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Rose Bud)

《好朋友間的愛重之情》

瑞典漢學家,七十七歲的林西莉女士(Cecilia Lindqvist)於四月一日來台發表新書「林西莉古琴的故事」,暢談失落已久的古琴音樂典故。這段新聞勾起我對「好朋友間愛重之情」的感動。

上月初的某日早上,在我庭院的汽車上發現一本書,打開誠品書局的紙袋,裡頭的書就是「林西莉古琴的故事」,我頓感狐疑,怎麼有人知道我喜歡古琴音樂?又未留片言隻句,但我就如此快樂、感動地隨著林西莉的足跡遍走六O年代頹廢、殘破的北京,觀想其戮力追尋中國古琴音樂的毅力及深情,花了三天讀完此頗為深奧的書,心想,誰送我此書呢?這一定是位「愛重」我的朋友送的,隔一日忽接到畫家好友昌明來電,問我有沒有收到一本書,原來他當日清晨路過我家,將此書擺下就離開了。

另位好友─Young Young 曾帶畫家小叔、大姊等來家裡觀賞「虛谷上人」的冊頁,因冊首有遼寧省博物館前榮譽館長楊仁愷先生於-二OO二年蒞臨舍下為此冊頁所寫的題簽,那時因大師到訪,有些緊張,故準備筆、墨、硯均不到位,故墨色嫌淡,心中萬分懊惱,但楊老師仍以蒼勁之筆留下不朽題簽。Young及其大姊聽完我的敘述,即於次兩日送來上等筆墨及一端硯,說我以後可以從容等候博物館級大師的題簽了。

也不知是幾年前的事了,十年了吧!好友秀月由蘇聯帶回一條項鍊送給我,那 pendant 明顯是俄國皇室遺留下來的珠寶複製品,深藍色、蛋型、鑲嵌各色寶石、既典雅又華麗,如今它仍舊掛在我床頭的燈架上,開了燈即見其燦爛光彩;有一種朋友,品味極好,總是挑對東西送給妳,這種感覺是愛重你,也愛重她自己。

也有一種好友,稟旂,他畫画,也深諳草木種植,自種咖啡樹,收成時總會收到他自製的臺灣咖啡豆,我知道咖啡豆絕不可能收成很多,但他總記得有一包是給妳的。

還有一種善体的女孩,她總知道那天我家會來一大票客人,談畫論藝,她總讓我輕鬆待客,她則主動煮咖啡、張羅點心,弄得色香味俱全,膳後,等我和客人觀賞樓樓層層的繪畫回來,所有餐具、咖啡杯也已清理妥當,恢復有條不紊的桌面,她還有很多善體的細膩,常讓我很吃驚。有一種心,像刺繡,一絲一線,清澈透亮。

還有一種畫廊,經營者一定是生意人嗎?絕不!因我看上畫廊裡的某個銅雕,我示意購買,不料此君說道「顏姊,現在時機不好,妳把現金留下來,用別的東西跟我交換就好了!」 聽完,心裡挺震撼的。 此君還捐畫給xxx美術館。肚量、福報齊發。

朋友間之愛重之情不甚枚舉,它們也都是深情的故事,我將之寫出,只為惜福惜緣,人間本來就沒有理所當然的事,美麗友情的傳遞在於感之、記之、珍惜之、並以之伸手給需要的人,這是最真的回饋

檢視次數: 103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