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論辛波絲卡的女性意識

──以母性詮釋歷史

◎宋澤萊

假如要在辛波絲卡的作品中找女性意識的話,並不難。當代的女作家或多或少都會有女性意識。但是,假如我們要用後結構主義的女性意識來要求辛波絲卡,那麼一定會很失望,辛波絲卡的詩裡頭很少有激進的女性主義成分。

儘管如此,辛波絲卡也不是男人主義的支持者,假如你認為她站在男性主義這一邊,那必然又是一個錯誤。

辛波絲卡有一種母性主義式的女性主義。

他描寫母親怎樣看著這個兒子成長、奔跑、做種種事,她的眼光從來不自他的身上移開,即使到他長大成人亦然,她的母愛是專注而永遠的。爲什麼母親要這麼做呢?那是因為在母親的眼光中,哪怕兒子在別人的眼光中是怎麼巨大,也只不過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母親先天性了解沒有哪一位男人是堅強的,他的生命來自於她,她才是他的起點,而後她給了她骨骼、肉體、生命;他只是她的一部分,在這個世界做一趟或好或壞的旅行而已。母親只管注意他有沒有跌倒或受傷,她專注於她對他的愛,其他一概不管,甚至很少管他做惡或行善,母性有如太陽,只有照耀而不打壓,母親似乎認為這才是她唯一應該做的,而且視這種愛為一種幸福。這種奇妙的有點盲目的母性觀點在《希特勒e第一張相片》這首詩裡,有充分的表達。

但是,假如認為辛波絲卡只歌頌這種太陽一般的母性,對男人沒有任何譴責的話,那麼又是一種誤認。辛波絲卡以這種母愛譴責了男人對母親的愛很少有感覺,

男人並不容易了解母親對他的重要性,甚至沒有能夠知覺到母親曾是如何的愛過他,他視她的愛為一種平常。當他長大就把母親在他的生命中忘得一乾二淨,從而也就把女性在人類的貢獻一併的摒除了,他甚至很少提到她的名字,按照男性主義的觀點,女性在歷史上永遠無名,這一點是很不公平的。這種譴責在《出世》一詩中有充分的表達。

底下介紹這兩首詩:

希特勒e第一張相片﹝台語﹞

◎宋澤萊譯

值細細紅嬰仔衫內底e細漢囝仔是誰﹝siang5﹞?
這個嬰仔阿道夫﹝譯註:名﹞道是希特勒﹝譯註:姓﹞e幼子!
伊將來敢會變做一個法學博士?
抑是維也納歌劇廳e男高音?這是啥人e細手,啥人e細耳仔、目珠合鼻?
啥人e腹肚貯滿牛奶,咱確實嘸知
畫家?醫生?貿易家?傳教士?
e細細e腳將來會流浪去佗位?
去一個花園,去一個學校?去一個事務所?去一個婚禮場合?
阿去Burgermeister 敢有可能是查某囝仔?

寶貝e天使,媽媽e日頭光,甜蜜e小麵包
當伊底卜生落來,前一年,
值這個天地中並無任何飢餓e預兆
春天日頭,天竺葵值窗仔口,
手風琴e音樂聲值埕頭
好運包值玫瑰紙內
遮攏是值伊e勞動媽媽做夢以前e代誌
夢中看著一隻粉鳥代表有快樂e消息
假使粉鳥被掠,一個等待真久e人客底卜來
磕!磕!有人值咧否?正是阿道夫迫切e敲門聲

淡薄仔e平安,尿布,發出吱咕叫e聲,頷紗仔
e愛振動e嬰仔,感謝神合敲門聲,真好,
看起來真親像伊e家族e人,親像一隻貓仔囥值籃仔底內

親像每一個其他家族相簿內底e細漢嬰仔

吁,未使予伊哭,心肝仔嬰
崁烏布e hip4像機就卜響咯

Klinger AtelierGrabenstrasseBraunen
Braunen 是一個細細但是有價值e市鎮

甜蜜e店仔,守法e隔壁人家
發酵e麵包味,普色e茶箍
無人聽會著狗吠e聲,抑是命運e腳步聲
歷史老師會凍放鬆伊e頷領
值家庭作業簿頂哈唏﹝ha2hi3


希特勒的第一張照片 ﹝北京語﹞ 

◎宋澤萊譯

在小小的嬰兒衫裡頭的小孩子是誰?
這個小嬰兒阿道夫﹝譯註:名﹞就是希特勒﹝譯註:姓﹞的小孩子!
他將來會變成一個法學博士嗎?
或是維也納的男高音?這是誰的小手,誰的小耳朵、眼睛和鼻子?或是
誰的肚子裡貯滿牛奶?我們確實不知道
畫家?醫生?貿易家?傳教士?
小小的腳將來會流浪到何方?
去一個事務所?去一個婚禮場合?
會去Burgermeister市的市長女兒那裡嗎?

寶貝的天使,媽媽的太陽光,甜蜜的小麵包
當他即將被生下來,前一年
在這個世界裡並沒有任何飢餓的預兆
春天的陽光,天竹葵在窗口
手風琴的音樂聲在庭前
好運道被包裹在玫瑰紙裡
這些都是在他的勞動的媽媽做夢之前的事
夢中看到一隻鴿子代表將有快樂的消息

假如鴿子被捕,一個等待很久的客人將到來
扣!扣!有人在家嗎?正是阿道夫迫切的敲門聲

一些些平安,尿布,發出吱咕的叫聲,圍兜
我們愛亂動的嬰兒,感謝神和敲門聲,很好
看起來很像他的家族的人,就像一隻小貓放在貓籃子裡
就像每個其他家族相簿裡的小嬰兒

吁,不能叫他哭,心肝寶貝的小嬰兒,
蓋著黑布的照相機就要響了

Klinger Atelier
GrabenstrasseBraunen
Braunen
是一個小小的有價值的市鎮

甜蜜的小店舖,守法的隔壁鄰居
發酵的麵包味,灰色的肥皂,
沒有人聽到狗吠聲,或是命運
歷史老師能夠放鬆他的衣領
在家庭作業簿上打哈欠

出世﹝台語﹞

宋澤萊譯

﹝譯前注﹞:譯詩之中「伊」代表爸爸,「她」表示阿嬤,攏總讀做「i7」。

這就是伊e媽媽
一個小小e婦人人
普色目珠e產者

真濟年以前,船值靴
伊駛向岸

靠著彼隻船,伊
行入世界
行入嘸是永遠e世界

這個查甫人e遺傳
用殷我避開災難

安呢,她,這個特別e
猶未予伊
完成合完全

她楸伊
進入皮膚,我知影,
將伊縛值骨頭頂


她養飼

普色e目珠
阿伊養飼我


所以,這是她,伊e起點
也就是伊對我顯示e

出世
所以伊出世
親像每一個人出世
親像我,將來會死

一個實際上婦人人e
是一個新e肉體深處e旅程
是一個達到終點e航程

條件是
伊自己e缺席
值每一個最頭前e位置
值每一個時刻

伊卜做
危險e代誌
是永遠未被允准e

e運動
閃避合擋開
一般e裁決

我了解
e旅程也已經過去一半

但是伊攏嘸八向我講
嘸八

「這是我e媽媽。」
是所有伊講e

【譯者後注】:

這嘛是一首用字非常簡省e詩猶原是早期e詩。是寫作者、爸爸、阿嬤e傳承關係,比如講殷攏有普色e目珠。詩中有責備伊e爸爸真少講起阿嬤心養飼爸爸e代誌。這首詩必需要讀幾落遍,你才知辛波絲卡e厲害。可能只會凍體會,未凍言傳。

出生﹝北京語﹞

◎宋澤萊譯

﹝譯前註﹞:譯詩中的「他」指爸爸,「她」指祖母。

這就是他的媽媽
一個小小的婦人家
灰色眼珠的產婦

許多年前,船在那兒
他駛向岸

他靠著那艘船
駛入了世界
駛入了這個不是永恆的世界

這個男人的遺傳
用它們,我避開災難

如此,她,這個特別的婦人家
尚未給予他
完成和完全

她拉住他
進入皮膚,我知道,
將他綁在骨頭上


她養育

灰色眼珠的他
而他養育我


所以,這是她,他的起點
也就是他對我顯示的她

出生
所以他出生
就像每個人的出生
就像我,將來會死

一個實際上婦人家的兒子
是一個新的肉體的深度旅行
是一個達到終點的航程

條件是
他自己的缺席
在每個最前頭的位置
在每個時刻

他想做
危險的事情
是永遠都不被准許

他的運動
閃避和阻止
一般的日常裁決

我了解
他的旅程也已經過了一半

但是他不曾向我說過
不曾

「這是我的媽媽」
這就是所有他講過的話


﹝譯者後注﹞:這是一首用字非常精省的詩,是早期的詩。寫作者、爸爸、祖母之間的傳承關係,比如說他們都有灰色的眼珠。詩有責備她的爸爸很少講到祖母盡心養育他的事情。這首詩必須多讀幾遍,才知道辛波絲卡的詩藝高超。我們大概只能體會,不能言傳。

檢視次數: 297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