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籾山衣洲漢文白話翻譯一篇〈南菜園記〉

【題目】籾山衣洲漢文白話翻譯一篇〈南菜園記〉

◎宋澤萊譯

〈南菜園記〉白話翻譯

南菜園,就是兒玉源太郎總督平日遊賞休息的處所。己亥年【譯者注:1899年】八月被大風所毀壞,不久修理完成。我長久以來就厭倦城裡的風塵囂鬧,就借用了裡頭的一個側房,能安頓我的筆硯,在這裡早晚眺望四周圍景色,覺得暢快適意,因此為它作了一個記如下:

南菜園在台北城南的古亭莊,從外表來,就是一個有竹籬茅舍、豆棚瓜架的居所,人們也許會錯認這是一個農家。進門幾步的地方,有一個小亭子,西南方向較開闊,可以見到群山蜿蜒曲折,彷彿排列的青色屏風,每當白雲出岫的時候,比較高的山峰被雲籠罩,如同白色棉帽;比較低矮的山峰則彷彿纏著白色裙帶,瞬間變幻,白雲忽然飄遠忽然飄近,忽然深濃忽然淺淡,從早到晚,千百個姿態,使人幾乎覺得身軀能化為千種形態,憑空翱遊。順著小亭子向西走,有一個茅屋,適合對坐著下圍棋,也適合閑臥著聽雨,山峰的顏容也會因此變化無常,彷若到了另一個境地,我私下給它一個稱呼,叫做「又觀亭」。右側則是我的讀書處,一向琴酒雜放在這裡,書籍胡亂堆積,白天在這裡靜坐,適逢窻外的桂花盛開,每當微風吹來,整個身軀都飄著香氣,因此我給它一個稱呼,叫做「澄心廬」。屋廬的東南面種有兩棵老柳樹,枝葉稀疏,樹幹盤纏,我給它一個稱呼,叫做「暮雨岡」。岡的西面,則是竹籬笆紆迴繚繞,裡面雜種了許多花卉,紅的紫的燦爛奪目,我給它一個名稱叫做「心花圃」。這就是南菜園中隨著不同景色分區給予名稱的大概情形了。

哎呀,兒玉總督接受命令,統領龐大軍伍,若要經營區區的一個小園子,即使是要叫這個園子有高廣的屋樑與美麗的屋瓦,甚至有高聳雲月的樓臺,怎會做不到?所以蓋個茅廬來尋求樂趣到底是為了什麼?裡頭大概是有原因的。我私底下認為,台灣有名的園林,並沒有很多。我住在台灣已經滿一年,這段時間對於交通便利的城市與人煙繁榮的民間,常常去遊歷觀賞名勝。那些所謂的有名園林,大概都花費很多金錢聘請工匠來經營,徒然誇耀人工技巧;卻未能看到有任何一個園子像南菜園一樣,寧願取大自然的奧妙,而不取人工技巧。哎呀!像漢武帝所開鑿的太液池、或曹操所挖築的芙蓉池,在後來尚且都磨損在刀兵水火的災劫中,哪能像大自然的江山風月,取之不盡?况且臺灣新歸入版圖,人心尚未能很快地忘記以前的事故。在這個緊要的時刻,大興土木,造一些像唐代李德裕遊息的平泉庄或西晉富豪石崇的金谷園那種園林,甚至坐上華麗快速的馬車列隊出遊,那些浮沉人世的窮苦人民在羨慕之餘,可能就會開始批評總督府施政的得失,既然如此那麼兒玉總督就會只為了住在帝王般的豪華宮室,反而重傷了撫卹百姓的德政,況且大自然的江山風月的快樂又在哪裡呢?以總督的賢能當然不喜歡那樣做,那就只能捨彼而取此了。哎呀,總督可以說能樂於君子之樂的人了!文中所說的「南菜園」,是總督自己命名的,至於園中那些不同的分區名稱,則是我私下命名的,有待將來再改正為更加恰當的名稱。

【譯者評論】這篇文章發表於於1900年1月1日,《臺灣日日新報》第三版。說明了「南菜園」名稱的來源與總督住在這個簡樸園邸的原因,原來是不願意被台灣人誤會他喜愛豪奢。裡面值得注意的是在南菜園可以看到台北山景,籾山衣洲在這裡露了一手他的寫景能力。如果與中村櫻溪的散文比較起來,大抵上他不能算是一個很標準的寫實作家,固然裡面寫了山景,但是對於山景外型、草木、陽光、顏色的更仔細描述比較缺乏,只是描寫了白雲的變幻,外型、草木、陽光、顏色基本上都遭到隱藏,彷彿是一幅大而化之的潑墨山水,傾向了渲染。他對幾個園區的描寫也不是很清楚,都是屬於大概的、朦朧的:事實上他的詩並不如此,他的詩反倒比較有陽光、顏色,顯得清麗。總之,散文必須描寫細節,對於詩人來說可能是一個很難做到的負擔。同時,籾山衣洲的散文也比中村櫻溪更喜歡用典,這也會障礙他的寫實,讀起來不如中村櫻溪的散文那麼流利、平實、好懂、周到。這是籾山衣洲漢文的一般特色:

〈南菜園記〉籾山衣洲原文言文

※請查閱廖振富、張明權選注:《在臺日人漢詩文集》【出版社:國立臺灣文學館 ; 出版日期:2013/11/01】一書。

【深夜小聽歌】

請聽看陳隨意與唐儷為我們演唱:

〈牡丹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KHc0OjMmc8

檢視次數: 33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2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