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宋澤萊
分享

宋澤萊的朋友

  • 林改強
  • 京城
  • 台文戰線
  • 胡長松

收到的禮物

禮物

宋澤萊 尚未收到任何禮物

送禮物

 

宋澤萊的頁面

最新動態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K談談蔣經國的一場政治鬧劇:梅花餐!──獨裁者是怎樣破壞自由市場的?

●反獨裁的自由市場頌歌●100個經濟笑聲●散文一帖●【題目】K談談蔣經國的一場政治鬧劇:梅花餐!──獨裁者是怎樣破壞自由市場的?◎宋澤萊K的半生中再也沒有看過比蔣經國的政治梅花餐更荒謬的事!●多年前蔣經國推行的梅花餐與現在政府所推行的五倍券﹝或三倍券﹞的目的、作用剛好相反。前者是禁止民眾多消費;後者是鼓勵全民多多消費;前者是扼殺自由市場的活絡,後者是是自由市場更暢旺;前者對台經濟有害,後者對台灣經濟有利。一反一正,形成鮮明對比。●那麼對於經濟有害的梅花餐,蔣經國為什麼還要提倡呢?當時為什麼沒有人批評這項愚行呢?裡面有沒有玄機呢?答案是:「有的!」●我們先來看看這是怎麼一回事:70年代是台灣前途非常吃力的年代,因為台灣剛剛退出聯合國不久,有點風雨飄搖的味道。同時1970年代臺灣經歷全球兩次石油價格飆升的危機,可能會導致…查看更多資訊
2021 25 12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胡佛總統先生,您歇歇手吧! ──K不禁想起了蔣經國

●反獨裁的自由市場頌歌●100個經濟笑聲●●散文一帖●【題目】胡佛總統先生,您歇歇手吧!──K不禁想起了蔣經國◎宋澤萊K在的紅花的九重葛下沉沉地思索30年代美國經濟大恐慌的問題:●經濟大恐慌又稱為經濟大蕭條(英語:Great Depression),是1929年─1933年之間全球性的經濟大衰退,乃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最為嚴重的世界性經濟衰退。 另外,經濟大蕭條的開始時間依國家的不同而不同,但絕大多數在1930年起,持續到30年代末,甚至是40年代末。●1929年10月美國股市崩盤的確是一個棘手的問題,在崩盤後的2個月,美國的失業率很快達到9趴。不過隨後並沒再上升,反而在1930年6月下降到6.3趴,顯示自由市場的修復能力是強大的。但是,在一系列胡佛總統的空前重大干預行動之後,失業率在35個月後上升到20趴。以1930年〈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法案的簽署最具關鍵!●胡佛所簽訂的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The Smoot-Hawley Tariff…查看更多資訊
2021 24 12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K如何回到笛卡兒「我思,故我在」的可笑境界?

●反獨裁的自由市場頌歌●100個經濟笑聲●●散文一帖●【題目】K如何回到笛卡兒「我思,故我在」的可笑境界?──在紅花九重葛前的沉思◎宋澤萊這一天早晨,K在6:30從床上醒來,洗臉刷牙後,在社區繞了兩圈,然後踅到自宅的小庭院鐵離笆前站定。在冬陽下,來自母親生前手植的九種葛在鐵離笆內已經開了一大片的紅花,把前面的柏油路都映紅了。●這陣子,因為替幾個朋友寫書序,K必須須先做大量眉批,再寫稿、謄錄,有時也必須回頭去翻閱他們以前出版過的許多書,連續折磨了兩個禮拜以上,感到十分疲累,當他寄出那幾篇序給朋友後,才發現已經直不起身子,側腰以及大腿肌肉一片疼痛,必須彎著腰才能走路,諒必肌肉拉傷已經太嚴重,走起路倍感困難。K知道自己的晚年已到,再也不容許他像年輕時代一樣,瘋狂地為朋友跨刀寫文章了!●隨著幾天的激烈的腰痛,他連續陷落在精神的混沌狀態中。吃了幾天的藥後,這一天才略有起色,腰和大腿漸漸不痛,一大早他已經能直直站在紅色九重葛面前,彷彿重獲新生。他長長地做起呼吸運動,頓感自己初步被釋放了!●K又踅到社區的萊爾富,買了一杯熱拿鐵,然後走回小庭院,從室內搬來一張小椅子,就坐在小庭院裡,逕自喝起拿鐵。●K…查看更多資訊
2021 22 12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鄭用錫的〈勸和論〉與「台灣意識」的發生

●台灣古典文學新觀念●【題目】鄭用錫的〈勸和論〉已經把「台灣意識」的發生上推到1853年﹝清‧咸豐三年﹞,為什麼?──論「台灣意識」最早發生在日治時代的觀念是錯誤的!◎宋澤萊〈勸和論白話翻譯〉這篇文章是筆者在6月間張貼在《台文戰線》部落格的一篇文章,將近半年,他的點閱率已經突破了一萬人以上,再經過一年,它的點閱率至少將會來到二萬人,這個數目十分驚人。其原因是這篇文章是高中國文課本必選的文言文文章,而且已經被選錄在課本10年左右,它對台灣年輕新世代的影響力不可估計!●這篇文章是進士出身的鄭用錫寫於1853年﹝清‧咸豐三年﹞的短論。●該文章所以如此重要,並非純粹只是修辭上的成就所導致,而是它第一次痛陳台灣人「分類械鬥」的巨大生存危機,並且正面提出了「台灣人意識」的重要性,使得這篇文章超越了台灣文學任何一篇古典文獻,成了古典文學最重要的一篇有力論述。●筆者目前在網路查到許多有名大學教授的文章,一般來說,他們咸信「台灣意識」的發生是在日治時期,這種看法是錯的!這是因為他們不研究台灣文學,無從在文獻資料裡看到這篇文章,他們必須盡快改正過來才對。因為「台灣意識」的原模就是〈勸和論〉所申張的「台灣人…查看更多資訊
2021 21 12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散文一帖:抽血與「量化寬鬆」四個字!

反獨裁的自由市場頌歌●100個經濟笑聲●【題目】散文一帖:抽血與「量化寬鬆」四個字!◎宋澤萊K是一個經濟盲人,懂得的經濟理論少之又少。加上經濟學好像被許多怪異的名詞所掩蓋,變得很像一門大玄學,比讀佛教《阿含經》與基督教的《聖經》要困難很多,使得K更加不想理會。比如說,K這幾年在電視上不只數十次聽過美國政府正在實施「量化寬鬆﹝Quantitative…查看更多資訊
2021 7 11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日本脫亞入歐的政策為什麼是一種錯誤?甚麼是大政府、小政府?

【題目】清教徒的精神是甚麼?甚麼是大政府、小政府?美國為什麼會強盛?日本脫亞入歐的政策為什麼是一種錯誤?──兼談台灣的宮廟、佛教、儒教要如何改革?◎受訪者:宋澤萊◎訪問者:八旗編輯涂育誠◎時間:2021、08、12晚上8點一、涂育誠:是否能請您先從文字書寫的角度,談談《大光》的寫作特色?宋澤萊:我先說明余杰這套書的屬性。這是三本書合成的一套書,這套書與他以往的散論書籍很不同。這是一套系統性的書,是歷史著作,不是散論。雖然余杰不是念歷史系出身的人,但是叫我感到很驚訝的是,他比一般歷史系的出身的人寫得更好,至少比以前幾個教過我歷史學的教授要好很多。我在猜想,這會不會與以前他在北京大學中文系研究所研究康有為、譚嗣同這些人的思想有關。因為戊戌變法是清朝晚期很重要的一段歷史,就在那時,他學會了歷史撰寫的方法,只是他自己沒有發現而已。最重要的是,余杰的文字非常流利,文字的底子好,所以寫起通史很容易閱讀,明白曉暢,很少寫歷史書籍的人有這種文字功力。●再以歷史學的觀點來看,余杰這套歷史書籍有2個特點值得台灣史學界特別注意:首先一點就是:一般來說,台灣的歷史學界談到近代歐美的歷史,都是按著編年談下來的,…查看更多資訊
2021 17 8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2021 15 8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右派就是主張自由市場經濟,左派就是主張國家統制經濟!

【題目】右派就是主張自由市場經濟,左派就是主張國家統制經濟!——兼談蘇聯為何崩潰的原因◎宋澤萊前言:最近再度把經濟學先知海耶克博士的《通向奴役之路》看一遍,也做了眉批;比年輕時代所閱讀的那幾次更有心得,好書總是很耐讀,能經得起歲月的考驗。在閱讀中想起以前在臉書上與蔡丁貴教授的一次對談,覺得所談的很有海耶克的味道,不禁笑了起來。本來那次對談是談論左右派的抽象定義,後來筆者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提到耶穌在今天必是右派這樣的論斷,又談到蘇聯崩潰的原因,越談越實際。不過,談論的內容很亂,筆者現在把這些零散的談論彙整一下,再補幾個字,貼在臉書上,應該還有一些價值,也許可供大家做為參考:1.贊成自由市場經濟就是右派,贊成集體統制經濟就是左派美國的保守派崛起,基督教徒就是一個很重要的主力;同時受共產主義與法西斯迫害的流亡人士們也是一個主力……林林總這些側面總加起來,才有美國70、80年代保守主義的崛起。其源頭不只是一種思想。當然此期間維也納自由市場經濟學派的影響可能更為重要。台灣戰後在國民黨集權統治時代非常不利於自由市場經濟的右派思想的流播,但是今天透過溝通,把話說清楚,應該會有更多的人可以贊成這種思想。…查看更多資訊
2021 11 7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台灣應該「脫亞入歐」還是「脫亞入美」? ──讀余杰新著《大光系列三書》的感想之一

●好書介紹●【題目】台灣應該「脫亞入歐」還是「脫亞入美」?──讀余杰新著《大光系列三書》的感想之一◎宋澤萊0.序:余杰最近出版的大光系列三書:《清教徒秩序三百年》、《歐洲的歧路》、《華夏轉型兩百年》應該是最近台灣出版界最重要的大事之一;也是目前台灣史學界第一次用清教徒的觀念做為中心來分析世界近代史的書籍,以前台灣從來沒有這種史觀和史書,將來會不會有還很難講!●這本書有數不完的新穎的觀念,是從前台灣史學界的學者所想不到的。比如說裡面有一個觀念非常重要,就在於直接了當告訴台灣人的我們說:「從世界近代史看起來,現在的歐陸國家被證明已經不行了,走模仿歐陸﹝比如說法、德、俄﹞政治體制路線已經是絕望了,因為它佈滿了一條條歧路;如今我們只好走模仿英國、美國的路線!」所以筆者先來談談為什麼余杰會做出這個明智、明確的論斷!※1.大政府國家路線及其弊病的確,筆者用了差不多一個星期的時間才把這三本書看完,這段時間大腦始終出現兩個揮不去的問題,一個是:將來台灣憲政到底要走小政府﹝政府權力往有限化發展﹞的路線呢,還是走大政府﹝政府權力往無限化發展﹞的路線呢?另一個跟隨在後的問題當然是:台灣應該「脫亞入歐」還是「…查看更多資訊
2021 30 6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台灣的文藝作品不說三字經就不行嗎?

【題目】台灣的文藝作品不說三字經就不行嗎?──也談宋澤萊對王禎和的批評◎宋澤萊《論王禎和〈嫁妝一牛車〉在台灣文學史上的意義》這篇筆者發表在「台文戰線部落格」的文章,也是較受歡迎的文章,點閱率突破了3萬人次,這個點閱數目在部落格裡是很少見的。※筆者還不知到這篇文章受歡迎的真正原因。但是它顯示台灣的文學界對王禎和的小說的興趣還沒有退潮,也顯示台灣人文藝讀者或觀眾對於小人物題材的文藝還是興致勃勃,不願意放棄。他們沒有意識到小人物的文藝作品現在正在轉向劣質化,越來越低俗,正朝向污穢陰森的境界竭力衝刺,這種狂勁在短暫期間還不會消失,但是它也將會受到更嚴重的抵制。※最近李筱峰教授發現有一齣叫做〈人間條件〉的戲劇極為轟動,確實是鄉土劇無誤,但幾乎場場皆有非必要的床戲以及淫浪粗卑的語言,甚至出現女性飆罵8字經的情節,感到非常不堪,使台灣人的面子掛不住了。其實,這樣的台灣人戲劇或文學作品已經在戰後流行了55年,如今來到了餘韻的時候,本屬正常,只是更加低俗不堪而已。※我在李教授的留言版寫了短文,用來陳述戰後55年非常流行的的這種文藝潮流,並做了一些分析,假如您有時間,不仿看一看,短文如下: 這是台灣戰後5…查看更多資訊
2021 28 6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鄭用錫〈勸和論〉白話翻譯與原文

鄭用錫〈勸和論〉白話翻譯與原文◎宋澤萊【譯者注:譯筆匆匆,必有錯誤,請原諒】翻譯:第一段:說起來勢態的發展實在是太嚴重了,台灣的人心所以變得如此之壞,乃是從族群的分類開始的。這個禍害本來是匪徒所倡導,後來就像燎原之火無法遏止,終於演變成為玉石俱焚的械鬥局面了。即使是正人君子,也有人被牽連而捲入族群的爭鬥之中。一般來說,人和禽獸是不同類的;正和邪也是不同類的,這不能不分辨清楚。但是今天的台灣人都一樣是具有相同的血氣、相同的五官四肢,都是相同國家的良民、相同鄉里的善人;也不分是讀書人或平民,都是相同的,也即是子夏所說的「四海之內皆兄弟」。更何況平常就共處在一個地方、鄰里,怎能將你我分類?考察古人所說的「出入相友」的教訓,乃是古聖先賢希望我們這些同鄉共里的人們能各盡同伴的道義,不管外出做工或者回家休息,都是同伴,應該彼此友愛,彼此不相殘害,彼此和睦相處。在字義上,「友」這個字本是兩隻手靠攏在一起的意思,「朋」這個字就是一個身子的兩塊肉。假如你現在拉著路人的手而告訴他說:「你自己用一隻手傷害另一隻手吧,自己咬自己的肉吧!」很少人聽了不會憤怒的。為什麼現在族群竟然要分鬥得這麼厲害呢?●第二段:回…查看更多資訊
2021 18 6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題目】讀李旺台的歷史長篇勝利英雄小說《小說徐傍興》

【題目】讀李旺台的歷史長篇勝利英雄小說《小說徐傍興》──戰後台灣英雄是怎麼磨練出來的?◎宋澤萊一.萌芽茁壯中的台灣傳奇浪漫文學    台灣文學的發展自公元2000年之後,逐漸擺脫戰後的諷刺派的小人物或食人妖魔書寫,也更加離開自日治時代以來的悲劇派失敗英雄書寫,轉向浪漫派的勝利英雄書寫,好用來鼓舞人心,讓台灣人可以更加在新時代裡勇敢地奮鬥下去。    一般來說,浪漫文學作家常常具有強烈的民族歷史意識,同時搜尋歷史也比較容易找到勝利英雄的題材。因此,公元2000年後,台灣的歷史小說寫作風潮就應運而起。    雖然,目前台灣的歷史小說創作裡還有為數不少的悲劇英雄小說,但是隨著正面的台灣人意識的覺醒,勝利的英雄書寫正日益增加,假以時日,更多的勝利英雄作品必然會蔚成潮流,席捲台灣文學。    李旺台就是這個潮流中極為重要的小說寫手。   …查看更多資訊
2021 23 5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題目】讀陳耀昌的反歷史長篇小說《獅頭花》

【題目】讀陳耀昌的反歷史長篇小說《獅頭花》[1]──公元兩千年後,台灣文學作家如何降低台灣歷史的悲劇性◎宋澤萊0.被質疑的台灣歷史的悲劇性    台灣主流文學自公元2000年後開始出現浪漫文學的風潮。顯然地,主流作家對戰後諷刺文學的小人物書寫不再感到有興趣,對於從日治時期以來的過多的悲劇文學的失敗英雄書寫也有一種疲倦感。主流作家開始嘗試浪漫文學的勝利英雄書寫,想要使人心振作起來,以面對台灣的未來。像葉石濤的長篇小說《西拉雅的末裔潘銀花》與陳雷的台語長篇小說《鄉史補記》都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的作品。    一般來說,浪漫文學作家常常具有強烈的民族歷史意識,同時搜尋歷史也比較容易找到勝利英雄的題材。因此,公元2000年後,台灣的歷史小說寫作風潮就應運而起。   …查看更多資訊
2021 13 5 月
郭文玄 喜歡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題目】陳芳明的散文〈相逢有樂町〉寫些甚麼?
2021 15 4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題目】陳芳明的散文〈相逢有樂町〉寫些甚麼?

【題目】陳芳明的散文〈相逢有樂町〉寫些甚麼?──略談台灣戰後仍有強勁悲劇文風的根本原因◎宋澤萊    底下是陳芳明的散文〈相逢有樂町〉的一個片段:    「在有樂町,我與我父親的時代不期而遇,然後又交錯而過。    這是一個長久以來就熟悉的地名。是東京市內的一個車站。山手線的電車在此靠站時,我看到了站名,竟猝然湧起一股無可名狀的愁意。我想起父親在戰後初期的身影,還有他那時代的蕭條、寂寞與苦悶。有樂町,這個名字出現在父親常常低唱的一首歌裡。每當酒後,父親就以沉悶的聲音唱起叫做〈相逢有樂町〉的日本歌。我並不了解歌詞的意義,但隱約可以感覺到父親是在撫慰自己的傷口,在傾瀉一股難以壓抑的情緒。我從未認真去理解他的心情,他的世界彷彿與我是隔離的。憶起父親孤獨坐在夜晚的後院淺斟低酌,偶而便吟唱日本歌謠,那種情景至今仍然使我感到心痛。   …查看更多資訊
2021 14 3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題目】讀楊青矗短篇小說〈升〉與〈工等五等〉

【題目】讀楊青矗短篇小說〈升〉[1]與〈工等五等〉[2]──談1970年代楊青矗所寫的反諷與譴責小說◎宋澤萊0.前言    楊青矗的工人小說主要是反映1980年以前的台灣工廠的工人狀況。本文特地介紹他最早的兩篇小說──〈升〉與〈工等五等〉,通過這兩篇小說的介紹,就不難瞭解以前台灣的工人是怎麼辛苦地奮鬥過來的。    同時我們也要談到楊青矗的工人小說與黃春明、王禎和的小人物小說在修辭上是同質的,他所寫的大半小說若不是反諷小說就是譴責小說。一、1980年以前,楊青矗小說所反映的台灣工廠裡的兩大問題    台灣的就業人口到了1977年,已經有578萬人口,勞工人數大約在200萬左右,如果以一家4口來計算,全國大概有800萬人要靠勞工的工資來生活…查看更多資訊
2021 1 3 月

宋澤萊的部落格

K談談蔣經國的一場政治鬧劇:梅花餐!──獨裁者是怎樣破壞自由市場的?

於 2021 十二月 25 的 4:30pm 張貼 0 個意見

●反獨裁的自由市場頌歌

●100個經濟笑聲

●散文一帖●

【題目】K談談蔣經國的一場政治鬧劇:梅花餐!

──獨裁者是怎樣破壞自由市場的?

◎宋澤萊

K的半生中再也沒有看過比蔣經國的政治梅花餐更荒謬的事!

多年前蔣經國推行的梅花餐與現在政府所推行的五倍券﹝或三倍券﹞的目的、作用剛好相反。前者是禁止民眾多消費;後者是鼓勵全民多多消費;前者是扼殺自由市場的活絡,後者是是自由市場更暢旺;前者對台經濟有害,後者對台灣經濟有利。一反一正,形成鮮明對比。

那麼對於經濟有害的梅花餐,蔣經國為什麼還要提倡呢?當時為什麼沒有人批評這項愚行呢?裡面有沒有玄機呢?答案是:「有的!」

我們先來看看這是怎麼一回事:

70年代是台灣前途非常吃力的年代,因為台灣剛剛退出聯合國不久,有點風雨飄搖的味道。同時1970年代臺灣經歷全球兩次…

繼續

胡佛總統先生,您歇歇手吧! ──K不禁想起了蔣經國

於 2021 十二月 24 的 10:00am 張貼 0 個意見

反獨裁的自由市場頌歌

●100個經濟笑聲●

●散文一帖●

【題目】胡佛總統先生,您歇歇手吧!

──K不禁想起了蔣經國

◎宋澤萊

K在的紅花的九重葛下沉沉地思索30年代美國經濟大恐慌的問題:

經濟大恐慌又稱為經濟大蕭條(英語:Great…

繼續

K如何回到笛卡兒「我思,故我在」的可笑境界?

於 2021 十二月 22 的 11:30pm 張貼 0 個意見

●反獨裁的自由市場頌歌●100個經濟笑聲

●散文一帖●

【題目】K如何回到笛卡兒「我思,故我在」的可笑境界?

──在紅花九重葛前的沉思

◎宋澤萊

這一天早晨,K630從床上醒來,洗臉刷牙後,在社區繞了兩圈,然後踅到自宅的小庭院鐵離笆前站定。在冬陽下,來自母親生前手植的九種葛在鐵離笆內已經開了一大片的紅花,把前面的柏油路都映紅了。

這陣子,因為替幾個朋友寫書序,K必須須先做大量眉批,再寫稿、謄錄,有時也必須回頭去翻閱他們以前出版過的許多書,連續折磨了兩個禮拜以上,感到十分疲累,當他寄出那幾篇序給朋友後,才發現已經直不起身子,側腰以及大腿肌肉一片疼痛,必須彎著腰才能走路,諒必肌肉拉傷已經太嚴重,走起路倍感困難。K知道自己的晚年已到,再也不容許他像年輕時代一樣,瘋狂地為朋友跨…

繼續

鄭用錫的〈勸和論〉與「台灣意識」的發生

於 2021 十二月 21 的 10:00am 張貼 0 個意見

●台灣古典文學新觀念

【題目】鄭用錫的〈勸和論〉已經把「台灣意識」的發生上推到1853年﹝清咸豐三年﹞,為什麼?

──論「台灣意識」最早發生在日治時代的觀念是錯誤的!

宋澤萊

〈勸和論白話翻譯〉這篇文章是筆者在6月間張貼在《台文戰線》部落格的一篇文章,將近半年,他的點閱率已經突破了一萬人以上,再經過一年,它的點閱率至少將會來到二萬人,這個數目十分驚人。其原因是這篇文章是高中國文課本必選的文言文文章,而且已經被選錄在課本10年左右,它對台灣年輕新世代的影響力不可估計!

●…

繼續

散文一帖:抽血與「量化寬鬆」四個字!

於 2021 十一月 7 的 12:05pm 張貼 0 個意見

  • 反獨裁的自由市場頌歌●
  • 100個經濟笑聲●

【題目】散文一帖:抽血與「量化寬鬆」四個字!

◎宋澤萊

K是一個經濟盲人,懂得的經濟理論少之又少。加上經濟學好像被許多怪異的名詞所掩蓋,變得很像一門大玄學,比讀佛教《阿含經》與基督教的《聖經》要困難很多,使得K更加不想理會。

比如說,K這幾年在電視上不只數十次聽過美國政府正在實施「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繼續

評論牆 (1 篇評論)

宋澤萊 在 2009 十月 3 的 12:50pm 說...
評林央敏有趣的台語黑色幽默劇本〈還鄉斷悲腸〉
◎宋澤萊

林央敏最近出版了《斷悲腸》劇本集,當中有一齣劇本就叫做〈還鄉斷悲腸〉,發表於2007年。從這個劇本的名稱來看,它應該是一齣悲劇,但是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它是一個諷刺劇,而且是屬於黑色幽默的那種諷刺劇。

故事書寫了幾個被拘禁在陰司地府裡的台灣人鬼魂的故事,這幾個鬼魂顯然是以前在陽間犯了若干過錯,所以被處罰拘禁在那裡。不過,經過無數年,返回陽間探親一天的日子到了。因為不只一個人還鄉,所以他們可以結伴而行。顏正堂﹝死於日治時代台南人﹞、古憲光﹝死於大清時代鹿港人﹞、潘順﹝死於清康雍乾時代目加溜灣的熟番﹞、蔡萬泉﹝與顏正堂的背景相同﹞這幾個人隨著劇情相繼出場,在返鄉的過程中逐一碰面認識。
但是在這段回鄉的過程中,最令人想不通的是他們沿路聽到從台灣回到地府的鬼魂吟唱「勸君莫還鄉」的歌詞,那些回到台灣尋親後一路回到地府的鬼魂都覺得地府比台灣要更好,寧願被拘禁在地府。
他們感到莫名其妙,因為探親是多麼高興的事啊,豈有勸人不要回鄉的道理。
這個原因後來突然被揭開了,原來他們各自回到他們的台灣故鄉和祖厝後,才發現所有的事情都已經是人面桃花了。除了景物變遷難以辨識故鄉以外,最糟糕的就是聽不懂後代所說的北京語,除了通曉一些些北京話的顏正堂還可以替他們略做翻譯以外,他們根本無計可施。最慘的是蔡萬泉遇到自殺死亡的孫女,根本無法與她溝通,陰間裡祖孫兩人成為相隔於兩個世界的人,中間溝通的橋樑完全被阻斷了。
這次還鄉,由於台灣人都不會說台語了,他們大多數人根本無法打聽到他們的子孫做了什麼,現況又是什麼,台灣簡直是比地府還要陌生化的異鄉,最起碼在地府裡都還可以找到幾個用台語說話的鬼魂。
他們來去匆匆,忙碌了一整天,結果是一無所獲。

這齣戲顯然是站在維護母語的立場,諷刺當前獨尊北京語的荒謬處境,但是劇本的成功並不單獨來自於這種諷刺,因為當前已經有太多的文學作品都做出了這個諷刺。我認為它成功的地方仍然在於劇本本身的因素,約有底下幾個:

首先是場景的描述。這個劇本是從陰間行走到陽間的,所以作者必須經營出一番走過陰間的景象。在世界的文學家中,不乏有書寫陰間的文豪,比如但丁就是很傑出的一位,他《神曲》裡的地獄描述可以看成是聖經的補充﹝因為聖經很少有地獄的描寫﹞。林央敏為我們描述了地府與陽間的那一段通路和行程,有地獄廣場、有泥濘小路、有森林、有深谷、有陡峭的崖壁、有高山、有天空,在角色的獨白中景色歷歷如繪、栩栩如生,加深了劇本的氣氛,看著劇本,我們讀者也宛如歷經了一場返陽之旅。我見過當前的許多劇本,對於場景的描寫,很少有林央敏這種功力的,這大概要歸功林央敏是小說家的緣故。
不過,我們必須注意到,這些場景如果實際上要在舞台佈置,必然要花一番功夫,因為林央敏的場景描述是小說性的﹝林央敏說這個劇本是劇本小說﹞,我認為舞台很難完全經營出劇本所描述的效果。
雖然如此,場景描述確實非常成功,異於一般的劇本。

再者是人物。為了蓋含整個台灣北、中、南各個區域以及三百年的歷史,這個劇本創造出來的人物不少,皆各自代表了一個地區、一個時代。他們的特色和屬性都沒有彼此混淆。整個劇本的人物都非常和諧,彼此沒有鬥爭或爭論,因為這個劇本不是用來顯示他們的爭鬥,而是讓他們成為一體,達到劇本所要達到的目的──為荒謬的台灣現況做見證。因此,這些人物可以合起來成為一個人,這個人又代表台灣所有使用母語的人。他們實際上都是小說家佛斯特﹝E.M.Forster,1879-1970﹞所說的扁平的人物,也就是一個個樣板,一個個臉譜,是作者特別雕刻出來,有代表性的那種人。 由於這些人物的和諧性,因此,劇本裡的語言就充滿情趣﹝林央敏從大學時代所寫的浪漫傳奇劇開始,就以有趣的對話取勝﹞,我們唸著劇本,就被裡面流利有趣的對話吸引住了。

再者是劇情動作﹝也就是情節﹞。由於劇本在剛開始不久就安排了一個疑點,也就是囘台灣的這些鬼魂常聽到「莫囘鄉」的詩句,為什麼有人這麼勸告?由於有這個懸疑,以後所有劇本的動作都朝著解開這個謎語進行。整個劇本充滿了動作,也就是無數的情節,大抵都為這個謎語而展開,步步推進。這個劇本和偏激的現代劇不一樣,它不是自言自語的,也不是不言不語的,它有動作,有精彩的對談,一直都維持動感,以開頭、中間、結尾,構成一種完整性。亞里斯多德的《詩學》曾提到劇本的完整說:「所謂完整,指事有頭、有身、有尾。」這個劇本就有亞里斯多德所說的這個優點。
那麼,這個劇本的動作﹝也就是情節﹞又在哪裡顯現它的力量呢?就在突然「被發現」的那個地方。林央敏這個劇本的力量在於最後這些台灣人發現﹝觀眾同時也發現﹞,祖先聽不懂子孫所說的話的時候,顯現了力量。我們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這就是有人勸告台灣鬼魂「莫囘鄉」的原因之所在,我們由不知道突然知道了,劇情也在這裡達到高潮。這個安排是非常成功的,也是極其必要的,也深合亞里斯多的戲劇原理,亞里斯多德在《詩學》如是說:「發現,如字義所表示,是從不知到知的轉變……發現與突轉同時出現的時候,能引起憐憫或恐懼之情。」當然,在這裡,因為這個劇本是諷刺劇,不是亞里斯多德的悲劇,所以引起的情感應該是驚訝不止或突梯荒謬的感覺。

由於「場景」「人物」「動作﹝情節﹞」都很成功,這個劇本當然就是成功的。

最後,我們回到「諷刺劇」這個劇本的文學類型來談。
加拿大籍最了不起的的文學理論家弗萊﹝Northrop Frye,1912-1991﹞曾說一個神話﹝也就是一個社會的演進階段﹞可以分成春、夏、秋、冬四個階段。在冬天這個階段是黑暗的階段,也是毀滅階段。神話會出現「惡勢力的的得勝、洪水、回到渾沌的狀態、英雄被打敗以及眾神毀滅的神話。從屬人物有食人妖魔和女巫。」 他並且說:「諷刺作品為其文學原型。」換句話說,諷刺文學就在這種社會階段中產生。
也因此,我們可以說,林央敏的這個劇本出現,就反映了我們的社會如今正走入了嚴酷的冬天階段。這時,文學上所描寫的主角已經不是英雄了,因為英雄已經死了,無可描述。文學所描繪的大地只是一片的洪荒,洪水橫流。出現的人物不是可愛的男女,而是一些食人妖魔或是害人的女巫。可歎的更是:春天看起來遙遙無期,而夏天、秋天早已成為回憶。
我們看到林央敏的這個劇本正是描述了這樣的洪荒大地,這個大地就是台灣人不會說台語的那個環境。而這裡所說的妖魔、女巫不是指地府裡的閻羅或鬼卒,也不是台灣人眾鬼魂,而是壓制著台灣本土語言的政治黨派﹝不管是哪個政黨﹞,那個黨派正是坐在這片洪荒大地上的魔鬼。
這個劇本同時不乏一些笑料,比如說還鄉時,故鄉在中國的鬼魂就走紅土路,故鄉在台灣的就走黃土路。不過,紅土路永遠都比黃土路好走,前者既平坦又廣闊,後者則是泥濘一片,一不小心就摔倒。路的好壞居然和語言的使用也有關係,這一點留待你的查考和閱讀。
總之,這個劇本是雙面刃的諷刺劇,一方面諷刺了台灣人麻木不仁,任由統治黨派百般擺佈;一方面也諷刺了外來執政者的殘暴,竟然將一個族群的語言活生生地摧毀殆盡,最後所得到的是一個鬼魂也不願回鄉的台灣島!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加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2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