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台灣文學三百年》的四季文學變遷法則如何運用在《聖經》的閱讀上?

 

《台灣文學三百年》的四季文學變遷法則如何運用在《聖經》的閱讀上?

宋澤萊

一、聖經文學的修辭不是完全一樣的!

一本《聖經》,是以色列人以文字紀錄下來的他們的歷史文本。從舊約的〈創世紀〉﹝大約在西元前1400年前出現﹞由摩西寫下來後,到新約的〈約翰福音〉﹝大約在西元後90年左右出現﹞,寫了將近1490年左右,參與寫作的作者可能難以計算。

然而,這部歷史文學書籍所記載的人物史,比寫作的時間更長。假如我們由亞伯拉罕進入迦南地﹝約在西元前2091年﹞算起,到約翰死去的日子﹝大約公元後80年﹞,大概也有2170年左右。又假如說由上帝創造了亞當開始算起,那麼以色列人的歷史就不知道有多久了。

回到文本的寫作來談:

在這麼長的寫作時間裡,《聖經》文學所表現的修辭特色在許多階段都有不同,假如我們讀者認為從古到今,《聖經》的作者的修辭方法都沒有差別,無法辨別聖經的每個階段的文本是在哪種歷史階段裡寫下來的,那就是一種閱讀的誤解,也是一種糊裡糊塗的聖經唸法,將會使我們對聖經失去了深一層的認識,甚至完全不了解《新約聖經》﹝基督教徒最重要的文本﹞的本質,那就是一種無法彌補的遺憾。

二、聖經修辭﹝神與人類關係﹞五階段

大概來說,《聖經》文本可以劃分成五個階段的不同修辭特色,每個階段都略有不同,也呼應了神人關係的五階段。我們可以看出,它乃是以1.春天傳奇﹝羅曼史﹞文學>2,夏天田園、抒情、喜劇文學>3.秋天悲劇文學>4.冬季諷刺文學>5.新春天傳奇文學﹝新羅曼史﹞而被個別又完整地表現出來。

今略述如下:

1.  春天傳奇﹝羅曼史﹞文學:

這是一個大英雄征服四方的時代,乃是神大顯神蹟的歷史階段。神或者直接降福降禍於人類的身上,或間接藉著英雄施展神蹟。神與英雄是一體的,從而展開對險惡環境的克服。文本上都是顯赫的不可思議的奇蹟,英雄們顯示他的擊敗黑暗、死亡、復活、創造的能力。文本的氣勢高昂、動作辭激烈、誇示比喻手法顯著。除了勝利以外,很少有其他的結局。

此時,以色列這個民族正要興起,以摩西帶著這個民族的人離開埃及作為一個開端,在人類歷史上嶄露頭角,英雄輩出,每個人都很有理想。最有名的當然是摩西和約書亞兩人,在他們身上所顯示的神蹟真是驚人。

這些文本,以〈創世紀〉〈出埃及記〉〈約書亞記〉最有名。典型的經文如下:

a.〈創世紀〉一章1-7節:神創造天地
起初,神創造天地。 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神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 神說:諸水之間要有空氣,將水分為上下。 神就造出空氣,將空氣以下的水、空氣以上的水分開了。事就這樣成了。

b.〈出埃及記〉十四章14-30節:渡過紅海
﹝上帝說﹞耶和華必為你們爭戰;你們只管靜默,不要作聲。耶和華對摩西說:你為什麼向我哀求呢﹖你吩咐以色列人往前走。你舉手向海伸杖,把水分開。以色列人要下海中走乾地。我要使埃及人的心剛硬,他們就跟著下去。我要在法老和他的全軍、車輛、馬兵上得榮耀。 我在法老和他的車輛、馬兵上得榮耀的時候,埃及人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了。在以色列營前行走神的使者,轉到他們後邊去;雲柱也從他們前邊轉到他們後邊立住。在埃及營和以色列營中間有雲柱,一邊黑暗,一邊發光,終夜兩下不得相近。摩西向海伸杖,耶和華便用大東風,使海水一夜退去,水便分開,海就成了乾地。以色列人下海中走乾地,水在他們的左右作了牆垣。埃及人追趕他們,法老一切的馬匹、車輛,和馬兵都跟著下到海中。 到了晨更的時候,耶和華從雲火柱中向埃及的軍兵觀看,使埃及的軍兵混亂了;又使他們的車輪脫落,難以行走,以致埃及人說:我們從以色列人面前逃跑吧!因耶和華為他們攻擊我們了。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向海伸杖,叫水仍合在埃及人並他們的車輛、馬兵身上。摩西就向海伸杖,到了天一亮,海水仍舊復原。埃及人避水逃跑的時候,耶和華把他們推翻在海中,水就回流,淹沒了車輛和馬兵。那些跟著以色列人下海法老的全軍,連一個也沒有剩下。以色列人卻在海中走乾地;水在他們的左右作了牆垣。當日,耶和華這樣拯救以色列人脫離埃及人的手,以色列人看見埃及人的死屍都在海邊了。

c.〈約書亞記〉六章1-21節:約書亞攻打耶利哥城
耶利哥的城門因以色列人就關得嚴緊,無人出入。耶和華曉諭約書亞說:看哪,我已經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並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你們的一切兵丁要圍繞這城,一日圍繞一次,六日都要這樣行。七個祭司要拿七個羊角走在約櫃前。到第七日,你們要繞城七次,祭司也要吹角。他們吹的角聲拖長,你們聽見角聲,眾百姓要大聲呼喊,城牆就必塌陷,各人都要往前直上。嫩的兒子約書亞召了祭司來,吩咐他們說:你們擡起約櫃來,要有七個祭司拿七個羊角走在耶和華的約櫃前; 又對百姓說:你們前去繞城,帶兵器的要走在耶和華的約櫃前。約書亞對百姓說完了話,七個祭司拿七個羊角走在耶和華面前吹角;耶和華的約櫃在他們後面跟隨。帶兵器的走在吹角的祭司前面,後隊隨著約櫃行。祭司一面走一面吹。 約書亞吩咐百姓說:你們不可呼喊,不可出聲,連一句話也不可出你們的口,等到我吩咐你們呼喊的日子,那時才可以呼喊。這樣,他使耶和華的約櫃繞城,把城繞了一次;眾人回到營裡,就在營裡住宿。約書亞清早起來,祭司又擡起耶和華的約櫃。七個祭司拿七個羊角在耶和華的約櫃前,時常行走吹角;帶兵器的在他們前面走,後隊隨著耶和華的約櫃行。祭司一面走一面吹。第二日,眾人把城繞了一次,就回營裡去。六日都是這樣行。第七日清早,黎明的時候,他們起來,照樣繞城七次;惟獨這日把城繞了七次。到了第七次,祭司吹角的時候,約書亞吩咐百姓說:呼喊吧,因為耶和華已經把城交給你們了!這城和其中所有的都要在耶和華面前毀滅;只有妓女喇合與他家中所有的可以存活,因為他隱藏了我們所打發的使者。至於你們,務要謹慎,不可取那當滅的物,恐怕你們取了那當滅的物就連累以色列的全營,使全營受咒詛。惟有金子、銀子,和銅鐵的器皿都要歸耶和華為聖,必入耶和華的庫中。於是百姓呼喊,祭司也吹角。百姓聽見角聲,便大聲呼喊,城牆就塌陷,百姓便上去進城,各人往前直上,將城奪取。

2,夏天田園、抒情、喜劇文學:

這是一個英雄與環境合一的時代。故事的主人翁和田園、道德、民俗完全融合在一起的時代。神降福在主人翁的身上,使他們處處遇到好運,即使有苦難,到最後都以大圓滿的結局來收場。愛情、友情、親情、理性、智慧受到歡迎,到處都很溫暖。英雄走向了愛情、婚宴、繁延子孫,一切充滿希望。

此時,是聖經文發展的最高峰,文藻最美麗溫馨的階段,文學所描寫的有名的賢人和賢君,像大衛的祖母路得和大衛本人、所羅門王都很有名。

這些文本,以〈路得記〉〈詩篇〉〈箴言〉〈雅歌〉最有名。典型的經文如下:

a.〈路得記〉第一章1-18節:路得不捨棄她的婆婆
當士師秉政的時候,國中遭遇饑荒。在猶大、伯利恆,有一個人帶著妻子和兩個兒子往摩押地去寄居。這人名叫以利米勒,他的妻名叫拿俄米;他兩個兒子,一個名叫瑪倫,一個名叫基連,都是猶大伯利恆的以法他人。他們到了摩押地,就住在那裡。後來拿俄米的丈夫以利米勒死了,剩下婦人和他兩個兒子。這兩個兒子娶了摩押女子為妻,一個名叫俄珥巴,一個名叫路得,在那裡住了約有十年。瑪倫和基連二人也死了,剩下拿俄米,沒有丈夫,也沒有兒子。他就與兩個兒婦起身,要從摩押地歸回;因為他在摩押地聽見耶和華眷顧自己的百姓,賜糧食與他們。於是他和兩個兒婦起行離開所住的地方,要回猶大地去。拿俄米對兩個兒婦說:你們各人回娘家去吧。願耶和華恩待你們,像你們恩待已死的人與我一樣!願耶和華使你們各在新夫家中得平安!於是拿俄米與他們親嘴。他們就放聲而哭,說:不然,我們必與你一同回你本國去。 拿俄米說:我女兒們哪,回去吧!為何要跟我去呢﹖我還能生子作你們的丈夫嗎﹖ 我女兒們哪,回去吧!我年紀老邁,不能再有丈夫;即或說,我還有指望,今夜有丈夫可以生子,你們豈能等著他們長大呢﹖你們豈能等著他們不嫁別人呢﹖我女兒們哪,不要這樣。我為你們的緣故甚是愁苦,因為耶和華伸手攻擊我。兩個兒婦又放聲而哭,俄珥巴與婆婆親嘴而別,只是路得捨不得拿俄米。拿俄米說:看哪,你嫂子已經回他本國和他所拜的神那裡去了,你也跟著你嫂子回去吧!路得說: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隨你。你往哪裡去,我也往那裡去;你在哪裡住宿,我也在那裡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裡死,我也在那裡死,也葬在那裡。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地降罰與我。拿俄米見路得定意要跟隨自己去,就不再勸他了。

b.〈詩篇〉第九十二篇:稱謝耶和華

稱謝耶和華!歌頌你至高者的名!用十弦的樂器和瑟,用琴彈幽雅的聲音,早晨傳揚你的慈愛;每夜傳揚你的信實。這本為美事。用十弦的樂器和瑟,用琴彈幽雅的聲音,早晨傳揚你的慈愛;每夜傳揚你的信實。這本為美事。因你─耶和華藉著你的作為叫我高興,我要因你手的工作歡呼。耶和華啊,你的工作何其大!你的心思極其深!畜類人不曉得;愚頑人也不明白。惡人茂盛如草,一切作孽之人發旺的時候,正是他們要滅亡,直到永遠。惟你─耶和華是至高,直到永遠。耶和華啊,你的仇敵都要滅亡;一切作孽的也要離散。你卻高舉了我的角,如野牛的角;我是被新油膏了的。我眼睛看見仇敵遭報;我耳朵聽見那些起來攻擊我的惡人受罰。義人要發旺如棕樹,生長如黎巴嫩的香柏樹。他們栽於耶和華的殿中,發旺在我們神的院裏。他們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
好顯明耶和華是正直的。他是我的磐石,在他毫無不義。

c.〈箴言〉二十章13-30:論賢婦
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他的價值遠勝過珍珠。他丈夫心裡倚靠他,必不缺少利益;他一生使丈夫有益無損。他尋找羊羢和麻,甘心用手作工。他好像商船從遠方運糧來,未到黎明他就起來,把食物分給家中的人,將當作的工分派婢女。他想得田地就買來;用手所得之利栽種葡萄園。他以能力束腰,使膀臂有力。他覺得所經營的有利;他的燈終夜不滅。他手拿撚線竿,手把紡線車。他張手賙濟困苦人,伸手幫補窮乏人。他不因下雪為家裡的人擔心,因為全家都穿著朱紅衣服。他為自己製作繡花毯子;他的衣服是細麻和紫色布作的。他丈夫在城門口與本地的長老同坐,為眾人所認識。他作細麻布衣裳出賣,又將腰帶賣與商家。能力和威儀是他的衣服;他想到日後的景況就喜笑。他開口就發智慧;他舌上有仁慈的法則。他觀察家務,並不吃閒飯。他的兒女起來稱他有福;他的丈夫也稱讚他, 說:才德的女子很多,惟獨你超過一切。艷麗是虛假的,美容是虛浮的;惟敬畏耶和華的婦女必得稱讚。願他享受操作所得的;願他的工作在城門口榮耀他。

d.〈雅歌〉第七章:情愛颂
王女啊,你的腳在鞋中何其美好!你的大腿圓潤,好像美玉,是巧匠的手做成的。你的肚臍如圓杯,不缺調和的酒;你的腰如一堆麥子,周圍有百合花。你的兩乳好像一對小鹿,就是母鹿雙生的。你的頸項如象牙臺;你的眼目像希實本、巴特拉併門旁的水池;你的鼻子彷彿朝大馬色的利巴嫩塔。你的頭在你身上好像迦密山;你頭上的髮是紫黑色;王的心因這下垂的髮綹繫住了。我所愛的,你何其美好!何其可悅,使人歡暢喜樂!你的身量好像棕樹;你的兩乳如同其上的果子,纍纍下垂。我說:我要上這棕樹,抓住枝子。願你的兩乳好像葡萄纍纍下垂,你鼻子的氣味香如蘋果;你的口如上好的酒。(新娘)女子說:為我的良人下咽舒暢,流入睡覺人的嘴中。我屬我的良人,他也戀慕我。我的良人,來吧!你我可以往田間去;你我可以在村莊住宿。我們早晨起來往葡萄園去,看看葡萄發芽開花沒有,石榴放蕊沒有;我在那裡要將我的愛情給你。風茄放香,在我們的門內有各樣新陳佳美的果子;我的良人,這都是我為你存留的。


3.秋天悲劇文學:

這是一個神離開以色列人的時代,英雄被打敗了。英雄開始不信神,自做主張,甚至迎接異教神祇,自己搞信仰;他由舊的民俗民德脫離,心智變成剛硬頑固,很難令人理解;而看來他也是神所遺棄的人,神正逐漸遠離他。所有的好運都逐漸消失,英雄不斷遭到厄運。有時他屈從環境,但是環境也不體恤他,他被壓迫、壓垮、凌虐,直到斷了最後的一口氣。悲傷、哀嚎、哭泣是最常見的字眼,這是一個大苦難時代的來臨,英雄命懸一線的時代。

此時,以色列人分裂成北國以色列,南國猶大,國內昏君無數,外敵紛紛入侵,慢慢滅亡,尤其是後巴比倫帝國尼甲布尼撒在公元597年左右二度攻打猶太,被擄往巴比倫的猶太人約有一萬人,是很悲慘的一件事。

《舊約》悲劇的文學和下一個階段的諷刺文學似乎有同時發展的現象,很難說何者為先,不過我們可以將悲劇放在前面,其實,在田園文學時代的〈傳道書〉中,所羅門將人間的一切視為空虛,就已經表示以色列國勢逐漸江河日下,等他死後,以色列人分為北國以色列、南國猶太,這是大衛建國以來最大的悲劇。

這些文本以〈何西阿書〉〈耶利米哀歌〉典型的經文如下:

a.〈何西阿書〉第五章1-12節:北國、南國將遭大難
眾祭司啊,要聽我的話!以色列家啊,要留心聽!王家啊,要側耳而聽!審判要臨到你們,因你們在米斯巴如網羅,在他泊山如鋪張的網。這些悖逆的人肆行殺戮,罪孽極深;我卻斥責他們眾人。以法蓮為我所知;以色列不能向我隱藏。以法蓮哪,現在你行淫了,以色列被玷污了。他們所行的使他們不能歸向神;因有淫心在他們裡面,他們也不認識耶和華。以色列的驕傲當面見證自己。故此,以色列和以法蓮必因自己的罪孽跌倒;猶大也必與他們一同跌倒。他們必牽著牛羊去尋求耶和華,卻尋不見;他已經轉去離開他們。他們向耶和華行事詭詐,生了私子。到了月朔,他們與他們的地業必被吞滅。你們當在基比亞吹角,在拉瑪吹號,在伯亞文吹出大聲,說:便雅憫哪,有仇敵在你後頭!在責罰的日子,以法蓮必變為荒場;我在以色列支派中,指示將來必成的事。猶大的首領如同挪移地界的人,我必將忿怒倒在他們身上,如水一般。以法蓮因樂從人的命令,就受欺壓,被審判壓碎。我使以法蓮如蟲蛀之物,使猶大家如朽爛之木。

b.〈耶利米哀歌〉第四章:耶路撒冷被燬
黃金何其失光!純金何其變色!聖所的石頭倒在各市口上。錫安寶貴的眾子好比精金,現在何竟算為窰匠手所作的瓦瓶﹖野狗尚且把奶乳哺其子,我民的婦人倒成為殘忍,好像曠野的鴕鳥一般。吃奶孩子的舌頭因乾渴貼住上膛;孩童求餅,無人擘給他們。素來吃美好食物的,現今在街上變為孤寒;素來臥朱紅褥子的,現今躺臥糞堆。都因我眾民的罪孽比所多瑪的罪還大;所多瑪雖然無人加手於他,還是轉眼之間被傾覆。錫安的貴冑素來比雪純淨,比奶更白;他們的身體比紅寶玉(或譯:珊瑚)更紅,像光潤的藍寶石一樣。現在他們的面貌比煤炭更黑,以致在街上無人認識;他們的皮膚緊貼骨頭,枯乾如同槁木。餓死的不如被刀殺的,因為這是缺了田間的土產,就身體衰弱,漸漸消滅。慈悲的婦人,當我眾民被毀滅的時候,親手煮自己的兒女作為食物。耶和華發怒成就他所定的,倒出他的烈怒;在錫安使火著起,燒燬錫安的根基。地上的君王和世上的居民都不信敵人和仇敵能進耶路撒冷的城門。這都因他先知的罪惡和祭司的罪孽;他們在城中流了義人的血。他們在街上如瞎子亂走,又被血玷污,以致人不能摸他們的衣服。人向他們喊著說:不潔淨的,躲開,躲開!不要挨近我!他們逃走飄流的時候,列國中有人說:他們不可仍在這裡寄居。耶和華發怒,將他們分散,不再眷顧他們;人不重看祭司,也不厚待長老。我們仰望人來幫助,以致眼目失明,還是枉然;我們所盼望的,竟盼望一個不能救人的國!仇敵追趕我們的腳步像打獵的,以致我們不敢在自己的街上行走。我們的結局臨近;我們的日子滿足;我們的結局來到了。


4.冬季諷刺文學:

此時,英雄已死,再無英雄。世界一片洪荒,獸類食人。神已經掉頭不理背叛祂的人類,甚至動手準備毀滅世界,末日思想非常盛行,作家也歡迎世界末日的來到。人類開始輕看自己,覺得人不如動物、礦物、植物,苟活於世成為一種廣泛的意識。文學作品有時諷刺貪官污吏和昏庸掌權的人,有時由小人物出場,諷諭世道人心的敗壞現象,在幾乎絕望中一天過一天。

這些文本以〈約珥書〉〈彌加書〉有名。典型的經文如下:

a.〈彌加書〉第二章1-5節:警告作奸犯科的人
禍哉,那些在床上圖謀罪孽、造作奸惡的!天一發亮,因手有能力就行出來了。他們貪圖田地就佔據,貪圖房屋便奪取;他們欺壓人,霸佔房屋和產業。所以耶和華如此說:我籌劃災禍降與這族;這禍在你們的頸項上不能解脫;你們也不能昂首而行,因為這時勢是惡的。到那日,必有人向你們提起悲慘的哀歌,譏刺說:我們全然敗落了!耶和華將我們的分轉歸別人,何竟使這分離開我們﹖他將我們的田地分給悖逆的人。所以在耶和華的會中,你必沒有人拈鬮拉準繩。

b. 〈約珥書〉第二章1-11節:蝗蟲吃人
你們要在錫安吹角,在我聖山吹出大聲。國中的居民都要發顫;因為耶和華的日子將到,已經臨近。那日是黑暗、幽冥、密雲、烏黑的日子,好像晨光鋪滿山嶺。有一隊蝗蟲(原文是民)又大又強;從來沒有這樣的,以後直到萬代也必沒有。他們前面如火燒滅,後面如火焰燒盡。未到以前,地如伊甸園;過去以後,成了荒涼的曠野;沒有一樣能躲避他們的。他們的形狀如馬,奔跑如馬兵。在山頂蹦跳的響聲如車輛的響聲,又如火焰燒碎稭的響聲,好像強盛的民擺陣預備打仗。他們一來,眾民傷慟,臉都變色。他們如勇士奔跑,像戰士爬城;各都步行,不亂隊伍。彼此並不擁擠,向前各行其路,直闖兵器,不偏左右。他們蹦上城,躥上牆,爬上房屋,進入窗戶如同盜賊。他們一來,地震天動,日月昏暗,星宿無光。耶和華在他軍旅前發聲,他的隊伍甚大;成就他命的是強盛者。因為耶和華的日子大而可畏,誰能當得起呢﹖

c. 〈約珥書〉第二章28-31節:末日景象
在天上地下,我要顯出奇事,有血,有火,有煙柱。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這都在耶和華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


5.新春天傳奇文學﹝新羅曼史﹞:
此時,新的英雄又產生,神降異能在英雄身上,再啟新的傳奇,到處都是神蹟異行。英雄再顯他的復活、創造、擊敗黑暗、死亡的能力,到處彰顯神將拯救萬民的福音。這時,雖然環境惡劣,但是英雄都能一一克服,完成非夷所思的工作。這時的英雄甚多,包括耶穌、使徒保羅、使徒彼得、使徒約翰都是,以耶穌為中心。整本的《新約聖經》都是新的春天傳奇,這也就是我們為什麼說基督教就是「春天的宗教」的原因。

這些文本以《四福音書》〈使徒行傳〉〈啟示錄〉有名。典型的經文如下:


a.〈馬可福音〉第六章35-44節:二魚五餅

天已經晚了,門徒進前來,說:這是野地,天已經晚了,請叫眾人散開,他們好往四面鄉村裡去,自己買什麼吃。耶穌回答說:你們給他們吃吧。門徒說:我們可以去買二十兩銀子的餅,給他們吃嗎﹖耶穌說:你們有多少餅,可以去看看。他們知道了,就說:五個餅,兩條魚。耶穌吩咐他們,叫眾人一幫一幫的坐在青草地上。眾人就一排一排的坐下,有一百一排的,有五十一排的。耶穌拿著這五個餅,兩條魚,望著天祝福,擘開餅,遞給門徒,擺在眾人面前,也把那兩條魚分給眾人。他們都吃,並且吃飽了。門徒就把碎餅碎魚收拾起來,裝滿了十二個籃子。吃餅的男人共有五千。

b.〈路加福音〉第八章49-56節:耶穌使死人復活

還說話的時候,有人從管會堂的家裡來,說:你的女兒死了,不要勞動夫子。耶穌聽見就對他說:不要怕,只要信!你的女兒就必得救。耶穌到了他的家,除了彼得、約翰、雅各,和女兒的父母,不許別人同他進去。眾人都為這女兒哀哭捶胸。耶穌說:不要哭。他不是死了,是睡著了。他們曉得女兒已經死了,就嗤笑耶穌。耶穌拉著他的手,呼叫說:女兒,起來吧!他的靈魂便回來,他就立刻起來了。耶穌吩咐給他東西吃。他的父母驚奇得很;耶穌囑咐他們,不要把所作的事告訴人。


c.〈使徒行傳〉第三章1-8節:彼得使瘸腿者走路
申初禱告的時候,彼得、約翰上聖殿去。有一個人,生來是瘸腿的,天天被人擡來,放在殿的一個門口,那門名叫美門,要求進殿的人賙濟。他看見彼得、約翰將要進殿,就求他們賙濟。彼得約翰定睛看他;彼得說:你看我們!那人就留意看他們,指望得著什麼。彼得說:金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所有的給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於是拉著他的右手,扶他起來;他的腳和踝子骨立刻健壯了,就跳起來,站著,又行走,同他們進了殿,走著,跳著,讚美神。

d.〈使徒行傳〉第十六章11-36節:保羅神蹟
保羅既看見這異象,我們隨即想要往馬其頓去,以為神召我們傳福音給那裡的人聽。於是從特羅亞開船,一直行到撒摩特喇,第二天到了尼亞波利。從那裡來到腓立比,就是馬其頓這一方的頭一個城,也是羅馬的駐防城。我們在這城裡住了幾天。當安息日,我們出城門,到了河邊,知道那裡有一個禱告的地方,我們就坐下對那聚會的婦女講道。有一個賣紫色布疋的婦人,名叫呂底亞,是推雅推喇城的人,素來敬拜神。他聽見了,主就開導他的心,叫他留心聽保羅所講的話。他和他一家既領了洗,便求我們說:你們若以為我是真信主的(或作:你們若以為我是忠心事主的),請到我家裡來住。於是強留我們。後來,我們往那禱告的地方去。有一個使女迎著面來,他被巫鬼所附,用法術,叫他主人們大得財利。他跟隨保羅和我們,喊著說:這些人是至高神的僕人,對你們傳說救人的道。他一連多日這樣喊叫,保羅就心中厭煩,轉身對那鬼說: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從他身上出來!那鬼當時就出來了。使女的主人們見得利的指望沒有了,便揪住保羅和西拉,拉他們到市上去見首領;又帶到官長面前說:這些人原是猶太人,竟騷擾我們的城,傳我們羅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規矩。眾人就一同起來攻擊他們。官長吩咐剝了他們的衣裳,用棍打;打了許多棍,便將他們下在監裡,囑咐禁卒嚴緊看守。禁卒領了這樣的命,就把他們下在內監裡,兩腳上了木狗。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神,眾囚犯也側耳而聽。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鍊也都鬆開了。禁卒一醒,看見監門全開,以為囚犯已經逃走,就拔刀要自殺。保羅大聲呼叫說:不要傷害自己!我們都在這裡。禁卒叫人拿燈來,就跳進去,戰戰兢兢的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又領他們出來,說:二位先生,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他們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他們就把主的道講給他和他全家的人聽。當夜,就在那時候,禁卒把他們帶去,洗他們的傷;他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洗。於是禁卒領他們上自己家裡去,給他們擺上飯。他和全家,因為信了神,都很喜樂。到了天亮,官長打發差役來,說:釋放那兩個人吧。禁卒就把這話告訴保羅說:官長打發人來叫釋放你們,如今可以出監,平平安安的去吧。


e.〈啟示錄〉第二十一章10-20:約翰看見新耶路撒冷聖城
我被聖靈感動,天使就帶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將那由神那裡、從天而降的聖城耶路撒冷指示我。城中有神的榮耀;城的光輝如同極貴的寶石,好像碧玉,明如水晶。有高大的牆,有十二個門,門上有十二位天使;門上又寫著以色列十二個支派的名字。東邊有三門、北邊有三門、南邊有三門、西邊有三門。城牆有十二根基,根基上有羔羊十二使徒的名字。對我說話的,拿著金葦子當尺,要量那城和城門城牆。城是四方的,長寬一樣。天使用葦子量那城,共有四千里﹝約2400公里﹞,長、寬、高都是一樣;又量了城牆,按著人的尺寸,就是天使的尺寸,共有一百四十四肘。 牆是碧玉造的;城是精金的,如同明淨的玻璃。城牆的根基是用各樣寶石修飾的:第一根基是碧玉;第二是藍寶石;第三是綠瑪瑙;第四是綠寶石;第五是紅瑪瑙;第六是紅寶石;第七是黃璧璽;第八是水蒼玉;第九是紅璧璽;第十是翡翠;第十一是紫瑪瑙;第十二是紫晶。十二個門是十二顆珍珠,每門是一顆珍珠。城內的街道是精金,好像明透的玻璃。
三、你喜歡哪個時代?
你看!《聖經》的文學修辭過程就是由傳奇再到新傳奇的過程,換句話說,《新約聖經》和〈創世紀〉〈出埃及記〉〈約書亞記〉本質上是相同的,都是春天的產物,可以並觀,相互取證;至於和其他的經文則有本質上的不同,這是很值得基督教信徒注意的事。同時,四季的每個階段都不同,呼應了每個時代的特色,不但先後嬗遞而且循環不息。它貫串了以色列人昔日的命運,令人難以迴避,既有愉快的春天和夏天時代,可讓我們讚嘆歡呼;也有叫人不敢面對的,唯有以淚洗面的秋天和冬天時代。你喜歡哪個時代呢?

──2011.04.08於鹿港

 

 

 

 

 

 

 

 

 

 

 

檢視次數: 260

胡長松在2:48pm對2011 四月 9的評論

足濟年前就聽過宋老師對聖經修辭原型分期的看法, 這部份一直感覺真神奇, 假若弗萊嘛對聖經真趣味.

宋澤萊在3:28pm對2011 四月 9的評論

長松平安:

其實我並不知道弗萊對聖經的研究成果,我有一本《偉大的代碼》後續本,本來想唸唸看,不過卻覺得很深奧,後來就想,等到我買到《偉大的代碼》以後,再一起看。

我這篇文章只是把我從弗萊那裡領悟來的一套理論,用來作用在讀《聖經》上面,我不確定弗萊有沒有這麼想過聖經可以有這種讀法,不過我想弗萊不會反對我這麼看。

其實,弗萊的「神話原型批評理論」應該和《聖經》文本的研究有絕對的關係,他其實是《聖經》的研究者。我在網路上看到有一個學者寫了《諾思洛普·弗萊《聖經》研究中的宗教關懷》這篇論文的摘要,我把它貼出來,就可以知道弗萊和《聖經》的研究是如何地關係密切。

 

◎《諾思洛普·弗萊《聖經》研究中的宗教關懷》

 

※內容摘要

諾思洛普·弗萊是西方二十世紀人文學科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

他是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文學教授,加拿大聯合教會的牧師,文學批評家與《聖經》批評家。

弗萊的宗教關懷貫穿他一生的創作。

弗萊現象是以《聖經》為其源頭之一的西方文化的一個現象。

理解弗萊的宗教關懷也就是在一定程度上去理解《聖經》文化的精神性。

首先,在第一章,筆者試圖闡明儘管弗萊的聲譽主要來自他的文學理論專著-《批評的解剖》,他的首要關懷卻是宗教。

在第二章,筆者追溯了弗萊的的福音派衛理教家庭對他的宗教思想的形成所產生的影響。

弗萊的宗教氣氛濃郁的家庭是滲透著宗教關懷的西方文化的一個縮影,宗教成為弗萊的首要關懷是西方《聖經》文化的必然。

第三章闡述弗萊對宗教詩人威廉·布萊克的發現。

布萊克研究是弗萊《聖經》研究的開始,它影響了弗萊一生的學術研究方向。

在第三章第一部分,筆者試圖說明《聖經》與西方文化的關係。

第二部分解釋了什麼是自然宗教以及布萊克和弗萊共同的擔憂-與《聖經》思維相背離的自然宗教所帶來的災難性後果是人與上帝的分離。

第三部分介紹了弗萊在《可怕的對稱》中所描述的布萊克把人們從虛假的宗教中拯救出來的辦法-詩人的創造性的想像。

第四章解讀弗萊的《聖經》研究專著《偉大的代碼》。

弗萊發現《聖經》的語言是詩性的語言。

詩性的語言實質上是弗萊在《可怕的對稱》中所闡述的布萊克的“想像”這一概念的重申與拓展。

弗萊分別從《聖經》的神話的、隱喻的和類型學的三個思維模式入手,探討《聖經》的詩性語言,指出詩性語言指向《聖經》自身,是上帝的語言,是精神與自由的語言。

在論文的第五章,筆者將弗萊的《聖經》研究放在西方《聖經》研究的大背景下,指出弗萊《聖經》研究的特殊地位和意義。

從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起西方的《聖經》研究出現了文學研究和宗教研究的融合。

而弗萊的《聖經》研究從一開始就是這樣一種融合。

弗萊的《聖經》研究是在肯定《聖經》語言是詩性的語言的基礎上對宗教的關注。

弗萊通過他的《聖經》研究告誡我們:

要獲得真正的宗教,需要經由正確的途徑,即對《聖經》語言的正確理解..……

 

 

 

胡長松在1:01pm對2011 四月 10的評論

感謝宋老師這份資料, 很可貴.

我手邊有《偉大的代碼》, 不過他在這裡不怎麼明確談春夏秋冬(側重傳奇/神話的部份多). 《批評的剖析》裡亦多側重在傳奇相位部份,多處引聖經的諾亞、摩西、耶穌敘事為例, 這部份呼應了宋老師的看法,但該書在其他相位倒是較少引用聖經的其他類型篇章。

似乎聖經的修辭和啟示結構是一門極龐大的學問......

 

宋澤萊在8:34pm對2011 四月 10的評論

長松平安:

 

其實弗萊的春夏秋冬的四季變遷道理是由神話中歸納出來的,當然我也直覺感到他也受到史賓格勒《西方的沒落》和弗雷澤《金枝》的影響而提出來的;至於死而復活的四季循環現象,也是受《金枝》的影響。這個意思是說,本來一個神話的過程,由神﹝英雄﹞的誕生,到英雄的死亡,到英雄的復活,就蓋涵春>夏>秋>冬>春五個階段。聖經也應該這麼看。假若弗萊只引用諾亞、摩西、耶穌來認定整本聖經都是春天傳奇的文學,那麼就太過大而化之,忽略了其他的文本,尤其無法解釋《耶利米哀歌》這一類的聖經,因為它是完全的哀嚎和悲泣,是秋天悲劇的文學。

另外也有一個人把歐洲日耳曼人在中世紀對耶穌﹝或神創造宇宙﹞的信仰當成是歷史春天的現象,這個人就是史賓格勒。史賓格勒甚至相信整個中古世紀,一直到佩脫拉克那些人的詩文出現以前都算做春天的文學,整整有六百年的歷史。不過我有一點不同意史賓格勒的看法,因為那樣太過大而化之。我認為整個中古世紀的文學﹝到文藝復興文學大盛為止大約七、八百年的歷史﹞,歐洲已經經過了春>夏>秋>冬四個文學過程。

弗萊很喜歡傳奇文學,我也有一本他專談傳奇文學的書。不過,他的文章很難唸,也太過深奧,我廿了一些,覺得似懂非懂。

事實上,我不懂弗萊所構造出來的整個歐洲的文學歷程﹝從希臘神話到現在為止﹞,我也完全無法同意他所說的:當前的歐洲文學已經回到了神話階段。因為那不是事實,現代的歐洲文學還是在諷刺階段﹝包括了整個現代主義和後現代主義流派大部分都是諷刺文學﹞。我甚至認為,歐洲很難再有神話文學那種階段,除非再有一個新的神來取代耶穌信仰。

弗萊和史賓格勒都太過於大而化之,因為他們可能覺得如果不能涵蓋整個人類幾千年的歷史和文學,理論就不夠偉大。這一點我實在無法苟同!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1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