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中村櫻溪《涉濤三集》白話翻譯六篇〈戴案紀略序〉、〈後山坡記〉、〈自平頂至雙溪記〉、〈書前原兵部書簡後〉、〈題北山圖〉、〈本如意銘〉

【題目】中村櫻溪《涉濤三集》白話翻譯六篇〈戴案紀略序〉、〈後山坡記〉、〈自平頂至雙溪記〉、〈書前原兵部書簡後〉、〈題北山圖〉、〈本如意銘〉

◎宋澤萊譯

1.〈戴案紀略序〉白話翻譯

臺灣曾經有許多亂事。從朱一貴、林爽文開始叛亂,無賴與流氓都揭竿而起,聚集叫囂的地方,多的有數十萬人,少的也有數百數千人;時間有歷經數月就被平定的,也有歷經一年被平定的,更久的歷經好幾年。再加上分類械鬥、漳泉相鬥,粵閩尋仇,到處流血暴屍,幾乎沒有一年平靜。至於戴潮春叛亂就更慘,守將打了敗仗而告死亡,彰化城也失守,刀兵禍害相繼而起,經過3年才勉強平定,禍害的程度僅少於朱一貴、林爽文的叛亂罷了。

朱一貴的叛亂,藍鼎元的《平臺紀略》已經詳述了它的起始和結尾;林爽文叛亂,總督福康安的《臺灣紀略》與《彰化縣志》也都有記載。至於戴潮春的叛亂則僅見於林豪的《東瀛紀事》,可惜書裡頭所根據的傳聞訛謬錯誤,不夠實在,只能算是臺灣史著中有所欠缺的一本罷了。如今彰化歲貢吳德功,寫有《戴案紀略》一書,用總綱來揭出事件的大要,用目錄來紀載小綱要,用每日所發生的事情來記載每月所發生的事情,用每月所發生的事情來記載每年所發生的事情,裡面插入了他的評論,詳細論述了官方的計畫與剿討、攻擊、防守的用兵得失,對整個事件瞭如指掌。雖然書名叫做「紀略」,實際上是一種詳述。當叛亂之火燒得最猛烈時,彰化城實際上是爲政不善,驅使人民投向敵方的罪魁禍首。當時所用的礟槍兵器,軍事戰役,他都曾經親眼目睹與親耳聽聞,因此他的記載是如此的確實明白,讓以後編修臺灣史的人,可以查考它、信賴它。那麼臺灣清治時期的三大叛亂史著,從此就大概初步完備了。

也因此,在臺灣剛剛改隸日本時,殘餘的匪徒據守要寨,擁有徒眾,違抗命令,傷害人民的也不少。現在經過一番有效的的勦討,匪首被殺,官方的駐守完備,嚴厲查緝,雖然還有狡猾的匪賊,也不能再有機可乘。不過反省過往,凡是禍害都產生於無慮,患難都興起於怠忽;甚至沉迷安泰,身處逸樂,這些都是自尋滅亡的行徑。臺灣的士紳民人,若能常想到先祖常遭匪徒禍害,苦於戰亂,能夠自己刻苦自勵,用學問以培養人才,用正義來磨練心志,太平無事時能則供養父母,養育妻兒;發生事情時能效命國家社會,那麼差不多就可以自立自強而沒有禍患了,這就是吳德功先生所以寫這本書的目的。

先生本是彰化的望族,又加上自己的學問與文章,出身與德行都令人尊敬。我曾經因為辦理公事到彰化,當時先生是臺中師範學校教師,我們在宴會中曾經筆談一番,在心領神會中彼此認識。後來我曾寄送拙著就教於先生,蒙他贈文來指教我,文中有仔細的論評,他稱讚我的地方,雖然我不敢當,但是我們之間很有精神上的默契,我暗中以他為臺灣友人中的一位知己。

不久之後,先生將要把這本《戴案紀略》刻刊出版,請了三屋大五郎【譯者注:臺中師範學校的日本人老師】常來徵詢我為這本書寫一篇序文。哎呀!我有辱先生對我的知遇之恩,拙著又曾蒙他讚許,如今他要出版這本書,我怎麼能不說幾句話呢?所以就寫了這篇序。

〈戴案紀略序〉中溪櫻村原文言文

臺疆嘗多亂矣。自朱林二逆一倡,無賴流氓,竿旗棘矜,嘯聚所在,多者數十萬人,少者數百千人;或數月而平,或愈年而夷,久者涉數歲,加以分類械鬥,漳泉相鬩,粵閩相讎,流血暴骸,殆無寧歲。而戴逆之亂更慘,鎮將覆沒,都城失守,兵連禍結,閱歲月而僅定,其患實亞於朱林矣。

朱逆之亂,藍鹿州《平臺紀略》悉其顛末,林逆則總督福康安有《臺灣紀略》,《彰化縣志》亦具載之。戴事則僅見林豪《東瀛紀事》,而傳聞訛桀,紀實未備,於臺疆史乘為缺典。彰邑吳立軒明經,纂《戴案記略》一編,其書綱以揭要,目以紀細,日以紀月,月以紀年,間插以論評,詳其籌畫剿討,攻守用兵得失,瞭如指掌。雖名曰紀略,實為詳述。方逆焰之熾也,彰城實為其淵叢,礟槍劍戟,戎馬百戰,先生蓋嘗目覩之,而耳聞之,故其紀事確實明著如此。此後之修臺灣史者,可以考信。而三逆之志,於是乎略備矣。

故更隸之初,殘匪餘賊,據寨擁眾,方命害民者亦多。今也勦誅奏功,元兇就戮,屯戍完密,譏察明炤。雖有姦匪猾賊,無所得而投其隙。已然禍生於不虞,患起乎所忽,狎晏安,處逸樂,亦自亡之道也。臺之士民,常念先世遭逆匪,苦鋒鏑,能自刻勵,學以養才,義以磨志,無事則仰事俯畜,有事則致命奉公,庶幾乎可以自立而無患矣,此是先生所以著書之意歟。

先生彰望族,加以學問文章,資德俱崇。余嘗公事抵彰,時先生為師範校教師,會醼 筆語,心神相識。後余寄拙著請教先生,乃被贈以文,仔細論評。其推稱處,雖不敢當,神合默契,竊推為臺疆一知己。

頃者先生將以此編付刻,价三屋子恒徵弁言。嗚呼!余既辱先生知之,又被榮拙著,此書之出,嗚得不為言,於是乎序。

2.〈後山坡記〉白話翻譯

後山坡【譯者注:即是後山埤,在今天的南港公園裡】在臺北城的東面二里,距離錫口【譯者注:即今日之松山】五、六町,有一個隆起的山丘。山丘下面有一個汪洋般的百餘畝池塘,周邊寬敞空曠,特別適合在月夜下遊賞。它的旁邊有一叢樹竹,有人居住在這裡,主人姓鄭,自稱是延平郡王鄭成功的後裔,百餘年來都住在這裡,還收藏有鄭成功的畫像。

登上小丘遠眺,直直望向臺北的錫口,樓房與市區的居家在田畝竹樹間或隱或現。四面的群山,環繞起伏,像是一個個美人,用青黑色的顏料畫了眉毛,爭相來到眼前,呈現嬌媚的面容,也是這裡的一個好景色。聽說劉銘傳巡撫治理臺灣時,曾帶著他的幕僚許多人來這裡遊賞,擺出好酒舉行盛大聚會,也在這裡泛舟觀月,又有歌妓唱歌跳舞,轟動一時,曾幾何時,這些都退成往日的陳跡了。我曾率領學生們來這裡遊賞兩次,只見小丘上一片荒煙蔓草,只有一些小孩在這裡吹笛牧牛罷了。

今天臺灣歸入日本疆土,政事與教化都甚美好。遙想過去幾百年,延平郡王已經在廟裡被祭拜許多世代,他的族人遍布在島中,雖然在田園鄉間,人們仍然敬仰他,盡忠盡義的德性真是不可磨滅呀!

〈後山坡記〉中村櫻溪原文言文

後山坡在臺北城之東二里,距錫口五六町,有邱隆然。其下汪池百餘畝,周邊敞虛,猶宜月夜,其傍樹竹一叢,有人居焉。主人姓鄭,自稱延平郡王之裔,百餘年來住此,藏王畫像。

豋邱而眺矚,職望臺北錫口,樓屋市居,隱見於田畝竹樹之間,四面群山,環面起伏,青黛翠眉,爭來呈嬌效媚,亦此間一佳境也。聞劉巡撫之治臺也,從賓僚數遊於此,置酒高會,泛舟觀月,妓樂歌舞,盛於一時,曾幾何時矣,而鞠為陳跡。余率諸生來遊者兩次,邱上惟見寒煙荒草,牧豎放牛耳。

今也臺灣歸皇土,治教休明,遙逾往昔,而延平王廟食百世,族裔遍島中,雖在畎畝,人猶慕之,忠義不可磨如此哉!

3.〈自平頂至雙溪記〉白話翻譯

過了草山【譯者注:陽明山】向東走一里多路,到了青嶨山【譯者注:即菁礐山,位於台北市士林區內】下,有一條小溪流,叫做:內溪。水質清澈,石頭外露,淙淙的急水激起水花,聲音如同環佩碰擊的青脆聲。沿著溪流向上走,山谷深邃,山勢險峻,漸漸進入佳境。向右攀登小徑,就是一個開闊的高高坪頂,成為村落,名叫:平頂庄。

平頂庄的四面的山坡,都開闢為水田,一層一層如同梯子。大概是因為它的源頭有築堰堤規範溪流,讓溪水由高處流下來,隨次灌溉層層梯田,最高處在山巔,最底下在溪谷。坐在這裡眺望,成群的山峯環立四周,有如在圖畫中。

又像北行走半里,有很多松林,採了幾種野生蘭花準備帶回家。由南邊出來,走下有幾個險坡的十五、六町道路,又遇到一條溪流從東邊流過來,這就是為外溪,流下來之後與內溪合再一起,叫做:雙溪。沿著溪流再走下來,來到了士林地帶,它的北邊山崖都是桃木林,常常開花。溪中有巨石,有的橫在溪中擋住流水,有的露出在水潭上面,看起來有如牛背、又像一個大房子,甚至也有砧板、竹席的那種形狀;大的地方可以坐上十個人,小的地方也可以容納三、四個人,好像有永州八記那種情調。由於下午時分,不能再詳細觀看。

以上是癸卯年【譯者注:1903年】十二月初六,與同好做了採蘭的郊遊,特別敘述所經過的大概。採到的蘭花則沒有稀奇的品種,所以不做任何記錄。

〈自平頂至雙溪記〉中溪櫻村原文言文

踰草山而東行一里許,至青嶨山下,得一小流,曰:內溪。水清石露,淙淙亂激,聲如鳴環。沿流而上,谷邃山峻,漸入蔗境。右攀細逕,則豁然高坪,成邑落,曰:平頂庄。

四面之山,皆闢為水田,層層如梯。蓋其源堰溪流,行之高處,隨次灌注,高者在山巔,卑者至谿谷。坐而望焉,群峯環立,如在畫中。又北行半里,多松林,採幽蘭數種還。而南出降峻阪十五六町,又有一溪自東來,是為外溪,下與內溪合,呼曰:雙溪。沿溪而下,出士林,其北崖皆桃林,往往開花。溪中多巨石,或橫中流,或枕潭上,如牛背、如廈屋,又成俎几床簀之狀。大者可坐十人,小者容三四人,宛然有柳記之概。以日晡不能細觀也。

癸卯十二月初六日,與同人為採蘭之遊,敘所經之勝概。蘭則無異品,不曲記焉。

4.〈書前原兵部書簡後〉白話翻譯

武職已經亡故的兵部省大臣大輔前原一誠【譯者注:出身日本武士長州氏的封建家臣﹞,在愛國者反運動中發揮了積極作用;可惜在明治維新後,他成為之亂的頭目終被處決。】在北越軍【譯者注:北越戰爭是日本戊辰戰爭中的一場戰役,發生於1868年6月21日,交戰雙方為明治新政府軍和長岡藩,明治政府軍在苦戰之後獲得最後勝利。】中呈報蒲生星海這個人的偉績,說他筆墨強勁健麗,辭章命令簡明,可以想見當時蒲生星海受重視的情形。

星海名宏,備前人,本稱竹鼻某,早年就以文辭在尊王攘夷的志士們之間有名,戊辰之役【譯者注:這是在日本歷史上的王政復古中,明治新政府擊敗江戶幕府勢力的一系列內戰。1868年乃戊辰年,故有此名。先後歷經鳥羽伏見之戰會津戰爭箱館戰爭。】與兵部大輔前原一誠同時在北路總督當幕僚,後來在三重縣掌事,歷任大藏省司法部,在任期間放縱風流,導致官途屢次跌倒。死後,留下了與兵部省大臣大輔前原一誠往來的幾通書信,有人為他辦理後事,請求親朋故舊來買書信,此是當中的一封。

我出航到臺灣時,這一封書信恰巧在我的行李中,同事黃葉君秋造長之產,與波多野中將是兄弟,看到這封信感嘆說:「家兄年少時,在兵部省替國家辦事,每每稱讚他的筆墨,這封信實是當年記載軍旅中的事,如果能讓家兄看一看,由於是親眼看到的,欽仰他的心必然特別地深厚了。」我因此就把這封信贈送他。也許兵部省大臣大輔前原一誠晚節不能忠心於天皇,然而當時已經來到了兔死狗烹的階段,大勢無法阻擋,情況也是很可悲的。如今他的遺墨歸於同鄉人,差不多適得其所了,同時蒲生星海的名氣也可以藉此流傳開來,所以我把這些事合倂起來敘述它們如上。

〈書前原兵部書簡後〉中溪櫻村原文言文

右兵部大輔前原一誠在北越軍中報蒲生星海者,筆墨遒麗,辭令簡明,可以想見當時之情狀也。

星海名宏,備前人,本稱竹鼻某,夙以文辭著乎尊攘志士之間,戊辰之役,與兵部同參北路總督惟幄,後自三重縣典事,歷官大藏司法,任縱風流,仕途屢跌。及歿,有兵部往復書牘數通,其友經濟後事,請故舊而售之,此其一也。

余航臺灣,此牘適在行李,僚友黃葉君秋造長之產,於波多野中將為昆季,見而嘆曰:「家兄少時,從兵部勤王事,每稱其筆札,此簡實係當年帷幄之事,如得觀之,其親目欽慕必特深矣。」余乃因以贈。抑兵部晚節不忠,所謂兔死狗烹,勢之不能已者,亦可悲矣。今其手澤歸同鄉人,庶幾乎得其所歟,而星海亦得因以傳,故倂敘之。

5.〈題北山圖〉白話翻譯

士林的北面,群峰起起伏伏,有的層層出現,有的從中間突起,各有奇妙的景觀,在右方最高的山峰就是七星山與大屯山。

在左方有幾個峰頭叢雜突起就是大屯山;由遠方而來,橫亙在二山之間的就是竹子山;在七星山的前面,稍微低一點呈現圓頂的就是紗帽山;擁抱紗帽山有如城上齒狀矮牆的是陽明山;最矮最前面,樹木青蒼茂盛,有廟宇隱約出現在山間上獨自聳立的,又叫做芝山巖;再底下平坦廣寬的地方,居民的田疇與樹竹,全都來到了眼前。這就是臺北北面的景觀了。

本田君遊寓在士林已經好幾年,愛這裡的景色,吩咐畫家一堂氏畫一張圖畫,要求我替它題幾句話。凡是這張圖畫裡的山脈,都是我朝夕所看到的,而又屢次去攀登,已經如同我的親戚朋友了;因此我列記它們的山名,來顯示怎麼觀賞這張圖畫。

〈題北山圖〉

士林之北,群峰起伏,重出間見,各占奇景,在右方最高者為七星墩山。

在左方數峰叢起為大屯山,由遠而橫於二山間為竹子山,七星之前,稍卑而圜頭者為紗帽山,擁紗帽山如堞牆者為草山,尤卑而近,樹木蒼鬱,廟屋隱見於其間者為獨峙,又名芝山巖,其下平衍,居民田疇樹竹,盡於一眸,此臺北北面之景也。

本田君寓士林數歲,愛其景,囑畫人一堂氏圖之,求余題一言,凡圖中之山,余亦昕夕所瞻望,而又屢攀登者如親朋,乃列記其名,以示觀此圖也。

6.〈本如意銘〉白話翻譯
湯目先生【譯者注:即是日治總督府警官練習所長湯目補隆。】在臺北市場獲得一支木如意【譯者注:有一種如意由紫檀紅木做成,上面再鑲嵌珍貴的寶石。】長有一尺五寸,漆黑、堅實、細緻,外形好像躍起的龍,是由檀木的根部做成。湯目先生要求我為它寫個銘文。我寫了銘文如下:「多麼武勇的木龍,堅實強勁有如鐵塊,彎曲卻不糾纏,屈曲卻不拗折,高僧揮舞它,妖魔的蹤影滅亡;烈士拿起它,逆賊的頭顱破裂。

〈本如意銘〉中溪櫻村原文言文
湯目子捕獲一如意於臺北之市,長尺有五寸,漆黑堅緻,狀似躍龍,蓋檀木之根也。求銘,銘曰:「矯矯木龍,堅勁如鐵,撓而不勾,屈而不折,高僧揮之,妖魔影滅,烈士執之,逆豎頭裂。

 

檢視次數: 44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2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