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英譯心得:張德本 兩千五百行長詩 「累世之靶」(The Target of Successive Generations)

(poster in the venue)
(Participants)
(Sign Book)
(The Poet read the poem)
(with 張良澤老師)
(writer and translator)


英譯心得:張德本 兩千五百行長詩 「累世之靶」(The Target of Successive Generations) 顏雪花

「累世之靶」新書發表會在高雄莊嚴典雅的 ”都廳苑” 俱樂部會館舉行;
在多日陰雨後,七月二十二日天氣終於放晴,那日遠從台北、嘉義、台南、高雄
七十多位文學界、藝術界及新聞界的好朋友前來參加這次的新書發表會;
當日與會的貴賓包括國藝會陳錦誠執行長、前國藝會董事長/導演黃明川伉儷、台文戰線方耀乾理事長、高雄文化局的長官、真理大學張良澤教授、文學台灣發行人鄭炯明先生、社長陳坤崙、詩人龔顯榮、陳秋白、張芳慈、林文平、胡長松、張春凰及江永進教授、吳正任等、高美館謝佩霓館長、曾媚珍組長、一功營造公司董事長林中進、林美珍伉儷、新思惟生活空間許正佶董事長, 畫家劉耿一、曾雅雲伉儷、蘇志徹、林麗華伉儷、蘇信義、陳豔淑伉儷、雕塑家梁任宏、賴芳玉伉儷、顏逢郎、王國柱、廖慰涵、蔡秉旂、曾學彥等、涴莎學堂陳室融先生及亞洲文化協會南三三小集會友共七十多位好朋友參加,這是一次跨領域共同參與文學事件的活動,場面非常溫馨,我藉此機會向所有撥冗參加的朋友致謝。

我的譯詩心得:

約在兩年前,我開始著手英譯張德本的詩計一百一十首,並陸續將它們登載在外國的網站裡,後來因為「累世之靶」的創作,我也逐步跟著英譯, 從開始至付印約費時十個月。

有人問,為何我會選擇翻譯張德本的作品,理由很簡單,那就是我喜歡及欣賞他的作品,也或者是因為氣性相近之故吧!

他的詩中常帶著抒情、意象、哲學,或者寫實的元素,在行氣間充滿行進的力量,其中有辯證、有反省、有浪漫、有憤怒;我個人認為,在文章中有憤怒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大畫家同時也是詩人的達利 (Salvador Dali)就曾說過一句話:「這個世界上缺少的就是憤怒。」 在我讀完張德本的「累世之靶」後,我深刻體會,他不僅僅是要寫一部夠格的詩,而是要寫一部有意義的詩,以一個外省的第二代來完成這樣的作品,我覺得是一件很具玩味, 很值得思索的事,詩人對台灣這樣的母題應早已在心中醞釀數十年了!

張德本是一位自由主義者,經常站在弱勢的一方;我們都知道,這個世界上「邪惡」勢力的勝利往往都是因為好人不說話,也因此他在文章中常有所批判,實質上,他熱愛人類,雖然他經常選擇遠離群眾…..今天我藉赫爾德林的一句話, 那就是「阿波羅的熱情擊中了他。」

在我譯詩的過程中,「累世之靶」有幾個章節是對傳說、西拉雅女子與山林的美麗描寫,這些動人的情節也讓自己的英譯文字不由自主的飛揚起來。張德本的的詩一直都獨步意象,他總是清亮、高昂地唱著一首首 令靈魂顫抖的歌,他也營造一座座富麗的劇場,及畫著一幅幅可遠視、可近觀 的精采的畫,他更傾訴土地被欺凌與踐踏的憤怒與悲哀,在憤怒中浪漫、雄渾前進是此詩極大的特色。

在譯詩中最嚴苛的考驗在於人名、地名、遺址、文獻資料等原始名稱的考證,幸得系統協助,這些問題後來都獲得順利解決。翻譯兩千五百行的長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聚精會神尋找最適當與巧妙的字以符合詩境之外,一方面也要審視詩的音韻的美感,完成此作品的英譯是一項自我挑戰,而最重要與最嚴肅的是,我完成一部台灣史的翻譯,而此長詩特別以英文、台文同時出版,其意義不言可喻。

檢視次數: 577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0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