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題目】西川滿的帝國擴張小說《台灣縱貫鐵道》

【題目】西川滿的帝國擴張小說《台灣縱貫鐵道》
◎宋澤萊執筆
─、標準的浪漫傳奇文學:
我說過:所謂浪漫傳奇文學就是一種戰鬥的文學,文學理的重要的人物擁有一種不凡的理想,並且緊緊盯住這個理想,為這個理想奔赴千里,進入異鄉或不熟悉的處境中,拋頭顱灑熱血。故事往往是一種旅程,分成出發、戰鬥、歸回三階段,最後當然是克敵制勝,達成任務。在浪漫傳奇文學裡,最引人注目的無非是文學裡的人物如何克服環境、與敵搏鬥、征服蠻人。文學裡的重要人物就是英雄,能忍受一切,智勇雙全。
以這個觀點來看,西川滿所寫的《台灣縱貫鐵路》這本長篇小說是最符合這個定義的小說。

二、作者介紹:
西川滿(にしかわ・みつる,1908年-1999年),生於日本福島縣會津若松市。
三歲時,因為父親西川純被派到台灣,因此跟著父親乘信濃丸到台灣,先住在多雨的基隆,七歲那年春天,搬到台北的大稻埕。此後,除1927─1933年返日就讀大學外,一直到1945年日本戰敗、隔年離台為止,在台灣度過三十年左右的歲月。他畢業於早稻田大學文學部法文科,大學畢業論文研究韓波【Arthur Rimbaud,1854-1891】,後任職於《台灣日日新報》。

西川滿的創作開始於台北一中時期。1923年西川滿以〈豬〉一文投稿《台灣新聞》,當選新年文藝徵文一等獎。次年與版畫家宮田彌太郎(1906-1968),創立《櫻草》文藝雜誌。1935年出版首部詩集《媽祖祭》。之後創辦《台灣風土記》、《華麗島》等雜誌。1941年創辦的《文藝臺灣》,比較代表了日本人的台灣觀點,與台灣人張文環等創辦的《臺灣文學》的臺灣人觀點,成為對照。此外,1942年西川滿也參與「大東亞文學者大會」,響應時局。

在文學創作方面,西川滿的作品多描寫台灣的歷史與風土,以異國主義陪襯著幻想的情調呈現,相當強調「藝術至上」,浪漫、耽美是一貫的文學風格。

西川滿在 1943 年5 月的〈文藝時評〉 【《文藝台灣》6 卷 1 號】,以「糞寫實主義」來批判台籍作家的寫實主義;但是在1943 年7 月開始在《文藝台灣》連載的〈台灣縱貫鐵道〉卻有寫實主義的成分。

三、小說內容:
故事大略是寫:
1894年甲午戰爭,隔年台灣被議決割讓給日本。在1895這一年的5月29日黎明,日本準備接收台灣的日本軍鑑終於抵達基隆外海,一路征戰,直寫到攻入台南時最高指揮官能久親王戰死的10月28日為止,總共大概是五個月期間所發生的事情。

但是弔詭的是:這時日本還沒有著手興建縱貫道鐵道,真正著手建造縱貫鐵路是要等到1899 年(明治 32)開始,直到1908 年才完成。那麼,這本小說為什麼能取名《台灣縱貫鐵路》呢?

原來這本小說的全名叫做《台灣縱貫鐵道.白鷺之章》,只是西川滿寫《台灣縱貫鐵道》的前半部。當他寫完前半部時,由於二戰戰事吃緊,不久日本就戰敗了,所以後半部的《台灣縱貫鐵路‧蓮霧之章》就沒寫。因此,我們事實上看到的只是這本《台灣縱貫鐵道》的前半部而已。

雖然如此,不過在清朝末期時,劉銘傳曾經興建了基隆到新竹的一段鐵路,也算是縱貫鐵路的一部分。所以《台灣縱貫鐵道.白鷺之章》所寫的縱貫鐵路,就是指劉銘傳所興建的這段鐵路。怎麼寫呢?就是寫日本人怎麼接收與修繕這段鐵路。

在小說中,主角之一的小山保政就是鐵道隊的技師,他是修復鐵路的靈魂人物。這個主角像劉銘傳一樣,對火車「騰雲號」充滿熱情,他想像著「騰雲號」開動的姿影,心裡忍不住湧上了欣喜之情;因為清朝時由德國技師所建造完 成的「騰雲號」,現在的今日,將由日本技師的手來加以修理。使得小山保政興奮不已。

西川滿就是透過他虛構的人物,來表達日本軍國主義的志得意滿;也就是說台灣以前的現代化必須仰賴德國人,如今日本接管台灣之後,殖民地的現代化不必由德國人來做,將由日本人自己執行就可以了。
只是這種自得意滿太過於外露,讓人覺得是一種自誇。

有關鐵路的接收與修繕只是小說的一部分。
另外更緊要的是描寫能久親王帶領軍隊對台灣的征服。小說中登場的人物很多,作者並不以能久親王為主角,而是透過側寫的方式,藉由其他人物的對話來塑造親王的崇高性。

在故事中,與能久親王戰爭的台灣民主國軍隊總是被描寫成十分不堪,不論組成份子的素質和軍紀都很差,可算是土匪;相反的,日本軍隊總是非常地守紀律,官兵總是十分愛民,很有耐心地招降台灣人。甚至誇大日本人統治台灣的積極性和正當性,堅決認為日本前來佔領台灣是該稱讚的,而不是該譴責的……凡此,不只帝國的姿態外露,更是充滿了殖民者自以為是的心理。

也因此,這本小說成了不可思議的一篇小說──日本的科技在世界中堪稱一流,而能久親王是神祇;台灣人民智未開,劉永福是土匪。

這也就是歐洲中古世紀日耳曼騎士進入歐洲各地爭戰的浪漫傳奇文學的一種東方翻版了。

評論:
先談一談這篇長篇小說的文學類型問題。
這篇小說顯然有寫實的成分,據說西川滿曾經到總督府圖書館翻閱一年多的舊資料,也和當時的鐵道部長搭過鐵道台車走了全線;甚至勘查能久親王的進軍路線,才下筆寫作這本小說。可是,我們知道,在 1943 年5 月,西川滿以「糞寫實主義」與寫實主義的台灣人作家發生論戰,明顯是不贊成寫實主義,怎麼會在2個月以後,就發表了這篇具有寫實主義成分的小說呢?有人就說:這是因為受了論戰的影響,改變了他一向提倡浪漫派的看法,也寫起了寫實小說。我想這種說法,有一些道理。不過,我們應該知道,即使這部長篇小說有寫實的成分,但是歸結來說,它還是屬於浪漫傳奇文學小說,並不是真正的寫實小說。

從西洋的文學史來看,寫實小說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巴爾札克式的中產階級的寫實小說,在法國流行了一段時間之後,就變成左拉等人所寫的下層社會的自然主義寫實小說。如果按照這兩種寫實主義的屬性來看,西川滿的《台灣縱貫鐵道》就不能算是寫實小說。因為其內容既不屬於中產階級,也不屬於下層社會。它是描寫一群帝國主義的軍人,進入殖民地的侵略征伐,是替軍國主義誇耀、粉飾的一種小說,與寫實主義何干?它應該比較像是中古世紀,日耳曼人的騎士入侵歐洲後,所產生的騎士浪漫傳奇文學。裡面有大量的想像,還有賤視殖民地人民的霸道觀念,本質上是非常古老的浪漫文學,可說是開文學史倒車的一種文學。

這就讓我們想到西川滿以浪漫主義批評台灣作家作品的不智之舉。當時候,台灣作家不論楊逵、龍瑛宗、張文環所寫的小說都是典型的自然主義寫實小說,可以說比浪漫主義要更新穎的文流派,寫作的技巧比浪漫派不知道要高多少倍,思想更是要新穎好幾十年。西川滿來台灣,如果對文學還有一些正確的看法,應該要提倡最新的歐洲文學流派來提高殖民地的文學水準才對;不料他卻走回頭路,向殖民地介紹古老的文學流派。這種做法必然被當時的台灣作家所笑,只是讓人感到他的不入流罷了!

這種荒謬的情況有點像是日本人來台的美術家,他們不向台灣學生介紹當時歐洲最流行的現代美術──立體主義、超現實主義、表現主義、普羅主義、抽像畫,卻走回頭路,向台灣學生介紹印象派畫風!結果使得日治台灣的繪畫技巧、思想變得古老、無知,走回頭路,難免被識者所議論!

再者,日本文壇從明治維新開始,才引進左拉等人的自然主義寫實文學,對於巴爾札克那類的寫實主義並沒有根基,也就是說日本的寫實主義文學不夠深厚,這一點在日後會變成日本文學的致命傷,使得日本的文學傾向淺薄。西川滿並不曉得這一點,他拚命提倡浪漫主義,也只能使得日本文壇更加薄弱罷了,對日本文壇根本不會有幫助,所作的非是浪費力氣而已!

最後談這本小說的被接受性與不被接受性。從西川滿的意圖來看,寫這本小說的目的有兩個:一個是響應日本大東亞戰爭,為日本軍國主義國加油打氣用的;另一個當然是希望能教化台灣人,讓台灣人知道殖民母國對台灣的貢獻。我想,第一個目的是達到了。文學從古時候開始,就有替政府擦脂抹粉的功能,這本小說百分之百是做到了。

但是,對於第二個目的,我想他一點都達不到,當時台灣的文學界人才不少,沒有人會同意這本小說對台灣人的鄙視。殖民地的人還是有殖民地的尊嚴,當這種尊嚴被踐踏時,台灣人與日本人的距離就被拉大了,教化的功能就失去了!
──2018、02、13於鹿港

檢視次數: 66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8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