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台灣文學史啟示了現在是怎樣的一個時代?是最壞的時代,還是最好的時代?

【題目】台灣文學史啟示了現在是怎樣的一個時代?是最壞的時代,還是最好的時代?
◎宋澤萊
﹝來自一篇對宋澤萊的訪問稿﹞
一、
問:老師退休後持續寫文學史與創作不輟,是什麼樣的信念讓老師沒有慢下腳步?創作對老師而言的意義是什麼?
答:我在退休後為了寫作《台灣文學三百年》這套書,又去中興大學念台文研究所碩士班,之後又去念成大台文研究所博士班。後者並沒有念完。要寫這套書也是因為創作多年,突然感到我能知道的文藝內在的奧秘相當多,這些都是一般人甚至一般學界所不廣泛知道的。就比如說現在我已經看不下朱光潛的《談美》、《談文學》那些泛論的書了,覺得朱光潛也未免太淺薄了。由於他不是一個文藝創作者,也不是念歷史學的人,對文藝、美學的了解都是概觀而片面的,他還不知道美學和文學的觀念在歷史的每個階段都不是一樣的,並不能作一體或概略的解釋,念了他的書對我已經沒有多大的用處。因此就覺得需要把自己對文藝的理解寫出來,所以我把自己對美學與文學的獨特看法都寫在《台灣文學三百年》這套書裡,以留給後來的人做為文藝理論的墊腳石,讓未來的人能走得更深更遠,所以到現在還沒有些休息。至於創作也不會停止,特別是台語文學的創作,我希望能寫得更多。
創作對我來說是一件愉快的事,寫一篇小說或一首詩歌,會給我帶來好幾天的快樂,就好像打一場球後或走完一趟山路後全身輕鬆。有時,寫了一篇很有競爭力的小說,就好像在參加一場巨大的歌舞競賽,過程覺得興高采烈,這都是創作才能產生的。此外,文學家與政治家或企業家不一樣,不受「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的拘束,乃是一生的、隨時都在當作家的,這是一個可以做到很老的職業,直到離開人世為止。
二、
問:老師寫的《台灣文學三百年》裡提出獨到的文學四季概念,也在上次的請益之下更清楚一個時代的主流作家與人民大眾對時代感受是一致的。想問老師業已完成了文學史的書寫嗎?或者還是會繼續書寫?想詢問老師後續的創作規劃?
答:目前《台灣文學三百年》已經出版了第一冊與第二冊,加起來已經有一千頁,是當前最大本的台灣文學史。也許不久,我會出版第三冊完結篇,大概至少也有六百頁,目前已經寫完。完結篇的文章都已經貼在《台文戰線部落格》的網頁裡,讓有興趣的人有時間可以先閱讀這些文章。
三、
問:觀看這個動盪的時代,新冠肺炎橫行、烏俄戰爭無情肆虐、高漲的物價房價⋯⋯是最壞的年代,也會是最好的年代嗎?老師對近期時局的看法如何?我們該秉持什麼樣的信念呢?
答:我在《台灣文學三百年》裡把台灣三百年來的歷史分成春天:浪漫傳奇時代﹝清治前期120年﹞→夏天:田園、喜劇、抒情時代﹝清治後期70年﹞→秋天:悲劇時代﹝日治50年﹞→冬天:諷刺時代﹝戰後50年﹞。然後又循環回來,進入新春天:浪漫傳奇時代﹝從2000年開始﹞。這就意謂著我們現在正處在「新春天:浪漫傳奇時代」。
凡是「新春天:浪漫傳奇時代」,群體力量就會處在不斷團結與擴張的情況,也會有不少衝突戰爭發生,但是卻是一個美好時期的開端,好運將會接連發生,群體將會克服萬難,最終將會得到勝利,贏得所有的光榮。我從2007年寫作這套書開始,就不斷宣講這個觀念,已經有15年之久。現在情況越來越明朗,此一階段的特性更加清晰明白。所以妳問「現在是最壞的年代,也會是最好的年代嗎?」只對了一半,應該說現在是「好年代的開始,最好的年代還沒有來到」。最好的年代將是30年以後的「新夏天:田園、喜劇、抒情時代」,是公元2250年以後的50年。現在我們需要努力,以渡過內外的挑戰,這就是我寫這本文學史想告訴大家的。我希望台灣人能秉持這個信念,勇往向前,一點點都不需要躊躇懼怕!

檢視次數: 148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4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