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宋澤萊
分享

宋澤萊的朋友

  • 林改強
  • 京城
  • 台文戰線
  • 胡長松

收到的禮物

禮物

宋澤萊 尚未收到任何禮物

送禮物

 

宋澤萊的頁面

最新動態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右派就是主張自由市場經濟,左派就是主張國家統制經濟!

【題目】右派就是主張自由市場經濟,左派就是主張國家統制經濟!——兼談蘇聯為何崩潰的原因◎宋澤萊前言:最近再度把經濟學先知海耶克博士的《通向奴役之路》看一遍,也做了眉批;比年輕時代所閱讀的那幾次更有心得,好書總是很耐讀,能經得起歲月的考驗。在閱讀中想起以前在臉書上與蔡丁貴教授的一次對談,覺得所談的很有海耶克的味道,不禁笑了起來。本來那次對談是談論左右派的抽象定義,後來筆者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提到耶穌在今天必是右派這樣的論斷,又談到蘇聯崩潰的原因,越談越實際。不過,談論的內容很亂,筆者現在把這些零散的談論彙整一下,再補幾個字,貼在臉書上,應該還有一些價值,也許可供大家做為參考:1.贊成自由市場經濟就是右派,贊成集體統制經濟就是左派美國的保守派崛起,基督教徒就是一個很重要的主力;同時受共產主義與法西斯迫害的流亡人士們也是一個主力……林林總這些側面總加起來,才有美國70、80年代保守主義的崛起。其源頭不只是一種思想。當然此期間維也納自由市場經濟學派的影響可能更為重要。台灣戰後在國民黨集權統治時代非常不利於自由市場經濟的右派思想的流播,但是今天透過溝通,把話說清楚,應該會有更多的人可以贊成這種思想。…查看更多資訊
7 月 11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台灣應該「脫亞入歐」還是「脫亞入美」? ──讀余杰新著《大光系列三書》的感想之一

●好書介紹●【題目】台灣應該「脫亞入歐」還是「脫亞入美」?──讀余杰新著《大光系列三書》的感想之一◎宋澤萊0.序:余杰最近出版的大光系列三書:《清教徒秩序三百年》、《歐洲的歧路》、《華夏轉型兩百年》應該是最近台灣出版界最重要的大事之一;也是目前台灣史學界第一次用清教徒的觀念做為中心來分析世界近代史的書籍,以前台灣從來沒有這種史觀和史書,將來會不會有還很難講!●這本書有數不完的新穎的觀念,是從前台灣史學界的學者所想不到的。比如說裡面有一個觀念非常重要,就在於直接了當告訴台灣人的我們說:「從世界近代史看起來,現在的歐陸國家被證明已經不行了,走模仿歐陸﹝比如說法、德、俄﹞政治體制路線已經是絕望了,因為它佈滿了一條條歧路;如今我們只好走模仿英國、美國的路線!」所以筆者先來談談為什麼余杰會做出這個明智、明確的論斷!※1.大政府國家路線及其弊病的確,筆者用了差不多一個星期的時間才把這三本書看完,這段時間大腦始終出現兩個揮不去的問題,一個是:將來台灣憲政到底要走小政府﹝政府權力往有限化發展﹞的路線呢,還是走大政府﹝政府權力往無限化發展﹞的路線呢?另一個跟隨在後的問題當然是:台灣應該「脫亞入歐」還是「…查看更多資訊
6 月 30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台灣的文藝作品不說三字經就不行嗎?

【題目】台灣的文藝作品不說三字經就不行嗎?──也談宋澤萊對王禎和的批評◎宋澤萊《論王禎和〈嫁妝一牛車〉在台灣文學史上的意義》這篇筆者發表在「台文戰線部落格」的文章,也是較受歡迎的文章,點閱率突破了3萬人次,這個點閱數目在部落格裡是很少見的。※筆者還不知到這篇文章受歡迎的真正原因。但是它顯示台灣的文學界對王禎和的小說的興趣還沒有退潮,也顯示台灣人文藝讀者或觀眾對於小人物題材的文藝還是興致勃勃,不願意放棄。他們沒有意識到小人物的文藝作品現在正在轉向劣質化,越來越低俗,正朝向污穢陰森的境界竭力衝刺,這種狂勁在短暫期間還不會消失,但是它也將會受到更嚴重的抵制。※最近李筱峰教授發現有一齣叫做〈人間條件〉的戲劇極為轟動,確實是鄉土劇無誤,但幾乎場場皆有非必要的床戲以及淫浪粗卑的語言,甚至出現女性飆罵8字經的情節,感到非常不堪,使台灣人的面子掛不住了。其實,這樣的台灣人戲劇或文學作品已經在戰後流行了55年,如今來到了餘韻的時候,本屬正常,只是更加低俗不堪而已。※我在李教授的留言版寫了短文,用來陳述戰後55年非常流行的的這種文藝潮流,並做了一些分析,假如您有時間,不仿看一看,短文如下: 這是台灣戰後5…查看更多資訊
6 月 28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鄭用錫〈勸和論〉白話翻譯與原文

鄭用錫〈勸和論〉白話翻譯與原文◎宋澤萊【譯者注:譯筆匆匆,必有錯誤,請原諒】翻譯:第一段:說起來勢態的發展實在是太嚴重了,台灣的人心所以變得如此之壞,乃是從族群的分類開始的。這個禍害本來是匪徒所倡導,後來就像燎原之火無法遏止,終於演變成為玉石俱焚的械鬥局面了。即使是正人君子,也有人被牽連而捲入族群的爭鬥之中。一般來說,人和禽獸是不同類的;正和邪也是不同類的,這不能不分辨清楚。但是今天的台灣人都一樣是具有相同的血氣、相同的五官四肢,都是相同國家的良民、相同鄉里的善人;也不分是讀書人或平民,都是相同的,也即是子夏所說的「四海之內皆兄弟」。更何況平常就共處在一個地方、鄰里,怎能將你我分類?考察古人所說的「出入相友」的教訓,乃是古聖先賢希望我們這些同鄉共里的人們能各盡同伴的道義,不管外出做工或者回家休息,都是同伴,應該彼此友愛,彼此不相殘害,彼此和睦相處。在字義上,「友」這個字本是兩隻手靠攏在一起的意思,「朋」這個字就是一個身子的兩塊肉。假如你現在拉著路人的手而告訴他說:「你自己用一隻手傷害另一隻手吧,自己咬自己的肉吧!」很少人聽了不會憤怒的。為什麼現在族群竟然要分鬥得這麼厲害呢?●第二段:回…查看更多資訊
6 月 18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題目】讀李旺台的歷史長篇勝利英雄小說《小說徐傍興》

【題目】讀李旺台的歷史長篇勝利英雄小說《小說徐傍興》──戰後台灣英雄是怎麼磨練出來的?◎宋澤萊一.萌芽茁壯中的台灣傳奇浪漫文學    台灣文學的發展自公元2000年之後,逐漸擺脫戰後的諷刺派的小人物或食人妖魔書寫,也更加離開自日治時代以來的悲劇派失敗英雄書寫,轉向浪漫派的勝利英雄書寫,好用來鼓舞人心,讓台灣人可以更加在新時代裡勇敢地奮鬥下去。    一般來說,浪漫文學作家常常具有強烈的民族歷史意識,同時搜尋歷史也比較容易找到勝利英雄的題材。因此,公元2000年後,台灣的歷史小說寫作風潮就應運而起。    雖然,目前台灣的歷史小說創作裡還有為數不少的悲劇英雄小說,但是隨著正面的台灣人意識的覺醒,勝利的英雄書寫正日益增加,假以時日,更多的勝利英雄作品必然會蔚成潮流,席捲台灣文學。    李旺台就是這個潮流中極為重要的小說寫手。   …查看更多資訊
5 月 23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題目】讀陳耀昌的反歷史長篇小說《獅頭花》

【題目】讀陳耀昌的反歷史長篇小說《獅頭花》[1]──公元兩千年後,台灣文學作家如何降低台灣歷史的悲劇性◎宋澤萊0.被質疑的台灣歷史的悲劇性    台灣主流文學自公元2000年後開始出現浪漫文學的風潮。顯然地,主流作家對戰後諷刺文學的小人物書寫不再感到有興趣,對於從日治時期以來的過多的悲劇文學的失敗英雄書寫也有一種疲倦感。主流作家開始嘗試浪漫文學的勝利英雄書寫,想要使人心振作起來,以面對台灣的未來。像葉石濤的長篇小說《西拉雅的末裔潘銀花》與陳雷的台語長篇小說《鄉史補記》都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的作品。    一般來說,浪漫文學作家常常具有強烈的民族歷史意識,同時搜尋歷史也比較容易找到勝利英雄的題材。因此,公元2000年後,台灣的歷史小說寫作風潮就應運而起。   …查看更多資訊
5 月 13
郭文玄 喜歡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題目】陳芳明的散文〈相逢有樂町〉寫些甚麼?
4 月 15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題目】陳芳明的散文〈相逢有樂町〉寫些甚麼?

【題目】陳芳明的散文〈相逢有樂町〉寫些甚麼?──略談台灣戰後仍有強勁悲劇文風的根本原因◎宋澤萊    底下是陳芳明的散文〈相逢有樂町〉的一個片段:    「在有樂町,我與我父親的時代不期而遇,然後又交錯而過。    這是一個長久以來就熟悉的地名。是東京市內的一個車站。山手線的電車在此靠站時,我看到了站名,竟猝然湧起一股無可名狀的愁意。我想起父親在戰後初期的身影,還有他那時代的蕭條、寂寞與苦悶。有樂町,這個名字出現在父親常常低唱的一首歌裡。每當酒後,父親就以沉悶的聲音唱起叫做〈相逢有樂町〉的日本歌。我並不了解歌詞的意義,但隱約可以感覺到父親是在撫慰自己的傷口,在傾瀉一股難以壓抑的情緒。我從未認真去理解他的心情,他的世界彷彿與我是隔離的。憶起父親孤獨坐在夜晚的後院淺斟低酌,偶而便吟唱日本歌謠,那種情景至今仍然使我感到心痛。   …查看更多資訊
3 月 14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題目】讀楊青矗短篇小說〈升〉與〈工等五等〉

【題目】讀楊青矗短篇小說〈升〉[1]與〈工等五等〉[2]──談1970年代楊青矗所寫的反諷與譴責小說◎宋澤萊0.前言    楊青矗的工人小說主要是反映1980年以前的台灣工廠的工人狀況。本文特地介紹他最早的兩篇小說──〈升〉與〈工等五等〉,通過這兩篇小說的介紹,就不難瞭解以前台灣的工人是怎麼辛苦地奮鬥過來的。    同時我們也要談到楊青矗的工人小說與黃春明、王禎和的小人物小說在修辭上是同質的,他所寫的大半小說若不是反諷小說就是譴責小說。一、1980年以前,楊青矗小說所反映的台灣工廠裡的兩大問題    台灣的就業人口到了1977年,已經有578萬人口,勞工人數大約在200萬左右,如果以一家4口來計算,全國大概有800萬人要靠勞工的工資來生活…查看更多資訊
3 月 1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題目】三論高中古典詩文必須全部選錄與台灣人文風土有關的詩文! ——論一首描述台灣人最熟悉的風景詩:〈入日行〉!

●巍大、壯麗、優美的台灣●【題目】三論高中古典詩文必須全部選錄與台灣人文風土有關的詩文!——論一首描述台灣人最熟悉的風景詩:〈入日行〉!◎宋澤萊在台灣,要看到夕陽西下的壯麗景象並不困難,尤其是住在台灣西岸海邊的人。這種壯麗的景象緊緊緊跟隨我們大部分人的一生,只要我們在夕陽西下的時候,站在海邊,我們就能重溫這一幕大好的風景,這個風景就好像是台灣人多數人生命裏的一個被凝固了的背影,成了我們最美的夢,可以攜帶到天涯海角,具有無比的重要性。●因此,我們要問:在描述台灣的古典文學詩文中,也有台灣夕陽的壯麗描寫嗎?答案是:有的!●有一首叫做〈入日行〉的古典詩,高踞在台灣古典詩文的頂端,發出燦爛的光輝,光照千里,引人驚嘆。可是並不是許多研究古典詩文的學者都看過的,即使看過,大概又會認為它並不是描述中國大陸的風景,在匆匆一瞥,就把它忽略了。●這首詩是如何壯麗地描述了台灣的落日呢?筆者把原文列在底下,並且附上筆者的翻譯,讓我們更能看出它的壯麗無限。這是1705年﹝康熙年間﹞來到台灣的官員孫元衡所寫的詩:【題目】日入行【文言原詩】赤嵌東山高萬丈,金方溟漲天為池。羲和駕馭火鞭疾,霞車虹靷來何遲!未旰登臺望蒙…查看更多資訊
2020 9 10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再論高中古典詩文必須全部選錄有關台灣的書寫! ——論無人能及的、壯美的台灣古典散文:〈望玉山記〉!

巍大、壯麗、優美的台灣●【題目】再論高中古典詩文必須全部選錄有關台灣的書寫!——論無人能及的、壯美的台灣古典散文:〈望玉山記〉!◎宋澤萊前言:我們來看一篇描寫台灣山脈的古典散文,這是98課綱特別規定必須收入高中國文課本的一篇文章,所以已經有許多高中生閱讀到這一篇古典散文。這是一篇描述玉山外貌的一篇散文。為了避免主觀,筆者不打算親自翻譯這篇散文。恰巧在網路上已經有人做了翻譯,我把它轉貼在底下,由這篇文章,我們就能看到古典散文作家筆下的玉山描述是如何壯美,這種壯美超越了大多數古典散文家對於中國山脈的描述,乃是古典散文中幾乎是絕無僅有的一篇山脈的偉大描述。從這篇對玉山的描述,我們就知道高中的古典詩文不必一定需要選錄描寫中國山川的散文,因為選錄描寫台灣山川的散文已經足夠!請仔細看底下的文言文與翻譯:●●●〈望玉山記〉◎清朝前期散文家‧陳夢林玉山之名莫知於何始,不接人境,遠障諸羅邑治,去治莫知幾何里。或曰:山之麓有溫泉;或曰:山北與水沙連內山錯,山南之水達於八掌溪。然自有諸羅以來,未聞有躡屩登之者。山之見恆於冬日,數刻而止。予自秋七月至邑,越半歲矣。問玉山,輒指大武巒山後煙雲以對,且曰:「是不可…查看更多資訊
2020 26 9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題目】讀孫元衡與李白的古詩有感——論高中台灣古典文學教材必須全盤改變!

巍大、壯麗、優美的台灣古典詩文●讀孫元衡與李白的古詩●【題目】論台灣教育部與中文學者怎能對台灣古文的獨特性全然無知?!——並論高中台灣古典文學教材必須全盤改變!◎宋澤萊我們先來看看古代詩人所描述的中國水文與台灣水文的幾首詩,讓我們對於彼此的特點有一些初步的印象:先來看一看唐朝中葉李白所寫的描寫長江渡口的6首詩,叫做〈橫江詞六首〉。橫江指的是橫江浦,在安徽和縣東南,為古長江的一個渡口。人道橫江好,儂道橫江惡。一風三日吹倒山,白浪高于瓦官閣。【白話翻譯】人人都說橫江好,但是我覺得橫江地勢險惡無比。這裡能連刮三天大風,風勢之猛烈能吹倒山峰。江中翻起的白浪有瓦官閣那麼高。2.海潮南去過潯陽,牛渚由來險馬當。 橫江欲渡風波惡,一水牽愁萬里長。【白話翻譯】倒灌進長江的海水從橫江浦向南流去,途中要經過潯陽。牛渚山從北部突入江中,山下有磯,地勢本就十分險要,馬當山橫枕長江,回風撼浪,船行艱阻。橫江欲渡風波十分險惡,要跨渡這一水之江會牽動愁腸幾萬里。3.橫江西望阻西秦,漢水東連揚子津。…查看更多資訊
2020 27 8 月
宋澤萊 喜歡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題目】資本主義是甚麼?
2020 5 8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2020 30 7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題目】讀林梵最後的一本詩集《日光與黑潮》 ──並論公元2000年後台灣新浪漫文學與壯美詩風

【題目】讀林梵最後的一本詩集《日光與黑潮》[1]──並論公元2000年後台灣新浪漫文學與壯美詩風◎宋澤萊0.前言: 這篇文章主要是用來介紹詩人林梵最後一本詩集《日光與黑潮》的文章。不過筆者也回溯了他從前所寫的6本詩集,做了介紹。所以這篇文章算是詩人林梵一生所有詩作的簡介。1、有著正面力量的一本詩集    詩人林梵﹝1950─2018﹞曾將2012年到2015年的詩收集起來,在2015年9月出版了《日光與黑潮》這本詩集,這是他人生最後的一本詩集了。閱讀完這本書後,叫筆者感到頗為驚奇。雖然這本詩集距離他2012年所出版的前一本﹝也即是第5本詩集﹞《南方與海》[2]還不到3年,所書寫的種種題材甚至還有部分雷同,但是精神狀態卻來到新的層次。筆者翻閱這本詩集時,明顯感染到裏頭所帶來的正面力量,受到了極大的撫慰。林梵已經完全擺脫他幾10年以來的台灣人的精神桎梏,撇開失敗不振的世界,來到了一個完全自由、明亮、勝利的新世界了。   …查看更多資訊
2020 10 4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題目】讀王拓的短篇小說〈墳地鐘聲〉──並論台灣70年代早發的譴責文學

【題目】讀王拓的短篇小說〈墳地鐘聲〉[1]──並論台灣70年代早發的譴責文學◎宋澤萊 0.前言:    這篇文章是用來分析、討論王拓1971年所寫的短篇小說〈墳地鐘聲〉的文章。   筆者認為〈墳地鐘聲〉台灣文壇早發的譴責小說,是戰後諷刺文學大潮所突變產生的一篇小說。到了1980年代,這種譴責小說已經遍及文壇。   在這種小說裡,英雄已經死亡或退隱,小人物與食人妖魔﹝害人精﹞變成故事的主角;「醜怪」乃是小說的審美觀點。●一、1977年─1978年鄉土文學論戰的過程     1977年,台灣爆發了一場鄉土文學論戰,這場論戰至關重要。因為透過了這場論戰,主導60─70年代流亡性質的現代文學終於拱手讓位給本地的鄉土文學,從此以後,本土文學成為台灣文壇的主流,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改變。    …查看更多資訊
2020 5 1 月

宋澤萊的部落格

右派就是主張自由市場經濟,左派就是主張國家統制經濟!

於 2021 七月 11 的 1:30pm 張貼 0 個意見

【題目】右派就是主張自由市場經濟,左派就是主張國家統制經濟!

——兼談蘇聯為何崩潰的原因

◎宋澤萊

前言:最近再度把經濟學先知海耶克博士的《通向奴役之路》看一遍,也做了眉批;比年輕時代所閱讀的那幾次更有心得,好書總是很耐讀,能經得起歲月的考驗。在閱讀中想起以前在臉書上與蔡丁貴教授的一次對談,覺得所談的很有海耶克的味道,不禁笑了起來。本來那次對談是談論左右派的抽象定義,後來筆者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提到耶穌在今天必是右派這樣的論斷,又談到蘇聯崩潰的原因,越談越實際。不過,談論的內容很亂,筆者現在把這些零散的談論彙整一下,再補幾個字,貼在臉書上,應該還有一些價值,也許可供大家做為參考:

1.贊成自由市場經濟就是右派,贊成集體統制經濟就是左派

美國的保守派崛起,基督教徒就是一個很重要的主力;同時受共產主義與法西斯迫害的流亡人士們也是一個主力……林林總這些側面總加起來,才有美國70、80年代保守主義的崛起。其源頭不只是一種思想。當然此期間維也納自由市場經濟學派的影響可能更為重要。台灣戰後在國民黨集權統治時代非常不利於自由市場…

繼續

台灣應該「脫亞入歐」還是「脫亞入美」? ──讀余杰新著《大光系列三書》的感想之一

於 2021 六月 30 的 4:30pm 張貼 0 個意見

●好書介紹●

【題目】台灣應該「脫亞入歐」還是「脫亞入美」?

──讀余杰新著《大光系列三書》的感想之一

◎宋澤萊

0.序:

余杰最近出版的大光系列三書:《清教徒秩序三百年》、《歐洲的歧路》、《華夏轉型兩百年》應該是最近台灣出版界最重要的大事之一;也是目前台灣史學界第一次用清教徒的觀念做為中心來分析世界近代史的書籍,以前台灣從來沒有這種史觀和史書,將來會不會有還很難講!

這本書有數不完的新穎的觀念,是從前台灣史學界的學者所想不到的。比如說裡面有一個觀念非常重要,就在於直接了當告訴台灣人的我們說:「從世界近代史看起來,現在的歐陸國家被證明已經不行了,走模仿歐陸﹝比如說法、德、俄﹞政治體制路線已經是絕望了,因為它佈滿了一條條歧路;如今我們只好走模仿英國、美國的路線!」所以筆者先來談談為什麼余杰會做出這個明智、明確的論斷!

1.大政府國家路線及其弊病

的確,筆者用了差不多一個星期的時間才把這三本書看完,這段時間大腦始終出現兩個揮不去的問題,一…

繼續

台灣的文藝作品不說三字經就不行嗎?

於 2021 六月 28 的 3:30pm 張貼 0 個意見

【題目】台灣的文藝作品不說三字經就不行嗎?

──也談宋澤萊對王禎和的批評

◎宋澤萊

《論王禎和〈嫁妝一牛車〉在台灣文學史上的意義》這篇筆者發表在「台文戰線部落格」的文章,也是較受歡迎的文章,點閱率突破了3萬人次,這個點閱數目在部落格裡是很少見的。

筆者還不知到這篇文章受歡迎的真正原因。但是它顯示台灣的文學界對王禎和的小說的興趣還沒有退潮,也顯示台灣人文藝讀者或觀眾對於小人物題材的文藝還是興致勃勃,不願意放棄。他們沒有意識到小人物的文藝作品現在正在轉向劣質化,越來越低俗,正朝向污穢陰森的境界竭力衝刺,這種狂勁在短暫期間還不會消失,但是它也將會受到更嚴重的抵制。

最近李筱峰教授發現有一齣叫做〈人間條件〉的戲劇極為轟動,確實是鄉土劇無誤,但幾乎場場皆有非必要的床戲以及淫浪粗卑的語言,甚至出現女性飆罵8字經的情節,感到非常不堪,使台灣人的面子掛不住了。其實,這樣的台灣人戲劇或文學作品已經在戰後流行了55年,…

繼續

鄭用錫〈勸和論〉白話翻譯與原文

於 2021 六月 18 的 11:30pm 張貼 0 個意見

鄭用錫〈勸和論〉白話翻譯與原文…

繼續

【題目】讀李旺台的歷史長篇勝利英雄小說《小說徐傍興》

於 2021 五月 23 的 12:00pm 張貼 0 個意見

【題目】讀李旺台的歷史長篇勝利英雄小說《小說徐傍興》

──戰後台灣英雄是怎麼磨練出來的?

◎宋澤萊

.萌芽茁壯中的台灣傳奇浪漫文學

    台灣文學的發展自公元2000年之後,逐漸擺脫戰後的諷刺派的小人物或食人妖魔書寫,也更加離開自日治時代以來的悲劇派失敗英雄書寫,轉向浪漫派的勝利英雄書寫,好用來鼓舞人心,讓台灣人可以更加在新時代裡勇敢地奮鬥下去。

    一般來說,浪漫文學作家常常具有強烈的民族歷史意識,同時搜尋歷史也比較容易找到勝利英雄的題材。因此,公元2000年後,台灣的歷史小說寫作風潮就應運而起。

   …

繼續

評論牆 (1 篇評論)

宋澤萊 在 2009 十月 3 的 12:50pm 說...
評林央敏有趣的台語黑色幽默劇本〈還鄉斷悲腸〉
◎宋澤萊

林央敏最近出版了《斷悲腸》劇本集,當中有一齣劇本就叫做〈還鄉斷悲腸〉,發表於2007年。從這個劇本的名稱來看,它應該是一齣悲劇,但是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它是一個諷刺劇,而且是屬於黑色幽默的那種諷刺劇。

故事書寫了幾個被拘禁在陰司地府裡的台灣人鬼魂的故事,這幾個鬼魂顯然是以前在陽間犯了若干過錯,所以被處罰拘禁在那裡。不過,經過無數年,返回陽間探親一天的日子到了。因為不只一個人還鄉,所以他們可以結伴而行。顏正堂﹝死於日治時代台南人﹞、古憲光﹝死於大清時代鹿港人﹞、潘順﹝死於清康雍乾時代目加溜灣的熟番﹞、蔡萬泉﹝與顏正堂的背景相同﹞這幾個人隨著劇情相繼出場,在返鄉的過程中逐一碰面認識。
但是在這段回鄉的過程中,最令人想不通的是他們沿路聽到從台灣回到地府的鬼魂吟唱「勸君莫還鄉」的歌詞,那些回到台灣尋親後一路回到地府的鬼魂都覺得地府比台灣要更好,寧願被拘禁在地府。
他們感到莫名其妙,因為探親是多麼高興的事啊,豈有勸人不要回鄉的道理。
這個原因後來突然被揭開了,原來他們各自回到他們的台灣故鄉和祖厝後,才發現所有的事情都已經是人面桃花了。除了景物變遷難以辨識故鄉以外,最糟糕的就是聽不懂後代所說的北京語,除了通曉一些些北京話的顏正堂還可以替他們略做翻譯以外,他們根本無計可施。最慘的是蔡萬泉遇到自殺死亡的孫女,根本無法與她溝通,陰間裡祖孫兩人成為相隔於兩個世界的人,中間溝通的橋樑完全被阻斷了。
這次還鄉,由於台灣人都不會說台語了,他們大多數人根本無法打聽到他們的子孫做了什麼,現況又是什麼,台灣簡直是比地府還要陌生化的異鄉,最起碼在地府裡都還可以找到幾個用台語說話的鬼魂。
他們來去匆匆,忙碌了一整天,結果是一無所獲。

這齣戲顯然是站在維護母語的立場,諷刺當前獨尊北京語的荒謬處境,但是劇本的成功並不單獨來自於這種諷刺,因為當前已經有太多的文學作品都做出了這個諷刺。我認為它成功的地方仍然在於劇本本身的因素,約有底下幾個:

首先是場景的描述。這個劇本是從陰間行走到陽間的,所以作者必須經營出一番走過陰間的景象。在世界的文學家中,不乏有書寫陰間的文豪,比如但丁就是很傑出的一位,他《神曲》裡的地獄描述可以看成是聖經的補充﹝因為聖經很少有地獄的描寫﹞。林央敏為我們描述了地府與陽間的那一段通路和行程,有地獄廣場、有泥濘小路、有森林、有深谷、有陡峭的崖壁、有高山、有天空,在角色的獨白中景色歷歷如繪、栩栩如生,加深了劇本的氣氛,看著劇本,我們讀者也宛如歷經了一場返陽之旅。我見過當前的許多劇本,對於場景的描寫,很少有林央敏這種功力的,這大概要歸功林央敏是小說家的緣故。
不過,我們必須注意到,這些場景如果實際上要在舞台佈置,必然要花一番功夫,因為林央敏的場景描述是小說性的﹝林央敏說這個劇本是劇本小說﹞,我認為舞台很難完全經營出劇本所描述的效果。
雖然如此,場景描述確實非常成功,異於一般的劇本。

再者是人物。為了蓋含整個台灣北、中、南各個區域以及三百年的歷史,這個劇本創造出來的人物不少,皆各自代表了一個地區、一個時代。他們的特色和屬性都沒有彼此混淆。整個劇本的人物都非常和諧,彼此沒有鬥爭或爭論,因為這個劇本不是用來顯示他們的爭鬥,而是讓他們成為一體,達到劇本所要達到的目的──為荒謬的台灣現況做見證。因此,這些人物可以合起來成為一個人,這個人又代表台灣所有使用母語的人。他們實際上都是小說家佛斯特﹝E.M.Forster,1879-1970﹞所說的扁平的人物,也就是一個個樣板,一個個臉譜,是作者特別雕刻出來,有代表性的那種人。 由於這些人物的和諧性,因此,劇本裡的語言就充滿情趣﹝林央敏從大學時代所寫的浪漫傳奇劇開始,就以有趣的對話取勝﹞,我們唸著劇本,就被裡面流利有趣的對話吸引住了。

再者是劇情動作﹝也就是情節﹞。由於劇本在剛開始不久就安排了一個疑點,也就是囘台灣的這些鬼魂常聽到「莫囘鄉」的詩句,為什麼有人這麼勸告?由於有這個懸疑,以後所有劇本的動作都朝著解開這個謎語進行。整個劇本充滿了動作,也就是無數的情節,大抵都為這個謎語而展開,步步推進。這個劇本和偏激的現代劇不一樣,它不是自言自語的,也不是不言不語的,它有動作,有精彩的對談,一直都維持動感,以開頭、中間、結尾,構成一種完整性。亞里斯多德的《詩學》曾提到劇本的完整說:「所謂完整,指事有頭、有身、有尾。」這個劇本就有亞里斯多德所說的這個優點。
那麼,這個劇本的動作﹝也就是情節﹞又在哪裡顯現它的力量呢?就在突然「被發現」的那個地方。林央敏這個劇本的力量在於最後這些台灣人發現﹝觀眾同時也發現﹞,祖先聽不懂子孫所說的話的時候,顯現了力量。我們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這就是有人勸告台灣鬼魂「莫囘鄉」的原因之所在,我們由不知道突然知道了,劇情也在這裡達到高潮。這個安排是非常成功的,也是極其必要的,也深合亞里斯多的戲劇原理,亞里斯多德在《詩學》如是說:「發現,如字義所表示,是從不知到知的轉變……發現與突轉同時出現的時候,能引起憐憫或恐懼之情。」當然,在這裡,因為這個劇本是諷刺劇,不是亞里斯多德的悲劇,所以引起的情感應該是驚訝不止或突梯荒謬的感覺。

由於「場景」「人物」「動作﹝情節﹞」都很成功,這個劇本當然就是成功的。

最後,我們回到「諷刺劇」這個劇本的文學類型來談。
加拿大籍最了不起的的文學理論家弗萊﹝Northrop Frye,1912-1991﹞曾說一個神話﹝也就是一個社會的演進階段﹞可以分成春、夏、秋、冬四個階段。在冬天這個階段是黑暗的階段,也是毀滅階段。神話會出現「惡勢力的的得勝、洪水、回到渾沌的狀態、英雄被打敗以及眾神毀滅的神話。從屬人物有食人妖魔和女巫。」 他並且說:「諷刺作品為其文學原型。」換句話說,諷刺文學就在這種社會階段中產生。
也因此,我們可以說,林央敏的這個劇本出現,就反映了我們的社會如今正走入了嚴酷的冬天階段。這時,文學上所描寫的主角已經不是英雄了,因為英雄已經死了,無可描述。文學所描繪的大地只是一片的洪荒,洪水橫流。出現的人物不是可愛的男女,而是一些食人妖魔或是害人的女巫。可歎的更是:春天看起來遙遙無期,而夏天、秋天早已成為回憶。
我們看到林央敏的這個劇本正是描述了這樣的洪荒大地,這個大地就是台灣人不會說台語的那個環境。而這裡所說的妖魔、女巫不是指地府裡的閻羅或鬼卒,也不是台灣人眾鬼魂,而是壓制著台灣本土語言的政治黨派﹝不管是哪個政黨﹞,那個黨派正是坐在這片洪荒大地上的魔鬼。
這個劇本同時不乏一些笑料,比如說還鄉時,故鄉在中國的鬼魂就走紅土路,故鄉在台灣的就走黃土路。不過,紅土路永遠都比黃土路好走,前者既平坦又廣闊,後者則是泥濘一片,一不小心就摔倒。路的好壞居然和語言的使用也有關係,這一點留待你的查考和閱讀。
總之,這個劇本是雙面刃的諷刺劇,一方面諷刺了台灣人麻木不仁,任由統治黨派百般擺佈;一方面也諷刺了外來執政者的殘暴,竟然將一個族群的語言活生生地摧毀殆盡,最後所得到的是一個鬼魂也不願回鄉的台灣島!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加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1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