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題目】現在,台灣文學、藝術的大潮流是什麼?

【題目】現在,台灣文學、藝術的大潮流是什麼?
◎宋澤萊執筆
在台灣《文學三百年續集》裡,K揭露了世界文學、藝術史發展的一個總綱。那就是:世界各族群在每個一段時間裡【最常見的是300年】,會歷經春天:浪漫時代→夏天:田園、喜劇、抒情時代→秋天:悲劇時代→冬天:諷刺時代。然後又循環回來,進入新春天:浪漫時代。

K所說的「文學、藝術」是包括哲學的,也就是包括了一個族群的總體的、根本的思維。

這個文學、藝術史總綱當然不能完全百分百適應每個族群,因為總有一些是例外,但是大致上應該沒有問題。它不但一直發生在近代史裡,也發生在古代史裡;不但發生在國內,也發生在國外。是一個非常普遍的文藝發展史法則,能教我們展讀世界文藝史有一個頭緒,並能預測未來。

就比如說,拿歐美近代三百年的文學、藝術史發展來看,我們可以發現,在文學上,最早的拜倫、雪萊就是浪漫時代的;發展到狄更斯、沙克萊、夏綠蒂‧布朗特就是田園抒情的;再發展到勞倫斯、喬埃斯、艾略特就變成悲劇的;最後到來到貝克特、約翰‧福爾斯就變成諷刺難解的,完成一個循環。

在哲學上也一 樣,比如說在康徳就是浪漫的;到了黑格爾就變成田園、喜劇的;再到尼采、海徳格就變成悲劇的;最後到了傅科、徳里達就變成諷刺破裂的,完成一個循環。

在古典音樂這方面,K是外行人,完全不懂。但是K的文學家朋友胡長松對古典音樂頗有研究,他給了K一份名單,把古典音樂家排成一個系譜,赫然發現也是按照這個法則在運行,詳細如下:

〈近代古典音樂史的四季變遷〉
◎胡長松
春天:傳奇浪漫時代
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
舒伯特(Franz Schubert,1797-1828)
孟德爾頌(Jakob Ludwig Felix Mendelssohn Bartholdy,1809-1847)
蕭邦(Frédéric François Chopin,1810-1849)
舒曼(Robert Alexander Schumann,1810-1856)
華格納(Wilhelm Richard Wagner,1813-1883)

夏天:田園、喜劇、抒情時代
史麥塔納(Bedřich Smetana,1824-1884)
小約翰.史特勞斯(Johann Baptist Strauss,1825-1899)
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1833-1897)
德弗札克(Antonín Leopold Dvořák,1841-1904)
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1840-1893)
艾爾加(Edward William Elgar, 1857-1934)
西貝流士(Jean Sibelius,1865-1957)

秋天:悲劇時代
理查.史特勞斯(Richard Georg Strauss,1864-1949)
馬勒(Gustav Mahler,1860-1911)
史特拉汶斯基(Igor Fyodorovich Stravinsky,1882-1971)
蕭士塔高維契(Dmitri Dmitriyevich Shostakovich,1906-1975)

冬天:諷刺時代
〈十二音列〉、〈無調性音樂〉、〈機率音樂〉
魏本(Anton Friedrich Wilhelm von Webern,1883-1945)
阿諾•荀白克(Arnold Schönberg,1874-1951)
貝爾格(Alban Maria Johannes Berg,1885-1935)
約翰.凱吉(John Milton Cage Jr.,1912-1992)

這個總綱、法則就是這麼好用。

為什麼我們歷史在某個時代,就會有某個時代的文藝精神特色呢?這原因是:每個時代都有時代的「集體無意識」,也就是「集體潛意識」,這是一種日常生活習以為常的總體意識,我們一天到晚都沉浸在「集體無意識」裡活著,不常意識到它的存在,但是它會支配我們共同的思想,產生集體的行為,每個人很難逃離它的控制。

一個時代的主流文學家、藝術家、哲學家說開來也不過就是平凡的人,他們也難逃這種「集體無意識」的制約,寫出來的作品就是這種「集體無意識」的表達。其作品能能受歡迎,也不過只是能受到同樣的「集體無意識」制約的群眾的共鳴罷了!

K認為台灣來到公元2000年,已歷經一個文藝史的循環,2000年之後,已經來到「新春天浪漫時代」,文藝的表現已經改變了。在這個時代裡,英雄戲劇將會榮登寶座,眾多的文藝家正在尋找大英雄人物體裁將之運用在創作上。綜觀台灣最近的台語小說、歷史小說潮流日盛一日,往日的台灣歷史人物,都將變成描寫對象。即使是以前被認為是悲劇的英雄歷史人物,都將被寫成勝利英雄。

在電影方面尤其明顯,像魏徳聖這一派的電影創作者,所拍攝的電影幾乎都是勝利英雄的電影,估計還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都會如此。

另一個新春天浪漫時代可能發生的現象是:台灣的「新戰鬥文藝」潮流將要展開,極力歌頌不畏艱難、犧牲自我的戰鬥文藝作品必然就要登場,台灣將重回50年代的戰鬥文藝世界,只是提倡的族群不同罷了,目的乃是為台灣尋找鮮亮瑰麗的出路!
──2018、04、11於鹿港

檢視次數: 40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8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