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宋澤萊
在Facebook 分享 MySpace

宋澤萊的朋友

  • 林改強
  • 京城
  • 台文戰線
  • 胡長松

收到的禮物

禮物

宋澤萊 尚未收到任何禮物

送禮物

 

宋澤萊的頁面

最新動態

郭文玄 喜歡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三百冬來台灣文學審美觀點的變化》【高中台語課本裡的一文】寫些甚麼?
1 月 13
郭文玄 喜歡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臺風雜記》第5輯15篇白話翻譯:婦女濯衣、牛糞代炭、牛背黑鳥、不潔、尚古、錮婢質女、〈婦人修飾〉、〈老婦花簪〉、尚圓、歌妓、選茶婦、賣淫婦、旅館、割烹、紹興酒
1 月 13
郭文玄 喜歡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臺風雜記》第6輯16篇白話翻譯:浴場、火籠、兒戲、拳鬥、人力車、肩轎、火車、竹筏、街路、家屋、廟寺、醫生、產婆、當鋪、市場、演戲
1 月 13
郭文玄 喜歡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台灣文學史啟示了現在是怎樣的一個時代?是最壞的時代,還是最好的時代?
1 月 13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台灣文學史啟示了現在是怎樣的一個時代?是最壞的時代,還是最好的時代?

【題目】台灣文學史啟示了現在是怎樣的一個時代?是最壞的時代,還是最好的時代?◎宋澤萊﹝來自一篇對宋澤萊的訪問稿﹞一、問:老師退休後持續寫文學史與創作不輟,是什麼樣的信念讓老師沒有慢下腳步?創作對老師而言的意義是什麼?答:我在退休後為了寫作《台灣文學三百年》這套書,又去中興大學念台文研究所碩士班,之後又去念成大台文研究所博士班。後者並沒有念完。要寫這套書也是因為創作多年,突然感到我能知道的文藝內在的奧秘相當多,這些都是一般人甚至一般學界所不廣泛知道的。就比如說現在我已經看不下朱光潛的《談美》、《談文學》那些泛論的書了,覺得朱光潛也未免太淺薄了。由於他不是一個文藝創作者,也不是念歷史學的人,對文藝、美學的了解都是概觀而片面的,他還不知道美學和文學的觀念在歷史的每個階段都不是一樣的,並不能作一體或概略的解釋,念了他的書對我已經沒有多大的用處。因此就覺得需要把自己對文藝的理解寫出來,所以我把自己對美學與文學的獨特看法都寫在《台灣文學三百年》這套書裡,以留給後來的人做為文藝理論的墊腳石,讓未來的人能走得更深更遠,所以到現在還沒有些休息。至於創作也不會停止,特別是台語文學的創作,我希望能寫得更多。…查看更多資訊
1 月 2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2022 5 12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三百冬來台灣文學審美觀點的變化》【高中台語課本裡的一文】寫些甚麼?

【題目】《三百冬來台灣文學審美觀點的變化》【高中台語課本裡的一文】寫些甚麼?◎宋澤萊前言:由教育部企畫,高中閩南語文課本【奇異果出版社】目前已經出版,共收錄13篇台語文。裡面收錄了一篇《三百冬來台灣文學審美觀點的變化》,這篇文章的北京語文大意登出如下,至於台語文如何表達,請到博客來網路書店購買《高級中等學校本土語文【閩南語文】》一書就能讀到!※〈三百年來台灣文學美學觀點的變遷〉◎宋澤萊筆者說過,文學是處理人與外境關係的一門學問,所以凡是文學作品都必須描述人所面對的外境,只是這些外境有百花盛開與萬象淒涼或者是滿眼青山與白雪皚皚的差異罷了!●並且,我們應該了解,普通人可能都是「心隨境轉」的人,當他接觸到美好的外境,心境就開朗了;接觸到愁慘的外境,心情也就變壞了。作家卻反其道而行,他是「境隨心轉」的人,當他心情歡快時,能把萬里洪荒寫成宇宙創生;當他心境消沉時,可以把繁華都會寫成世界末日。所謂「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就是作家描述外境的基本心法。●因此,作家的無意識﹝歡快、安心、喜樂、擔憂、恐懼、焦慮……等等情緒﹞就先決操縱了他書裡頭的外境書寫,也就是他的當下美感意識會事先決定他的外境描述,結…查看更多資訊
2022 22 11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2022 3 11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籾山衣洲漢文白話翻譯五篇:〈論揚文會〉、〈論新學會〉、〈論學者宜用力譯書〉、〈催詩會記〉、〈感舊錄〉

【題目】籾山衣洲漢文白話翻譯五篇:〈論揚文會〉、〈論新學會〉、〈論學者宜用力譯書〉、〈催詩會記〉、〈感舊錄〉◎宋澤萊譯1.〈論揚文會〉白話翻譯我從前評論今天的學者說:「若要立身行行道,不能不通達當前世界的時勢。」後來又想一想,覺得未能盡意,就搬除桌上的書籍,拿起墨筆,想繼續申論一番。這時有一個客人推門來訪,說:「先生您不知道嗎?現在總督來台上任已經兩年,奮起意志努力治台,曾經舉辦三次饗老典【譯者注:第四任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與民政長官後藤新平曾舉辦的敬老尊賢大會,想要藉著「老者」及「尊者」在地方上的影響力,達到收攬民心的功效。】不久又成立台北仁濟院【譯者住:日本政府為管理民間慈善單位,頒佈慈善規則,統合數個私人…查看更多資訊
2022 25 9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籾山衣洲漢文白話翻譯一篇〈南菜園記〉

【題目】籾山衣洲漢文白話翻譯一篇〈南菜園記〉◎宋澤萊譯●〈南菜園記〉白話翻譯南菜園,就是兒玉源太郎總督平日遊賞休息的處所。己亥年【譯者注:1899年】八月被大風所毀壞,不久修理完成。我長久以來就厭倦城裡的風塵囂鬧,就借用了裡頭的一個側房,能安頓我的筆硯,在這裡早晚眺望四周圍景色,覺得暢快適意,因此為它作了一個記如下: ●…查看更多資訊
2022 19 9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籾山衣洲漢文白話翻譯一篇〈臺語類編敘〉

【題目】籾山衣洲漢文白話翻譯一篇〈臺語類編敘〉◎宋澤萊譯前言:先介紹籾山衣洲的一生大概。籾山衣洲1855年生於日本愛知縣,少年時學詩,曾任《東京朝日新聞》主編。1874年赴東京求學,曾學英語、經濟學,並入漢詩人松塘門下學習漢詩文,1877年考大學,可惜未考上,回鄉。1995年擔任《東京朝日新聞》漢詩編輯。1898年應《台灣日日新報》邀約,到台灣擔任報社漢文版主任。1899年隨兒玉源太郎南巡彰化。協助總督在「南菜園」召開詩人雅集,編輯了一本《南菜園唱和集》,隨後一家人借住在「南菜園」一隅,算是兒玉源太郎的文膽。1902年與中村櫻溪、館森鴻創立「文瀾會」。1904年因病離台回日治療。1905年到中國天津任《北洋日報》主筆。1906年到中國保定軍校擔任教習。1912年返回日本大阪,在中國7年彷彿經歷了一場極大極漫長的風霜。1914年再到台灣,人事已非,只好又回日本。1919年逝世,享年65歲。●他是日治初期,來台漢文家的首席,據中村櫻溪的看法,他是最受台灣詩人們尊崇的日本漢詩人,詩藝非常傑出。他的詩風清麗有顏色;散文對外境的描寫則如同潑墨山水。他是一個「中﹝日﹞體西用說」的學人,主張台灣士紳…查看更多資訊
2022 15 9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中村櫻溪《涉濤集》文章共15篇全部翻譯完畢!

【題目】中村櫻溪《涉濤集》文章共15篇全部翻譯完畢!──對中村櫻溪文章有興趣的朋友,請隨時到《台文戰線聯盟部落格》按「主頁」逐篇點閱!◎宋澤萊《涉濤集》原書目錄15篇順序如下:1.〈上賀皇太子冊妃牋〉2.〈玉山吟社會宴記〉3.〈觀擬戰演習記〉4.〈遊屈尺記〉5.〈七星墩山蹈雪記〉6.〈登觀音山記〉7.〈青隯舅氏遺研記〉8.〈服子裁文序〉9.〈送大矢水齋東歸引〉10.〈祭殤女幸文〉11.〈答客言〉12.〈書枻川生日光紀行後〉13.〈書消寒十詠後〉14.〈自題文卷〉15.〈附錄:偶感十首〉 查看更多資訊
2022 4 9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中村櫻溪《涉濤》系列文章共45篇全部翻譯完畢!

【題目】中村櫻溪《涉濤》系列文章共45篇全部翻譯完畢!──對中村櫻溪文章有興趣的朋友,請隨時到《台文戰線聯盟部落格》按「主頁」逐篇點閱!◎宋澤萊中村櫻溪《涉濤三集》文章17篇全部翻譯完畢,並且已經PO在《台文戰線聯盟部落格》裡了。同時先前《涉濤集》15篇、《涉濤續集》13篇的白話翻譯早就翻譯完畢,也早就PO在《台文戰線聯盟部落格》裡。總計《涉濤》系列共45篇文章在《台文戰線聯盟部落格》都可以看到,並且不需經過筆者同意就可以免費列印或使用,請大家多多點閱並廣傳這45篇翻譯文章!※筆者翻譯完中溪櫻村涉濤全集,的確感到這些文章重要無比,假如詳讀這45篇短文,必能帶給我們許多的好處,猶記得在翻譯期間,至少它已經給筆者底下幾個利益:一、能讓我們瞭解百年前臺灣大台北詳細的鄉土地景:中村櫻溪在台北盆地一帶生活了九年,由於他喜歡遊覽山水,所到之地,就隨手記下當時的地景風光,含蓋了台北市、新北市某些部分、基隆市某些部分,範圍不小;當中他特別專注在台北的北方山脈與新店溪流域的描寫上,栩栩如生。其實,中村櫻溪大可抄襲《臺灣府志》或《淡水廳志》來擴充他的篇幅,可是他就是不願意這麼做,所寫的大抵都是他的親自踏查…查看更多資訊
2022 1 9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2022 31 8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中村櫻溪《涉濤三集》白話翻譯一篇〈涉濤紀略〉

【題目】中村櫻溪《涉濤三集》白話翻譯一篇〈涉濤紀略〉◎宋澤萊譯〈涉濤紀略〉【譯者注:從東京到臺灣的旅程紀略】白話翻譯我本來在東京北方的埼玉縣師範學校任教,前後有十年之久,已亥年﹝譯者注:1899年﹞四月,離職回家。初七日,接任了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教授的新職,曾寫了一首詩說:「在極北寒冷的小河流中浸淫太久,想要向著南方重新振作起來,於是帶著文武才學航行到大海外,孤身一人眺望著萬里的鵬程。」●到了十五日,下午六點鐘,從東京新橋【譯者注:日本東京都港區與中央區的一個地域。】坐著鐵車赴任,有幾十個親戚、故舊、老友前來送行,車上有村上專精和尚【譯者注:日本佛教史學家,在明治維新後,致力研究佛教,在日本佛學界有很大影響,被譽為日本明治時期的佛教啓蒙家和佛教史研究的先驅。主要著作有《大日本佛教史》】曾遞名片要求談話,經過了東海道各個車站,因為夜暗沒有見到他。●十六日到了滋賀縣東部的彥根市,拜訪了服部子裁﹝章﹞。子裁是播磨地區明石市人,我與他曾經相識於埼玉縣,近十幾年,有如弟兄般地親愛,現在正在此地的中學當教諭,他高興我的到訪,帶著我去到湖畔涼亭,喝杯酒,談從前,還觀覽舊城遺跡,後來住宿在子裁的寓所,…查看更多資訊
2022 28 8 月
宋澤萊 的部落格文章

中村櫻溪《涉濤三集》白話翻譯一篇〈記郭氏鷺〉

【題目】中村櫻溪《涉濤三集》白話翻譯一篇〈記郭氏鷺〉!◎宋澤萊譯〈記郭氏鷺〉白話翻譯錫【譯者注:即今日之松山】向北方走一里路就是內湖庄,有一個朋友姓郭,他的後園有一個小土丘大概有二、三百弓【譯者注:一弓五尺】寬廣,樹木茂盛,常有白色羽毛的鷺鷥來棲息,聚集在綠樹與青草當中,一眼望去白色點點,如同夜晚下雪在清晨剛剛停止的景色,也像晨間的霜雪沾留在樹葉上的情況,不知道有幾千隻,我有好幾次前去觀賞。●主人告訴我說:「白鷺鷥的來去是有時間性的,以四、五月交會的時候就會來,來了之後就構築鳥巢養育兒女,早上就一飛而散,有的到青色的田畝裡啄食,有的漂遊在綠水上覓食,在黃昏時才回到園子裡;接近八、九月交會時,兒女長成,就都飛走了,找不到蹤影,每年經常是這樣的。」●主人的名字叫做章景,年紀超過六十,是錫口的保甲長。他的孫子永寬在總督府國語學校就讀,宗族經過世代蕃衍,成為大地主,白鷺鷥借他的園子孵卵養育,當中有相互感應的道理存在。【譯者評論】這篇文章描寫了內湖一帶的白鷺鷥風光,短短的文章,描寫得栩栩如生,並且告訴了我們有關白鷺鷥習性的知識。內湖一帶在百年前應該是白鷺鷥翱翔的天堂,因為當今內湖的大湖公園裡還有…查看更多資訊
2022 26 8 月

宋澤萊的部落格

台灣文學史啟示了現在是怎樣的一個時代?是最壞的時代,還是最好的時代?

於 2023 一月 2 的 10:01pm 張貼 0 個意見

【題目】台灣文學史啟示了現在是怎樣的一個時代?是最壞的時代,還是最好的時代?
◎宋澤萊
﹝來自一篇對宋澤萊的訪問稿﹞
一、…
繼續

《臺風雜記》第6輯16篇白話翻譯:浴場、火籠、兒戲、拳鬥、人力車、肩轎、火車、竹筏、街路、家屋、廟寺、醫生、產婆、當鋪、市場、演戲

於 2022 十二月 5 的 8:30am 張貼 0 個意見

【題目】《臺風雜記》第6輯16篇白話翻譯:浴場、火籠、兒戲、拳鬥、人力車、肩轎、火車、竹筏、街路、家屋、廟寺、醫生、產婆、當鋪、市場、演戲

◎佐倉孫三原著‧宋澤萊譯

●底下正文是佐倉孫三本人所寫,在正文底下所附的【評曰】或【又曰】的短評則由當時佐倉孫三的文友們所寫,共計有橋本矯堂、細田劍堂、山田濟齊之以及台灣新報記者臺人某氏,至於到底是哪位文友所寫,我們無法得知。而白話翻譯的【譯者評論】則是由如今的譯者宋澤萊所寫。

1.浴場…

繼續

《臺風雜記》第5輯15篇白話翻譯:婦女濯衣、牛糞代炭、牛背黑鳥、不潔、尚古、錮婢質女、〈婦人修飾〉、〈老婦花簪〉、尚圓、歌妓、選茶婦、賣淫婦、旅館、割烹、紹興酒

於 2022 十二月 4 的 7:09pm 張貼 0 個意見

【題目】《臺風雜記》第5輯15篇白話翻譯:婦女濯衣、牛糞代炭、牛背黑鳥、不潔、尚古、錮婢質女、〈婦人修飾〉、〈老婦花簪〉、尚圓、歌妓、選茶婦、賣淫婦、旅館、割烹、紹興酒

◎佐倉孫三原著‧宋澤萊譯

■底下正文是佐倉孫三本人所寫,在正文底下所附的【評曰】或【又曰】的短評則由當時佐倉孫三的文友們所寫,共計有橋本矯堂、細田劍堂、山田濟齊之以及台灣新報記者臺人某氏,至於到底是哪位文友所寫,我們無法得知。而白話翻譯的【譯者評論】則是由如今的譯者宋澤萊所寫。

1.婦女濯衣…

繼續

《三百冬來台灣文學審美觀點的變化》【高中台語課本裡的一文】寫些甚麼?

於 2022 十一月 22 的 10:20am 張貼 0 個意見

【題目】《三百冬來台灣文學審美觀點的變化》【高中台語課本裡的一文】寫些甚麼?

◎宋澤萊

前言:由教育部企畫,高中閩南語文課本【奇異果出版社】目前已經出版,共收錄13篇台語文。裡面收錄了一篇《三百冬來台灣文學審美觀點的變化》,這篇文章的北京語文大意登出如下,至於台語文如何表達,請到博客來網路書店購買《高級中等學校本土語文【閩南語文】》一書就能讀到!

〈三百年來台灣文學美學觀點的變遷〉

◎宋澤萊…

繼續

《臺風雜記》第4輯4篇白話翻譯:重師道、背誦、男女有別、婦眼無字

於 2022 十一月 3 的 7:58pm 張貼 0 個意見

【題目】《臺風雜記》第4輯4篇白話翻譯:重師道、背誦、男女有別、婦眼無字

◎佐倉孫三原著‧宋澤萊譯

■底下正文是佐倉孫三本人所寫,在正文底下所附的【評曰】或【又曰】的短評則由當時佐倉孫三的文友們所寫,共計有橋本矯堂、細田劍堂、山田濟齊之以及台灣新報記者臺人某氏,至於到底是哪位文友所寫,我們無法得知。而白話翻譯的【譯者評論】則是由如今的譯者宋澤萊所寫。

■4篇宋澤萊白話翻譯

1.重師道…

繼續

評論牆 (1 篇評論)

宋澤萊 在 2009 十月 3 的 12:50pm 說...
評林央敏有趣的台語黑色幽默劇本〈還鄉斷悲腸〉
◎宋澤萊

林央敏最近出版了《斷悲腸》劇本集,當中有一齣劇本就叫做〈還鄉斷悲腸〉,發表於2007年。從這個劇本的名稱來看,它應該是一齣悲劇,但是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它是一個諷刺劇,而且是屬於黑色幽默的那種諷刺劇。

故事書寫了幾個被拘禁在陰司地府裡的台灣人鬼魂的故事,這幾個鬼魂顯然是以前在陽間犯了若干過錯,所以被處罰拘禁在那裡。不過,經過無數年,返回陽間探親一天的日子到了。因為不只一個人還鄉,所以他們可以結伴而行。顏正堂﹝死於日治時代台南人﹞、古憲光﹝死於大清時代鹿港人﹞、潘順﹝死於清康雍乾時代目加溜灣的熟番﹞、蔡萬泉﹝與顏正堂的背景相同﹞這幾個人隨著劇情相繼出場,在返鄉的過程中逐一碰面認識。
但是在這段回鄉的過程中,最令人想不通的是他們沿路聽到從台灣回到地府的鬼魂吟唱「勸君莫還鄉」的歌詞,那些回到台灣尋親後一路回到地府的鬼魂都覺得地府比台灣要更好,寧願被拘禁在地府。
他們感到莫名其妙,因為探親是多麼高興的事啊,豈有勸人不要回鄉的道理。
這個原因後來突然被揭開了,原來他們各自回到他們的台灣故鄉和祖厝後,才發現所有的事情都已經是人面桃花了。除了景物變遷難以辨識故鄉以外,最糟糕的就是聽不懂後代所說的北京語,除了通曉一些些北京話的顏正堂還可以替他們略做翻譯以外,他們根本無計可施。最慘的是蔡萬泉遇到自殺死亡的孫女,根本無法與她溝通,陰間裡祖孫兩人成為相隔於兩個世界的人,中間溝通的橋樑完全被阻斷了。
這次還鄉,由於台灣人都不會說台語了,他們大多數人根本無法打聽到他們的子孫做了什麼,現況又是什麼,台灣簡直是比地府還要陌生化的異鄉,最起碼在地府裡都還可以找到幾個用台語說話的鬼魂。
他們來去匆匆,忙碌了一整天,結果是一無所獲。

這齣戲顯然是站在維護母語的立場,諷刺當前獨尊北京語的荒謬處境,但是劇本的成功並不單獨來自於這種諷刺,因為當前已經有太多的文學作品都做出了這個諷刺。我認為它成功的地方仍然在於劇本本身的因素,約有底下幾個:

首先是場景的描述。這個劇本是從陰間行走到陽間的,所以作者必須經營出一番走過陰間的景象。在世界的文學家中,不乏有書寫陰間的文豪,比如但丁就是很傑出的一位,他《神曲》裡的地獄描述可以看成是聖經的補充﹝因為聖經很少有地獄的描寫﹞。林央敏為我們描述了地府與陽間的那一段通路和行程,有地獄廣場、有泥濘小路、有森林、有深谷、有陡峭的崖壁、有高山、有天空,在角色的獨白中景色歷歷如繪、栩栩如生,加深了劇本的氣氛,看著劇本,我們讀者也宛如歷經了一場返陽之旅。我見過當前的許多劇本,對於場景的描寫,很少有林央敏這種功力的,這大概要歸功林央敏是小說家的緣故。
不過,我們必須注意到,這些場景如果實際上要在舞台佈置,必然要花一番功夫,因為林央敏的場景描述是小說性的﹝林央敏說這個劇本是劇本小說﹞,我認為舞台很難完全經營出劇本所描述的效果。
雖然如此,場景描述確實非常成功,異於一般的劇本。

再者是人物。為了蓋含整個台灣北、中、南各個區域以及三百年的歷史,這個劇本創造出來的人物不少,皆各自代表了一個地區、一個時代。他們的特色和屬性都沒有彼此混淆。整個劇本的人物都非常和諧,彼此沒有鬥爭或爭論,因為這個劇本不是用來顯示他們的爭鬥,而是讓他們成為一體,達到劇本所要達到的目的──為荒謬的台灣現況做見證。因此,這些人物可以合起來成為一個人,這個人又代表台灣所有使用母語的人。他們實際上都是小說家佛斯特﹝E.M.Forster,1879-1970﹞所說的扁平的人物,也就是一個個樣板,一個個臉譜,是作者特別雕刻出來,有代表性的那種人。 由於這些人物的和諧性,因此,劇本裡的語言就充滿情趣﹝林央敏從大學時代所寫的浪漫傳奇劇開始,就以有趣的對話取勝﹞,我們唸著劇本,就被裡面流利有趣的對話吸引住了。

再者是劇情動作﹝也就是情節﹞。由於劇本在剛開始不久就安排了一個疑點,也就是囘台灣的這些鬼魂常聽到「莫囘鄉」的詩句,為什麼有人這麼勸告?由於有這個懸疑,以後所有劇本的動作都朝著解開這個謎語進行。整個劇本充滿了動作,也就是無數的情節,大抵都為這個謎語而展開,步步推進。這個劇本和偏激的現代劇不一樣,它不是自言自語的,也不是不言不語的,它有動作,有精彩的對談,一直都維持動感,以開頭、中間、結尾,構成一種完整性。亞里斯多德的《詩學》曾提到劇本的完整說:「所謂完整,指事有頭、有身、有尾。」這個劇本就有亞里斯多德所說的這個優點。
那麼,這個劇本的動作﹝也就是情節﹞又在哪裡顯現它的力量呢?就在突然「被發現」的那個地方。林央敏這個劇本的力量在於最後這些台灣人發現﹝觀眾同時也發現﹞,祖先聽不懂子孫所說的話的時候,顯現了力量。我們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這就是有人勸告台灣鬼魂「莫囘鄉」的原因之所在,我們由不知道突然知道了,劇情也在這裡達到高潮。這個安排是非常成功的,也是極其必要的,也深合亞里斯多的戲劇原理,亞里斯多德在《詩學》如是說:「發現,如字義所表示,是從不知到知的轉變……發現與突轉同時出現的時候,能引起憐憫或恐懼之情。」當然,在這裡,因為這個劇本是諷刺劇,不是亞里斯多德的悲劇,所以引起的情感應該是驚訝不止或突梯荒謬的感覺。

由於「場景」「人物」「動作﹝情節﹞」都很成功,這個劇本當然就是成功的。

最後,我們回到「諷刺劇」這個劇本的文學類型來談。
加拿大籍最了不起的的文學理論家弗萊﹝Northrop Frye,1912-1991﹞曾說一個神話﹝也就是一個社會的演進階段﹞可以分成春、夏、秋、冬四個階段。在冬天這個階段是黑暗的階段,也是毀滅階段。神話會出現「惡勢力的的得勝、洪水、回到渾沌的狀態、英雄被打敗以及眾神毀滅的神話。從屬人物有食人妖魔和女巫。」 他並且說:「諷刺作品為其文學原型。」換句話說,諷刺文學就在這種社會階段中產生。
也因此,我們可以說,林央敏的這個劇本出現,就反映了我們的社會如今正走入了嚴酷的冬天階段。這時,文學上所描寫的主角已經不是英雄了,因為英雄已經死了,無可描述。文學所描繪的大地只是一片的洪荒,洪水橫流。出現的人物不是可愛的男女,而是一些食人妖魔或是害人的女巫。可歎的更是:春天看起來遙遙無期,而夏天、秋天早已成為回憶。
我們看到林央敏的這個劇本正是描述了這樣的洪荒大地,這個大地就是台灣人不會說台語的那個環境。而這裡所說的妖魔、女巫不是指地府裡的閻羅或鬼卒,也不是台灣人眾鬼魂,而是壓制著台灣本土語言的政治黨派﹝不管是哪個政黨﹞,那個黨派正是坐在這片洪荒大地上的魔鬼。
這個劇本同時不乏一些笑料,比如說還鄉時,故鄉在中國的鬼魂就走紅土路,故鄉在台灣的就走黃土路。不過,紅土路永遠都比黃土路好走,前者既平坦又廣闊,後者則是泥濘一片,一不小心就摔倒。路的好壞居然和語言的使用也有關係,這一點留待你的查考和閱讀。
總之,這個劇本是雙面刃的諷刺劇,一方面諷刺了台灣人麻木不仁,任由統治黨派百般擺佈;一方面也諷刺了外來執政者的殘暴,竟然將一個族群的語言活生生地摧毀殆盡,最後所得到的是一個鬼魂也不願回鄉的台灣島!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加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3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