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中村櫻溪《涉濤續集》白話翻譯一篇:〈移臺灣遊寓詩人文〉

【題目】中村櫻溪《涉濤續集》白話翻譯一篇:〈移臺灣遊寓詩人文〉

◎宋澤萊譯

〈移臺灣遊寓詩人文〉白話翻譯
我等為文謹告在臺灣遊寓的詩人與文士。我們能在生時遭逢聖明君主治國的好運,遠來海外地區,踏上前人未曾踏過的境域,看見前人未曾看見的景物,上天給予諸位先生的,難道只是一種偶然嗎?大概來說應該是上天有意要各位發現該地區山川的美,宣揚該地區景物的神奇,歌讚該地區風氣習俗的特異,用來顯露該地區未被顯露的特殊性,假如你們不揮動巨大的墨筆,創作出眾的文章,也不傾吐鮮明的心意,陳述美麗的想法讓大家知道,豈不是違背了天意嗎?

回看古代的《山海經》、《詩經》的〈國風〉篇章、《楚辭》、邊塞詩、《水經注》、《括地誌》之類的書詩,都敘述了異地的山川,歌頌異地的習俗,使得後來的人得以考證該地區的地理與人情風俗。像韓昌黎寫潮州;栁宗元寫柳州,也都是藉著該地區水土的不同、風氣的差異,來寫出他們的文章。杜甫則寄託他的感慨於四川的山川創作之中;李白展現他的才華描寫偏僻的越南;白居易則用《秦中吟十首》來書寫現實的秦中地區,感慨更為深刻;蘇軾也寫作被貶謫到海南島的詩文,更加能叫人看見他心中鬱積的不平之氣。從這樣看來,雖然古代名賢大家,並不是故意到異地去觀看異物,而是不得已去了以後,能發揮他們的奇想,讓人看見他們奇特的才能罷了。

臺灣隸屬清國二百年,文學作品包括有夏之芳的詩集《瀛壖百詠》;孫元衡的詩作《赤嵌集》;陳夢林所編的《諸羅縣志》、《遊台詩》、《台灣後遊草》;郁永河的散文集《裨海紀遊》,還有諸羅縣令季麒光所創辦的《東吟社》的眾詩人詩作。遊寓來臺灣的文士,歌詠臺灣、敘述臺灣,每個世代並不缺乏人,府、縣志冊所記載的,已經相當可觀了。歸入日本皇土初期,帶著文筆來臺遊歷的人很多,或者把來台當成去官後的消遣,或者是把來台當成一時意氣風發的寄興,例如就有玉山吟社的勃然興起,一時之間號稱昌隆。近來幾年,時局屢屢發生變化,新陳代謝無常,在擾嚷不安中,漸漸衰落,雖然有後起的人繼承,但是若要與昔日相比,何等疲勞不振,我等不禁替諸位先生惋惜了。

提到今天臺灣的物產,包括檳榔、椰子;榕樹、芒果樹這類大樹;林投、相思樹、仙丹花之類,都是樹木的特異品種,卻從未有人去歌詠詠它們。月桃樹、龍舌蘭,通草、紅竹,美人蕉、獻歲蘭,迎年菊,是草本植物中的特異品種,也是沒有人去歌詠詠它們。龍眼、鳳梨、芭蕉、金橘,橄欖、荔枝之類,水果中的特異品種,還是沒有人去歌詠它們。練雀、烏嘴畢仔,烏鶖、白頭翁,金鳩、□〔赤鳥〕鸛,水牛、石虎,□【上鹿下酉】、鹿,禽獸中的特異品種,也是沒有人去書寫它們。白帶魚、烏毛魚、塗魠魚、麻虱目、鯨魚、寄居沙灘的鬼蟹、青竹絲蛇、夜裡鳴叫的守宮,能螫人皮膚的小黑蚊、蝨子,上述的魚蟲也是特異的品種,然而能舉出他們的人很少。在臺灣蜻蜓恆常飛舞,蚊蟲災害常常發生,蟋蟀在春季啼叫,桃李在冬天開花,春草生於秋天,樹葉夏天凋落,番薯開花,稻米一年三熟,木犀花四季都散發香味,這是氣候的特異所導致,然而知道這種現象的人很少。大甲的草蓆、安平的魚苗、鳳梨纖維製成的布、烏龍茶、鹿皮、蔗糖、樟腦等也是產物中的特異品種,然而知道這種知識的人也很少。臺灣的婚姻、葬祭、飲食、衣服、賓主之間的交際,則是風俗習慣中的特異品種。元宵節張燈結綵、清明掃墓、端午節鬪龍、燃放爆竹、焚燒金紙,則又是臺灣習俗的特異品種。辮髮剃去前額、叫人扛著輿轎代步、跨躍火龍去邪、吃鴉片烟、燒掉字紙、吹笛騎牛、大馬路趕著豬豚、拿著長竿趕鴨;以及在頭上插著鮮花、耳朵上佩戴著珠串、纏足女子穿著三寸小鞋輕移蓮步、沿著溪流洗衣等,這又是風俗中的特異品種。有紅瓦蓋的屋宇,有彩上紅綠顏色的房子,有畫棟雕梁的的大房屋,有寫上對聯的楹柱,有題刻文字的門楣,有茅草竹子房屋,有竹柱撐起茅草為壁的房子,這是臺灣居處的特異品種。至於有些人鑿去上頷副門齒、裸著身子打著赤腳、崇尚獵取人頭、寶愛髑髏頭,則更是奇特異的品種。臺灣高山則有新高山、祐武山、雪山、傀儡山、崇爻山、大屯山的巍峨高拔,溪水則有濁水溪、淡水河、大甲溪、大安溪、大肚溪等等;更何況臺灣四面環海,有許多港灣沙灘,都是天然勝景。至於赤嵌老城、東寧舊府,曾被荷蘭佔據過、延平郡王統治過,那裡的古蹟雜陳,乃是有名的奇特地區,數都數不完。在臺灣,凡是眼睛所看到,耳朵所聽到,沒有不令人感到奇特的,這些豈不是絕好的詩歌材料嗎?

提到實行法政、預防盜匪、鋪設鐵路、振興物產、建立學校、施行教化、鞏固城防、提防災害,使這裡的生民能受到恩澤,這是文武百官的責任。至於發現臺灣的山川美麗、宣揚景物的奇特、歌頌風俗習慣的特異,用來顯露未曾被顯露的,乃是詩人、文士的責任。百官的任命來自於人,詩人、文士的職責來自於天。來自人任命的人,自有他的職責;受命於天的人,那不就是諸位先生了嗎?諸位先生帶著鮮明的心意,陳述美麗的想法,吟誦珠玉般的字句,壓倒了元稹、李白,在文壇上自認毫不輸人,運用詞藻的手法,大概已經達到均衡對稱、極為恰當的地步。然而你們所歌詠的內容,大抵都是日本內地的景物,只是一種內地的趣味罷了。比如說臺灣的梅花本來就不順應季節開放,然而到了新年時,你們眾人的詩篇,沒有不書寫梅花的。臺灣很少杜鵑,然而到了描寫初夏的景色時,在望鄉的篇章中,沒有不提到杜鵑的。臺灣並沒有真正的候鳥,然而逢到晚秋的詩篇,往往有人提及大雁。臺灣本無明顯的冬天,然而歲末的作品,大多談到寒冷。凡是這類的作品,不只是一兩篇而已。至於書寫實景、吟詠實物的作品,可說寥寥無幾了。

哎呀!上天給於諸位先生這麼好的眼前詩文材料,你們竟然空自局限在自己的天地裡,專寫那些陳腐的事情,並沒有運用現實的題材來發揮,這不是離去了上天的賞賜嗎?諸位先生何不自我省察與自我勉勵。我等雖然不敏,敢請與諸位先生都來從事於描寫臺灣實情的寫作。

【譯者評論】

先談戰後流寓來台的外省人作家:戰後,首批流寓來台的外省人作家很少有人寫作臺灣風情的作品,甚至終身都在寫他們的祖國,並樂此不疲,這些作品與臺灣現實毫無關聯,缺乏臺灣現實基礎,恐怕那時他的祖國故鄉也已經不是他所寫的樣貌。此種作品無法找到現實的對應,純粹為自己而寫,局限在一己的幻想裡,實在是太過於虛無,多寫也毫無益處。日治初期,一樣有大批日本漢文作家流寓來臺,大部分也不寫臺灣風情,作品老是反映他們的日本故鄉,這樣就失去來台的目的。其實,這些流域在臺灣的中國、日本作家,他們如果覺得祖國那麼好,那又何必來臺灣,並沒有人強迫他們非來不可;即使被強迫也可以透過種種管道,回到他們的故鄉,又何必待在臺灣苦苦寫祖國的風情。說開來,不過是懶惰,不願意探詢新事物罷了!中村櫻溪因此寫了這篇移文【譯者注:沒有官方階位高低差別的平行性發文,不是命令】,警告了這些日本流寓作家,希望他們能調轉筆墨,用來描寫臺灣。這篇文章言之有理,四平八穩,鏗鏘有力,隱隱約約讓人看出中村櫻溪的決心與胸懷,他似乎已經把台灣看成是自己的寫作的唯一對象,並為此付出了巨大的心力,讓自己更加努力探詢臺灣。他的努力與深度比較戰後首批的外省人文學作家,沒有一個人能趕得上他。可惜,他只在臺灣待了9年,之後他被總督府的政策所壓迫,離開臺灣了!

〈移臺灣遊寓詩人文〉中村櫻溪原文言文
移告臺灣猶寓詩人文士,生遇聖明之運,遠處海瀛之域,履前人未蹈之境,覩前人未觀之景物,天之所以與諸公者,豈偶然哉。蓋將欲使發其山川之美,揚其景物之奇,歌其風氣習俗之異,以顯其未顯者也,苟不揮巨翰,灑椽筆,吐錦心,披繡膓以對,無乃悖天意乎?

顧夫山海之經,國風之什,楚辭、塞歌、水經、括地之屬,皆敘其山川,歌其習俗,故後人得因以考其地理人情風俗。昌黎之於潮,儀曹之於柳,亦皆假其水土之變,風氣之異,以發其藻。杜陵寓慨於蜀山川,太白展才於夜郎,香山吟秦中而感其感加深,玉局有海外文字,而益見其胸中磊塊。由是觀之,雖古名賢大家,非履異境而觀異物,寧能發其奇思,而見其異才哉。

臺灣隸清國二百年,有瀛壖之詠,有赤崁之集,有遊臺之編,有裨海之紀,有東吟之社,遊寓文士,歌詠敘述,世不乏人,府縣志冊所載,蔚乎可觀矣。歸皇土之初,載筆來遊者甚蕃,或官餘遣懷,或橫槊寓興,有玉山吟社,勃焉而興,一時號為隆昌。爾來數年,風雲屢變,代謝糜常,颯然蕭然,寖就陵遲,雖有嗣而起者,視之前日,何其萎苶不振也,吾儕竊為諸公惜之。

今夫檳榔椰子,榕檨豫章,林投相思仙丹之屬,木之異也,而未有詠之者。月桃龍舌,通草紅竹,美人之蕉,獻歲之蘭,迎年之菊,草之異也,而未有歌之者。龍眼鳳梨,甘蕉金橘,橄欖來荔枝之屬,果之異也,而未有賦之者。練雀番蓽,烏鶖白頭,金鳩□〔赤鳥〕鸛,水牛石虎,□【上鹿下酉】鹿之屬,禽獸之異也,而未有言之者。白帶烏毛,塗魠麻虱,海翁鬼蟹,寄居之蟲,青竹之絲,蝘蜓夜鳴,沒子目虱螫膚,蟲魚之異也,而舉知者幾稀矣。蜻蜓常舞,蚊害無時,蟋蟀春啼,桃李冬華,春草秋生,木葉夏落,番薯著花,年穀三熟,木犀四時香,風氣之異也,而知者幾稀矣。大甲之蓆,安平之鮞,黃梨之布,烏龍之茶,鹿皮蔗糖樟腦之屬,物產之異也,而稱知者幾稀矣。婚姻葬祭,飲食衣服,賓主交際,則其習異矣。二元張燈,清明上墓,端午鬪龍,燃爆竹焚金紙,則其習異矣。辮髮剃顱,坐籃輿跨火龍,喫鴉烟火字紙,牧豎騎牛,康衢畜豚,執長竿以牧群鴨,暨簪生花垂耳璫,弓鞋蓮步,沿水浣濯,則其俗異也矣。赤瓦之屋,丹碧之飾,畫棟雕梁,楹聯壁額,蓬蓋□【上竹下賓】戶,竹柱蓆壁,則其居處異矣。至若黥面缺齒,裸身赤腳,崇殺馘寶髑髏,則更奇異矣。山則有新高、祐武、雪山、傀儡、崇爻、大遯之巍峨,水則有濁水、淡水、大甲、大安、大肚諸溪,況四面環海,港灣岸沙,勝景天成。若夫赤崁故城,東寧舊府,延平所治,荷蘭所據,古蹤陳迹,名境奇區,指不勝屈。目之所擊,耳之所觸,莫往而不奇,此豈不絕好詩料乎哉。

夫布法政警盜匪,舍鐵路興物產,建學施教,固圉虞患,使斯民被聖名之澤者,文武庶官之任也。發山川之美,揚景物之其,歌風俗習俗之異,以顯其未顯者,詩人文士之責也。庶官之任命於人,詩人文士之責受於天,命於人者,自有其職,受於天者,則非諸公乎。諸公抱錦心懷繡膓,咳唾珠璣,壓倒元白,自負不卑,其於詞藻,蓋已彬彬矣。然其所賦詠,大率內地景物,而內地風趣爾。臺江梅花不以時開矣,然而新年諸什,莫不言梅花。臺疆少杜宇矣,然而初夏之景,望鄉之篇,莫不言鵑。臺疆無陽鳥,然而暮秋之詩,往往有言雁者。臺疆無冬令矣,然而歲晚之作,多言寒者。凡如此之類,不一而足。其至於賦實景詠實物者,寥寥無見何也。

嗟夫!天與諸公以此良才佳料,而徒拘抅焉。列腐敘陳,無所運用而發揚,其不亦棄天者乎?諸公何不自省而自奮。吾儕雖不敏,請與諸公俱從事於斯。

【深夜小聽歌】

臺灣美麗的空拍!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Mi_MN5QOKo&t=1892s

檢視次數: 49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3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