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回應「悲傷的瞬間」---2009 臺英雙語悸動年

你 posted 的照片讓我想到自己與父親在澎湖外垵值得懷念的照片和時光 (第一張澎湖外垵景色, 第二張與父親坐在外垵海岸上)。

外垵是我的長篇小說「井月澎湖」主場景,你真有煽動的本能, 本想安靜一陣子在這個園地,因為忙著另一邊「雪深火熱」的境地。Schubert, Brahms, Tchaikovsky…的旋律一直陪伴我度過風風雨雨的歲月. 你的經歷又引起我的回憶。

還有另一件事,用母語寫童詩,是這輩子創作過程中最美好的激動,它能深刻挖掘自已生命潛藏的詩意,也像遊子在他鄉遇到久失散的親人. 當然首先要「怪」胡長松, 是他把我推入 "火坑",讓我現在陷入「雪深火熱」中,事情是這樣:

自從寫過台語童詩, 對老外朋友,我即馬會當大大方方講我寫的是in Taiwanese(台語), 而非in Chinese(華語),彼種感覺真確實,無者,以前攏愛回答我寫的是in Chinese, 總感覺不對勁. 尤其最近posted 一些親情散文和一系列台英雙語童詩佇 “Writer’s Digest Community” 想不到竟然受到英語世界讀者及作家熱列迴響, 進而想交我這個台灣人, 甚至set up skype以利溝通,就像你當初 push 我到台文世界一樣讓我感動。

有一位曾在 Taipei American School (台北美國學校) 當過老師的詩人說, "Taiwanese, not Mandarin? Interesting. I was very distressed to return to the US, actually. Taiwan was a very special place for me..."

還有一位主修 English Liteatue 的小說家, 他每天晚上會在 Skype叫我要我多練習 Speaking, 雖然他現忙者碩士 Paper, 他說, "If you need any help with refining your translations or practicing spoken English, I am of your humble service. From what I have read in your blog tonight I see that you are already a very accomplished writer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感動事件不少, 舉一些與你分享,感覺世界村民的溫度,溫暖 2009 下雪的季候, 對我來說, 這真是一個臺英雙語悸動年!

我一直引以台灣人為榮, 尤其與他們 communicate, 總愛強調 Taiwanese, 他們感到很有意思, 因為大部份加拿大人、美國或英國人只知道有 Chinese(華語). 現在好了,我可名正順說 in Taiwanese 而非 in Chinese.

Happy New Year, my dear friends!

See you all later in Taiwan!


檢視次數: 356

胡長松在11:43am對2009 十二月 30的評論
位愈來愈濟優秀的中文作家開始寫台語看著台語文學的春天。
今年會使佮李秀姊熟識, 閣有機會會使影響妳寫台語,是我的榮幸,是台語文學的福氣!
新的一年會愈來愈好!
Happy New Year!!
王立信在9:37pm對2009 十二月 31的評論
誠溫暖兮相片.欣賞阿爸兮眼神,誠熟悉兮環境.拄仔好阮阿母是外垵人
毋知敢是新正年頭兮關係.心肝頭煞有莫名兮歡喜,人變佮三八三八.
胡白仝回應.歹勢哦。佇遮講兩句外垵人咧講兮話互恁聽看是啥意思

汝莫去佗.
拍碼頭鑼.
沒罪倘語.
沒纏沒當.
啥勢.
胡長松在1:51am對2010 一月 1的評論
真心適,竟然遮就有二个外垵人。
這外垵的話kana真oh理解,愛請教!
李秀在2:23am對2010 一月 1的評論
我可以認識你母親嗎? 我沒有澎湖的口音, 這是我的損失, 我常渴望有澎湖特有口音的人和我說話。我老爸十幾歲就移民到高雄, 我是高中畢業那一年才第一次親臨外垵----這個美麗所在地。
澎湖外垵是父母生長的地方,如今是我日夜思念的故鄉。似乎一觸及澎湖,就能捕捉雙親遠逝風采,即使聽那澎湖特有口音,就足夠令我低徊不已。
我是從孺慕親情步上文學之路。而我執著親情,對雙親近乎病態的依賴,九本著作幾乎以親情為主軸,「井月澎湖」更是發揮到淋漓盡致。
「I come from Taiwan; my hometown is Penghu Waian(澎湖外垵)」是我在溫哥華的口頭禪,即使老外聽不懂外垵,我還是照講。
對鄉情、親情, 我是不堪一擊的懷鄉人, 胡長松的小說, 總是引起我的鄉愁, 淚水流了不少, 這次回臺灣, 要向他討回我的損失。
李秀在7:59am對2010 一月 1的評論
哈! 凡勢會乎汝考倒,我遮個聲聲句句攏「哮哨?」講家已是外垵人。試看嘛就知:
「汝莫去佗」---你欲去啥物所在.
「拍碼頭鑼….」歹勢, 這是啥物意思, 給我打pass一下. 勞力矣!
雖然回答袂出來, 但是橫直我就是正港的外垵人矣!
I wish you guys have a happy end of 2009 and a nice beginning of 2010!
胡長松在11:57am對2010 一月 1的評論
哈李秀姊愛滾損笑,算來我昨昏算總數減算著一條,害矣 XD
王立信在10:00pm對2010 一月 2的評論
拍碼頭鑼.意思大概是講:加工兮.多此一舉.吃飽傷閑。
根據阮兮推測.早前年代凡若討海入港靠岸.攏著惦碼頭大聲拍鑼
ㄧ來有提醒親人厝邊前來逗相工的情形.閣來係周告通知現撈仔緊來買兮意思.
不爾過經過時代變遷進步.佇碼頭拍鑼已經互機器氣笛聲音代替.按尼「拍碼頭鑼」
便成特有兮地方俗語.「拍碼頭鑼」佗引伸吃飽傷閑了。
其實阮有發覺外垵人所講兮晟濟話兮講法聽起來足像較原汁兮古音.文雅閣好聽
因為阮毋係學者無研究.毋閣聽阮阿母咧講話.了後較斟酌想嗎足心適矣。
李秀在4:42am對2010 一月 3的評論
汝嘛是外垵人,因為老母是外垵人.
可愛的外垵人! 祝汝逐家順序、大發財!!!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0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