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我已嚐到自己的血 (Catherine Yen)

 

如果這個腦袋被激怒

認為火焰是慾望

鐵槌是拳頭

我已嚐到自己太多的血

以致無法去愛原來出生的樣子

 

但是,我母親的容顏

是一片棕色的燕麥田, 柔和的短髭

她的聲音像充滿紫丁花香的雨與空氣

我太愛她以致無法喜歡

她拖磨的歲月如在礫石中推曳著雪車

 

玩伴? 我記得他們的頭顱在何處滾動

一位死於飢餓,咀嚼灰色的木頭

一位倒下,重重跌在地上又飛濺起來

好多好多

一直前來的炸彈

掉在歐洲的蟲糞堆裡

 

我深沈的禱告是詛咒

我深沈的禱告,它不會是承諾

我深沈的禱告是我的詭計

我的愛, 我的憤怒

甚至經常我的原諒

這些永遠都不會是

我已嚐到自己太多的血

以致無法停留在自己原來出生的樣子

 

I Have Tasted My Blood (Milton Acorn)

 

If this brain’s over-tempered

consider that the fire was want

and the hammers were fists

I’ve tasted my blood too much

to love what I was born to.

 

But my mother’s look

was a field of brown oats, soft-beared;

her voice rain and air rich with lilacs

and I loved her too much to like

how she dragged her days like a sled over gravel.

 

Playmates? I remember where their skulls roll!

One died hungry, gnawing grey perch-planks;

one fell, and landed so hard he splashed,

and many and many

come up atom by atom

in the worm-casts of Europe

 

My deep prayer a curse,

My deep prayer the promise that this won’t be

My deep prayer my cunning,

My love, my anger,

and often even my forgiveness

that this won’t be and be.

I’ve tasted my blood too much

to abide what I was born to.

 

米爾頓‧艾孔(Milton Acorn 1923-1986),被同儕暱稱為「人民的詩人」,他是加拿大的詩人、作家和劇作家, 出生於夏洛特鎮的愛德華王子島。

艾孔是二戰時期的老兵,在橫越大西洋時,被深水炸彈炸傷,因傷口嚴重,終身領退伍軍人的殘疾撫卹金。他後來回到愛德華王子島,並在1956年移居到蒙特利爾,有數年的時間,他都住在多倫多的韋弗利酒店。

居住在蒙特利爾期間,他曾在政治刊物發表一些早期的詩,他的第一本詩集為《In Love and Anger, 1956》,後來陸續出版的詩集有《Against a League of Liars, 1960》、《The Brain’s the Target 1960》、《Jawbreaker,1963》及《I’ve Tasted My Blood》,另一位加拿大詩人Al Purdy 曾為他編了一本《1956-1968年詩選》。

他與詩人Gwendolyn MacEwen有一段短暫的婚姻;1970年,艾孔被授予 ”加拿大詩人獎”,1976年得到 "總督獎”。

1986年, 艾孔死於心臟病發,但他的至友認為他是因為失去了最親密的妹妹而喪失了生存的意志。

 

 

檢視次數: 257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