲文稿」)。
「臺灣,乃是海中番人所居住的島嶼,《名山藏》說:台灣就是一般人所說的『乾坤東港華嚴婆娑洋世界』;名叫做雞籠。考其來源,是琉球的餘種,從哈喇分支而來,近的地方通達到日本,遠的地方可以接通呂宋,控制南澳,阻斷銅山,以澎湖做為外援地區。明朝萬曆年間,海寇顏思齊佔據這個地方,才開始叫做臺灣。顏思齊剽掠海上的時候,以台灣做為巢窟;臺灣島有中國人是從顏思齊開始的。」【節錄自《蓉洲文稿》】

附考4:明給事中何楷上疏說:「臺灣在澎湖島外面,水路距離漳、泉兩州約有兩日夜。其地廣闊高肥,可以和一個大縣相當;中國從前的版圖沒有記載。最初,窮苦的居民到那其地方,不過是從事漁獵之利罷了。之後看到內地的兵威不及此地,往往聚集當起了盜匪。近來紅毛人築城在台灣,與奸民私自相互貿易,屹然變成一個大聚落了【節錄自《春明夢餘錄》】。

附考5:
《府舊志》說:「台灣自古以來未曾隸屬中國版圖,明朝宣德年間,太監王三保的船下西洋,遭到大風曾停泊在台灣。嘉靖四十二年,林道乾寇擾海邊,都督俞大猷驅逐林道乾遁入台灣;林道乾偵知台江的港道紆回,不敢前進,留偏師駐在澎澎,派遣哨兵住守鹿耳門外。道乾後來又認為台灣不是久居之所,就騙殺土番,取他們的膏血造舟,從安平鎮的二鯤身間隙逃遁到佔城【佔城屬於廣南;現在尚有林道乾的遺種】。道乾既然逃遁,澎湖的駐軍就撤走,設立了巡檢私加以防守;不九久又裁撤了。天啟元年,漢人顏思齊成為東洋國的一個甲螺【注解:東洋就是今天的今日本;甲螺就是船長】。他帶領倭寇屯兵在台灣,鄭芝龍先依附他,不久就離開。再經過許多年,荷蘭紅毛船遭颶風飄到台灣,喜愛上了台灣這個島嶼,就暫時借居在島上;土番本來不答應,荷蘭人就欺騙土番說:『我只要能得到一塊牛皮那麼大的土地就夠了。;再多的錢我們都願意購買。』番人不知道中了計算,就允許荷蘭人住了下來。紅毛人就把牛皮剪成絲縷,圈圍起來有好幾十丈,就建築了安平鎮、赤嵌城,漳泉商賈開始前來聚集貿易了。本朝順治七年【庚寅年】,甲螺郭懷一計劃驅逐紅毛人;事情被發覺,被殺。辛丑年,鄭芝龍的兒子鄭成功從江南敗歸,勢力日蹙,孤軍駐在廈門。適逢甲螺何斌負債逃到廈們,誘使鄭成功攻取台灣。鄭成功的船到了鹿耳門,乘著大霧並進。荷蘭歸一王死命拒戰,鄭成功勸告他說:「這地方是先父的故物,如今珍寶都任憑你們載走,土地仍然歸還給我就行了。」。荷蘭人知道敵不過他,乃逃遁而去了。成功就入據台灣,改臺灣為安平鎮、赤嵌為承天府,總名叫做「東都」。設二縣:就是天興縣與萬年縣。鄭成功死,兒子鄭經改東都為「東寧」、二縣為「二州」;設三個安撫司:南路、北路、澎湖各一個。康熙二十一年,福建總督姚啟聖利用間諜案中分化鄭家的黨羽,邀約偽賓客司傅為霖當內應;事情將成時,事機洩漏,傅為霖遇害。二十二年,水師提督施琅統舟師前進征討。六月,由銅山直抵澎湖八罩澳,攻取虎井、桶盤嶼,禁戒軍士不得亂殺百姓。當時,施琅的軍士苦於澎湖水質太鹹,幸好島嶼岸邊突然湧出甘泉,就解除了渴患。一戰就把澎湖平定了;鄭克塽感到震憾害怕,就獻出府庫、納地投降給大清了【節錄自《舊志》】。

附考6:
「隋朝開皇年間,曾經派遣虎賁陳稜經略澎湖島。這個島嶼屹立在巨大的海中,島嶼總共三十六個,彷彿排衙。居民用苫茅蓋成廬舍,共推年紀大的人為首長,以耕作捕漁為業。該地適宜放牧牛羊,讓牛羊散食在山谷一帶,每隻的耳多都長著長毛就是當地羊的標誌。」【節錄自《海防考》】

附考7:
明朝洪武五年,湯信國經略海上。認為澎湖島民叛服無常,難以信任,曾經建議將島民遷往內陸海邊。二十一年,果然把島民通通遷走,廢掉巡檢司,使澎湖變成荒地。但是,之後的野心者繼續潛伏聚集在島嶼中;加上倭寇南北往來,想要停船取水,也必須經過這個地方。嘉靖、隆慶以後,海寇曾一本等人屢次在這裏招聚流亡的盜賊。【節錄自《赤嵌筆談》】。

附考7:
澎湖,又有一個名稱叫做彭蠡湖【節錄自《樵書》二編】。

三、山川

臺灣府
台灣負山面海,台灣山脈從福建省五虎門蜿蜒渡海,東到大洋中的兩座山,叫做關潼、白畎;是臺灣所有山脈的龍首起處【《台海使槎錄》說:「這是為台灣的祖山。』」【譯者解說:這是無稽之談】。隱伏在波濤之中,穿海渡洋,到台灣的雞籠山,就結出一個腦部;從此磅礴繚繞一千多里,或成為山谷、或成為平地,眾山屹立對峙,不能記完。大約台灣的山脈都背著東海、面向西海,郡邑就居在其中。木岡山是台灣的少祖【台灣的祖山,從福州渡海而從北方向南延伸,府城又靠近南部,所以木岡山就是少祖】【譯者解說:再說一遍,所謂祖山、少祖山都是胡說】,在府城東北方,長一百三十多里,巍峨聳立,峰頂常有雲霧,天氣清朗就能看見。木岡山南三十多里是臺灣縣城,從木岡山南面到沙馬磯頭山,在府城西南方四百六十里,西邊抵達大海,其東北是鳳山縣城。從木岡山北到玉案山,其西北三十里是諸羅縣城。自玉案山北到大武郡山,其西北四十里是彰化縣城。從大武郡山北到雞籠鼻頭山,在府城東北六百三十里,其北抵達大海,其西南三百五十里是淡水廳城。大海環繞台灣,乃是福建省外面的屏障,其山都向著內地。北路的後壠港,與興化府的南日對峙;後壠北上有竹塹,與海壇相對峙;竹塹北上有南嵌社,與福州閩安鎮關潼相對峙;從南嵌到上淡水,與北茭遙遙相望;淡水到雞籠城,與沙埕、烽火門相望。澎湖依山環海,有五十個島嶼,大小相間,坡隴相望,有五十五個港澳環繞。

臺灣縣

木岡山:在縣府東北方三十三里。蒼翠蜿蜒,聳立雲端;是台灣縣的少祖山。

卓猴山:在縣府東北方三十里。

番子湖大山:在縣府東北方五十三里。拔地而起,與木岡山相互聯屬。

柳林山:在縣府東北方五十五里。排六的小山峰彷彿屏風,延亙綿長。

南子仙山:在縣府東方七十里。

目貓徽山:在縣府東方六十五里。

東方木山:在縣府東方六十五里。裡面有空曠土地;因為靠近生番,禁止開墾。

旗尾山:在縣府東方六十五里。與鳳山縣交界。

銀錠山:在縣府東方六十里【二山的形狀與名稱相似】。

羅漢門山:在縣府東方六十里。四山環繞,有內門、外門。

小烏山:在縣府東方五十五里。

分水山:在縣府東方五十里。

土樓山:就是大坪山。在縣府東方四十里。

角帶圍山:在縣府東南二十六里。過這個山就是岡山,屬於鳳山縣的範圍。

猴洞山:在縣府東南方三十五里。

香洋山:在縣府東南方四十三里。山峰■〈山咅〉嶁連續不斷,好像擁抱著平野。

豬母耳山:在縣府東南方五十八里。低矮好像邱陵的樣子。

湖內山:在縣府東南方六十里。山勢與豬母耳若遠若近、若合若離。

虎頭山:在縣府東方三十五里。

大崎越嶺:在縣府東方六十二里。

內門嶺:在縣府東方六十里。

雁門關嶺:在縣府東方五十里。

七鯤身:在縣府西南方十里。一鯤身與安平鎮接壤,從七鯤身到一鯤身,山勢相連好像貫珠,既不疏也不密。雖在海洋之中,泉水的甘甜勝於其他地方,有很多居民。距離一鯤身一里左右,是二鯤身,有居民。再一里左右,是三鯤身。又一里左右,是四鯤身。又一里左右,是五鯤身。又一里左右,是六鯤身。又一里左右,是七鯤身。從打鼓山下起,七個山峰好像宛若土堆;風濤雖然鼓盪,卻不崩不蝕。生了很多的荊棘,望過去茂盛青翠。外面就是大海、內面就是大港,捕魚的人多半居住在這裡。黃叔璥的〈赤嵌筆談〉說:「康熙辛丑年,我大清軍隊與朱一貴賊匪在鯤身發生戰爭,正值炎熱,隨便從地面向下挖掘一尺多,都是皆甘甜的泉水。」

鹿耳門:在縣府西邊,水程三十里。水中有浮沙突起,若隱若現,形狀好像鹿耳,鎖住了出水口。港道狹窄,行船的人用竹子插在水上,上面綁布條辨識航道,名叫「盪纓」。

北線尾:在縣府西北方十二里,與鹿耳門接壤。它的南面就是安平鎮,中間有一個港名叫大港;紅毛人時代水還頗深,夾板可以進入。如今已經淤淺。

海翁線:在縣府西北方十二里。在海洋中浮出一條長沙線,從南港口起到淡水海外為止,不知道有幾千里。南向有一個港,港口大,港澳很深,號稱海翁窟,土名叫做隙子洋;船多半停泊在這地方候潮。

台江:在縣府西門外頭。大海由鹿耳門進入,各山溪的水匯聚在這裡。南到七鯤身,北到蕭壠、茅港尾【舊志不記載,現在根據沈文開的〈輿地圖考〉增入】。

二贊行溪:在縣府南方二十里。匯合岡山、紅毛寮二溪,由喜樹港流入海中。是台灣縣、鳳山縣的分界處;溪北屬臺灣縣、溪南屬鳳山縣。

岡山溪:在縣府東南方三十里。水源從大岡山後面流出。是台灣縣、鳳山縣的交界。

紅毛寮溪:在縣府東方三十里。源頭來自深溝。

咬狗溪:在縣府東方二十五里。源頭發出於湖內山。下游是許寬溪。

許寬溪:在縣府東方十五里。由咬狗溪流入,到鯽魚潭會合蔦松溪。

卓猴溪:在縣府東方三十里。發源於卓猴後山,會合洋子港的水流入蔦松溪。

大目降溪:在縣府東北方三十里。有南溪、中溪;會合咬狗溪、鯽魚潭的水流入蔦松溪,再流入海。

蔦松溪:在縣府北方十里。咬狗溪、大目降溪、卓猴溪會合洋子港的水,一併匯入此溪。

新港溪:在縣府北方十五里。與木岡山溪相通,向南流出大目降,再向西流過廣儲西里,又向西流到武定里、洲子尾,匯合新港,向西流入海。是台灣縣、諸羅縣的分界處;溪南的土地屬於臺灣縣、溪北的土地屬於諸羅縣。

大橋港:在縣府北方五里。

小橋港:在縣府北方十里。與大橋港合流。

加老灣港:在縣府西北十五里、鹿耳門的北方。有一條沙線,非常灣曲,可停泊大船。它的西南方是大洋。

隙子港:在縣府西北方水程三十五里的地方,就是鹿耳門外的北向。吹北風時,可停泊大船百餘艘;吹南風就不可停泊。外面是大洋。

安平鎮港:在縣府西方十五里。潮汐與鹿耳門、七鯤身相連。北到洲子尾,接受新港溪流;西到瀨口,接受岡山溪流。港內寬廣,可停泊千艘的船。

喜樹港:在縣府西南方十里。二贊行溪流入這裡。

深溝:在縣府東方四十里;俗名叫做深坑子。源頭從角帶圍內山流出,其水淺但是流長。

石頭溝:在縣府北方三里左右;俗名叫做石頭坑。沒有水源,接受眾流經過海會寺,再流過大橋,由柴頭港流入海。

鯽魚潭:在縣府東北方十里。

大井:在西定坊。來台的人在這裡登岸,名叫大井頭。從台灣開闢以來,人民越聚越多聚,商業日盛;於是人們填海築宅,市場交錯。《舊志》說:「不知什麼年代開鑿。相傳明朝宣德年間,太監王三保到台灣,曾在這口井取水。又傳說是紅毛人所開鑿;紅毛築見了赤嵌城後,恐怕有火災,先鑿這口井來防患。」

烏鬼井:在鎮北坊。紅毛人所開鑿,水源很盛,雖逢大旱災也不不枯竭。南北商船都在這裡取水,以供日常飲用。

鳳山縣
鳳山:在縣府南方三十里。橫列在本縣區的東南方,形狀好像飛翔的鳳鳥,旁邊有二座小山峰好像翅膀;所以得名。東北方有幾個小山峰,錯落好像鳳卵,叫做鳳彈山,就是文廟的案山。西南方有小崙子,形狀好像鳳鼻,叫做鳳鼻山;是縣府的護拱,面對鳳彈山。

小滾水山:在縣府南方三十五里。與大滾水山相連,彼此距離十里左右。

琅嶠山:在縣府南方二百四十里,綿亙到蜈蚶嶺左側。山高險峻,山下住有生番。

朝華離山:在縣府南方二百七十里。

網翠山:在縣府南方二百八十里。

小琉球山:在縣府南方一百里。大海中突起一個山峰,草木蒼翠茂盛。周圍有三十多里,裡頭無人居住。出產很多竹木、椰子。山下有許多巉岩巨石,港灣停船困難;是鳳山縣的水上的關口要寨。

卑南覓山:在縣府南方二百二十里。與崇爻山相連。

沙馬磯頭山:在縣府南方三百七十里。山脈高峻很有氣勢,直抵達到海水中。呂宋往來的船隻,以這個山脈為指南。

老佛山:在縣府南方三百八十里。與網翠山並峙,從沙馬磯回轉向東走。

觀音山:在縣府東南方十五里。起伏盤曲,中間有一座山峰屹立好像菩薩端坐,眾小山峰拱立在旁邊;所以得名。

大龜文山:在縣府東南方七十里。與卑南覓山相連。

芋匏山:在縣府東南方七十里。與諸羅縣的內優山連成界線。

大烏萬山:在縣府東南方二百七十里。從朝華離到這座山,都背立於傀儡山的後頭;與網翠、老佛山相互連絡。

大柴高山:在縣府東南方三百里。

霄馬乾山:在縣府東南方三百三十里。

赤山:在縣府東方十里。由鳳山越過淡水溪,斜坡平坦,時常有火冒出。又有一座山從鳳彈山連接在東北方的,亦叫做赤山。因為土色赤紅,所以得名。

傀儡山:在縣府東方六十里。矗向雲霄,常常盤繞雲霧。山上是野番的居處,人跡罕到。內地的船一到澎湖,就望見這座山。南方式蜈蜞嶺;過蜈蜞嶺就是山後了。

崇爻山:在傀儡山後面。不知道里程的遠近。

彌濃山:在縣府東方七十里。

北葉山:在縣府東方八十里。是傀儡山的分支。

大滾水山:在縣府東北方二十里。

七星山:在縣府東北方三十里,聯絡了觀音山的北側。七峰上的石頭圓形,密麻好像天上繁星。

尖山:在縣府東北方三十五里。孤座山峰秀美陡峭,山形好像玉筍;所以得名。

半屏山:在縣府北方七里。從岡山迆迤向南,靠近縣府。形狀好像排列的屏風,所以得名。

龜山:在縣府的左邊附近,連接半屏山。山中有很多喬木,枝葉茂盛。

小岡山:在縣府北方三十里。

大岡山:在縣府北方三十五里,與小岡山相連,不太高。大岡山在北方、小岡山在南方,兩相對峙。小岡山的頭部有巨大石頭,圓秀好像一頂帽子,叫做紗帽石。內地的船來台灣,經過澎湖東面,就看見大岡山與臺灣縣的猴洞諸山、諸羅縣的南馬仙山相接的地方。

漯底山:在縣府西北方十五里。在平原曠野中,浮現一個山丘;丘頂寬平,有小洞能流出水,好像淋雨的泥淖,其深無底。

打鼓山:在縣府西南方七里。俗稱打狗山。崛起於海邊,山勢好像長蛇,所以又叫做蛇山。在縣府的右邊,隔著海水,高低參差,遠近浮沉;至於陳列在打鼓山左右的,西向有石佛;石佛的北向有石塔;石佛的南向有涼傘礁。船伕經過這裡,必定要鳴金焚燒紙錢。

旗後山:在縣府西南方十二里。

蘭坡嶺:在縣府北方三十里。

蜈蜞嶺:在縣府南方三十里。

石塔嶼:在縣府治西方七里。

石佛嶼:在縣府西方十里。

涼傘嶼:在縣府西方十五里【上述三嶼都屹立在海中】。

巴六溪:在縣府東南五十里【水源出於山豬毛後山,其下游就是淡水溪】。

淡水溪:在縣府東南三十里。水源從巴六溪流入,經過大澤機社、搭樓社、阿猴社,接受巴六溪的水,向西流出去的是西溪。瀠繞幾十里,與赤山的冷水溝合流入海。

濁水溪:在縣府東北三十里。水源出於大滾水山;水質混濁,所以溪流的水也混濁。向南會合小岡山的水,接受鯽魚潭水,流入彌陀港進入海中。

大澤機西溪:在縣府東北方四十二里。水源從大澤機西南山流出,向北流過搭樓社東與北溪會合,轉向西北方流入阿猴溪;西邊就是淡水溪,交會在東港而後入海。

大澤機北溪:在縣府東北方四十五里。水源出於大澤機內山,向北出羅漢門社南方,再向西流道搭樓社,東轉,再向西北方流,最後與阿猴溪會合;西邊是淡水溪,交會在東港而後入海。

岡山溪:在縣府北方三十五里。水源出於大岡山北面,向西流過嘉祥里、依仁里,就是所謂的二贊行溪;再經長治里,會合喜樹港再流入海。

力力溪:在縣府西方六十里。源頭在東南大山,流到東港入海。

放■〈糸索〉溪:在縣府西方七十里。源頭在東南大山,經過放■〈糸索〉社,流入關帝港、茄藤港,向西流出的進入鱉興港,再入海。

東港:在縣府東南方三十里。

中港:在縣府東南方五十里。潮過赤山北方轉而向東,流過上淡水,向南接納下淡水的雜流,再流入海。

關帝港:在縣府東方五十里。

茄藤港:在縣府東方五十里。

鱉興港:在縣府東方六十里。

蟯港:在縣府西北方十五里。

彌陀港:在縣府西北方二十里。水隨著大海或出或出入。

萬丹港:在縣府西方十里。北方是竹仔港,再北方是蟯港。

打鼓港:在縣府西南方七里。港口有大石,劈分水門成為南北二個支流。向南流的入前鎮港,再入鳳山港;向北流的入硫磺港。

冷水溝:在縣府東南方四十五里。俗名叫做冷水坑。淡水溪會入這裡。

湯泉:有二處:一處在下淡水社;水源出於赤山,水貌好像湯,沒有定處。一處在大滾水山;山不很高,上頭噴湧出泉,溫水,所以得名。兩處相距十多里。

龍目井:在阿猴林內的竹仔寮;是小竹橋、觀音山二莊的交界。兩個井相連,形狀好像龍目,所以得名。相傳有沉重疾病的來飲水,就立刻痊癒。

諸羅縣
大武巒山:在縣府東南方。人跡罕至。是諸羅縣的主山。

消離山:在縣府東南方八十五里。

鹿馭山:在縣府東南方一百里。

虎頭山:在縣府東南方九十五里。

內加拔山:在縣府東南方一百里。

琅包山:在縣府東南方一百里。

烏山:在縣府東南方一百一十里。

東西煙山:在縣府東南方一百里。

畬米基山:在縣府東南方一百二十里。也是本縣的左肩外輔。

玉案山:在縣府東南方三十里。山勢向東折彎再向南延伸,繚繞灣曲後,再向北延伸。也是本縣左臂;位踞離明,是學宮的對山。

大石門山:在縣府東南方三十里。

小石門山:在縣府東南方三十五里。

大武壠山:在縣府東南方六十里。

火山:在縣府東南方二十五里。山上多石頭,石隙有泉湧出,火從水中冒出來。

嵌頭山:在縣府東南方四十里。

皂羅袍山:在縣府東南方一百八十里。人跡罕至。

筆架山:在縣府東南方九十里。

翁仔上天山:在縣府東南方八十里。山勢極為峻險,好像老翁在天際扶著竹杖,豎起脊樑,挺步向前。

糞箕湖山:在縣府東南方三十里。

小龜佛山:在縣府東南方四十里。

赤山:在縣府東南方五十里。

枋岸山:在縣府東方十五里。

鹿楮山:在縣府東方六十里。

大利山:在縣府東方六十里。

鹿埔山:在縣府東方六十五里。與鹿楮大利山都是本縣的右肩外輔。

阿里山:在縣府東方十里。極為遼闊,內有番人八社。

大龜佛山:在縣府東方三十一里。是本縣的左肩。

大武膋山:在縣府東方一百二十里。

馬椆山:在縣府東南方二十里。

五步練山:在縣府東南方八十里。

玉山:在縣府東北方,大武巒山的後面屏障人跡罕至。三個高峰並列,終年被雪覆蓋,好像紗籠香篆。冬日晴朗的時候,才看得見;不過,一段時間後,雲霧又把她蓋住了。見到山形的時候,不久不是颳風就是下雨,甚為靈驗。

大福興山:在縣府東北方十里。另有一個名稱叫做大目根山。

覆鼎金山:在縣府東北方十里。與大福興山都是本縣的右肩。

葉林山:在縣府東北七十里。與大武巒山相接;自東旋北,為邑治右肩。

鼎蓋樑山:在縣府東北方六十里。

梅坑山:在縣府東北方四十里。

奇冷岸山:在縣府東北方五十里。

尖山子山:在縣府東北方四十里。

牛朝山:在縣府西北方十里;是本縣的護沙牆。下端又從右旋轉向左,好像蛇伏在草地。尾端有小山,逆向水口;是本縣的鎖鑰。

半月嶺:在縣府東南十五里。高聳天際,形狀像上弦月;所以得名。

荷包嶼:在縣府西向三十里。

北門嶼:在縣府西南方五十里、沙馬溝的右側。

南北鯤身:在縣府西南方七十里。都是沙堆聚集,與七鯤身相似。

青鯤身:在縣府西南方八十五里。面臨大海。

青峰闕:在縣府西南方八十五里。面臨大海。

八掌溪:在縣府南方二十里。源頭在玉山;向西進入冬港,向南由青峰闕入海。

上下急水溪:在縣府南方四十里。源頭在關仔嶺內山,由內連桁口入海。

嘓溪:在縣府南方三十里。源頭在大武壠山十八重溪的北方,匯於蚊港入海。

灣里溪:在縣府南方七十里。源頭在噍吧哖社的內山;向南流過大武壠山,會合卓猴山的流水,在流過石仔瀨,幼越過赤山,出歐汪溪入海。

新港溪:在縣府南方八十里。源頭在木岡山,流經洲仔尾入海。溪南是臺灣縣界,溪北是諸羅縣界。

加拔溪:在縣府東南方六十里。

白水溪:在縣府東北方二十五里。源頭在玉案山。

三疊溪:在縣府北方二十里。源頭在阿里山南向,經過雙溪口莊的南側,就是笨港。由楫仔寮莊入海。

石龜溪:在縣府北方二十五里。發源於奇冷岸山;經過他里霧莊,到雙溪口,與三疊溪會合。

阿拔泉溪:在縣府北方三十里。源頭在阿里山。經過竹腳寮山,是阿拔泉渡;向西會合虎尾溪入海。

虎尾溪:在縣府北方六十五里。源頭在水沙連內山;經過水沙連社,會合貓丹社的濁流,向西經過黃地崙布嶼,流到白沙墩的北方,到台仔挖入海。溪南屬於諸羅縣界,溪北屬於彰化縣界。水質混濁而迅速,泥沙滾滾。人馬、牛車渡溪必須疾行;稍微緩慢,就會有沒腹埋輪的禍患。夏、秋水漲的時候,有整個月都不能渡過的。

牛朝溪:在縣府西方五里。發源於大武巒山;經過大福興山,是龜仔港。又向西流到猴樹港,再向南出青峰闕入海。

九重溪:在縣府西南方五十里。

十八重溪:在縣府西南方六十里。有橋。

歐汪溪:在縣府西南方八十里。

鐵線橋港:在縣府南方五十里;是倒風港的分支。有橋。

洋子港:在縣府南方。源頭在新港的南側;向東流入的是洋子港;新港的北側,向東流入的是灣港、竿寮港、直加弄港、西港仔、含西港。含西港的支流分為卓加港,向西南流入海。

茅港尾港:在縣府南方六十里。有橋。

土地公港:在縣府西北方三十五里。

笨港:在縣府西方三十里;由三疊溪的分支流入。

冬港:在縣府西方三十五里。

猴樹港:在縣府西南方三十里。水源由牛朝溪流入,向南出青峰闕入海。

鹽水港:在縣府西南方四十里;由冬港東入。

井水港:在縣府西南方四十里;鹽水港的分支在此成為港。

蚊港:在縣府西南方六十里。西面臨海,從青鯤身經過南北鯤身;向東繞過青峰闕就是蚊港。

倒風港:在縣府西南方六十里。分成三支:北支是鐵線橋港、南支是茅港尾港、西南支是麻豆港。麻豆港向南叫做灣里溪。

龜子港:在縣府西南方六十里;由猴樹港東入。

灣港:在縣府西南方七十五里。

直加弄港:在縣府西南方八十五里。

西港:在縣府西南方八十五里。

竿寮港:在縣府西南方八十五里。

含西港:在縣府西南方八十五里。

卓加港:在縣府西南方八十五里;是含西港的分支。西南側是大海。

馬沙溝:在縣府西南方八十五里。西臨大海。

溫泉:在玉山下。有到過這裡的土番說:「於山的深處發現;泉水上湧,氣蒸沸騰。有好幾個地方。」

紅毛井:在縣署左側。荷蘭人所開鑿,因此得名。方廣六尺、深二丈左右;比其他的泉水甘冷。相傳居民如果在這口井汲飲,就不患疫癘。

彰化縣
大武郡山:在縣府東南方四十里。由牛相觸山分支向右歧出,橫亙二十餘里,盤結在縣府。

內木珊山:在縣府東南方六十里。

牛相觸山:在縣府東南方六十五里。南北兩峰從水沙連分支,好像牛奮角相牴觸。中間隔了一溪,溪南是諸羅縣斗六門界、溪北是彰化縣大武郡山界。

阿拔泉山:在縣府東南六十五里。山麓的水發源於阿里山西北側,經過竹腳寮山向西轉,就是諸羅縣的阿拔泉渡。

太平頂山:在縣府東南方四十里。

燕霧山:在縣府東南方十五里。

白沙墩山:在縣府東南方七里。

南投山:在縣府東方四十里。

北投山:在縣府東方五十里。

萬丹山:在縣府東方五十里。

竹腳寮山:在縣府東方七十里。內有埔地,漢人在裡頭耕種。

筊荖山:在縣府東方四十五里。方言的「筊荖」是指一種竹器;因為山形好像「筊荖」而得名。

大吼山:在縣府東方四十五里、九十九峰下。

水沙連山:在縣府東方九十里。裡面有大湖泊,四面皆山;番社隔著湖靠山居住,路途極為峻險。

樸子籬山:在縣府東方九十里。

寮望山:在縣府東方三里、大武郡山的北側。上面廣漠平沙,有孤峰突出。底下是半線地區的營壘。北側就是貓羅社。

貓羅山:在縣府東方二十五里。與諸羅縣的玉案山形成南北斜照。

火焰山:在縣府東方七十里;夾在貓羅、貓霧拺二山的東側。

阿里史山:在縣府東北方四十五里。

登台山:在縣府東北方四十五里。

大谷埔山:在縣府東北方七十里。

黃竹坑山:在縣府東北方五十里。

貓霧拺山:在縣府東北方三十里。有空曠的埔地,漢人在裡面耕種。

大肚山:在縣府北方十七里;與寮望山相互對峙。山後是貓霧拺社,護住彰化縣府。

沙轆山:在縣府北方三十五里。

牛罵山:在縣府北方四十五里。

九十九峰:在縣府東方七十里。好像玉筍瑤簪,排列於空,無涯無際。

直加連嶼:在縣府東南方九十里。

東螺溪:在縣府南方四十里;從虎尾溪分支流出。先向北折彎再向西流,經過馬辰、樹仔腳、貓兒干,匯入海豐港流再入海。循著海邊向北行,就是三林港。

西螺溪:在縣府南方五十里。

貓羅溪:在縣府東北方二十里。有萬斗六溪流進來,匯入大肚溪。

萬斗六溪:在縣府東北方二十里。發源於火焰後山側,流入貓羅溪。

大肚溪:在縣府北方十里。溪闊水險,發源於南投山。經過北投貓羅社、柴坑仔社北側,會合水沙連九十九峰的水流進入草港,再入海。草港的北側,就是水里溪。

蛤滿溪:在縣府北方四十五里。就是大甲溪中條,淡水廳與彰化縣的交界處。

牛罵溪:在縣府北方四十五里。

大甲溪:在縣府北方四十里。溪面甚闊,比大肚溪危險。發源於岸里社內山;流過樸仔籬山,南分於牛罵溪,向西流入海。

海豐港:在縣府南方六十里;海■〈氵义〉。商船到這裡,運載芝麻、粟、豆。

鹿子港:在縣府西方十五里。港口有水柵,可以容納六、七十人。冬天,可以捕取烏魚;商船到這裡,運載芝麻、粟、豆。

三林港:在縣府西南方四十里;海■〈氵义〉。港口有網寮捕魚;商船到這裡,運載芝麻、粟、豆。港水流到二林社停止。

水里港:在縣府北方二十里。

淡水廳
香山:在廳署南方十里。

嘉志閣山:在廳署南六十里。

老衢山:在廳署南方十五里。

大甲山:在廳署南方一百里。

後壠山:在廳署南方四十五里。

蓬山:在廳署東南方一百里。

銀錠山:在廳署東南方九十六里。山形好像銀錠,舊名叫做鐵砧。

宛里山:在廳署東南方八十五里。

南日山:在廳署東南方九十四里。

貓盂山:在廳署東南方九十里。

礁荖叭山:在廳署東南方五十五里;也叫做打那拔山。小山峰錯錯落落,靠近海;在宛里山的北面。

貓裏山:在廳署東南方六十里。

交眉山:在廳署東南方七十里。生番所住的地方。

合歡山:在廳署東南方六十里。生番所住的地方。

南山:在廳署東方十里。

三台山:在廳署東方八十里。生番所住的地方。

磺山:在廳署東方一百八十里。土裡產出硫磺,因而得名。裡面有雞柔山,外面是北投社;西到港口,循港口向東走就是關渡門。郁永河的《裨海紀遊》說:「我問番人硫磺土的產地在哪裡,他們指著說茅廬後面的山麓間就是產地。第二天,我們乘坐莽葛小舟,沿著溪流進入裏面,命令兩個番人操舟,沿著溪流進入,溪水的盡頭就是南北社,再叫番社的人當嚮導;向東行了半里,進入茅、棘中,茅、棘有高達一丈多的,用兩手撥開它們,側身進入。火熱的太陽照在茅草上,暑氣蒸騰,感到很悶。草下有一條蜿蜒的小路,僅能容納蛇藏身那麼窄。顧敷公有著強健能走的身子,與嚮導走在一起,往往走在我前面;我與隨從們走在後頭,常常在五步的範圍內,彼此已經看不到人,我們擔心彼此走失,各人用呼聲來判斷近遠。大約走了二、三里,渡過兩條小溪,都是涉水過岸。又進入一處幽深的樹林中,林木長得非常茂盛,大大小小的樹無法識別名稱;有老藤纏繞在樹上,彷彿虯龍環繞在上面,風一吹過,葉子就掉落下來,有大得像手掌的。又有巨大的樹木破土長出,兩片葉子剛剛萌芽,卻已經是十人合抱的大樹,嚮導說這是楠木。楠木剛長出來,已經具有全貌,年歲越越久就越堅硬,到最後就不再長大,大概與竹筍同樣的道理。樹上鳥叫聲千姿萬態,耳朵雖聽得見,眼睛卻看不到牠們的形貌。涼風吹襲肌膚,叫人幾乎忘掉現在是炎熱的夏天。又攀越五、六個陡峻的山坡,遇到大溪流,溪水的廣度有四、五丈,水中的石頭都是靛藍色。嚮導說這個水是從硫磺穴裡流出來的,是沸騰的水。我用指頭去試試泉水的溫度,很熱。扶著拐杖登上高高巖石,再走進去二、三里,林木忽然不見,才見到前面的山脈;又爬過一個小山峰,感覺鞋底漸漸熱起來,草色萎黃;看見前面山脈的的半山腰,有白氣一縷縷上升,好像山雲突然飄起,搖曳在青色的山峰間。嚮導指著那地方說:「那就是硫磺穴了。」風一吹來,硫磺的味道很難聞。又走進半里,草木不生,地表熱得像燒烤一樣。左右兩座山峰有許多大石塊,剝蝕成粉末狀;白氣共有五十多道,都從地底噴騰而出,沸騰的水珠向上噴濺,離開地面一尺多。我靠近穴旁去觀看,就聽到有怒雷一般的聲音在地底震盪,此時溪水的浪濤聲與沸騰的硫磺聲交響在一起;地面又蠢蠢欲動,令人心悸。這裏的周圍大約有一百畝左右,實在是一大鐵鍋;我如今就是行走在大鐵鍋的鍋蓋上面,地面所以不向下陷落的原因,乃是地底的熱氣把它給抬起來罷了。右邊巨大的石塊中間,有一穴特別地大;登上石塊向下看,有毒的火焰撲向人來,一時之間,眼睛無法睜開,腦門就要裂開,趕快退後百步才停下來。左邊有一條溪流,聲音好像傾倒到峽谷的大水一樣,原來就是飛濺泉水的源頭。回到深林內稍為休憩後,沿著舊路回來。我們的衣服也因為染著硫磺的氣味,連續好幾天都不消失。」

小龜崙山:在廳署東北方一百里。

祐武乃山:在廳署東北方一百里。山勢非常高大,立於合歡山障與南日諸山的後面。山脈高大不受拘束,遙遙接到關渡門諸社以及查內山。

查內山:在廳署東北五十里。生番居住的地方。

大雞籠山:在廳署東北方二百五十里。從大海中觀望,山形巍巍然,日本與洋人的船都把它當成指南。

椰里歷山:在廳署東北方三十五里。

蛤子難山:在廳署東北方五百里。

關渡門山:在廳署東北方一百六十里。

海山:在廳署東北方一百五十五里。

篷峙山:在廳署東北方一百八十里。

雞柔山:在廳署東北方一百八十五里。

小鳳山:在廳署北方十里。路多崎嶇,為廳治右臂。

岸里山:在廳署北五十五里。山險深峻,內有新附五社。

南嵌山:在廳署北方一百里。

太平山:在廳署北方一百四十里。

大遯山:在廳署北方一百六十五里。從小雞籠蜿蜒向南,矗起屹立在淡水港的東北方,就是奇獨、龜崙山了。山勢趨近內山處,煙霧霏霏,峰巒無法勝數;所有的山脈都由這裡發源。

八里岔山:在廳署北方一百八十里。從關渡門穿過港口向西走,雄偉傑出的山勢立於淡水港的東南方;乃是東南方的鎮山。

小雞籠鼻頭山:在廳署北方二百一十里。山下有一塊大石頭,中間空缺好像一個門,那就是石門。

金包里山:在廳署北方二百二十五里。

山朝山:在廳署北方五百三十五里。從雞籠山分支東渡到八尺門港,雙峰遙遙對峙,非常高聳。山南是蛤仔難三十六社;生番所居住的地方,人跡罕到。

虎頭山:又有一名叫做倒旗山。在廳署西南方七十里。

買豬末山:在廳署東北方二百一十里。

峰紫峙嶺:在廳署東北方二百三十五里。

大雞籠嶼:在廳署東北方二百五十里。城與社都在西面。又有福州街舊址,乃是偽鄭時代與日本交易的地方。上面建有石城,就是台灣八景的「雞籠積雪」了。台地並無霜雪,獨獨這個島嶼在極北之處,非常冷,冬天有積雪。現今設防在這個地方;它在大海中,想到這裡,必須先高舉烽火,社番就會駕著駛艋舺舟過來接你。

獅球嶼:在廳署東北方二百四十里。濱海有大山的形狀如獅、小山的形狀如球,又有一個名稱叫做「半月沉江」;與峰紫峙嶺的北邊連界。

桶盤嶼:在廳署東北方二百五十八里。屹立在海中,離大雞籠水程八里。這裡可以停泊巨艦。

燭台嶼:在廳署東北方二百六十里的海中。

香爐嶼:在廳署東北方二百六十五里的海中。

雞心嶼:在廳署東北方二百八十里。形狀好像雞心。

旗竿石:在廳署東北方二百七十里。有兩顆石對峙在海面,比燭台嶼更高。在大雞籠嶼西北方,相隔水程二十里。

羅漢石:在廳署東北方二百八十里。或立、或斜欹,形狀奇怪古樸。

跳石:在廳署東北方二百八十五里。亂石堆疊於水面上,從八里坌到大雞籠城必須跳石而行,長度計有四十五里;只有土番才能這麼走。

中港溪:在廳署南方三十里。發源於合歡大山;再流過嘉志閣的北側,流出中港社,向西流入海。

後壠溪:在廳署南方四十五里。發源於貓裏山;流過嘉志閣社的西側,成為後壠港,再流入海。

嘉志閣溪:在廳署南六十里。

礁哖叭溪:在廳署南五十五里。發源於祐武乃山;流出南日、礁哖叭二山的南側,成為礁哖叭港,向西流入海。

大安溪:在廳署南方九十二里。危險的情況好像大甲溪,但是比較狹窄;夏、秋季水漲高,必須等待水落邊海才走。發源於水沙連的內山。向北流過岸里、南日二山,分支在南日社的後頭的,叫做房里溪;分支於銀錠山的北側的,叫做貓盂溪。向西匯入雙寮海口,最後流入海。

蓬山溪:在廳署南方一百一十里。是大甲溪的分支;向西北流過蓬山,又向西成為港,再流入海。

鳳山溪:在廳署東北方十里。發源於查內山;向西流過小鳳山埔地,再流入於海。

霄里溪:在廳署東北方九十五里。

田厝溪:在廳署東北方一百一十里。

茄冬溪:在廳署東北方九十里。

長豆溪:在廳署東北方一百四十里。發源於八里坌山南側,向西流入海。八里坌山的北側,就是淡水港。

山朝溪:在廳署東北方三百五十五里、八尺門的南側。東側是大海。

竹塹溪:在廳署北方十五里。流過竹塹社,接受眩眩山的水流;又向東行,接受查內山的水流,向西流入海。

大溪:在廳署北方五十里。發源於查內山的北側。發源於合歡山的,包括咬吧里溪、田厝溪、茄冬溪,會合北內山的水流成為霄里溪。經過小龜崙山,匯聚在南嵌社,成為南嵌港;向西流入海。從大溪以下,五條溪水的溪底都是石頭。

磺溪:在廳署北方一百八十五里。發源於磺山;向西流過內北投,流出關渡門入海。東北是雞籠港,港東是八尺門港。

眩眩溪:在廳署西方五里。發源於眩眩內山;會合鄰仔叭荖山的水流,成為竹塹溪;向西流出成為港,再流入海。

吞霄溪:在廳署西南方七十里。發源於南日山;向西流到倒旗山的前面,再流入海。

中港:在廳暑南方三十里。

勞施港:在廳署南方一百里。有台屬的小商船往來貿易。

蓬山港:在廳署南方一百三十里。有蓬山溪進入這個港;出口多石頭,商船到這個港來運載芝麻。

蛤仔難港:在廳署東北方五百五十里。有二;合諸山的灘流與海潮交匯在一起。蛤仔難三十六社,散處在港口的左右。

淡水港:在廳署北方二百里。從海口出發,水程十里,就到關渡門。內有大澳口,分成二港:西南到擺接社為止;東北到峰紫峙為止。番民往來,都用蟒甲。澳口內可停泊大船數百艘,內地的商船有時也到這裡做貿易。

八尺門港:在廳署北方二百二十里。就在雞籠港的東邊。隔港就是山朝、黑沙晃諸山。

雞籠港:在廳署北方二百五十里。三面都是山,獨讀北面是瀚海。港口又有雞籠、桶盤二個島嶼,包圍周密;可停泊商船。

造船港:在廳署西北方十五里。

南嵌港:在廳治西北方一百三十里。從竹塹到南嵌,一般人都稱呼為九十九溪;裡面多了一條有十幾彎折的溪。流水經過小鳳山到南嵌社,南面接受查內山的水流、東面接受關渡門的水流,向西流入海。

溫泉:在山朝山內。

龍目井:在大雞籠山的山麓。底下臨大海,四周都是鹹鹵地;可是卻有泉水湧出如珠,噴地而起,獨獨甘冷冠於全台。不知甚麼時候開挖開,大約是荷蘭時代所鑿的。

澎湖廳

虎井嶼:在廳署南方,水程二十里。

雞籠嶼:在廳署南方,水程八里。

桶盤嶼:在廳署南方,水程十二里。

金雞嶼:在廳署南方,水程五十里。

南嶼:在廳署南方,水程一百里。亦稱大嶼。

布袋嶼:在廳署南方,水程五十里。

八罩山嶼:在廳署南方,水程八十里。居民稠密。

鐵砧嶼:在廳署南方,水程七十里。上有石板三、四丈好像錘鐵的砧,所以得名。

頭巾嶼:在廳署南方,水程七十里。因形似而得名。

將軍嶼:在廳署南方,水程五十里。舊名叫做尾薯田。上面有一座將軍廟。

馬鞍嶼:在廳署南方,水程五十里。舊名叫做雞腎。

狗沙嶼:在廳署南方,水程五十里。有魚名叫做狗沙,這裡特別多。

船帆嶼:在廳署南方,水程五十里。又有一個名稱叫做船篷。

半坪嶼:在廳署南方,水程七十里。分成東、西。

味銀嶼:在廳署南方,水程七十里。相傳紅毛船載著很多東西經過過這裡,船被擊破,土人進入水中撈銀,所以得名。

鐘仔嶼:在廳署南方,水程七十里。也叫做磘子。

西吉嶼:在廳署東南方,水程八十里。

香爐嶼:在廳署東方,水程三十里。又有一名叫做鼎灣嶼。

林投嶼:在廳署東方十九里。

陽嶼:在廳署東方,水程四十五里。

陰嶼:在廳署東方,水程四十三里。

東吉嶼:在廳署東方,水程八十里。東、西二吉,渡海時必須查驗這哩,再決定以去向;是進入台灣的指南車。

鋤頭增嶼:在廳署東方,水程八十里。

大山嶼:在廳署東北方二十五里。

碇齒嶼:在廳署東北方,水程四十三里。又有一名叫做碇扚。

奎璧嶼:在廳署東北方二十五里。

北崎嶼:在廳署北方,水程五十里。或稱為後埭,或稱圍尾虎,都是指這個島嶼。

險礁嶼:在廳署北方,水程四十里。又有名稱叫做屈爪嶼。

白沙嶼:在廳署北方,水程三十六里。有南、北二處。

籃笨嶼:在廳署北方,水程三十六里。就是籃飯蓋。

雁淨嶼:在廳署北方,水程十九里。

員貝嶼:在廳署北方,水程二十三里。也稱為灣貝。

吉貝嶼:在廳署北方,水程六十五里。

鎮海嶼:在廳署北方六十里。

中墩嶼:在廳署北方三十五里。

大倉嶼:在廳署北方,水程十五里。

目嶼:在廳署北方,水程八十里。形狀好像人眼,又叫做月眉。

姑婆嶼:在廳署北方,水程五十五里。

空殼嶼:在廳署北方,水程五十五里。不產任何東西,所以得名。

土地公嶼:在廳署北方,水程五十五里。

金山嶼:在廳署北方,水程三十六里。

鳥嶼:在廳署北方,水程三十八里。

丁字門嶼:在廳署西北方,水程三十里。就是小門澳。

大貓嶼:在廳署西方,水程六十里。

小貓嶼:在廳署西方,水程六十里【二座山有許多怪石好像貓的形狀;又叫做大烈、小烈】。

花嶼:在廳署西方,水程五十里。

草嶼:在廳署西方,水程八十里。

墨嶼:在廳署西方,水程八十里。

西嶼:在廳署西方,水程二十里。

四角仔嶼:在廳署西南方,水程五里。

天后澳:在澎湖中央,就是媽宮澳;澎湖廳駐紮處【澳的意思就是說可以停泊船的地方;各澳就在各嶼中】。

案山仔澳:在廳署南方七里。

雞母灣澳:在廳署南方十六里。也稱做雞母塢。四面都是山,商船大在這裡避風。又叫做〈虫戚〉子灣。

風櫃尾澳:在廳署南方二十五里。可以停小艇。

禪垵澳:在廳署南方二十二里;就是井仔垵。在風櫃的東側。捕魚的人居住在這裡。

嵵里澳:在廳署南方二十里。

豬母落水澳:在廳署南方十七里。與禪垵相鄰,可以寄船。

西垵澳:在廳署南方,水程五十里;就是網垵。在八罩的南側。捕魚的人多居住在這裡。

挽毛潭澳:在廳署南方,水程五十里;就是挽門澳。八罩的東崖。

布袋澳:在廳署南方,水程五十里;八軍嶼北側。外狹內廣,形狀好像布袋。

水垵澳:在廳署南方,水程五十里;八罩的西崖。上面有很多人家。春、夏行舟,從這地方取水。

大花宅澳:在廳署南方,水程五十里。旁邊有小花宅澳【以上五澳,總名叫做八罩山】。

將軍澳:在廳署南方,水程五十里。

沙鉤澳:在廳署南方,水程五十里。澳狹水淺,大船不能進入。

承質澳:在廳署南方,水程一百里。越過這裡往西走,有壺內澳;冬、春波浪稍微平靜,可以寄船。

烏嵌澳:在廳署東南方十五里。

雙頭掛澳:在廳署東方十三里。又叫做雙頭跨。可以躲避北風。

文良港澳:在廳署東方二十五里;就是龍門港。居民頗多。

東西衛澳:在廳署東方六里。可停船的,只有東衛澳;西衛,就無澳而只有地名。

鎖管港澳:在廳署東方十六里。又叫墨嶼。

林投澳:在廳署東方十九里。

間子澳:在廳署東方十九里。

文澳:在廳署東北方四里。就是暗澳。

奎璧港澳:在廳署東北方二十五里。

蚱腳嶼澳:在廳署東北方七里。與案山仔相鄰。

尖山仔澳:在廳署東北方二十二里。

紅羅罩澳:在廳署北方二十里。就是紅林罩。

紅毛城澳:在廳署北方二里、媽宮的後面。

鎮海澳:在廳署北方六十里。

港尾澳:在廳署北方六十里、鎮海的西側。吹南風時可以停船。

大赤嵌澳:在廳署北方六十里。

小赤嵌澳:在廳署北方五十八里。

城前澳:在廳署北方四十里。有叫做長岸仔。

瓦硐港澳:在廳署北方五十二里。

後寮澳:在廳署北方二十五里。【以上七澳,名叫水北山】。

吉貝澳:在廳署北方,水程六十五里。此澳附屬於鎮海。

沙港底澳:在廳署北方二十二里【以下四澳,都在大山嶼】。

西溪澳:在廳署北方十九里。

白猿坑澳:在廳署北方二十五里。

青螺澳:在廳署北方二十二里。

后窟潭澳:在廳署西北方三里。又名潭邊。

通樑港澳:在廳署西北方五十里。

橫礁澳:在廳署西北方,水程三十里;西嶼的東側。

小門澳:在廳署西北方,水程三十里。

小果葉澳:在廳署西方,水程二十里。人煙頗稠密,小船很多聚停在這裡。

新城澳:在廳署西方一里。也稱為煙墩腳。

竹篙灣澳:在廳署西方,水程二十五里;西嶼的北側,吹南風可停船的地方。它的西北有二地方,分別是南吼門、大吼門;波濤洶湧,船很少到這裡。

大果葉澳:在廳署西方,水程二十六里。有石塊潛伏在水裡,船不敢侵犯。一般人叫它師公礁。

牛心灣澳:在廳署西方,水程二十里;就是鐵線澳。商船多由這裡來台灣。

緝馬灣澳:在廳署西方,水程十五里;西嶼的南側。吹北風可以寄船。

大池角澳:在廳署西方,水程十八里。

小池角澳:在廳署西方,水程十六里。

後灣澳:在廳署西方,水程十八里。即後鼻,亦名合界頭。

內塹澳:在廳署西方,水程二十里。

外塹澳:在廳署西方,水程二十二里【二塹在西嶼的背面,懸聳在半天;是渡海到廈的標竿】。

附考1:臺灣負山面海,所有的山脈似乎都是面向西邊,〈皇輿圖〉卻都作南北方向,剛開始不瞭解為何如此;後來有福建人說:「臺灣山脈發源於福州的鼓山,從閩安鎮官塘山、白犬山過脈貫通到雞籠山,所以都是南北峙立。往來日本、琉球海船都以雞籠山為指南。」【節錄自《台海使槎錄》】。
附考2:台地諸山,本來就沒有正式的名稱,都從番語翻譯出來的【節錄自《赤嵌集》】。
附考3:在大海中行船,必須確實地分辨出是順風行還是逆風行,只要遵循風勢而行就對了。只是台灣與廈門之間相隔七百里,叫做「橫洋」;中間有一道黑水溝,墨黑色,叫做「黑洋」,廣闊大約一百里,洋面上驚濤駭浪,海浪彷彿連綿的山脈,驚險冠絕天下。還有人說,如果順著潮水向東流去,就是弱水的區域,船一去就不可復返;雖然無法加以考證,但是,從來走向弱水區域的船,並沒有一艘回來的,大概還有一定的可信性【節錄自《赤嵌集》】。
附考4:由大擔島出洋,海水深綠色,或者翠綠色澤彷彿靛青。紅水溝的水色稍紅,黑水溝的水如墨,更前進一些就變成淺藍色。一旦進入鹿耳門,水色就變成黃白色,彷彿河水了【節錄自《赤嵌筆談》】。
附考5:行船在海上,看不見飛鳥,則漸就是逐漸進入大洋了;如果將靠近島嶼,就會先見到白鳥飛翔【節錄自《赤嵌集》】。
附考6:海吼俗稱海叫。小吼彷彿擊花鞚鼓,點點的撒豆聲忽遠忽近,若斷若續;靠近水邊去聽,很有連續彈琴的趣味。大吼就彷彿萬馬奔騰,鉦鼓震響,三峽瀑流,萬鼎齊沸;只有錢塘江八月時的怒潮差不多可以比擬,一觸到耳膜,就叫人感到驚駭錯愕。我曾經溼足走在海岸,俯看滄海,那時水青海靜,毫無波瀾,不知海吼的聲音從哪裡來;然而觀看天空,那遠海的雲氣已經漸漸興起,料想風雨不久就要到了。海邊人聽習慣了,見怪不怪,說:「這是下雨的徵兆。」假若是冬月發生海吼,就常常不下雨,多半會有風【節錄自《裨海紀遊》】。
附考7:廈門到澎湖,水程有七更;澎湖到鹿耳門,水程有五更。地方志估計每走六十里需要一更的時間,是沒有根據的。按《樵書二編》說:「『更』的算法是:一日一夜是十更,用焚燒幾根香來計算。」船在大洋中行,風、潮有順向,也有逆向,導致行船的速度有遲、有速,水程就難以明確計算;如果在船首把木片投入海中,人從船首快速走到船尾,木片與人一齊到達,那麼更數就準確。假若人走到船尾,但是木片還未到,就是不及一更的速度;假若是木片比人先到船尾,就是超過一更的速度,都是不合於一更的標準算法。船在各洋航行的速度計算法,各有秘本,上述這種算法據說是明朝王三保所遺留下來的;我借來謄錄,名叫「洋更」【節錄自《赤嵌筆談》】。
附考8:玉山在萬山之中,山勢特別高聳,再遠的地方都看得到;巉岩峭壁,山頂潔白如銀,遠望彷彿太白山上的積雪。四面的山峰聚合環繞,可以望見卻不能到達,大家都說這座山峰乃是渾然天成的美玉。番人不知這座山是寶物,外人又畏懼野番,因此不敢親近它。每當遇到晴朗的天氣,由府城遠望它,不只是天上的白雲可以比擬【節錄自《番境補遺》】。
附考9:大岡山的山頂,有很多蠣房殼;滄海可以變成桑田,真不知這是何時的產物。山上有一個湖,遇到下雨水就積滿。山陰的南面有古時候留下來的石洞,沒有辦法測量它的深度;有人用瓦片投擲下去,窅然沒有聲音。相傳它的底端通到海邊【節錄自《舊志》】。
附考10:港西里赤山的山頂,常常崩裂,湧出的泥漿好像火燄,流出後有火無煙;如果拿薪柴放在上面,煙就升起。名叫火山【節錄自《鳳山志」》。
附考11:南仔仙山後,有火從出石頭旁冒出,撲它就熄滅,用氣吹它火又冒起來【節錄自《臺灣風土記》】。
附考12:仙人山,在沙馬磯頭。山頂常繞著雲霧,不是晴朗的天氣就看不見。以前的人說:「當時有身穿紅絳衣、白衣的兩個人在那上面下棋。」這種說法類似無稽之談。但是那上面自然生成的石棋盤、棋凳還存在【節錄自《鳳山志》】。
附考13:諸羅貓羅、貓霧二山的東側,白天山上常有煙,夜裡常有火光;因為在野番的界內,人跡罕到【節錄自《舊志》】。
附考14:玉案山後山的山麓,有一座小山;下方水中的石頭錯雜,石縫中有泉水湧出,火從水裡頭冒出來,有火焰沒有煙。火焰高三、四尺,白天晚上不斷絕。放草木在上面,煙就升起,火焰更烈,皆燒成灰燼【同上】。
附考15:進入大武郡山後,走十幾天,有石湖,番社叫做茄荖網。湖大一里左右,天將下雨時,湖水就漲高丈餘。有人認為湖底有洞可通到海裡【同上】。
附考16:水沙連四周圍都是高山,山被溪流包圍住。從山口進入後有一個潭廣度約七、八里,彎彎曲曲像一個環;它的圓周大約二十餘里,水深且魚多。中間有一個高突的島嶼,番人都圍繞著居住在那裏。山頂沒有人居住,如果在那上面蓋屋子,據說就會有火災。這個潭的岸邊,野草蔓延,番人繞著岸邊架上竹木,使木架浮在水面上,在竹架上再鋪了草、覆蓋了土後,在上面種稻,就叫做『浮田』。隔著潭水,假如有人想由岸邊來拜訪番社,必須先舉火把當號誌,然後番社的人再划蟒甲舟去接他到番社來。小島嶼乾淨涼爽,望眼就是青山白波、雲飛水動,算得上是海外別有洞天【同上】。
附考17:水漣潭,在彰化縣的半線。方廣二丈多,形狀好像一口井,高山環列。天將有風雨的時候,水就漲高,發出好像潮水的聲音;番民用來占卜陰晴【同上】。
附考18:八里坌潭,在八里坌山上最頂端。呈三角形狀,好像是人造的。範圍有好幾畝,清水的深度無法測量。土番偶而追鹿到這裡來,漢人很少能攀登上來【節錄自《諸羅志》】。
附考19:劍潭,在北淡水大浪泵社二里左右。番人划著艋舺舟進入水中,相當廣闊。有樹名叫做茄冬的,高聳蔽天,大樹幹可以讓數人合抱,峙立在於潭岸。相傳荷蘭人從把劍插在樹幹上,後來生了樹皮後,包覆住了,劍還在裡面;因此而得名【節錄自《臺灣志略》】。
附考20:關渡門,從淡水港東側進入,潮流分成兩支:東北支,由麻少翁、搭搭悠,凡四、五曲到峰紫峙;西南支,由武朥灣道擺接。各流了幾十里後才停止;圍繞了原野,使這裡變成山環水聚;真是洋洋大觀啊【節錄自《諸羅志》】。
附考21:凡是水流都向東,台灣的水獨獨向西流;這是因為台海在西邊,三現都相同。閩、粵一帶,水源從山匯集流出來,叫做溪。溪漸漸到海,潮汐與溪水相應,叫做港。假如海灣沒有水源,潮水停聚的處所,隨著潮水所到的地方或小或大,也叫做港。
附考22:大岡山,形狀好像翻覆的船。天陰的時候,消失山影;晴朗的時候,就可以看見。山上有仙人跡、鐵貓兒碇、龍耳甕在那裡。相傳國家發生大事,這座山必定先鳴響【節錄自《臺灣紀略》】。
附考23:奇冷山,就是奇嶺社的山;高百丈。臺灣天氣最溫暖時,這座山卻積雪,到春末還不融化【同上】。
附考24:由斗六門東側進入,渡過阿拔泉;又向東進入,就是林■〈王冀〉埔,也叫做二重埔。土地廣大富饒,溪山環繞,是水沙連以及內山諸番出入的門口,形勢險阻,可以據守。有路可以通到山後的哆囉滿【節錄自《諸羅志》】。

四、形勝
臺灣府,東到羅漢門莊內門計六十五里,叫做中路;西到澎湖計三百二十里【水程四更,計二百四十里;澎湖縱橫都是八十里】;南到沙馬磯頭計四百六十里,叫做南路;北到雞籠計六百三十四里,叫做北路。東西廣三百八十五里,南北長一千九十四里。臺灣縣【附郭】,東到羅漢門莊內門計六十五里,西到海計三里,南到二贊行溪鳳山縣界計二十里【原來到依仁里交界僅有十里;雍正十二年改界】,北到新港溪諸羅縣界計二十里【溪南有新港社、新化里,原來屬於諸羅縣;雍正十二年,改溪南屬於臺灣現、溪北屬於諸羅縣】。廣六十八里,長四十里。鳳山縣,東到傀儡山計五十里,西到打鼓港計十里,南到沙馬磯頭計三百七十里,北到二贊行溪臺灣縣界計七十里。廣六十里,長四百四十里;距離府城計九十里。諸羅縣,東到大龜佛山計二十里,西到大海計三十里,南到新港溪臺灣縣界計八十里,北到虎尾溪彰化縣界計五十里。廣五十里,長一百三十里;距府城計一百里。彰化縣,東到南北投大山計二十里,西到大海計二十里,南到虎尾溪諸羅縣界計五十里,北到大甲溪計四十里。廣四十里,長九十里;距離府城計二百里。淡水廳(駐竹塹),東到南山計十里,西到大海計七里,南到大甲溪計一百一十九里,北到大雞籠城計二百七十五里。廣十七里,長四百八十四里;距離府城計三百五十九里。澎湖廳,東到東吉嶼計八十里,西到草嶼計八十里,南至南嶼計一百里,北到目嶼計八十里。距離府城二百四十里【澎湖廳皆計算水程,所以不記幅員廣長】。

臺灣府處在大海之中,坐於東南方、面向西北,是江、浙、閩、粵四省的外海界線【節錄自《福建海防志》】。有高山的阻隔做為屏障,靠臨大洋的險阻做為優勢【節錄自《蓉州文稿》】。澎湖做為門戶,鹿耳門做為咽喉【節錄自《鳳山縣志》】。七鯤身毗連環護,三茅港匯聚澄水【節錄自《客問》】。實在是上天設下的天險【節錄自《方輿紀要》】,是海疆中最重要的地方【節錄自《平台異同》】。台灣的八景,就是「東溟曉日」、「西嶼落霞」、「安平晚渡」、「沙鯤漁火」、「鹿耳春潮」、「雞籠積雪」、「澄台觀海」、「斐亭聽濤」。

臺灣縣,東側倚靠著層層山巒,西側面臨大洋【節錄自《島上附傳》】。木岡山高聳挺拔,羅漢門局勢寬敞【節錄自《臺灣志略》】。外面環繞大海,雲霞舒展湧動;內側重山阻隔,沙霧迷茫陳列【節錄自《客問》】。窮極東南海上的奧秘【節錄自《諸羅雜記》】,扼守鳳山縣、諸羅縣的要衝【節錄自《臺灣風土紀》】。控制南澳、阻絕銅山【節錄自《蓉州文稿》】,乃是四省的藩屏,諸島往來的要衝【節錄自《澄台記》】。縣裡的八景,就是「木岡挺秀」、「蓮湖飄香」、「北線回瀾」、「赤嵌遠眺」、「龍潭夜月」、「金雞曉霞」、「井亭夜市」、「郡圃榕梁」。

鳳山縣,縣府的地點在古老的左營【節錄自《鹿耳門即事》】,僻處海邊【節錄自《臺灣風土記》】。草木蔥鬱原野開敞,地勢離奇山脈盤結【節錄自《客問》】。大岡山、小岡山,高大危險;半崩山、半屏山,​高高低低【節錄自《臺灣賦》】。沙馬磯聳峙,阿猴林勢險【節錄自《臺灣志略》】。傀儡山高峰,接近天際;小琉球孤嶼,遠在海中【節錄自《縣志》】。一般人所說的奇觀勝景,大概就是如此【節錄自《舊志》】。縣裡的八景,就是「鳳岫春雨」、「泮水荷香」、「瑯嶠潮聲」、「岡山樹色」、「翠屏夕照」、「丹渡晴帆」、「淡溪秋月」、「球嶼曉霞」。

諸羅縣,是全台的鎖鑰,道路蜿蜒【節錄自《宋永清論》】。南界到新港,北界到虎尾溪【節錄自《臺灣風土記》】。層疊的山岫參差不齊,連綿的山岡撼天戛地【節錄自《客問》】。白雪玉山插向青天,大武隴山深入大海【節錄自《臺灣志略》】。高峻的環山,無法記完;浩瀚的奔流,無不入海【節錄自《舊志》】。有千里之版圖,據上游的要地【節錄自《縣志》】。縣裡的八景,叫做「玉山雲淨」、「龍目泉甘」、「檨圃風清」、「梅坑月霽」、「北香秋荷」、「水沙浮嶼」、「月嶺曉翠」、「牛溪晚嵐」。

彰化縣,層層高嶂好像屏風,連綿的山峰插入雲霄【節錄自《裨海紀遊》】。山有火燄山、大姑婆山的奇偉,溪有虎尾溪、大甲溪的凶險【節錄自《臺灣志略》】。近處有三林、鹿子的汛防區,遠遠可以控制淡水、雞籠【節錄自《通志》】。雖是海山的偏僻地方,也是廣大宇宙的神祕地帶【節錄自《客問》】。縣裡的八景,叫做「焰峰朝霞」、「鹿港夕照」、「鎮亭晴雲」、「線社煙雨」、「虎溪春濤」、「海豐漁火」、「眉潭秋月」、「肚山樵歌」。

淡水廳,有高山大川,有深林曠野【節錄自《台海使槎錄》】。淡水江是北方濱海的渡口【節錄自《客問》】;小雞籠蜿蜒向南,煙霧霏霏,山峰不可勝數【節錄自《舊志》】。向西可通大海,向東連結層巒【節錄自《台海使槎錄》】。圭心、石門、蓬山、後壠,乃是重洋的砥柱,攫浪搏潮【節錄自《客問》】;誠然是扼要險區啊【節錄自《赤嵌筆談》】。

澎湖廳,五十個島嶼大小相間,山坡高隴相望【節錄自《舊志》】。危險的港口不能泊舟,內溪卻可以停船千艘【節錄自《方輿紀要》】,是漳州、泉州的南方門戶【節錄自《海防志》】;與海壇、南澳並稱海中三山,誠然是天險【節錄自《方輿紀要》】。

附考1臺灣是土番部族居住的地方,位置在南紀之曲,正當雲漢下流;東邊靠著層層山巒,西邊瀕臨巨洋;北到雞籠城,與福州相互對峙;南方到河沙磯,靠近小琉球。周圍三千餘里,孤島被滄海圍繞,山川地形相互交錯彷彿一幅錦繡【節錄自《島上附傳」》。
附考2從鷺門、金門迤邐東南到達彭湖,差不多有幾千里;風濤噴湧澎湃,怒吼鬪強,瞬息萬變;假如方向儀稍稍有誤,向北方就會墜入南風炁中,在南方就會進入萬水朝東地帶,都有不能返航的憂慮。再向東就到鹿耳門,夾在七鯤身、北線尾之間,海路曲折,僅容幾步,加上水很淺沙堅硬,雖然是老練的船工,也不能保證船不破碎。剩下的地帶則是山脈羅列暗礁湧浪的地方,沒辦法進入,它的危險竟是如此無法預測!」【同上】。
附考3雞籠山島,夷人有叫它做東番。萬歷四十四年,倭寇脅迫攻取那個地方,經過許久才復國。東番的群山中,人群聚落頗盛但是沒有君王長官;熟悉鏢槍弓弩,很少能操作舟揖。自古以來與中國不交通。」【節錄自《方輿紀要》】
附考4臺灣地處大海之中,地形上坐落在東南方向,面對著西北方向。從東北到西南,群山彷彿陳列的屏風,位在中國江、浙、閩、粵四省的疆界之外。西北邊靠近海的地方有比較多的平地,可以耕種,土番以及人民的聚落有數百個。東南邊山後,一望汪洋,舟楫沒有能到這裡來的,土番加嘮使種族就居住在那裏。從紅毛人到鄭氏王朝,台灣都不曾內附中國。只是聽說中國能給於大恩惠,都帶著他們的土產,前來朝貢臣服;所以我國邊陲達到了遙遠數萬里的這個海東,在這裏置郡縣、劃疆界,實在是自古以來所未有。」【節錄自(福建海防志)】
附考5臺灣在福建的東南方,地理上隔著海洋。地勢廣延,大約有一千六、七百里。平地之外是生番所居的地方,生番與熟番隔絕,遠遠望去都高山疊嶂,不知它的存在年代,這一點可以擱置不予討論。府治向南、向北各約一千餘里。越過港口就是水師安平鎮。又有七鯤身這個地方,沙線上的潮水平靜,可以通到安平港內,是水師戰鑑、商民舟楫停泊的地方。入港處叫做鹿耳門,出入僅能夠容納三艘船,左右都是沙石淤積;這就是臺灣的內門戶。渡海到了澎湖,島嶼錯錯落落,能叫出名號的共計三十六島。彭湖的溝底都是老石塊,古石參參差差,泊船的地方有南風、北風二種特殊的港灣;這就是臺灣的外門戶。不過,臺灣可以通行大船的港口,尚有南路的打狗、東港以及北路的上澹水,共三個地方;當中唯有上澹水可以容納多艘船,因為它的港門方正的緣故。可通小舟的港口還有南路地蟯港、北路的鹹水港以及八掌港、笨港、海翁港、鹿仔港、大甲、西二林、三林、中港、竹塹、蓬山,共計十二處;當中笨港有小港可通到鹿耳門內,就叫做馬沙溝。總之,臺灣三路都可登岸;而唯有鹿耳門是兵家必爭之地,入港就可以奪下安平,進而攻抗府城了。如果能奪取安平,那麼舟船都在港內,可以斷其出海的道路;抗攻府城就足以號令南北二路,斷絕敵人的依靠。所以說一入鹿耳門,臺灣全面的勝利就可以奠定了!有人說:鹿耳門是天險門戶,加以上面設置砲臺,防守可算緊密;萬一攻不進去,兵法雖有攻堅戰術,然而若攻打其強處,則其弱點也會變成強處,那又該如何呢?那就是由北路的上澹水進兵。所謂用兵如果能強調安全穩當,那就不致於在謀略上出錯誤。不知由北路上澹水進兵,那麼攻勢就必須主緩慢,緩慢就必須以眾擊寡、以強併弱;由鹿耳門進兵,那麼兵勢就主快捷,快捷就逆反主客的形勢,變成控制對方的形勢。而且安平如果不先佔據,澎湖還孤立在一邊,賊人們在情急之下就會揚帆到澎湖,這就不能不加以顧慮了。所以觀看臺灣的形勢,就必先講明如何能攻進去鹿耳門的要訣,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了。」【節錄自《理臺末議》】

附考6台郡無形勝可據,四圍皆海,水底鐵板沙線橫空布列,無異金湯。鹿耳門港路紆回,舟觸沙線立碎;南嶕樹白旗、北嶕樹黑旗,名曰盪纓、亦曰標子,以便出入。潮長水深丈四、五尺,潮退不及一丈、入門必懸起後柁,乃進「赤嵌筆談」)。
臺灣府城雖然沒有形勢上的據點可守,但是四周圍都是海域,水底有鐵板沙線,橫空排列,可說是固若金湯。鹿耳門的港路紆迴,舟船觸到鐵板沙線立即粉碎。所以南礁樹立了白旗,北礁樹立了黑旗,名叫「蕩纓」,也叫做「標子」,以便於船隻出入。潮漲水深一丈四、五尺,潮退就不到一丈,進入鹿耳門必須懸起後舵才能進入【節錄自《赤嵌筆談》】。
附考7鹿耳門內港的浩瀚海潮,和大海並沒有甚麼差異;港灣底其實都是淺沙,假若是深水的地方當然就可以行船,可惜深水處只是一條細線而已,這條細線又是左右彎曲,如果不是嫻熟水道的人,就不敢輕易進入,所以才被認為是危險的水道【節錄自《裨海紀遊》】。
附考8往來台灣的船隻,必須以澎湖為中線的渡口。從西嶼頭進入,或是寄泊峙內,或是媽宮、或是八罩、或是鎮海嶼,然後再渡東吉洋;經過四更,船就到臺灣,再入鹿耳門。行船的人都以北極星為準;假如黑夜時無星可以觀看,就以指南車按定子午格朝著巽的方向而行。甲ㄖ吾看錯了子午,向南就到呂宋或者暹羅、或者交趾,向北則飄蕩不知會停在哪裡。這是進入台灣的平險遠近之海道。至於臺灣本身沿海的西岸海道,從鹿耳門出發向北到達雞籠,必須經過十九更;從鹿耳門出發向南到達沙馬磯頭,必須經過十一更。假如遇到颶風,向北就墜入了南風炁,一去不可復返;向南就進入萬水朝東的地方,都是極端危險的。這也是居住在台灣的人不可不知的啊【節錄自《舊志》】。
附考9放洋出海全都是用指南針當憑信;認定方向,隨波上下,叫做「針路」。船由浯嶼或大擔島放洋,用羅經向巽巳的方向行,以風信來計算水程的遲速,當吾人望見澎湖西嶼、頭貓嶼、花嶼,就可以進入:假若過了黑水溝,計算水程應該到澎湖,卻看不到諸嶼,必定迷失了方向,仍然必須收泊在原來的停靠處,再等候風信。由澎湖到臺灣,向著巽的方向行船,靠近鹿耳門隙仔,時當風日晴和,船就可以停泊;假若有風,仍然必須回到澎湖【節錄自《赤嵌筆談》】。
附考10海洋行船固然害怕大風,更加害怕無風。大海並沒有搖櫓划槳前進的的道理,千里萬里的路程,只是一靠著一個帆罷了。從大嶝島出洋以來,剛開始渡過紅水溝,再渡過黑水溝。臺灣的海路,以黑水溝最為凶險。它的海水從北方流向南方,不知道源頭從哪裡來。這時,外面的海水呈現了碧綠色,但是只有黑水溝的溝水黑色如墨,水勢又稍微低下,所以叫做「溝」。寬廣大約一百里,湍流加快了行船的速度,有時覺的腥穢的氣味陣陣襲來。又看到紅黑色相間的蛇以及兩頭蛇繞著船邊游泳,操舟的師父用金銀紙錢投擲驅趕牠們,大家屏息靜氣惴惴不安,害怕也許會流向南方,最後竟不知所到的地方了。紅水溝還不是很凶險,人頗輕視它。但是這兩個溝都在大洋中,向來風濤鼓蕩,與外面的碧綠海水始終都不相混淆,裏面的道理難以明瞭!渡過黑溝很久之後,聽到鉦鼓聲在船舷間響起,操舟的師父前來告訴我們說:「看到澎湖了!」我就登上船頭的高處來憑眺前方,只覺得天際有微雲,前方有一抹如線的東西;又來回觀看四方,只見海天相連,我們的船在海中上下蕩漾,就彷彿塵埃落在一個明亮的鏡子中【節錄自《裨海紀遊》】。
附考11我獨坐在船舷上,將近初更時,皎潔的月亮還未昇上來,海浪靜止不動,星光佈滿天空,與水波底下明亮的星光相互輝映:上下二個天空,巧妙地合成一個圓器。身處在這種景象中,竟覺得整個宇宙都空化了【同上】。

附考12我想起朋友言右陶君曾對我說:「在海上如果夜黑不能見到任何東西,可以擊打水面來看看四周。」。我一擊打水面。果然看到水光飛濺,彷彿有十斛的明珠,從空中傾撒到水面上,晶光熒熒,很久才開始熄滅,真是奇觀啊!」【同上】
附考13離開澎湖,看到海水從深綠色轉成淡黑色,回頭望向澎湖諸島,還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不久,漸漸隱沒入煙雲之中了。向前望著臺灣的群山已經隱約可見;更向前行,水變成淡藍色,轉成白色,那台灣的山巒都陳列在眼前了【同上】。
附考14 我還曾經聽說有海船已經抵達鹿耳門,被東風逆向吹颳,無法進入,而鹿耳門外面的鐵板沙又不能停泊,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又回到澎湖;這時,假若遇到月黑的晚上,辨不清澎湖島的港澳,就又不得不重返廈門,以等待天明時,再作定奪,這是常常有的事情啊。在海上一旦不能順風而行,要走尺寸的路程都感艱難【同上】。
附考15海風無定,亦不一例。常有兩舟並行,一變而此順彼逆,禍福攸分(同上)。
譯:海風無法確定,不總是一個樣子;常有兩艘船並行,突然變成一艘船是順風行,另一艘船是逆風行,禍、福立即有了分別。
附考16臺灣到澎湖,需要五更的水程;澎湖到廈門,需要七更的水程廈門到上海,需要四十七更的水程;寧波到上海,需要十更的水程。由廈門經過料羅灣,在金門的南澳可以停泊船隻幾百艘;沿海行船到惠安的崇武澳,可以停泊舡幾十艘;經由湄洲到平海澳,可以停泊船幾百艘:到南日澳,僅僅能容納幾艘。南日到古嶼門,從內港行船;古嶼到珠澳,又沿著海岸行船:二地都有小港。南日、古嶼東面,會出現在眼前,隱約可見,時近時遠,那就是海壇環峙的許多山的影子。白犬、官塘,也可以泊船。到定海,有大港澳可以泊船百餘艘。到三沙烽火門、北關澳也是這麼去;這裏就是閩、浙的交界處了。至於金香、鳳皇、三弁、石童、雙門、牛頭門,都是沿著海行船;到石浦所、亂礁洋、崎頭門、舟山、登厝澳,都靠內港行船。在登厝澳的東面,大山層層疊疊,那就是舟山地區;到上海、寧波,在這裏分■〈舟宗〉;從西邊由定海關進港幾里就是寧波了,從北邊由羊山駛入大洋到吳淞,進港幾里就是上海了。九月後,北風盛大,特別利於行船。自登厝澳從西北方向駛入小洋面,經過四更的時間就到乍浦;海邊都是石岸,北風颳起來的時候,可以停泊在羊山嶼。向北經過崇明外五條沙轉西向行船,三十四更的時間就進入膠州口;經過崇明外五條沙對著北方行船,三十二更的時間到成山頭。向東北方向放洋,十一更的時間到旅順口;由山邊到童子溝島,向東方沿著山行船,七更的時間到蓋州;向北方放洋,七更的時間到錦州府【節錄自《赤嵌筆談》】。
附考17羅漢門在府城的東邊。從猴洞口進入山裡,遇到了崇山峻嶺,大多不知道甚麼名稱。走了幾里,就是虎頭山,所有的山峰環列,山上都是槺榔樹。經過大灣崎、蘆竹坑、咬狗阬,向東南經過土樓山,巖壁平坦彷彿刀削一般;上頭有獮猴跳擲,擔憂有人張羅拘捕它們。稍微前方就是疊浪崎,離開茅草埔,度過雁門關嶺,回頭看府城,海天一色。距離關口一里多,中間有個深塹,達到幾十丈。由於山崖路面狹小,馬匹無法迴旋,一失足就會遭到不測。再走五里到石頭阬,又走四里到長潭,潭水清澈可以照人。長潭從分水山後發源,再由羅漢門阬進入岡山溪,一同注入海中。從番仔寮迤邐到小烏山後,進入羅漢內門,一路峰迴路轉,眼界頓時開闊起來;一片沃野平疇,放眼望去有幾十里寬廣。東面就是南仔仙山、東方木山,隔著澹水大溪就是旗尾山,西邊就是小烏山,南邊就是銀錠山,北邊就是分水山、目貓徽山;山脈可說層層疊疊,蒼翠欲滴,黃昏的景色特別可以繪入畫裏。民莊共有三個:外埔、中埔、內埔,居民約有二百餘人。內埔駐守的士兵五十名,分開防守猴洞口;至於狗勻崑許多地方,就只有寥寥的三十幾人而已。以前,都是從長潭東南行,到夏尾藍腳帛寮轉向北方,到外埔莊;後來因為逆黨黃殿潛伏在內埔,而甕菜岑、鼓壇坑特別是奸匪出沒的地區,因此禁止人民往來。外埔東南方由觀音亭、更寮崙、番仔路頭到大崎越嶺,就是外門。距離大傑巔社十二里,中間有漢人民居,包括施里莊、北勢莊,凡是莊地都是番人的土地;往年由漢人代納社餉,招佃墾耕,之後因為比較遠的番社生番趁機殺人,只好放棄村莊離開,現在野草已經蔓延到無法斬除的地步了。從社尾莊、割蘭坡嶺可以到達南路,由木岡社、卓猴可到北路;除了這些路徑以外,所有的路都是羊腸鳥道,彼此可以相通;這些峻嶺深谷,最容易藏匿奸人。土人在道路上運炭載稻,牛車來來往往,由於路徑狹窄,不能兩車並行;所以只能在白天由內往外運載,晚上由外向內運載,這樣就能不會遇到錯車的阻礙了。夏、秋季節水勢漲高,凡是阬塹都被水填平,此時迷失了津口,無法渡船,因此就和所有的地方失去聯繫了【同上】。
附考18上澹水在諸羅縣極北的地方,當中有高山大川,深林曠野;南邊連接南嵌,北邊連接雞籠,西邊通向大海,東邊倚靠層層山巒。總計這一個角落可達二百餘里,真是扼要的險區。地區的外面就是澹水港,八里岔山就在港灣的南邊,圭柔山【另有一個名稱叫做雜柔】在港灣的北邊;兩山對峙,夾住了中間港水。南北有二條河流:南邊的河流,由武朥灣發源,流了四十幾里;北邊的河流,由楓仔嶼發源,流了一百多里;都在大浪泵交會,再流出肩脰門【又有一名叫做千豆門】,流入了澹水港,曲折蜿蜒五十幾里,最後流歸大海。圭柔山麓就是圭柔社。由山的西邊下行幾里,有一座紅毛小城,高三丈、周圍二十幾丈,現在已經頹圯。城的西邊到海口,極目望去,地勢平坦,名叫「虎尾」;就是今天澹水營所的駐地。兩山的南北兩面,都是重岡複嶺,草莽雜生。南邊就是武朥灣、里末、擺接、秀郎許多番社,北邊就是麻少翁、外北投、內北投、大浪泵、麻里、即吼、楓仔嶼許多番社。磺山在內北投一帶,瀕臨河流,山勢只有幾仞,上面寸草不生。從澹水經過楓仔嶼嶺,上下大約十里。越過澹水港到雞籠,山勢高多石頭,山下就是雞籠社。稍微進入就是雞籠港,港道狹窄。港口有一座紅毛石城,不是圓形也不是方形,周圍五十多丈、高二丈。遠遠望去就是小雞籠嶼,番人不居住在嶼裏,只是有時在這裡採捕東西而已。循著這裏而上,就到山朝社;又往上,就到蛤仔難的許多番社,深深的竹林,羊腸鳥道,到的人就非常少了。南路界的盡頭就是沙馬磯頭;相傳地脈直接由呂宋而來。凡是有船去呂宋,必定由這裏向東放洋。有港口的名稱叫做龜那禿,北風時大船可以停泊在港灣裏。沙馬磯頭的南方,走了四更的路程就到紅頭嶼,都是生番聚居的地方,不納入大清的版圖中;當地產銅,所用的器物都是銅器【同上】。
附考19經由竹塹過了鳳山崎,一望都是平原;腳步快的人與藥費一天的時間才能到達南嵌,常常有野番出沒在這鹿徒上。沿路沒有村落,行鹿的人也少;孤單的旅客必須請熟番持著弓矢保護然後行走。沿途野水縱橫,行人必須連衣涉水或提起衣服涉水,就是一般人俗所稱的九十九溪。遇到陰雨,天地昏暗,四顧悽惻。但是諸山秀美挺拔,形勢極似彰、泉;假若能建村落、設防禦,開闢它,就可得良田數千頃【同上】。
附考20關渡門從淡水港東側進入,潮流分為兩支:一支向東北由麻少翁、搭搭悠,大概四、五個彎就道峰仔峙;一支向西南由武朥灣道擺接,各經過幾十里而後水流停止。水流包圍原野,山環水聚,真是洋洋大觀啊【同上】。
附考21淡水到雞籠,有東西兩路:西路由八里坌渡過砲城,循著外北投、雞柔、大遯、小雞籠、金包里諸山的山麓到雞籠內海,大概有一百二十里。沿路內山外海,海中有許多巨石巉岩,相去不過幾步;其下的澗水淺深不一,行人必須跳石渡過,失足就墜於水。東路由關渡門坐蟒甲州乘潮循著內北投、大浪泵到峰仔峙,沿途港大水深,溯灘河而上,差不多四十里就登岸。再越過山嶺十里左右,就到雞籠內海【同上】。
附考22大概來說,淡水這地方就是台灣西北角的盡端了,高山巍峨,彷彿俯瞰看著大海,與福建的福州府、閩安鎮東西相望,隔海遙遙對峙,估計水程在七、八更罷了。山下靠近淡水溪的矮牆就是淡水城,也就是以前紅毛人為了把守港口而設立的城。鄭成功佔領了臺灣以後,由於淡水靠近內地,仍然設下重兵戍守在那兒【節錄自《裨海紀遊》】。
附考23假如再沿著海岸線向東走一百六、七十里,就到了雞籠山,是台灣的東北角。有一個圓尖的小山,距離海岸有十里,孤懸在海中;用雞籠來命名,乃是與雞籠的形狀相似。離開雞籠山向南走,就是臺灣的東面了。東岸與西岸之間,有高山阻擋,又被野番所盤踞,東邊西邊無法相通。至於雞籠山下,實際上靠近弱水,水無法浮起任何東西,即使不載任何貨物,船一抵達就沉沒了;也有人說:這叫做「萬水朝東」,由於水勢向東傾瀉,捲入地底,滔滔向東流逝,被捲去之後,就無法返回。這兩種說法不知到哪個才對【同上】?
附考24從淡水登船半天,就望見官塘山【又有一名叫做關童】。從官塘到定海,在大海中走五、六十里,就到了五虎門,兩座山夾峙,地勢十分雄壯險絕,是福建省的門戶了。門外的風力鼓蕩,船走得顛顛跳跳;入門後海清水靜,與門外的海面迥然不同了。更裡面就是城頭【注解:土音讀亭頭】;再走十里,就到閩安鎮;再走數十里,就到南台大橋【節錄自《裨海紀遊》】。
附考25澎湖島北端起於北山,最南端到達八罩澳。北山、龍門港、丁字門、西嶼頭,是倭寇所必到之地,最為險要。媽宮港前面的嵵里澳,是次要地帶。春季的戍守以清明前十日開始,駐防期間三個月;冬季的戍守汛以霜降前十日開始,駐防期間二個月。浯、銅二個要寨派兵前來支聲援。戍守完畢後,險要地方各有兵船繼續在哨位戍守,叫做「小防」【節錄自《漳州府志」》】。
附考26船從泉州出發,順風行走二晝夜就到澎湖,溝水分成東西兩股水流。一過溝水,順東流到達呂宋;回來的時候後越過此溝,順西流達到漳、泉【同上】。
附考27海水到澎湖漸漸低下,靠近琉球就叫做『落漈』。所謂『漈』這個字的意思是說:海水漸趨低下而不返回。凡是西岸的漁舟到澎湖遇到海水低下,再遇到颶風突發,漂流到落漈的地方,能返回的沒有百分之一的機會。」【節錄自《續文獻通考》】
附考28泛觀澎湖諸島,夏月正是吹南風的時候,從媽宮澳進港,順風駕駛最容易。只是出港時必須逆風,無法預料時堅;或者收帆進入八罩,從挽門潭上岸也可以。登上天后山望向四面八方,三十六個島嶼形勢盡在目前【節錄自《赤嵌筆談》】。
附考29澎湖島在琉球國的範圍內,水行五日才能到達;地點靠近福州、泉州、興化、漳州四州的海界。天氣晴朗時,望過去好像一片煙霧【節錄自《明一統志》】。
附考30海中島嶼最險要迂回的,沒有能比得上澎湖了。它的山脈環繞周邊有幾百里,有些險要的港口不能停舟,有些內溪卻可容千艘船隻。海中有三山的說法,澎湖就是其中之一。東邊還有海壇、西邊還有南澳,並稱三山;實在是上天設下的險要,怎能拱手放棄給敵人呢?【節錄自《方輿紀要》】。
附考31福州海邊附近有澎湖島,距離三千里,晴朗的時候彷彿可見;有參將領兵駐手在那裡。從福州順風而行,不半天就到了【節錄自《玉堂薈記》】。
附考32澎湖僻處在興化、泉州的外海,其地是漳州、泉州南方的門戶;是日本、呂宋、東西洋諸國人都必經之地。南有港門,可以直通西洋諸國【節錄自《福建海防志》】。
附考33鄭成功竊踞臺灣時,用澎湖為作為外面的巢窟。康熙二十二年六月,將軍施琅統兵從銅山出發攻破鄭家軍隊,佔據了該地。八月,就攻下了克臺灣【節錄自《諸羅雜識》】。
附考34澎湖是漳、泉的門戶,而北港就是澎湖的唇齒。失去北港,就會唇亡齒寒;不但澎湖安危值得憂慮,即使是漳州、泉州友很可擔憂啊。北港在澎湖的東南方,也叫做臺灣【節錄自《方輿紀要》】。
附考35澎湖媽宮、西嶼頭、北港、八罩四個港澳,北風可以停船。假若是南風,不但有山有嶼可以停船,至於逢到風平靜浪十,不論黑溝、白洋都可以暫時寄船,等待以潮流適當時可以出海。不過,應該注意面對大洋的山低處,通常是水流很急、迴流強勁。至於北方的吉貝嶼有一線潛沉的暗礁,一直延伸向東北方,不仔細就看不清楚;裡面暗嶕礁密布,僅存一港蜿蜒在那裏。假如不是熟悉這裡狀況的人,就不敢把船帶到這裡【節錄自《海國聞見錄》】。

 

檢視次數: 111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7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