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中村櫻溪《涉濤三集》白話翻譯一篇〈居臺九樂八苦〉

【題目】《涉濤三集》白話翻譯一篇〈居臺九樂八苦〉

◎宋澤萊譯

〈居臺九樂八苦〉白話翻譯

我來到臺灣,快樂面有九項:山水佳美、官俸優渥、 免去苛稅、寡少人事、心思悠閒、很多文人、花木奇特、沒有長寒、適宜釣魚。痛苦面有八項:長期暑熱、常有大雨、瘴癘瘟疫、離群索群、蚊蟲災害、蚜蟲禍患、人在險境、常有叛亂。

臺灣的風景山明水秀,早有蓬萊仙島的稱呼。臺北盆地四面環繞山脈,淡水貫穿平野,形勢看起來很像日本的古都平安京【譯者注:位於現在京都市的市中心區域。】然而它的範圍超過眼睛所能見到的,仔細去踏查就會發可供遊覽觀觀的很多,正是山水詩人柳宗元最喜愛的地方,這就是第一項快樂的事。再來,若是在總督府任官,可以加薪本俸的百分之三十,滿二年每年都加百分之五,五年就可以加到五成,累積多年就能升官進爵,歲末就有慰勞金,所以雖然物價貴,但是衣食無虞,這是第二項快樂的事。再來,總督府在臺灣的民政,多半都斟酌現實的情況來處理事務,與日本內地不同,可以住在官舍,還領取官俸,卻不必繳稅,凡是苛刻細小的法令,大抵都被免除了,這是第三項快樂的事。再來,教師這種工作,名位貴重而實權有限,有如多餘的人員或不在編制裡的官員,所以與世俗的交際很少,彷彿能超然物外,這是第四項快樂的事。再來,一個人孤懸在海島上,昔日在日本內地所遭遇到的利害榮辱,都邈遠得有如天南地北,耳朵眼睛所接觸到的,都是新土地的人民與風物,看起來一派安樂無為,所以心情頗能安靜,這是第五項快樂的事。再來,當地人土大抵喜好文學,在彼此吟詩作詞或風雅聚會時,雖然彼此語言不通,卻能用筆墨代替說話,得以彼此談心,至於遊寓的日本人士善於寫詩的人也不缺乏,每當花晨或月夜,都可以用文字來彼此召喚追隨,這是第六項快樂的事。再來,這裡的花卉草木都顯得奇異,栽植它們在美麗的園子裡,就像植物學家嵆含所寫的那種形狀,也像韓愈柳宗元所讚頌的種類,可以記錄它們,也可以觀賞它們,這是第七項快樂的事。再來,臺灣的氣候少寒多熱,草木常綠,永不需要忍受霜雪冰凍的痛苦,這是第八項快樂的事。再來,臺灣島內有很多溪流,盛產魚類,就以新店溪來說,它就近經過了臺北城的南面,水質石子乾淨,適宜去垂釣,這是第九項快樂的事。有這九項快樂,就可以說處在樂國裡了。

不過,天底下的事,有利益就會有壞處,有快樂就會有痛苦相隨,這是大自然的法則。首先,臺灣地區夏天相當漫長,只過了清明節,氣候就已經一片炎熱,人人都穿起葛布衣;到了立冬以前,才開始穿兩件衣物,一年中大半都是暑熱的天氣,這是第一痛苦的事。再來,從冬春直到夏初,久下不停的雨變成大雨,或者連續下個五、六旬,或者下了幾個月,在雲霧溼氣中吸氣吐氣,彷彿看不到天日,這是第二項痛苦的事。再來,每年夏季時,鼠疫、痧病【譯者注:中暑、霍亂、痳疹等疾病】、赤痢【譯者注:大便中帶血不帶膿的痢疾】等病,流行成為災難,假如飲食、居處、養生不小心,那就有不測的禍害,這是第三項痛苦的事。再來,遊寓到臺灣的日本人通常離群索居,容易有孤僻的心,極易在中秋的時候感到恨憾;遇到天清月明的時候,很想與親朋好友一起賞觀卻沒有辦法,這是第四項痛苦的事。再來,蚊蟲帶來災害常常都有,每晚就寢時,必須掛蚊帳,這是第五項痛苦的事。再來,不只是蚊蟲災害,各種蟲患也不少,小黑蚊【譯者注:小黑蚊其實不是蚊子( mosquito),它正式的名稱是「台灣鋏蠓( Forcipomyia taiwana )」,屬於「蠓科」,是一種吸血昆蟲,俗稱「黑微仔」】刺透皮膚常常有,蠹魚啃食書籍咬噬衣帶也常常有,最厲害的禍害是蚜蟲,它的形狀好像小蟋蟀卻更大,就是臺灣俗稱為油蟲那種東西,大批成群,凡是衣箱廚架都被啃蝕,殘害更勝過鼠患,這是第是六項痛苦的事。再來,遊寓到臺灣的日本人,大抵都是在日本內地不得意,才遠投到窮鄉來,必須面對不免於萬一的事故,所以處境頗為危險,這是第七項痛苦的事。再來,臺灣是新歸附的土地,官場幾經變革,人是新陳代謝頻繁,回看與我同船來台的人現在還留在臺灣的已經找不到幾個,比我慢到臺灣的人現在剩下不到一半,目前與我居住在一起的人大抵都是新來的人,我居住在這裡八年,幸好尚未被驅逐,但是必須常常抱著突然被解職回日本的心,這是第八項痛苦的事。

哎呀!有八苦就有九樂,足以相互補償,假如能樂於九項快樂的事,那麼八苦的事也就不必然是苦了,雖然到了老死終於埋骨在臺灣,也可以無憾了;但是就怕總督府不願意終生養育我這個無用的人罷了!

〈居臺九樂八苦〉中村櫻溪原文言文

海臺之域,樂者有九焉,山水佳、官俸優、 免苛法、寡人事、心思閒、多文士、卉木奇、無恆寒、宜釣魚。苦者又有八焉,長暑、霖雨、癘疫、離群、蚊害、蚜患、人險、叛變。

臺灣山水秀麗,夙有蓬萊之稱,臺北四面環 山,淡水貫其中,形勢似平安,而規模過之,細討則可遊觀者極多,永柳不啻,此其樂一也。官於督府者,加以百分本俸之三十,滿二歲則每年 加五,五歲而至五成,積年久則有進階之榮,歲梢則有慰勞之恩,故百物雖價貴,衣食不困,此其樂二也。督府庶政,多便宜施行,與內地不同,處官舍食官俸,而無稅租。苛細法令,大率得免,此其樂三也。教學之職,名重而實輕,如冗員散官然,故俗事交際甚少,超然乎物外,此樂四也。孤懸海島,內地利害寵辱,邈如胡越,耳目所接,皆新土民物,恬凞無為,故其心頗 安靜,此樂五也。土人士率好文學,詩賦風雅,雖語言不通,以筆代舌,得談其心志,遊寓人士 善詩者亦不匱,花晨月夕,文字徵逐,此其樂六也。卉木多奇異,植以賁園,嵆含所狀,昌黎河東所詠,記得親翫之,此其樂七也。少寒多燠,草木長青,不知霜雪冰凍之苦,此其樂八也。島中多溪流,善產鱗鮮,新店溪近經臺北城南,水清石潔,宜於垂綸,此其樂九也。

有此九樂,則可謂樂國矣。然天下之事,有利斯有病,有樂斯有苦以隨之,自然之數也。臺地夏月殊長,僅過清明,則天已炎,人皆絺綌,至立冬前,而始重衣,一歲中大半為暑日,是一苦矣。自冬春至夏初,滛雨成霖,或連五六旬,或涉數月,呼噓雲霧,不見天日,是二苦矣。每歲夏時,鼠疫痧病赤痢之屬,流行為災,飲食居處誤養,則禍不測,是三苦矣。離群索居,鄙吝易生,殊憾中秋之候,會天澄月明,欲與故人俱賞觀不可得,是四苦矣。蚊之為害,無時不有,每夕就寢,必須幬帷,是五苦矣。不唯病蚊,諸種蟲患亦多,沒子刺膚者時有之,白魚食書帙噬衣帶者常有之,尤害者為蚜,蚜形似蛬而大,東俗呼油蟲者,累累成群,衣匣廚庋莫不噬蝕,其殘殆過鼠,是六苦矣。游寓之人,大抵在內地而不得意,遠投窮裔,僥倖萬一者,故其中頗險,是七苦矣。新附之地,官場數革,代謝頻繁,顧與余同舩者今無幾何,後余而來者今無其半,今與居者大率新來之人耳,余居於此八閱年,幸未被逐斥,然接淅納履之心常存,是八苦矣。

嗟夫!有八苦而有九樂,足以相償,苟樂其樂者,則苦者不必苦,雖老死而埋骨于此,且無憾矣,然而恐督府不終養無用之人也。

【深夜小聽歌】

小黑蚊並非蚊子,它是另一種蟲類!百年前的中村櫻溪已經知道這種差別,稱它為「沒仔」;台語叫做「黑微仔」。

底下這個短片所介紹了避免小黑蚊叮咬的方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dwwdOjR9wE

檢視次數: 29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3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