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辛波絲卡詩中的「死亡」

◎宋澤萊

辛波絲卡有許多首詩寫了死亡這件事。

雖然都是寫死亡,但所指不一。

有些死亡是指人生最後的自然結果。這種死亡常常被她看成是人生的一種「大空無」,活在世界幾年或幾十年,最後一切歸於空空無有。她的這一類死亡的詩因而顯得十分悲觀,帶有很重的存在主義的味道。

有時是指不幸的人的冤死,在暴政和災難當中死亡,她的這一類的詩就會充滿同情和憐憫。

尚有一種是指帶來災難的死神,常常暗示施行暴政的統治者,這一類的詩帶著重重的指摘和抗議。

大概辛波絲卡的詩在死亡上有過多的著墨,因而她的詩會讓人感到過量的晦暗和沉重,諾貝爾的評語就是這麼認為的。不過她良好的技巧和女人天生的柔軟心愛心則化解了讀者大半的負擔。

有許多的文學家喜愛寫死亡,但是假若沒有辛波絲卡的好心和技巧,還是少寫為妙,會自掘墳墓的。

底下介紹這種詩三首:

講死亡,無膨風/宋澤萊譯﹝台語﹞

叫伊發現一粒星,造一座橋?

你卡mai2合伊滾耍笑!

伊嘸八織布、挖礦、種田

造船,抑是烘麵包遮e代誌

值咱e未來e計劃中

伊總是做上尾仔e話題

但是咱總是脫離主題

伊未叫人替伊做這類

商業性e空課:

挖一個墓仔

造一付棺材

過身了後e清除

陷入殺慾之中e

總是笨腳笨手

無系統也無計劃

假那咱每一個人攏是伊卜宰e

啊,伊嘛有伊e豐功偉績

只要看不計其數e失敗

暗底下e相爭相打

合重覆e謀殺道知影

有時,伊無力量趕走

飛值空中e胡蠅

真濟蟲值伊e身軀頂

爬來爬去

當你看著靴e植物e球狀莖、豆莢【genn4

植物e鬚、魚e翅、動物e管【kng2

婚禮頂頭e羽毛,合冬天身軀頂e皮毛衫

道表示伊無認真做伊e空課

伊來了傷慢咯

病疫無需要給伊鬥腳手

準若講咱協助戰爭合發動政變

嘛無夠

心臟跳動值薄薄e卵殼內

嬰仔瘦比巴e骨頭會長大

掖種,拚命做工,發出上早e一點點葉仔

阿一段時間了後,閣卡大欉e樹仔嘛要倒落土

有人講伊全知全能

待值天頂

可惜,伊嘸是

值遮無生命

也無永生

一絲兒e時間道無

伊夠位,予每一個片刻攏傷慢

伊楸【giu2】看未著e門扇把﹝pe2

定定失效

因為你已經值門內底

未予伊揪開

談死亡,不誇大/宋澤萊譯﹝北京語﹞

想要它發現一顆星,造一座橋嗎?

你最好不要和它開玩笑!

它不懂得織布、挖礦、種田

造船,抑或是烘麵包這些事兒

在我們未來的計畫中

它總是充作最後的話題

但是我們往往脫離了主題

它不會教人替他做這類

商業性的工作:

挖一個墳墓

造一副棺材

身亡後的清除

陷身殺慾中的它

總是笨手笨腳

沒有系統也沒有計畫

彷彿每個人都是它所要宰殺的人

啊,它也有它的豐功偉績

只要看到不計其數的失敗

私底下的爭鬥

和重覆的謀殺就知道

有時,它沒有力量趕走

飛舞於空中的蒼蠅

眾多的蛆蟲在它的身上

爬上爬下

當你看見那些植物的球狀莖、豆莢

植物的鬚、魚的翅、動物的管

婚禮上的羽毛,和冬天身上的皮草

就表示它沒有認真執行它的工作

它來得太晚

流行病不需要幫忙它

至於說協助戰爭和發動政變

都還幫得不夠

心臟跳動在薄薄的卵殼裡

嬰兒瘦巴巴的骨頭會長大

撒種,拚命培育,終於長出了一點點葉子

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再高大的樹木也要倒下

有人說它全知全能

住在天上

可惜,它不是

在這裡沒有生命

也沒有永生

一點點的時間都沒有

它一到,讓每個片刻都顯得太遲

它去轉開門把時

常常失效

因為你已經在門內

不會讓它轉開

合死者e秘密面會/宋澤萊譯﹝台語﹞

值什麼情形之下你會夢起死者?
值你進入深夢之前你會時常夢起殷否﹝bo3﹞?
啥人待先出現?
是嘸是總是同一個人?
名?姓?墓仔?死亡日期?

殷之間有什麼關係?
老朋友?親成?同鄉?
殷有講殷對佗位來否?
e後壁是啥人?
阿除了你以之外,啥人猶值夢中看過殷?

e面,有親像殷e相片否?
殷每一擺是嘸是攏真老款?
殷是勇壯e?面是白殺殺e
被謀殺e人,殷e傷痕好未?
殷敢猶會記得宰殷e人?

e手呢掟﹝tinn7﹞啥麼?請描寫遮e物件
殷被燒成烏炭?生菇?壅埃?腐爛?
阿殷e目珠內是啥麼?哀求?威脅?抑是特別其他e眼神?
你敢有特別合殷談起天氣?
抑是花?鳥?蝴蝶?

值殷彼爿敢無困擾e問題?
假如有,你卜安怎回答?
無想卜保持安靜?
抑是逃避性轉變夢e主題?
抑是馬上醒來?

與死者的秘密會面/宋澤萊譯 ﹝北京語﹞

在什麼情況下你會夢到死者?

在你進入深夢之前會時常夢到他們嗎?

什麼人先出現?

是否總是同一個?

名?姓?墳墓?死亡日期?

他們之間有什麼關係?

老朋友?親戚?同鄉?老朋友?

他們有提到他們來自何方嗎?

他們的後面是誰?

除了你之外,哪個人還在夢中見過他們?

他們的臉,像他們的照片嗎?

他們每次的長相是不是都很老

他們是強壯的?臉色白皙皙的?

被謀殺的人,他們的傷痕好了嗎?

他們還記得殺他們的人嗎?

他們的手裡握著什麼?請描寫這些東西

他們被燒成黑炭?發霉?蒙塵?腐爛?

至於他們的眼珠裡有什麼?哀求?威脅?抑或是特別其他的眼神?

你特別和他們談起天氣嗎?

還是花?鳥?蝴蝶?

在他們那邊沒有困擾的問題嗎?

假如有,你要怎麼回答?

沒想要保持安靜?

還是逃避性轉變夢的主題?

還是馬上醒來?

眾死者e批/宋澤萊譯﹝台語﹞

咱讀著親像無助e眾神共款e眾死者e批,

雖然嘸是眾神,但是咱因為按呢知影未來e命運。

咱知影咱e債猶未還,

眾窗將會閣再合溫暖e屍體結婚。

可憐e眾死者、戴著眼罩e眾死者、

犯著錯誤e、悲傷e眾死者,

咱看著人人e面容匿值眾死者e後壁。

咱聽到被拆做碎片e願望之聲。

死者用引人愛笑e模樣坐值咱e面前,親像坐值牛油e麵包上,

有時發狂追逐殷e頭殼頂被風吹去e帽仔。

e品質真差,拿破崙、水汽、電氣,

殷用奪命e藥仔治療會當醫治e病,

模仿聖約翰做憨頭憨腦e啟示,

模仿JeanJacques值地面上做一個假天堂。

咱恬恬看西洋棋盤上e兵仔,

假那值3格之後看殷。

死者預言e每一件代誌攏含結果完全無共款,

有時差一絲兒──這就是咱所講e完全無共款。

殷熱情勃勃e眼神向咱表示:

殷估計,殷未來會值遮發現十全十美。

【譯註】譯自辛波絲卡eTHE LETTERS OF THE DEAD〉,收集值1972e詩集,詩人e這首詩閣一擺講著死亡,「死亡」這個主題值辛波絲卡e文學中真重要。詩之中e眾死者可能指某一群人,對殷有真強烈e譴責e意味,但是我無法度了解是指誰人。

眾死者的信/宋澤萊譯﹝北京語﹞

我們讀著無助眾神一般的眾死者的信,

雖然不是眾神,但是我們因此知道了自己的命運

我們知道我們的債未償,

眾窗將會再與溫暖的屍體結婚。

可憐的眾死者、戴著眼罩的眾死者

犯著錯誤的、悲傷的眾死者,

我們看見人人的臉龐躲在眾死者之後。

我們聽到被撕成碎片的願望之聲。

死者用引人發笑的模樣坐在我們的面前,就好像坐在牛油的麵包上,

有時發狂追逐他們頭頂上被風吹去的帽子。

他們的品質很差,拿破崙、水汽、電氣,

他們用奪命的藥治療能被治癒的病,

模仿聖約翰做呆頭呆腦的啟示,

模仿JeanJacques在地上做一個假天堂。

我們靜靜看西洋棋上的士兵,

彷彿在三格之後看他們。

死者預言的每一件事都和結果完全不一樣,

有時候相差一點兒──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完全不一樣。

他們熱情勃勃的眼神向我們表示:

據他們估計,將來會在這兒發現十全十美

【譯註】譯自辛波絲卡的〈THE LETTERS OF THE DEAD〉,收集在1972的詩集。詩人的這首詩又一次提到死亡,「死亡」這個主題在辛波絲卡的文學中非常重要。詩中的眾死者可能指某一群人,詩針對這些人提出強烈的譴責,但是我無法知道是譴責何人。

檢視次數: 549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