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題目】在認識歷史之前,應該先讀文學史!

【題目】在認識歷史之前,應該先讀文學史!
◎宋澤萊執筆
世界各個族群文學史大概都是循著1.春天‧浪漫文學時代→2.夏天‧田園、牧歌、抒情詩時代→3.秋天‧悲劇文學時代→4冬天‧諷刺文學時代→5.新春天‧浪漫文學時代……不斷循環發展而成。每個春夏秋冬的循環周期時間是不一定的,有些一個循環比較短的大約60年左右,長的可以達到2千年或更久,但是最普通是3百年。

這個法則可以用在大半的族群文學史裡,當然有一些族群文學史例外,不過卻是普遍的。我們看目前的英、美、法、拉丁美洲的文學史都是如此,古代的漢賦、唐詩,大抵都以3百年做一個循環,無一例外,更不要說是台灣三百年文學史。

這樣的階段性的發展,把三百年裡的各族群的人的精神、感受狀態表現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凡是在春天或夏天的階段,人的精神或感受狀態就是奮進的、和諧的,也就是對時代是順心的、滿意的;凡是在秋天或冬天的階段,人的精神、感受狀態就是悲觀的、喪氣的、死滅的。作家會清楚地、明白的把他們的精神或感受狀態寫在文學作品裡面,叫我們很難否認。

這個法則不但是適用在文學史裡,也適用在美術史、音樂史、哲學史裡;因為美術、音樂、哲學主要的目的都是在反映各族群對於時代的精神、感受狀態,能教我們百口莫辯!

無奈,大半的歷史撰述者並不很能知道這個道裡,許多的歷史撰述者並不具有文學、美術、音樂、哲學的素養,並不了解這個法則。當他們面對著龐大的過往歷史資料時,就很率性根據個人的意見,做出判斷,或者以今非古,或者以今崇古,總之是任意而為。

最普通的是以當今的時代做為基點,假如他認為當今的時代是美好的,就說以前的時代都是差勁的、低等的、不適合人居住的,這就是「以今非古派」。假如他認為當今的時代是不美好的,就說以前的時代都是美麗的、上等的、極適合人居住的、這叫做「以今崇古派」。所以有一位頗有名氣名史學家就說:「一切的歷史都是現代史!」:或謂:「一切的歷史都是當代史!」

這種歷史判斷加苦了讀者,一旦您信了他所寫的歷史著作,就受到誤導!
這是因為該位歷史著述者並不真正理解文學史、美術史、音樂史、哲學史各個階段的變化的原故!

因此,當我們讀一本歷史書籍時,就要非常小心。

比如說現在有某個「以今非古派」的史家出現了,他使用經濟進步的觀念,推崇歐美20世紀是一個美好的時代,因為20世紀的物質文明的確是有些進步,他就認為18世紀、19世紀很糟,不適合人生存,他振振有詞,總之是盡量把他的「以今非古」說得頭頭是道,讓我們信以為真,落入他的陷阱。

可是假如您有文學史、美術史、音樂史、哲學史階段性發展的觀念,您就可以把18世紀、19世紀的文學家、美術家包括馬克‧吐溫【Mark Twain,1835-1910】、威廉‧豪斯威爾【William Dean Howells,1837-1920】、歐‧亨利【O. Henry,1862-1910】、康斯塔伯【John Constable,1776-1837】、柯洛【Jean-Baptiste Camille Corot,1796-1875】米勒【Jean-François Millet,1814-1875】最品拿出來,告訴他說18、19世紀的文藝家們認為他們的時代是美麗、和諧、美好的,怎麼會不適合人居住?然後,您再把20世紀的文學家、美術家包括海明威【Ernest Miller Hemingway,1899-1961】、史坦貝克【John Ernst Steinbeck, Jr.,1902-1968】、馮內果【Kurt Vonnegut,Jr.,1922-】、品欽【Thomas Ruggles Pynchon, Jr,1937-】、孟克【Edvard Munch ,1863-1944】、畢卡索【Pablo Picasso ,1881-1973】、艾倫斯特【Max Ernst , 1891-1976】、達利【Salvador Dali,1904-1973】、後現代主義【Post Modernism】作品拿出來,告訴他說20世紀的文藝家說他們活得非常狼狽、痛苦,甚至有作家自殺了,怎麼會是適合人居住呢?

您這麼一說,他就住嘴了!

同樣的,假如現在有一個也用經濟觀點論台灣歷史的歷史家出現了,他也是「以今非古派」的,大談20世紀的台灣是怎麼的美好,有吃有喝,非常適合大部分的人居住;又認為清治時期甚麼也沒有,物質文明一片荒漠,不適合大半人的居住,總之是非要您中了他的陷阱不可。您就把清治時期的鄭用錫、陳維英、李逢時、陳肇興……的詩拿給他看,對他說清治時代的大批的文學作家好像對他們的時代很滿意,作品裡充滿了美麗的田園風光與和諧的人際關係,怎麼會不適合大半的人居住?再把日治時期與戰後的作家作品包括楊逵、楊華、龍瑛宗、吳濁流、黃春明、王禎和、施明正、王拓的作品擺出來,對他說20世紀的大批台灣作家看到的台灣狀況非常暴力、壓抑、虛假、荒唐,有作家也自殺了,怎麼會是適合大半台灣人居住?

這樣問他,他就住嘴了!

總之,談歷史,就必須要讓那時代的人說話,而不是由歷史撰述者任意胡說八道!

怎麼讓該時代的人活生生地說話呢?那就是先讀一讀或寫一寫文學史!

檢視次數: 49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8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