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題目】佐藤春夫的鬼魂小說〈女誡扇綺譚〉

【題目】佐藤春夫的鬼魂小說〈女誡扇綺譚〉

一、日治時代的浪漫傳奇文學
我曾說過,日治時代文學潮流有悲劇文學與田園文學並行發展的雙主流現象。何以如此呢?這是因為田園文學曾經大盛於清治後期,並且打下深厚的基礎,因此雖然時代已經來到了以悲劇文學為主的日治時期,然而田園文學的力量依然不衰,因此才會造就悲劇文學和田園文學並行的奇怪現象。

但是,事實上日治時代不只有悲劇和田園這兩股比較大的文風,還有一股傳奇浪漫傳奇文學也相當有勢力,擁有不少作家。

所謂浪漫傳奇文學就是一種戰鬥的文學,文學的人物擁有一種不凡的理想,並且緊緊盯住這個理想,為這個理想奔赴千里,進入異鄉或不熟悉的處境中,拋頭顱灑熱血。故事往往是一種旅程,分成出發、戰鬥、歸回三階段,最後當然是克敵制勝,達成任務。

在浪漫傳奇文學裡,最引人注目的無非是文學裡的人物如何克服環境、與敵搏鬥、征服蠻人。文學裡的人物就是英雄,能忍受一切,智勇雙全。還有,由於進入異鄉或不熟悉的處境中,有些文學會變成異地獵奇文學,故事內容變得詭譎,充滿異地瑰麗玄奇的事蹟,甚至神鬼都能出沒於其間。

在台灣文學史裡,清朝前期的文學就是這種文學。

到了日治時代,又出現了一次。日治時代的浪漫傳奇文學與清朝前期的郁永河、孫元衡那種浪漫傳奇文學在本質上相同【具有殖民特性和高度幻想性】,只是內容不同。日治時期的傳奇文學內容不再是有關漢人渡過黑水溝的故事,而是謳歌日本人向著南方前進的那些「奇蹟」和「奇譚」。它的作家已經不是台灣西邊的大陸漢人,而是來台的日本作家以及響應日本殖民政策的台灣人皇民文學作家。
先談日本人作家佐藤春夫所寫的具有不可思議味道的浪漫傳奇文學:

二、佐藤春夫生平簡介
佐藤春夫【1892~1964】,日本詩人、小說家、評論家。生於和歌山縣東牟樓郡新宮町【今新宮市】一個醫生的家。父親愛好俳句。1910年中學畢業,到東京拜著名小說家生田長江為師,並參加與謝野寬夫婦主辦的東京詩社。同年9月考入慶應大學,1914年退學。在永井荷風的唯美主義的影響下,開始文學創作。佐藤春夫的作品具有濃厚的浪漫主義色彩。他早期寫的詩作《小曲四章》(1910)、《悼念清水正次郎的長歌並短歌》(1910)和《愚者之死》【1911,歌頌大逆事件中的大石誠之助】,批評了崇拜偶像和日本的社會。

他1916年以夢幻般的語調寫成短篇小說《西班牙獵犬》標誌著他向浪漫主義的轉變。成名作短篇小說《田園的憂鬱》(1916~1918),描寫一個無所作為而充滿幻想的青年的故事。中篇小說《都市的憂鬱》(1922)描寫一個青年對自己的才能和妻子都產生懷疑,最後和妻子分居。他1916年和谷崎潤一郎成為好友,但幾年後捲入和谷崎妻子千代子的戀情當中,這一友情便宣告結束,長篇小說《這三個人》(1915~1916)就以他的三角戀愛經歷為題材。他的第一單獨的詩集《殉情詩集》便是1921年因為他們分手的悲哀而寫的,後來他翻譯了中國文學的《聊齋誌異》和《今古奇觀》中的一些短篇,到中國進行了一次旅行,和郁達夫成為朋友,並翻譯了魯迅的作品《故鄉》。1926年他和谷崎潤一郎的關係因朋友調解得到恢復,1930年谷崎下定決心結束這場三人感情糾葛,寫下休書給妻子,讓她和佐藤結婚,三人聯名寫的離婚書成為轟動一時的《細君讓渡事件》。

昭和時期他也感染的強烈的擴張主義,參加了日本文學振興理事會,1938年到華北戰場為日軍打氣,太平洋戰爭期間,又作為文學報國會成員在上海和東南亞從軍。晚年他最出色的小說是懷念提倡自由戀愛的前輩詩人謝野晶子的傳記《晶子曼陀羅》。佐藤為日本藝術院會員,曾獲日本政府頒發的文化勳章。

佐藤春夫於大正九年(1920年)曾訪台三月,返日之後,於大正10年至昭和12年間陸續發表台灣旅行相關作品。「台灣作品群」包括數篇創作最高峰時期的佳作,刻劃深刻的旅情與殖民地台灣的多元面貌。如〈魔鳥〉、〈霧社〉為其深入山地,與台灣原住民相關的傑作;短篇小說〈女誡扇綺譚〉以台南舊港廢屋的女傳說,營造奇幻的異國浪漫氣氛,被譽為「台灣散文文學王座」。

三、《女誡扇綺譚》內容
佐藤春夫所寫的《女誡扇綺譚》就是典型的傳奇文學。這篇小說大概是說:他與好友世外民到台南參觀禿頭港,意外地發現了一幢荒廢的古宅。雖然荒廢,卻還有一種豪華的氣派,因此引起兩人前往一探到底的衝動。結果在空闊的宅內,他們聽到了樓上傳來女子鬼魂的說話聲,引起了震驚。後來他們由一位阿婆的口中得到有關古宅和那聲音的一段故事。

原來,這宅院的主人是清朝時代安平港的一位沈姓富商的獨生女兒。沈家最早的時候由泉州遷居到鹿港拓耕,致富後移往府城,經營安平、廈門、福州之間的航運貿易。沈家發展得很快,不久,所謂「安平港的沈家,沈家的安平港」,就成為府城人的口頭禪。

終於,沈家千金和泉州一個大戶少爺訂下婚約。

婚期將至的時候,一次的強颱襲擊了沈家的船隊,打垮了沈家的企業。沈家經不起這個災難,老爺夫妻相繼過世,親戚朋友也離開了。只剩下千金一個人居住在大宅院裡,依然在二樓的迴廊雕柱間望海,希望未婚夫前來迎娶她。

這種等待廢日曠時,終於有一天,鄰居有人聞到了一陣異味,進入大宅院觀看,才發現富家千金身穿新娘裝,插著金簪,死在二樓閨房的黑檀木床上,屍體都要腐爛了。

後來,這兩位訪客又一次的進入了古宅的二樓,又聽到了同樣的女子的鬼魂聲音。不過,他們也發現了樓梯有人走過的痕跡,裡面的床鋪意外的十分乾淨,同時在床下發現了一支扇子,扇上刻有班昭的〈女誡〉,所謂的「女誡扇」就是指這支扇子……。

四、評論
佐藤春夫的這篇小說顯然是一篇旅遊幻想小說,也即是他本人對台灣並不熟悉,在旅途中,將聽來的故事,加上自己的臆測,加油添醋,所寫出來的一篇小說。究竟有沒有沈家大宅院,恐怕只有作者才真正知道。這種半真半假,帶著浪漫玄想,甚至是具有鬼魂出沒的文學有其濃重的不可思議的成分;也就是一個殖民母國的作家進入殖民地最容易寫作出來的異國想像的浪漫傳奇文學。

從內容來看,這篇小說的也可以發生在日本。那麼,作者為什麼讓它發生在台灣呢?這就是受到浪漫傳奇的無意識的影響所使然。

作者在無意識中以殖民母國現代化的知識份子的征服者立場,對尚未有自由戀愛、仍謹守古老的愛情婚約的被征服殖民地,發出輕輕的嘆息!
──2018、02、11

檢視次數: 213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8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