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為什麼《番俗六考》彷彿是一本漢人欺凌平埔族的百科全書?

【題目】為什麼《番俗六考》彷彿是一本漢人欺凌平埔族的百科全書?
──論《番俗六考》的基本立場
◎宋澤萊
在古籍中,很少會出現漢人反省或厭棄自己在台灣苛待、欺凌平埔族的專書,相反的,大部分都是漢人在合理化自己的可惡行為的詩文,並且強辭奪理。
因而《番俗六考》幾乎是唯一能反省與斥責漢人苛待、欺凌平埔族漢人的古書!
比如說有一段,黃叔璥親自執筆,描寫鳳山縣的官員如何在穀倉問題上剝削平埔族人的事實,讓官方難辭其咎,翻譯出來是這樣的:
「鳳山地區,糧倉比淡水﹝註:下淡水﹞多;各社若要積存稻榖,就修蓋榖倉。在修蓋榖倉時,都叫土番來修繕,這已經是非法捐派人工了。至於管理稻米的出納,本來就有社房、對差與經營管理的僕役可以專門負責;可是當糧倉遇到發霉、猴鼠偷吃或者是官吏偷盜,以致於稻榖減少,都叫番人們來補賠。從前官方總是利用番民愚昧,剝削侵吞,實在是加苦了番民。」﹝見203─204頁﹞
漢人非常大膽,連平鋪族的僅有的土地都要侵吞,黃叔璥又親自執筆寫了一段沙轆社平埔族被欺凌的可惡事件,翻譯出來是這樣的:
「沙轆社的番民原來有好幾百人,在諸社中最為強盛。後來被鄭經的部下劉國軒殺戮殆盡,只剩下六人,就避居到出海口的地方來,現在又繁延將近百多人。辛丑年七月﹝康熙60年﹞的時候,發生大風災,稻禾歉收,只好替別的番社工作來糊口。有一個土官叫做嘎即,雙目已經失明,卻能夠約束所有的番民,凡是他有所指揮和吩咐,眾人都不敢違背。番社南邊都是肥沃的土地,可以種水稻,就有漢人想要購買那些土地,嘎即先假裝答應他;但是私下對眾番人說:『我們祖先所留下給我們的土地,就是這一點點土地,平時我們既可以耕種也可以捕鹿,靠著土地給了我們三餐,還可以納糧給官方。現在如果賣給漢人,經過他們一番侵佔欺弄,所有的土地必然落入他們的手中,全社的人將無法存活。我和那個漢人平日相識,如果我拒絕了他,必將引起對他的怨恨;但是如果大家合力起來抗拒他,則不會有甚麼傷害。』到最後漢人不能如願。」﹝見143頁﹞
不但如此,漢人連平埔族人的妻子都敢侵佔,半線社就被調查出有這種可怕的事情,翻譯出來的是這樣的:
「半線社的人都與漢人結為『副遯』,就是變成結盟的好兄弟。漢人就利用這個機會,送出自己的東西,先叫番媒說這幾匹布要送給某個已經嫁了的番婦的父母,然後再和她的丈夫結為「副遯」,從此就可以毫無忌憚地出入在她的家裏。貓兒干、東西螺、大武郡等社,都跟隨而有這種惡習,但是比不上半線社那麼猖獗。」﹝見103頁﹞
從《番俗六考》看起來,漢人的罪惡滔天,引人髮指。
那麼,黃叔璥為什麼會寫出這種書呢?
原因最少有2點:
1.黃叔璥來台灣並不是要鎮壓平埔族的,而是調查貪官汙吏。當時,朱一貴事件剛結束,在亂事發生前,台灣的貪官汙吏、怕死貪財的很多,導致朱一貴亂事一發生,幾乎全台灣的大官都逃到澎湖,後來在澎湖還很害怕,居然想再逃往廈門,後來被阻止。朱一貴事件後,這些逃跑的官員幾乎都被康熙皇帝下命收押入監或處死。可見台灣吏治的可怕。黃叔璥是廵臺御史,自古以來御史大夫就是皇帝的親信。所謂御史大夫自古就是三公之一,御史的首領,負責監察百官,大約相當於副丞相,類似於近代的監察院、督察處、政風廉潔處、廉政公署;職責是防範朝廷主官侵害人民權益、貪贓枉法。所以黃叔璥要對付的人是那批官員,不是平埔族,平埔族才是他要保護的對象!
2.皇帝是滿清人,不是漢人:我們應該知道,滿清人就是中國東北的滿洲人,在明朝末年時,漢人對滿洲人一再進行軍事鎮壓,滿洲人是永不能忘懷的。即使他們後來征服了漢人,可是歷史的記憶是無法抹除的。像康熙皇帝這麼聰明的人,他不可能不知道漢人對邊疆民族的手段,漢人欺凌平埔族的事他怎會不知道?在這個情況下,漢人的劣跡敗行就被揭發出來了。
因此,當您感到《番俗六考》這本書彷彿是漢人欺凌平埔族的百科全書時,千萬不要感到震駭,這本書所以偉大,全在這裡!
白話《番俗六考》,在博客來網路書店可以購買,請踴躍訂購:

檢視次數: 168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1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